「咦……真的沒有耶!」Neal坐在餐桌邊,皺眉盯著電腦螢幕,「Peter,光牒片就這些了嗎?」

    「就你看到的那些啊,沒有原始數據吧?」

    「我今天搜查的時候真的有看到啊!」Neal接過對方遞上的水。

    「我也記得你有拿給我,我們還討論了一下。」

    「真是……」

    「應該倍份起來的,我竟然會犯這種錯誤!」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Peter的語氣滿是自責。

    Neal皺了皺眉,不希望看到好友這個樣子,於是他稍稍想了一下才說道:「最後一個看到數據的人是你嗎?沒有其他人嗎?」

    「似乎還有Jones……」Peter停頓了一下,想起什麼似地坐直身子,「最後是Jones拿走的,我問一下他最後拿去哪兒……」語畢便掏出手機,撥下通話。

    Neal看著Peter動作,心底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好似什麼輕刮著心頭,但又不明白這種焦躁從何而來,只能說服自己是不放心一個人在家的Mike

    「什麼?你後來拿去哪了?」Peter似乎因為聽不清楚而提高了音量,Neal循著聲音轉過頭去,「你拿給了Neal?」一記凌厲的眼神。

    Neal趕忙搖頭。

    「他說沒有……你放在他的哪裡?桌上?」Peter又拋來詢問。

    Neal又搖搖頭,還附帶一個「我不知道」的聳肩。

    「你很確定嗎?」Peter皺起眉頭走了過來,把手機遞給Neal,「Jones說他要跟你說。」

    「嘿,Jones,你真的有放在我桌上嗎?」

    『有啊,就在一疊資料上面。』

    「一疊資料?」

    『呃……那疊新案子的資料啊,就是珠寶偽造的那個……』

    「嗯……」

    Neal偏過頭想了一會兒,印象中那疊資料挺厚的,自己隨意翻了一下,就打算帶回家看,所以把幾張紙和一些東西連同資料一起塞進信封袋裡--

    「啊!」Neal突然大叫一聲,嚇了旁邊Peter一大跳而轉過頭來。

    Caffrey?』

    「我知道在哪裡了。」

    『想起來了?』

    「嗯,謝謝--掰啦!」輕快地道完再見,Neal轉身面對Peter,「我想,光碟十之八九在我家。」

    「你家?」

    「嗯,我把資料和一些東西塞到信封袋裡拿回家,應該是不小心夾到了吧。」

    「是--嗎?」Peter瞇起眼睛。

    「真的啦!」把椅子往後倒,Neal像個小孩子般晃著兩腳椅,「我拿實驗數據做什麼?不值錢也不漂亮啊!」

    「說的也是,那種無聊東西怎麼會吸引Neal Caffrey的目光呢?」Peter語調頗是無奈,卻看到對方燦然一笑,「既然在你家,就去把它拿來吧!」

    「好啊……我記得還有一片沒解鎖的光碟,喔,別那樣看我,你不能對辦公室裡的電腦期待太高啊!」

    「是是是。」隨便應了聲,Peter跟著Neal走到門邊,拿起鑰匙。

    「我去拿來給你就好啦,你在這裡陪El吧。」

    「難得你這麼貼心啊,我更懷疑了。」

    「懷疑什麼啊?」Neal做了個滑稽的表情。

    「懷疑--」

    Honey--你和Neal要出門嗎?幫我買荷蘭芹回來好嗎?」Elizabeth的聲音傳來。

    「……好!」Peter大聲回話,表情卻很無奈。

    Neal一瞬間笑開了,「喔,El的養生計劃啊!」

    「閉嘴。」

 

    等兩人走上樓梯的時候,Neal才想起來Mike還在房間裡,這倒也沒什麼,雖然他瞞著Peter好一陣子了,有個弟弟也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或許待會兒給他們介紹彼此會有些尷尬,不過熟識些就好了,而且Mike那麼可愛,Peter一定會很喜歡的。

    思及此,Neal不禁微笑起來。

    「笑什麼?」

    「世界真美好啊,Peter,不是嗎?」

    「跟El一起吃午餐才美好,所以快開門。」

    「唉呀,讓我準備一下嘛!」Neal裝模作樣地偏過頭。

    「除非Sara在裡頭,不然是有什麼好準備的?Sara?」Peter抬手敲了敲門,裡面沒有回應,「看吧?不要拖時間,El還在等我。」

    「和你帶回去的荷蘭芹--」雖然心底有些奇怪,Neal還是燦然一笑地回嘴,然後推開了門。

 

    門後的影像讓Neal將在原地,連手都無法離開門把。

    Peter疑惑Neal為何突然停下,他越過對方的肩膀看向裡頭,然後倏地把Neal推開,自己走進去。

    Neal還呆愣地站在原地。

 

    桌上的食物沒有減少,但是書本和畫作都有移動的痕跡,但也都被盡量擺回原位,顯示移動的人並不慌張。

    但是倒在桌子前的椅子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正當Peter把椅子扶起來,思考著先前可能發生的事,Neal突然向是遭電擊一般緊繃了一下,然後衝進房裡,大步往衣帽間走去。

