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NG:有Trevor X Mike

 

    Mike把眼前的課本翻過一頁,瞄了一眼自己劃過的重點,然後抬頭,漫不經心地掃過講台上的投影片,想了一想,轉身抽出背包中的筆記本。

    才要將筆記本放到桌上,手肘就撞到了什麼東西,他直覺就要道歉。

    「不好意思,我沒——

  然後一雙手環上肩頭,嚇得他身子一僵,差點把身上的人摔開。

  「放輕鬆!是我。」

  TrevorMike看著那近在眼前的深色瞳眸,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這樣嚇我!」

    「對不起嘛,我習慣了。」嘴上是說著對不起,Trevor的表情可是一點歉意都沒有。

    「習慣了?我真不該讓你這麼習慣的。」

    對於Mike的低聲抱怨,Trevor回以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

    Mike在心底嘆口氣,把筆記本放到桌上,一手抓過鉛筆,打算無視對方的騷擾,反正他都這麼平安度過十幾年了。

    但是Trevor卻沒給他避開的機會,一個湊近,下巴就這麼抵在Mike的肩膀上。

    骨頭被壓到的痛楚讓Mike瞇起眼睛,放下筆推了推Trevor的臉。

    「不要這樣子,很痛!」

    「課講到哪裡啦?」完全忽視Mike推擠他的手,Trevor只是把環著肩膀的雙手移到Mike腰上。

    Trevor!」Mike倏地身子一緊,推著對方的手都縮了起來。

    「什麼?」

    「不要靠這麼近!」

    「為什麼?」Trevor問道,還故意移了移,半個身子都貼了上去。

    「還問為什麼?」Mike感到被貼著的地方一陣燙熱,耳朵邊盡是對方吐出的氣息,「現在是上課!你這樣很奇怪!而且會妨礙我!」

    「哈,」Trevor輕笑了一聲,用鼻尖搔了搔Mike的耳朵,「妨礙?我還真不曉得,有什麼事情可以妨礙你『學習』呢,Mike。」

    「喔,Trevor……Mike垮下肩膀,放棄和對方爭辯,任由他繼續靠在自己身上。

    但是Trevor顯然沒有安份的意思。

    「課上到哪裡了?」

    「不知道。」Mike頭也沒抬,抓過鉛筆就逕自做起筆記。

    「到哪裡了啊

  Mike決定來個相應不理,忽視對方搖晃他的動作和輕敲太陽穴的額頭。

    Trevor眼見Mike一點反應都沒有,決定逼迫一下,於是攬在對方腰上的手不輕不重地捏了一把。

    「哇啊!」Mike嚇了一大跳,低叫一聲。

    前幾排的同學轉過頭來,連教授都停了下來,四處張望,想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Mike屏住呼吸,直到一切都平靜下來之後,才轉過臉狠狠瞪了Trevor

    「對不……

    「放開我!」Mike雙手抓著對方的手腕,使勁想把Trevor扯開。

    卻怎麼樣也做不到。

    「對不起!Mike,不要生氣啦——我接下來都不會再吵你了,」Trevor看著Mike猛地停下動作然後轉頭,就放開對方,雙手舉在頭兩側做出投降的樣子,「我發誓?嗯?」還有一個頗認真的眼神。

    Mike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好好賞Trevor一拳,卻不知怎地,被那雙深色的眼眸一凝視著,所有怒氣都失卻力氣,只得抿緊雙唇,冷哼一聲,轉過身重新面對自己的筆記本。

    好不容易平靜了幾分鐘。

    Mike……

    「閉嘴!」

    Mike,你好歹告訴我剛剛上到哪裡啊?不然我怎麼翻課本?」

    「喔——Mike瞥了Trevor一眼,「我不知道,我剛剛沒在聽。」

    「就算你沒在聽,你也會記起投影片的內容不是嗎?」Trevor咧開一個笑容,「拜託告訴我嘛——拜託?」

    「我說過了,我沒在聽。」

    「你都可以背出整本莎士比亞了,想必那張小小的投影片不成問題?」

    「前提是我剛剛有『看』到投影片啊,」Mike冷冷地說,「我剛剛完全沒有在上課。」然後他移開壓在桌上的手臂,讓Trevor湊過來看筆記本上一道又一道的數學公式。

    「喔,好吧。」Trevor乾脆地放棄,把課本從書包裡拿出來。

    Mike鬆了一口氣,感覺期待已久的安靜終於到來了。

    可惜他完全忘記對方是那個纏了他快二十年的Trevor Evans

    Mike!」

    「又怎麼了?」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

    「有點名嗎?」

    「有又怎麼樣?反正都來不及了。」

    「你沒有幫我點?」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什麼?」Mike一聽,猛地轉過頭,氣得雙眼都睜大,「別說得像是我的錯好嗎?是誰選擇要曠課的?而且教授一個一個點名、舉手,我是要怎麼幫你點?」

