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手,輕閉雙眼,祈願--細水長流。

 

  「嗚哇--真的假的!」

  「溫泉耶!真的是溫泉!」


  「喔喔結果真的是溫泉啊!難得大小姐這麼有良心……」


  「阿貝你有意見的話就回家自己砍柴燒檜木桶如何?」


  「才不要!那麻煩死了……嗚哇大小姐!」被突然出現在腳邊的小小人偶嚇個正著,阿貝爾大退三步後撞上一旁的傑多和利恩,然後被兩人嫌惡的甩開。


  「好痛……你們!過分死了!」


  「一身肌肉的,重死了!」


  然而,造成這個以小欺大詭異霸凌景象的宮月家人偶卻連看都沒看三人一眼,只是抱著手,仰起頭,神氣活現地看著眼前優美詩意的湯屋旅館,像隻饜足的貓咪,意氣風發地勾起唇角,露出不可一世的滿意笑容,回頭望向身旁另一位青瓷髮色的人偶。


  「把這裡包下來果然是對的!有時候也該好好犒賞自己一下,對吧水心?」


  「嗯……可是我們人這麼多怎麼分房間啊?抽籤嗎?」


  「妳在說什麼啊水心!這是畢業旅行啊,當然要睡通鋪!通鋪啊!」


  「喔喔是這樣嗎?說的也是!」


  --才不是好嗎?而且畢業旅行到底是什麼啦!


  跟在水心身邊緊牽著人偶小手的月容家艾伯里斯特用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推了推眼鏡,有些無奈地聽著兩家戰魂們無聲的吶喊。


  為了慶祝兩家大小姐前幾天一前一後都通過了飛龍王的考驗,兩個人偶合計一番,決定放假兩天犒賞自己和戰士們,同時當作前些日子宮月家新人的歡迎會--只是這一大群人湊在一起,情緒又是更勝往日的高亢異常,先別說會不會給店家帶來麻煩,只要他們不把湯屋掀飛可能就謝天謝地了--站在後方的弗雷揹著家中女孩們託付的大小背包,在心裡偷偷嘆息。


  「小閃沒什麼精神呢,怎麼了嗎?」


  「咦……啊!不是!我只是發呆而已,妳別擔心。」


  「是嗎?那就好。」


  

  也許是對這第一次的團體出遊和溫泉抱著期待,艾茵笑瞇了眼的純真小臉上帶了些不常見的興奮色彩,弗雷很想就此沉溺在少女唇角的甜美弧度裡,卻還是拉回理性,有些猶疑地再問一次:
  

  「真的不需要我幫妳拿包包嗎?艾茵姑娘。」這一路上他已經問了三次。


  「包……不用啦小閃!你已經幫很多人拿東西了……我的包包也不重,而且我們已經到了啊,所以沒關係啦!」


  --但比起這些有的沒的,我還比較想幫妳拿包包啊……


  弗雷在心裡同樣第三次的哀嘆少女太過體貼明理,暗自下定決心,回程的時候不論家中女性們怎麼威脅利誘,他一定要拒絕到底,只幫少女一人拿東西……雖然這樣一來一定又會為自己惹來一連串的揶揄和訕笑,但反正都習慣了還有什麼好怕的?而且女孩們也還有阿貝爾和利恩等人可以使喚,宮月家從來就沒缺過男丁。


  「那、回程的時候一定要讓我幫妳拿包包喔!」


  「好……好啦!幹嘛這麼堅持……」


  「你們再不進去的話就留你們在外頭繼續甜甜蜜蜜囉!還是說……我去問問大小姐們願不願意改幫你們訂一間雙人房?」


  負責規劃這次行程的布列依斯悄然出現在二人身邊。弗雷向來不太會應對這位做為戰鬥夥伴極其可靠、生著一張漂亮臉蛋個性卻不比隔壁家庫勒女王好惹的銀髮公主,再加上布列依斯相較於女王的嚴肅守己,多了幾分與人偶相似的惡作劇性格,更讓老實的弗雷拙於應付。


  「啊……布列姐姐,不是這樣的,我們馬上進去!」


  「……進去後鞋子脫掉放在玄關,然後先去房間放東西。雖然是通舖但男女生還是分開的,弗雷你等等自己從左邊進去找大家,貓咪妳跟我走右邊。」


  也許是錯覺,弗雷總覺得那半秒的沉默裡布列依斯眼裡似乎閃過一絲「降魔之光」的殺氣,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看錯了,畢竟現在那張無懈可擊的側臉正朝艾茵溫柔地笑著,自然地接過少女手中的包包就領著人往屋內走……等等,他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等等,公……布列!為什麼是你跟艾茵姑娘走右邊啊!」


  只見銀髮色長髮的青年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弗雷這次很確定自己從那雙細長的眼中看到一線狠戾的閃光,又在下一秒柔緩地笑了。


  「為什麼呢?因為我是『公主』啊!貓咪我們走吧,嗯?」


  --不,你的眼睛根本沒有在笑啊!