    Neal!」

    Mike--」一把打開衣帽間的門,Neal的大喊聽起來是發自內心的著急。

    Mike?」Peter扶起椅子,重複念了一遍,他印象裡Neal沒跟什麼Mike來往啊,連資料裡也沒有這號人物。

    就在他開口想叫對方出來的時候,Neal大步走出衣帽間,一手梳過頭髮,幾綹髮絲垂了下來,他顯得有些慌亂。

    NealMike是誰?你的新朋友嗎?」

    「呃、Mike是……」Neal猶豫是否現在就說明白,畢竟他的弟弟像是突然失蹤了一般,而且還不是很和平的那種,「就是……」

    「就是?」Peter一邊問著,一邊點了滑鼠,解除螢幕保護程式。

    「就是……」Neal的藍眼睛轉了又轉,才準備說話,Peter就舉起手打斷。

 

    螢幕亮了起來,出現了一段錄影的畫面。

    Peter稍稍挪出了個空位,Neal則湊過身去,兩人專心盯著螢幕。

   

    研究室。

    一間擺滿書的研究室。

    Peter狐疑地看了Neal一眼,對方卻是茫然地搖搖頭。

    總共兩個人先後走進,一個女學生跟一位教授。

    Neal比比那位教授,Peter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接下來的畫面讓兩人倏地睜大雙眼,然後同聲咒罵起來。

   

    Neal抓過外套,直接往門口走去,連帽子都沒戴。

    Peter則同時掏出手機,聲音嚴峻。

   

    Diana,召集人手,看來我們有不只一條罪名可以扳倒他了。」

 

 

    Mike下了計程車,緊張地環顧四周,然後低頭走進校門,上回Harvey帶他來的時候他沒分神注意校名,現在才發現就是享富盛名的哥倫比亞大學。

    那種人竟然轉道一個同樣知名的學校任教,真是諷刺。

    稍稍問了一下路,他走到上次經過的長廊,寂靜的長廊陽光灑落,點點飛舞的塵埃也泛著金色,散發學術殿堂特有的莊嚴。

    Mike一個彎拐進女生廁所,隨便選了一間鎖上門,從被包裡掏出路上買的鏡子、髮膠、眼影等東西,想了一會兒開始上妝,雖然他沒有哥哥那麼好的喬裝技術,即使真的易容也不可能改變聲音,但最少要在對方看到的一瞬間無法認出他來,這樣要逃走也比較容易,因為就算指出了這麼一位「風格特異」的學生也找不到人的。

    等畫得差不多了,他才開始處理頭髮,Harvey每一次都嫌他一頭亂髮,Mike實在很想反駁都是被對方揉亂的,不過那不太乖的髮質此時正適合偽裝,至於他的臉蛋本來就很年輕了,畫上裝後剛剛好一副自我中心大學生的模樣

    拉了拉衣服,Mike深吸一口氣,確定外面沒有人之後,才快步走了出去。

    正午的陽光扎得刺眼。

 

    拐了幾個彎,他終於到達所要找的目標的研究室外,看著木門上那金色的字體,Mike心底一陣怒意竄升,怎麼有人可以如此僥倖,一次又一次地逃過制裁,還安然地躲在如此高貴的知識殿堂?

    咬了咬下唇,Mike在心底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別讓情緒淹沒理智,就此壞了計劃,所以他左右看了一下,偏頭思考。

    如果裡頭沒有人最好,他就可以直接進去,但不知道可以待多久;相反地,如果那個人就在裡邊,他這樣進去未免太冒險。即使來之前已經查過學校行程表,那個人(Mike已經不可能再稱他教授了)現在應該是在開會,但單憑這樣就闖進去實在很莽撞--

    偏頭想了一會兒,Mike正猶豫是否應該停止這樣東想西想,直接衝過去比較快,隔壁的門傳來聲音,他迅速地退到某根柱子後面。

    那是位女教授--真是諷刺,一切的一切竟然跟幾年前全無差別--她拿了個杯子和一本書,在那個人的門前停下來,把書放到信箱裡,就走了開去。

 

    她應該是要去茶水間吧?

    所以不會太久就會回來了?

 

    Mike幾個步伐站到門前,抽出背包裡預先準備好的紙張書本,眼角餘光往走廊另一邊飄去,直到確認那位女教授端著杯子往這兒走才假裝面對木門,一臉很困擾地踱步,然後抓準時機往後一退--

 

    「啊!」

    「唉呀!」

   

    女教授嚇了一跳,不過Mike的書與紙張卻散落了一地。

    他沒顧一地的狼藉,先是向對方恭恭瑾緊地彎腰道歉。

 

