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水心妳們來了,這邊這邊!依芙琳,這位是剛剛已經介紹過的水心大小姐,還有艾茵和雪莉喔!」


  「嗨嗨!是小魔女對吧?我一直很想見見妳喔!」


  「……妳好。」


  「瑪格啊……妳不覺得妳浴巾這樣圍著有點鬆嗎?好像快掉了一樣。」


  「……還好啦,拉一下就好了。反而是將軍妳可小心別把圍好的浴巾撐爆了。」


  --我看這裡的一群人才真的是快爆鼻血了……


  隔著兩米高的竹籬,隔壁的女湯似乎也逐漸熱絡起來,清脆的笑語甚至開始朝有些危險的方向發展。弗雷感覺到臉上似乎正微微發熱--應該是水溫太燙了吧--在心裡這麼說服自己,弗雷從利恩手指的方向收回視線,回過頭想繼續泡湯,卻愕然發現身旁的酒友組合、利恩、傑多和阿貝爾露出一臉癡迷嚮往的表情。


  「你們……」也太下流了。


  「不能這麼說啊,閃兄!竹籬的那一邊可是夢想的花園啊!」


  「嗯嗯,真是親熱啊……糟糕,好像快流鼻血了。」


  --你們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滿啦!


  弗雷真是後悔當初沒把雙刀一起帶進浴場,否則現在就可以一人一個刀柄地讓這些泡澡泡昏頭的腦袋們清醒清醒。


  「唉,弗雷你不一樣啊!」


  「咦?」


  「就是說啊,『小閃』平常就有『艾茵姑娘』陪在身邊了嘛,所以才能這麼從容不迫。」


  矛頭忽然指向自己,弗雷先呆了兩秒,發現這群笑得該死的淫邪的混帳到底在說些什麼後,又慶幸自己沒真的把雙刀帶來,否則他敲出去的就不是刀柄,而是刀刃。


  「不,才不是……」


  「別否認了,反正現在庫勒那傢伙不在這裡,閃兄你老實跟我們說,你和小姑娘……」


  「嗚哇!你們別亂說啊!我們什麼都沒有好嗎?」


  「喔喔,所以你也沒看過囉?小艾茵的……」


  --那個奇怪的拉長語尾是怎樣啦!你們到底是希望我看過什麼!


  「啊啊--不過比起貓咪那個從外面看就很平的身材,我比較想看看貝琳達……」


  「……阿貝爾你癖好真糟。」


  「哈哈!這就是傑多你小毛頭不懂的啦!將軍那種身材才是男人的夢想啊!」


  「耶咦--我反而覺得像瑪格那種氣質的女孩子更有魅力啊!」


  真是夠了,你們這群汙穢的男人--弗雷在溫熱的泉水中冒出一頭冷汗,還好現在庫勒女王不在這裡,否則在場只怕沒一個人明天可以留著全屍回家。


  「說什麼呢?除了大小姐以外還真是沒什麼興趣啊……」說話的是月容家的艾伯李斯特。


  「就是啊。不是在房裡還有什麼好說的。」然後宮月家王子也說話了。


  --我的天哪,那邊有人口味更重……


  弗雷覺得自己已經想要一頭撞死在岩石上了。


  正當弗雷想著到底是要把自己埋沒在熱水中來個不聽不理,還是乾脆起身不再和這群起鬨的傢伙瞎說時,不知是誰開了口,問出一個他們至今刻意忽視的問題。


  「庫勒尼西那傢伙……到底泡哪一邊啊?」


  扣人心弦的沉默。


  「……還有公主和瑪爾瑟斯……話說回來他們的房間呢?是在我們那邊嗎?」


  「……好像是在另一邊,水心大小姐說會汙染什麼的……」


  --看你們這個樣子也確實會被汙染啊!


  「等等!所以他們的房間如果是在女生那一邊的話,該不會……」


  所有人像慢動作般,不約而同地看向分隔兩池的竹籬。


  「要確認一下嗎?」


  到底哪個該死的傢伙提議的!


