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一瞬間身子僵直,呼吸急促,感到冷汗滴下臉頰。

    門開了,刺眼的陽光灑進,而後一個陰影遮住光線,關上了門。

    眼前站著Wallace Tennessee Williams本人。

 

    Wallace關上門,室內恢復一片漆黑,他先是放下東西,脫了外套,才轉過身來注意桌子這邊,然後動作倏地停頓。

    「嘿,Williams先生,日安。」Mike心底一陣緊繃,他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怪裡怪氣。

    「你是誰?」

    「我誰也不是。」高揚的語調,Mike將椅子旋轉一百八十度,在黑暗中面對那個人。

    「什麼?」Wallace靠近,瞇起眼睛想看清這個坐在他椅子上的囂張傢伙,「我要叫警衛囉!警衛--」伸手就要按下緊急鈴。

    「影片很精彩。」輕柔的語氣,卻讓對方為之一陣。

    「什麼……影片?」

    「那些錄影啊,總共有……起碼有十個檔案吧?」

    眼見Wallace沒有進一步動作,Mike呼吸一窒,感到掌心滲出汗水,連指尖都顫抖,於是他用力咬了自己的嘴唇。

    冷靜!冷靜一點!

    「每一部都很精采唷,」Mike用手遮住了嘴巴,卻讓聲音聽上去像個瘋子,「你去哪兒找來這麼多風格不同卻一樣可口的學生啊?」

    Wallace倏地拉長了臉,就要往桌子這裡走。

    「不不不,」心臟一陣狂跳,他豎起一根手指搖晃,「……我覺得您不要靠近我比較好,Williams先生,我已經把其中得些--嗚啊!」

    Wallace毫無預警地衝了過來,整個人撲上桌面,一把把桌面的東西掃落,電腦螢幕摔到地上發出一聲巨響。Mike在對方動作的瞬間就已經準備好,整個人往右方一倒,連人帶椅往地板撲去,摩擦地毯的掌心馬上一陣疼痛,他卻無暇顧及傷口,連忙爬起身。

    身後傳來巨響。

    Wallace不知從何拿來一根狀似棍子的東西,或許是書櫃深處或者什麼其他Mike沒細看的地方,直接往電腦砸去。

    凹陷的主機啪唧一聲,絲絲電光竄起,然後是一陣黑煙。

 

    坐在地上的Mike吞了吞口水,雙眸眨了又眨,滿是不可置信,咬緊下唇,他緩緩呼出氣,滿臉不敢置信。

    他設想過各種局面,半從未想過那個人會以這麼暴力又原始的方式來對付他,一瞬間冷汗一陣,果然哥哥說情報部都不是人幹的工作不是騙他的。

    正當Mike一連串思緒竄過腦海,藍眸轉了又轉,試圖尋找解決之道時,另一波重擊又襲來,而且這次是針對他。

    翻身躲開攻勢,Mike勉力集中精神,在對方停止動作的時間差從身後抓出光碟片,白色的光碟片。

    Wallace倏地停下動作,卻沒有放開握緊武器的手。

    一雙淺色眸子緊緊盯著Mike

    那雙像是狩獵者的眼睛。

    Williams先生,」一邊說話,Mike一邊調整呼吸,盡量不讓對方看出自己的害怕,「我有這個……雖然不是所有的影片都在裡頭,但只要一個就足以會掉你。」

    那個人默不作聲,卻又握緊了手,一瞬間Mike以為對方又要攻擊,卻沒想到那個人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要不……我們作個交易吧?」

    「……你想要什麼?」從鼻腔擠出的冷哼充滿不屑。

    「這個嘛……」Mike狀似思考,實則一邊輕點下巴,一邊瞅著對方的反應。

 

    他想要什麼?

    他今天冒險來到這裡,到底是想要什麼?

    想要為當年的自己出一口氣嗎?

    想要為現在的被害人伸張正義嗎?

    想要尋找所謂的「真相」嗎?

    他到底想要什麼呢?