    「真、真是好不好意思,您有沒有燙到?」柔和的語調。

    女教授頗是驚訝,現在有禮貌的學生少了,況且眼前這位學生畫著重重的眼線,還抹上眼影,本以為他會狠戾乖張,卻沒想到這麼體貼,一瞬間感到相當溫暖。

    「我沒事的,謝謝。」

    「真的很不好意思。」又稍稍彎腰。

    女教授露出微笑,輕拍Mike的肩膀,溫柔說道:「我沒關係的,倒是你,書落了一地呢。」語畢就蹲下去,把水杯放一邊,開始收集紙張。

    「啊、沒關係我自己撿就行……」Mike忙不迭地蹲下,卻一邊瞅著對方的表情。

    「沒關係的……」她低著頭,拿過幾張紙,然後柔聲說道:「你來找Williams教授嗎?」

    Mike壓抑下想要嘔吐的感覺,輕輕點頭,「對啊……他叫我今天中午來找他,可是他似乎不在……我剛剛敲了門,沒有人回應。」

    「你確定是今天嗎?他現在在開會唷!」

    Mike聽著心裡一陣高興,事情進行得遠比他想像還順利。

    「開會?」拿過一本書,他提高語調,「可是他說……叫我十八號中午來找他啊。」

    「今天是十七號唷!」

    「十、十七號?」裝作驚訝的樣子,Mike伸出手指算了算,「對耶!下星期一是聖誕節、我真是……」嘟起嘴巴,他跺了跺腳。

    頭髮已經花白的女教授看見Mike如孩子一般的動作,溫柔地笑了起來,把最厚一疊指遞給他後,拿起杯子起身。

    「你明天再來吧,這個會要開兩個多小時。」

    「只好這樣了……謝謝您。」目送教授關上門後,Mike站到那個人研究室門口,手伸進口袋摸索一陣,手裡多了一枝黑髮夾。

    研究室的鎖從不是什麼高級品。

    輕輕動了幾下,門鎖喀答一聲解除,他一個轉動,門就無聲無息地滑了開,Mike從沒哪一瞬間如此感謝支持傳統的反科技人士。

 

    研究室很昏暗,但還是可以看出來佈置與以前他所知道的研究室差不多,兩邊是高聳的書櫃,正中央則是木桌子與有靠背的旋轉椅。

    金屬製的三角名牌放在桌上。

    雖然時空不同,樣式也迥異,Mike還是感到一陣噁心,腰間彷彿又有一陣刺痛。眨了眨眼,他逼自己專心於眼前的狀況。

    幾步繞過桌子,Mike左右看了一下,按下電腦開關。

    剛剛看影片的時候,他有注意到錄影機是直接連到電腦而用記憶卡傳輸的,這兩種的路徑軌跡會有所差別。

    Mike一邊等著開機,一邊在心底感謝Benjamin三個多小時的強迫性電腦教學,雖然對方當時只是一個勁的碎碎念,他也沒多認真聽,但螢幕裡的畫面還是深深刻在腦子裡。

    螢幕亮起,Mike幾個鍵破解了密碼,他不是沒考慮到那個人將資料藏在筆電的可能性,只是如果當真是那樣,再想辦法連到那裡就好,而且影片檔不小,一般人不是存在硬碟就是桌上型電腦,既然沒看到硬碟就表示--

    「找到了!」

    幾個加密檔案出現,Mike沒費什麼功夫就得以往前進,只能說安意得生活讓那個人怠惰了吧,這麼簡單的鎖上網都找得到破解方法。

    「這個、這個……」停頓了一下,有幾個檔案Mike無法確定是什麼,但也沒心思多想,他先點開了影片檔,用快轉的方式確定是自己要找的東西,然後十指飛快地打起鍵盤。

    檔案傳送的同時,他好奇打開那幾個文件,出現的是一堆名字和數據,還有一些表格和符號、示意圖等等。

    Mike皺緊眉頭,總覺這份文件哪裡不對,他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門口,確認還是沒有人出現,才仔細觀察。

    「這個是……」他將滑鼠移到上方,按了幾個鍵,畫面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小標示。

 

    「這種是雙層加密,」Benjamin的聲音,「可以連鎖兩次,拿來騙人時候最好用,因為解碼的人會以為自己已經解開了,但其實看到的只是一層偽裝。」

    「喔--」Mike記得當時自己沒多認真的語調。

 

    他又按了幾個鍵,這次耗費的時間比較長,卻還是讓他解開了,跳出來的又是數據表格,只是這一個他明顯熟悉許多。

    「藥名、受試者……咦!」迅速拉下卷軸,如同他所預料的,這份數據的藥名與受試者等等都與家裡發現的那一份如出一轍,不同的只有數字而已。

    咬了咬唇,Mike那聰明的腦袋迅速運轉起來,他馬上推測出這三份數據指的是同樣的東西,不同的數據則代表了--「……偽造?」

    壓下想把電腦摔出去的衝動,Mike又幾個按鍵,將文件全部傳了出去。

    等待的同時他左看右看,沒發現什麼值得傳送的,就愣愣地發起呆來。

    電腦螢幕閃爍一下,顯示傳輸完畢。

    Mike坐直身子,呼出一口氣,感到如釋重負,既然任務完成,那也差不多該走了,他看了看四周,確認自己沒留下任何東西,就從椅子上起身。

 

    喀!

 

    清脆的聲音。

    門把轉了轉。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