    「好嘛、好嘛!我下課再跟教授說就是了,別生氣啦!」Trevor臉上堆滿笑容,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Mike哼了一聲,把注意力轉回筆記本上。

    Trevor把書打開,隨便翻到一頁,兩手撐著下巴,時不時往Mike這裡瞥幾眼,一副頗無聊的樣子,沒幾分鐘後就掏出手機,整個人往後一靠,兩隻手忙碌地在螢幕上滑來滑去,一面露出笑容。

    Mike瞥了Trevor一眼,在心底嘆口氣,卻沒說些什麼,反正他已經勸過不下幾百次了,從沒見到效果,想必這次不會有什麼差別。

   

    下課鐘一響,學生們就迅速收拾東西,溜下椅子,一群又一群地往門口擠去,喧嘩聲語喊叫聲充滿活力,完全沒有方才死氣沉沉的樣子。

    不一會兒,最後一批學生走出了教室門,教授也早已不見蹤影。

   

    只剩Mike還坐在桌邊,專心一志地盯著筆記本,他揪緊了眉梢,漂亮的嘴唇緊抿,一手輕點著桌面,另一手訊速移動,讓筆尖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算式,然後在一個點上停了許久,最後卻胡亂塗了一把。

    然後他摔下筆,整個人往後一靠,用力呼出一口氣。

    「算不出來?」

   Trevor突然的出聲嚇了 Mike一跳,方才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根本忘記自己還在課堂上,旁邊坐著別人,此刻轉頭才他現那張熟悉的臉還盯著手機螢幕。

    Mike點了點頭,然後開始收東西。

    Trevor把手機塞進口袋,隨手抓了課本,也沒管正面反面就扔進書包,然後示意Mike起身,率先走了出去,站在兩排桌子間的走道上。

    Mike也沒坐回去,就這麼站著把東西收拾好,而因為他坐的是最邊邊的位子,所以現在正巧背對著走道上Trevor

    「你心情不好。」

    「什麼?」Mike沒聽清楚,就隨口問了一聲。

    「你心情不好,很明顯。」Trevor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著Mike闔起背包。

    「我沒有,我只是……Mike轉過身來面對Trevor

    「還『沒有』?你心情不好我會看不出來嗎?兄弟。」

    Mike嘆了一口氣,認識太久的優點和缺點都一樣,就是很難瞞過對方,無論是再怎麼尋常的小事,都逃不出稍稍仔細的觀察,有時甚至連觀察都不需要。

    「我沒有心情不好,真的沒有,只是很煩。」Mike雙手撐在桌面,稍稍使力,就坐到了桌子上。

    Trevor站到Mike面前,眨了眨深色的眼眸。

    「為什麼?」

    「我比你更想知道。」Mike揮了揮手,然後雙手放到身側,抓著桌緣,讓重心往後移,「說到心情不好,Trevor,你今天也怪怪的。」

    「我?沒有啊!」像是被踩到到痛處一般,Trevor身子一僵。

    這點反應當然沒有逃過Mike的眼睛。

    「你為什麼這麼晚來上課?我記得我早上打給你的時候,你就說你要出門了啊。」

    「呃……Trevor左右看了一會兒,好似思索什麼般偏過頭,才慢慢說道:「我、我跟你講電話的時候還在床上啦!」

    「床上?」

    「我在賴床,你掛電話後我就倒回去繼續睡了。」

    「呿!聽你在講,你以為我相信你嗎?」

    「真的沒有什麼啊!」

    「『沒有什麼』?你『有什麼』我會看不出來嗎?兄、弟?」Mike一雙眼睛緊緊盯著Trevor緊張的臉,最後兩個字念得特別重。

    「哎、就、你知道的……Trevor的眼睛左看右瞟,舉起手來一陣亂揮。

    Mike狐疑地望著自己的好友,偏過頭想了又想,那漂亮的眉尖緩緩蹙起,然後又緩緩恢復平滑,湛藍的雙眼亮了起來。

    ……女人?不會吧,Trevor?你今天早上……

    Trevor翻了翻白眼,給了個無奈的笑容,兩隻手舉起來又放下,完完全全就是「被你抓到了」的樣子。

    Mike瞥了他一眼,一絲奇怪的情緒閃過,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TrevorMike沒再說話,就笑著往前踏了一步,低頭看著好友那乾淨的眸子,此刻正閃著疑惑的光芒。