  「真是搞不懂大人耶……長大後就遺忘正義之心了嗎?」


  出聲的是從一開始就靜靜泡在水裡的小少爺沃蘭德,小小的身體窩在水中,漂亮的淺金綠大眼卻散發著凜然正直的光暉,直率的言語讓一旁無法制止他人的弗雷自嘆弗如。


  「啊啊沃蘭德別這樣,長大後你會懂的。」


  「那我寧可永遠都不要懂!至少現在的我懂得尊重女孩子,這樣就夠了!」


  說得好啊沃蘭德--弗雷幾乎想跪倒在這個盛氣凌人的小少爺腳邊膜拜了。


  然而在怎麼盛氣凌人,沃蘭德終究是個孩子,又怎敵得過這些大人們邪惡的心思。


  「喔喔,這就是宮月家新來的小鬼啊?很厲害喔,聽說你超強的?」


  「怎麼,你想打一場嗎?阿奇大叔。」


  「不不,這我怎麼消受得起?我只是想說啊,我記得你和那個女孩感情不錯吧?剛剛聽到的那個名字……依芙琳是嗎?」


  「你想說什麼?」沃蘭德稚氣卻也超齡成熟的臉色沉了下來。


  「沒什麼喔,只是你們感情真的很好嘛!剛剛來的時候還牽著手不是嗎?真是純情啊!你喜歡人家嗎?」


  「喜、喜歡個鬼!」但那張屬於少年、稚嫩白皙的面頰卻明顯染上了紅暈。


  「喔喔,所以你果然很喜歡人家嘛!這樣的話,聽到隔壁的那些聲音,難道都不會有種心動的感覺嗎?」


  「才沒有!」沃蘭德的臉越來越紅,倏地從水中站起身來:「你再亂說我就真的要生氣了!」


  「唉呀,別否認嘛!能力再強也會有初戀的啊……所以……」


  小少爺舉起雙手。


  「等等,沃蘭德,別……」


  來不及了--



  『萬物主宰!』



  一陣狂風從四面捲起,四周設置的景物甚至於浴池裡的泉水全都以沃蘭德為中心旋轉飛舞而來,弗雷抱著頭尋找掩蔽,卻仍然避不過揚起的煙塵和飛濺的水花。彷彿要將一切化歸虛無的暴亂逐漸平息,但瀰漫的煙塵和失重墜落的水花仍然模糊著視野。


  「咳哼……差點以為要沒命了。」


  「呼……沃、沃蘭德,大叔跟你道歉,大叔不該捉弄你的,不過……你以後也別這麼衝動……」


  「……哼!」


  「不過……還真是恐怖啊,我還以為是世界末日了。」


  然真正的恐怖,真正的世界末日還在後頭。就在男湯裡的大家歷經浩劫試圖爬起來收拾善後,就在氤氳的水氣和飛揚的煙塵間,看到一個高挑窈窕、圍著長浴巾的身影。


  「男士們……聊得很愉快啊?」


  「貝、貝琳達!」


  女將軍精美如瓷器的臉微微勾起笑容:「你們要聊什麼是無所謂啦,硬要說的話我聽了也還挺高興的,不過聊天聊到把隔板都拆了就太過分囉!」說著,女將軍悠然笑著,慢慢舉起一手。


  「等、將軍,等等!」


  --不要再來一次啊!



  『溶魂之雨!』



  「嗚哇啊--」男性們的慘叫與哀嚎迴盪在夜間瀰漫著溫泉水氣的空中。



  於是當庫勒女王與布列公主同適時開溜、逃過一劫的艾伯和王子擦身而過走進浴場時,看到就是這屍橫遍野的慘烈景況,水池邊倒著散亂滾落的竹籬,女孩們則還在倒落的竹籬另一邊愉快地泡澡聊天--庫勒尼西看著那些倒臥水邊、可能有幾人還有溺水風險漂在水面的浮屍們,有些嫌惡地皺了皺
眉,轉頭看向身邊的銀髮公主:

  「我記得你說這家店是男女分浴啊,布列依斯?」


  而且男湯這個景象讓他一點下水的興致也沒有。


  「我記得是分浴沒錯啊……啊!大小姐在那邊,大小姐--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喔!只是剛剛將軍打了幾隻害蟲引發地震,所以現在變混浴了。」


  「這樣啊,那我們還是先……」


  「不要緊的喔!如果是庫勒勒和公主的話混浴沒有關係的,要是有男生來打暈就好了!」


  --我們早就被打暈了好嗎水心大小姐……


  弗雷癱掛在岩石邊,撐著僅存的意識勉強聽到這段段話,用最後一點力氣在心裡吐槽完後就失去了意識--至於庫勒尼西和布列依斯有沒有加入女孩們的混浴……就不得而知了。



(試閱1~未完待續)


------------------------------------------------------------------------------------

 

新刊預購場領傳送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7XstPKEE0VIGvb3pCdZ0If2YzF6LmpUZwzrgm5RYIvs/viewform
新刊預購通販傳送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bF6xBbjDzJ7xDgmj5R3jVce46lUlZWTy4dSe6uUQ2_s/viewform

 

閒來無事打屁賣萌一起廚:(盒子plurk)http://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