 

    心底傳來細小的聲音,Mike咬了咬唇,他其實早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指事一直沒有釐清,如果他只是要對方伏首認罪,那他大可不必如此麻煩,或許一瞬間的衝動掩蓋理智的背後,還藏有一絲絲希望吧。

 

    「……我希望你去自首,Williams先生。」低緩的語調。

    Wallace看上去有些詫異,卻沉吟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我怎麼知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還假的?」

    「無論是真是假,你都沒有嘗試機會,」Mike坐在地上抬起頭,一雙藍眸彷彿閃動光芒,「只要我匿名提出告訴,學校就會注意你,很快地你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

    「是嗎?」

    「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不干我的事,」聳了聳肩,Mike盡量讓聲音聽起來無關緊要,「而且你還竄改了很重要的資料--」

    話還沒說完,Wallace就臉色一變,舉起武器直接往Mike在的地方砸來。

    Mike一個翻滾閃避開來,卻躲不過下一擊,舉起的手臂瞬間傳來一陣劇痛,他思呼聽到清脆的聲響,尖銳的痛楚讓他連眼淚都掉了下來。

    Wallace趁著Mike還沒從迷茫中恢復意識,就抓起他的領口裝桌腳撞去,尖銳的桌腳狠狠戳進臉側,劃出一條傷口,Mike感覺視線染上鮮紅。

    然後背在身上的包包被一陣翻攪,東西全被倒了出來,那個人找了一陣,把光碟片拿到Mike眼前晃了晃,揚起燦爛的笑容。

    啪嚓!啪唧!

    光碟變做一地碎片,每一片都反射出微弱的光,Mike卻感到置身黑暗。

 

    「你以為--我會沒準備好對付你們這種人嗎?」

    「呃啊!」整個人被揪起,Mike一陣嗆咳,瞇起的雙眸落下眼淚。

    感到呼吸一窒的瞬間,人就被抓著,狠狠摔到書櫃上,書櫃一陣搖晃,幾本書落了下來。

    好熟悉的情景。

    「你當然、準備好了、你有偽造數據的--呃啊!」

    又被揪起再狠狠往書櫃一撞,Mike的後腦直接擊上書櫃,倏地眼前一黑,連出口的聲音都走調。

    Wallace卻停止動作,偏過了頭,以一副側耳傾聽的樣子思考起來。

    Mike倏地感到一陣不妙。

    對方緩緩睜大雙眼,把Mike又揪近了些,然後一抹微笑在那張臉上逐漸擴大,最後化為咧開的燦爛笑容。

    狩獵者的笑容。

    「嘖、我真不敢相信……好久不見,Mike?」

    「吚……」Mike倒吸一口氣,胸口一陣痛,原來是對方刻意加重力道,他的腦袋裡好幾個聲音同時響起,想說話卻發不出聲。

    「其實也沒有很久……上回在法院見到時,你一副看陌生人的樣子,怎麼這回就跑來找我了呢?」

    「才不……咳!」又被狠狠撞了一下。

    「我記得你一直都很聰明啊,怎麼這會兒就變笨了呢?」

    「放開……」

    Wallace壓近了身子,一手還揪著Mike的領口,一手卻伸到書櫃上,滑過一排書後探入Mike和書櫃之間,拉起了他的上衣。

    然後緊緊掐住Mike拉直的脖頸。

 

    一陣冰冷襲來。

    眼前的影像融合成色塊,逐漸消失,一切化作深深的黑暗,背後那隻手緩緩摩娑,陣陣噁心感直傳肩頸,Mike張開了嘴,卻吸不到空氣。

    他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時候。

    「不、不要……」

    他聽見自己細弱的哀求聲,還有那逐漸臣服的意志,掌心發冷,身子止不住地打顫,所有的力氣都用上,就只為了讓對方停手。

    「放、放開……」

    他感到對方湊近自己耳邊說了些什麼,溫熱的氣體襲上頸子,他卻只感到一陣寒冷,整個肩膀都為之抽搐。

    Mike瞇起雙眼,他倏地想起一個故事。

   

    如果你把一隻小象綁在木樁上,每一次牠想逃跑就會被木樁刺傷,即使他長大成為有力氣的大象了,牠還是保存著痛苦的記憶,不敢試圖掙脫。

    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Mike

   