    「我的被你猜到了,那你也得讓我知道才行。」

    「知道什麼?」

    「心情不好的理由。」

    「這什麼心情秘密交換嗎?」Mike抬了抬眼,漂亮的嘴唇一撇,「又不是國中女生,很幼稚的。」

    「是嗎?我只是關心你。」

    「關心?」Mike的語調充滿不相信。

    「我是認真的,Mike,」Trevor一邊說著,一邊彎下身,雙手放在Mike腰的兩側,讓對方的雙手只能被隔在外邊,「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而且……」他一手撫上Mike的眉心,輕輕壓了壓,「這裡皺起來的次數愈來愈多。」

    MikeTrevor靠近他的時候就身子一緊,這下子連嘴角都繃成一直線。

    Trevor……」所以他趕緊推開Trevor放在他額頭的手,然後試圖撐起身子,卻發現對方沒有移動的意思,「我真的沒事……

    「你不說真話,我就不移動喔!」Trevor拍了拍Mike的臉頰。

    Mike往上翻了翻白眼,他都忘了對方幼稚起來連神諭都勸不了。

    「我沒有心情不好,只是、哎,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他坐起身子,雙手收回來放在腿間,完全沒注意到這樣子Trevor就幾乎把他圈在懷裡。

    「有什麼特別的事嗎?」

    「特別的事嗎……Mike第一個反應是與Harvey那奇妙的下午茶,但他還沒來得及說話,耳朵就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

    Trevor剛剛親了他的耳朵!

    Mike心底一驚,一隻手捂上耳朵,皺起眉頭,湛藍雙眸凝視著對方。

    「你的耳朵很漂亮。」Trevor一臉無辜,好像他的動作和話語沒什麼不對勁。

    Trevor!你!」

    「喔,輕鬆點,Mike,你最近很緊繃。」

    「什麼輕鬆點?」Mike推了Trevor的胸膛一把,「你剛剛那樣子……

    「如果你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說啊!」

 

    然後Trevor彎身,把Mike一把拉進懷裡。

    Mike一陣僵直,鼻尖碰著對方鎖骨下緣,兩隻放在腿間的手猛地握緊。

    他不是沒和Trevor擁抱過,正確來說,打從小時後開始,他們總是膩在一塊兒,各式各樣的擁抱哪種沒試過,無論是玩得滿身泥土後笑著攬在一起的、打贏球賽後用力撞成一團的,還是安慰對方時那種輕柔又充滿鼓勵的,肢體接觸根本是自認識以來就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這習慣了的動作,此時此刻卻顯得如此彆扭。

 

    Trevor……Mike伸手推了推對方胸口。

    「噓。」

 

    一聲輕柔的吐息,就遏止了Mike所有的動作,他任由Trevor將他抱在懷裡,耳朵感到一陣陣癢,而那攬在身側的手緩緩上移,從臂膀滑上肩頸,然後撫上了臉頰,額頭抵著額頭。

    Mike屏住了呼吸,放在對方胸口的雙手慢慢張開,平貼,感受微熱的體溫與逐漸及促的心跳,然後他眨了眨眼,凝視著Trevor

    那一瞬間,Mike感覺世界恍若就這麼消失了,或者是他們消失在遙遠的彼端,那看慣了的深色眼珠此刻離他這麼地近,其中的瞳孔都清晰可見,但自己倒映的身影卻模糊不定。

    而那理應看慣了的雙唇和鼻子,在這個當下,竟然顯得這麼陌生。

    一股害怕竄升,輕輕撓著脖頸,像是小小的針刺,又帶著惡作劇的笑意,恍若成熟的鬼針草種子撲上肌膚。

    或許應該看得清楚一些,Mike想,一手揪著Trevor的衣領,就這麼把對方拉近。

   

    然後他感覺到冰涼的唇撞上自己的。

 

    一開始是很謹慎而緩慢的,Mike似乎嚐到了大麻菸苦澀的味道,他一個皺眉,直覺就是推開對方,背心卻被一把用力往強推,雙唇貼得更緊。

    「唔……」一陣窒息感,Mike使力推了推Trevor的胸口,才被稍稍放開,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又被壓了回去,這次連嘴巴都張開。

    Mike瞇起眼睛,肩頸出一陣戰慄,他感覺Trevor已經排除了一開始的緊張和謹慎,毫不猶豫地把舌頭伸進他的嘴巴,用力舔過上顎。Mike一瞬間渾身一震,貼在對方胸口的手猛地緊揪,眼前一片光亮,連吐息都開始混亂。

    Trevor閉上眼睛,抓住Mike開始用力動作的手,然後另一手把Mike緊緊箍在懷裡,緊貼的嘴唇沒有留下絲毫的空隙,舌尖滑過齒列,聽見那因為呼吸不順造成得喘息聲後,並沒有收手的意思,還壓得更用力了些,讓Mike的嘴被迫張開。