  被這冷然的一眼釘在原地的弗雷只能傻傻看著布列依斯攬著艾茵的肩膀走了進去,然後在布列含著些許報復意味、冷然淡笑著拉上門前的最後一秒,快步擠進屋內。


* * * *




  其實分左右通道前往通鋪的設計根本是白費心機--只是省了些繞路的時間罷了。


  男女通鋪中間只隔了一扇薄薄的糊紙拉門,門一旦拉開就是個開通的大房間,看著門上的影子、聽著聲音,也差不多能猜到隔壁正在做什麼;而那扇可憐的拉門更在搞不清楚狀況的阿修羅試探性拉開一條門縫的瞬間被隔壁房間的飛刀射穿了一個洞--那個短柄薄刃的凶器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而紙門上的破洞似乎也決定了阿修羅當晚被攆去廚房洗碗的命運。


  雖然瑪格暫且貼了塊手帕將那個洞封起來,但聽著兩家人偶你一言我一語地計畫著晚上要來場「第一屆枕頭大戰」什麼的,那時只怕不只是手帕,整扇紙門都會形同虛設--看來這兩家人即使是泡個溫泉,也不打算要平凡安適--雖然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弗雷還是看著那個紙門上的破洞,無奈地搖了搖頭。


  為了增加泡湯享受的時間,安頓房間後,他們在西斜將暮的夕色中用了晚餐,閒散地打發時間,然後在第一顆星點亮夜幕的時候陸陸續續前往溫泉浴場。


  溫泉設置在三過的迴廊之後,一處清雅幽靜的石造浴場。男女湯當然是分開的,先不論同步出入的女子軍團令人畏懼,自己若開口邀約少女前往泡澡似乎也太過魯莽無禮--於是弗雷在阿貝爾等人詢問時爽快的答應,一同前往浴場。

  

  「哈啊--舒服啊!這才是人生嘛!」


  「……傑多你可以不要用那張臉說這種老頭子說的話嗎?」


  「你有意見嗎?話說回來,我的資歷可是比你久得多,你才是年輕人啊肌肉男!」


  浴池裡本已有先到的艾伯和王子以及里斯等人,清幽的石造浴場漸漸熱鬧起來。弗雷聽著這類沒營養卻又十足休閒的對話,背靠被泉水推搡得溫熱的岩石把自己再往下沉了些,然後看見漂到眼前的小木桶中浮著一瓶顯然冰鎮過的啤酒。


  「喲!閃兄,喝一杯吧!」


  一左一右搭上他的是艾茵家裡相當照顧少女的兩位前輩--被水心大小姐戲稱為「酒友師徒」的阿奇和利恩--兩人將小木桶裡的啤酒湊到弗雷面前,勸酒的意圖相當明顯。


  「不,我還是不用了,你們喝吧!」


  「嘿,你是勇者耶!勇者怎麼能不喝酒?」


  「就是啊!有辦法從庫勒尼西的眼皮底下拐走小姑娘,還有辦法跟那個面具人對話,不是勇者是什麼?讓我們敬勇者一杯,乾!」


  「乾!」


  「嗚哇!你們等一下啦!」


  「噓!你們安靜點。」


  出聲制止三人的是弗雷自己宮月家的損友利恩,只見他豎著一指打出噤聲的手勢,一手貼在耳邊似乎正聽著什麼……



(試閱1~未完待續)



-----------------------------------------------------------------------------------

新刊預購場領傳送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7XstPKEE0VIGvb3pCdZ0If2YzF6LmpUZwzrgm5RYIvs/viewform
新刊預購通販傳送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bF6xBbjDzJ7xDgmj5R3jVce46lUlZWTy4dSe6uUQ2_s/viewform

閒來無事打屁賣萌一起廚:(盒子plurk)http://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