    Wallace緩緩收攏掐住Mike的手指。

    進入肺的空氣變得稀薄。

    視線慢慢模糊。

    變作點點色彩。

 

    他一瞬間他想起了好多事。

    他想起了哥哥中午煮的佳餚。

    他想起前些天和奶奶通的電話。

    他想起Beth Chopin在法庭上清亮的聲音。

 

    他想起Harvey在他耳邊說話。

    他想起Harvey露出期許的眼神。

    他想起Harvey摟住他的雙手和親吻他的雙唇。

    他想起Harvey微勾嘴角的笑容。

 

    他想起了Harvey

 

    「啊!」倏地睜開眼睛,Mike不知哪來的力氣,抬起膝蓋就就往對方下腹頂去,同時沒受傷的手用力一推,盡全力站直。

    Wallace沒料到Mike還有力氣反抗,瞬間被推倒,與後方的小桌子與椅子撞成一團。

    「你休想再控制我了,不可能!」彷彿要確認什麼似地大吼,Mike發現自己滿臉淚水。

    有什麼東西從體內釋放出去,肩膀與胸口都好輕、好輕。

    他喘了喘氣往門口走去,手輕搭上門把,只要開了這扇門就好了,只要走出去就可以了,就可以求救、然後把這該死的--

    「啊!」後領被狠狠一扯,Mike整個人往後仰,狠狠摔在地上,背部重擊地面,然後腹部遭到狠踏,他一陣陣嗆咳,血腥味上湧。

    趁對方把腳放開的幾秒,他忍住全身的抽痛,用沒有受傷的手與雙腳仰躺著後退,避開下一擊。

    背抵著了桌子。

    Mike心頭一驚,發現自己沒有退路了。

    那個人抓起落在一旁的武器--

    Mike緊緊閉上雙眼--

    起碼嘗試過了,不會遺憾了,是吧?

 

砰!

 

    一聲巨響,研究室的門倏地被撞開摔上牆,一個人飛了進來,直接壓上Wallace舉起武器的身影,讓他整個人狠狠撞上地面。

    Mike發現沒有預期中的攻擊,於是微微睜開雙眼,看到一個人從Wallace身上站起,拍了拍衣服,還不忘撥下頭髮。

    「哥、哥哥……」Mike聽見自己的聲音顫抖。

    Neal趕忙跨過倒在地上的人,蹲到弟弟面前,雙手捧著那蒼白的臉頰,輕柔地左右轉動,仔細檢查。

    「你沒事吧?」

    「沒、沒事……」還未從震驚中恢復,Mike說得斷斷續續。

    「那就走吧……」Neal親了親弟弟的額頭,手環上對方肩膀。

    「好……」茫然地點點頭,掙扎著起身。

 

    視線卻突然一片黑暗。

    Neal的後方站起一個人影,舉起了武器--

    「哥哥!」

    Neal轉頭--

    Mike倏地掙脫Neal的支撐,從書櫃隨便抓出一本,反手就往那身影頭部砸去--

 

    Wallace Williams應聲倒地。

    室內恢復一片寂靜。

 

    Mike好似瞬間失卻所有力氣,背倚著書櫃滑坐在地,雙眼緊盯著倒在地上的人,好似生怕他又突然站起來。

    「他、他死了嗎?我殺死他了嗎?」音調拉高,Mike的表情滿是恐慌,「我、我沒有意思要、我不想……」淚水緩緩湧上。

    Neal轉身看看倒在地上的人,然後就跪著走到Neal身邊,一把將弟弟抱進懷裡,感受到那纖瘦的身子不住顫抖,他一陣心疼。

    「沒事了、沒事了,那種人死幾千萬次我都不會可惜的……」

    「嗚……」止不住的啜泣聲。

 

    Neal--」

    不遠處傳來呼喚以及凌亂的腳步聲。

    Peter,這裡--」

    幾個人手握著槍衝進門,Peter四處看了一會兒,瞥了眼倒在地上的Wallace和半跪的Neal,以及他懷裡的身影,了解什麼似地嘆了一口氣。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