    Mike倒吸一口氣,窒息感造的暈眩讓他有些恐慌,卻同時讓頸子和臉頰都一陣燙熱,被壓制住的舌頭想動卻只能緊緊貼著下顎,他聽見自己溢出的喘息聲破碎得有如呻吟。

    抓緊的手緩緩放開,用力地推了推對方的胸口,卻被猛然壓得更近,連胸口都幾乎貼在一塊。

    腰際忽然竄上一陣冰涼,像是衣服被掀了開,而稍後貼上的掌心證實了他的猜測,粗糙的觸感從後腰滑上背脊。

    Mike打了個冷顫,雙手猛地使力推開Trevor,顧不得他們嘴唇還壓在一起。

    Trevor還閉著眼睛,專心舔過Mike柔軟的臉頰裡側,沒想到會被用力一推,沒有防備的狀況下就被推了開,只剩手還貼在Mike光滑的背上。

    Mike……

    「天啊、Trevor、你剛……

    Mike,你聽我說,我……

    「不行、我、你不能……

    Mike!聽我說話!」

    ……什麼?」

    突然升高的音量讓Mike一愣,湛藍的眸子望著對方。

    Trevor深深吸了口氣,額頭抵上Mike,鼻尖輕觸,聲音低緩帶著顫抖。

 

Mike,我喜歡你。」

 

    然後就是另一波親吻。

    這一次比先前更強勢、更緊密,Mike感覺不到換氣的空間,只聽得見自己緊張的抽氣和喘息,在Trevor好不容易放過他的嘴唇,開始在柔軟的頸子種下親吻之際,他抓緊了對方的衣襟。

    TreTrevor、放開我……

    Mike、天啊、Mike……

    看似溫柔卻又強硬的穩隨著話語壓上肩頸,連鎖骨都不放過,Mike感覺一陣陣燙熱混著酥麻直竄耳際,張嘴就是喘息。

    「不行、Trevor、拜託你……天啊……

    Trevor根本沒空回應,他一手抓著Mike揪在胸前的手,一手從對方的後被背繞到前面,撫上柔軟的腹部,然後在腰際輕輕揉搓。

    奇怪的麻癢爬上,Mike瑟縮起身子。

    Mike?這樣舒服嗎?」

    「我沒辦法、告訴你……Trevor、放開……

    Mike很緊張,緊張地連手心都出汗,他不是討厭現下這種狀況,只是不知怎地,就是不希望他們就這樣發生關係。

    「我不想放開……

    「噢、Trevor……

    Trevor一邊說著,一邊輕咬那漂亮的耳朵,然後一手攬上對方的腰,腰際的那隻手則是滑過腹部,憑著感覺搭上牛仔褲的釦子,笨拙地試圖解開。

    發現對方的企圖,Mike一陣僵直,使盡力氣要將對方推開,卻只是讓Trevor把他攬得更緊,然後緩緩地解開釦子,扯開拉鍊。

    Mike聽見對方在耳邊的嘆息。

    那混著緊張、快感,還有興奮的聲音。

    然後他感到Trevor的手探進了牛仔褲裡,緩緩扯開底褲。

    他全身恍若遭到雷擊,以不知哪來的力氣使勁一推。

 

    「放開我!」

    Trevor沒料到會遭受這麼劇烈的攻擊,一個沒站穩就往後踉蹌好幾步,雙手在空中揮了又揮,直到抓緊身後的桌子才停下。

    然後他睜大眼,喘著氣,滿臉不解地凝望Mike

    Mike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知道自己現在一定臉頰泛紅,連眼睛都一片迷茫。

    空氣中淨是凝滯的緊張。

 

    「對不起。」

    不知過了多久,Mike才低低吐出這一句。

    Trevor望著對方,搖了搖頭,站穩身子。

    「你不喜歡?」全然疑問的語調。

    「我……Mike一時語塞,他低頭扣上自己的褲子,好一會兒才低聲回應:「我只是不希望我們就這樣發生。」

    Trevor沉默了幾秒,點了點頭,沒再表示什麼,只是彎身撿起落在地上的背包,一把甩上肩膀。

    Mike望著對方動作,清亮的眼眸眨也不眨,只是緩緩調整呼吸。

    「好吧。」好似隔了一世紀那麼久,Trevor抓了抓頭髮,揚聲說道,「……那、我先去找點吃的。

    「我、我等會要去圖書館。」

    「那下一堂課見?Trevor抬眼看著對方。

    「嗯。」Mike的應答輕而低。

    Trevor點了點頭,左右看了看才轉過身,往門口走去,快踏出教室時還回頭朝Mike揮了揮手。

    Mike也揮了揮手,就望著Trevor走出門外。

   

    然後他拉了拉衣服,一瞬間彷彿失卻了所有氣力,就仰躺著往桌面倒去,也沒有在意被推落的背包和磕疼的後腦。

    他瞇起眼瞧著橫排的燈管。

    閃爍的日光燈扎得刺眼。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