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30題
不一定會有後面29題(誒)

大獎賽過後,俄羅斯同居設定
私設有

沒有帥氣的維洽XD

 

-----------------------------------------------------------

 

01.相擁入眠

  維克托.尼基弗洛夫從不覺得自己的床太大。

  比標準的歐式King Size更寬敞些,維克托的床從床架到床墊都是訂製的,氣派地橫亙於明亮整潔的臥室中央,淺灰藍床單上鑲著俐落的幾何線條,床上堆著同色系的枕頭、毛毯和柔軟的羊毛被,以及他憑著喜好從世界各地帶回的抱枕。
  這張床這是他的任性,他知道。然而,對一個一年中幾乎有一半時間回不了家的人來說,這樣的任性應該可以被原諒吧。
  他總認為自己既不認床也不認枕頭,移地訓練和旅外參賽期間也總是睡得很好。
  每當他又贏得一面金牌回到聖彼得堡,他會先前往信任的寵物旅館接回等待他的馬卡欽,然後他們一起回家,舒服地泡個熱水澡後,他會將自己拋進柔軟的床墊和堆疊的抱枕中,深深陷落在棉花團乾爽的觸感和柔軟精的香氣中,揉著馬卡欽毛茸茸的腦袋,傻笑著說些言不及義的傻話,(全世界的維克托粉絲看到這一幕,百年戀情也會瞬間破滅吧,他想),他總會放鬆得忘記時間,毫無知覺地全力把一頭柔順的銀灰直髮睡得亂翹。
  當他再次看著熟悉的天花板和清冷陽光中飄舞的細微粒子,在熟悉的枕頭和被窩間醒來時,才會略發感嘆地想著原來自己還是挺認床的。
  這些年他陸續有過一些交往的對象,時間不長,但都相處愉快。他記得他們的長相和聲音,記得一些零碎的笑語和回憶,他一直都很珍惜每一位交往對象──卻也從未將任何人帶上這張床。

  輾轉流連,人事飛逝,沒有人能踏入他的房間、他的床──
  他的Love and Live。
  
  維克托的大床始終只屬於他,他從不覺得自己的床太大。
  ──直到勝生勇利踏入他的Love and Live。
  
  喔不,
  勝生勇利就是他的Love and Live。

  維克托記得他的小豬在這張床上的每個表情和聲音,那些細碎的耳語、甜得像要融化的親吻,他的小豬雙頰酡紅,泛紅的眼尾閃著淚光,彷若醉酒,卻比酒精更令人沉醉。
  大獎賽過後,在決定訓練據點轉移至俄羅斯前,維克托帶著他的小豬短暫回到聖彼得堡的住所,在沒有客房和備用寢具的狀況下,順理成章的把人帶到了自己床上。
  有時,他們只是貼著枕頭,窩在彼此體溫熨熱的被窩裡,順順同樣蹭在床上的馬卡欽軟蓬蓬的毛,又或者勾著手指,彷彿能看見黑暗中自己映在對方眼底的倒影和金戒指的閃光。
  有時卻交纏到煩膩仍想要更多。分不清是誰的喘息誰的呻吟,溼黏的熱度久久不散,肌膚交疊的滑膩觸感好得令人難以自拔。即使床單早已換洗乾淨,他仍清晰地記得兩人份的重量在床單上壓出的摺痕,柔細微捲的黑髮凌亂地散著有如墨跡暈染,以及那些斑駁污痕印在床單上的位置。
  偶爾欺負過了頭,他的小豬會將他反推在身下,迷離著目光扒梳汗溼的瀏海,艷紅的舌尖潤過上唇,妖冶不可方物。但更多的時候,小豬會裹著細絨毯把自己捲成炸豬排的樣子,縮進抱枕堆裡咕噥著要他去睡沙發。

  而他現在就想去睡沙發。

  他的小豬昨晚在全日本錦標賽上毫無懸念地取得了四大洲及世錦賽的出賽資格,鏡頭前他的小豬一貫笑得靦腆,他當下就想刷一張機票飛去日本。
  天曉得他有多麼想親吻那面金牌,當然,還有掛著金牌的人(噢,是的,他要給他的小豬一個深深的吻)。
  然而,過了一天一夜,他還在聖彼得堡。
  一月的歐錦賽在即,即將以競技者之姿重回賽場的維克托教練,他的選手不讓他跟去日本。近一年來,勇利在冰場上找到了自信和從容,卻仍有許多他未必能完全讀懂的心思和顧慮。他明白勇利有自己的想法,但有時他真希望勇利對自己再更坦率任性些。

  只有在顧慮他的時候,勇利自私得驚人。

  也許他真的還不夠成熟,他多麼希望勇利再多依賴自己一點。
  ──身為教練,以及戀人。

  與俄羅斯分站賽時帶著愧疚與期盼的焦急不同,相似,卻更多。相互依存過的溫暖餵養出不知饜足的獸,既熱切又深冷,宛如黑洞。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床太大,大得令他發冷。
  十二月的北國飄了一整天雪,整個冰封的聖彼得堡也比不上他此時的冷,撫著馬卡欽躺在床上呆望無光的天花板發愣,他開始認真考慮去睡沙發。
  至少沙發比床狹窄得多,也許就不會這麼冷了。
  這一晚他難得睡得不太好,朦朧間,他依稀知道窗外天色微光,卻仍像躲避著什麼,把意識塞進棉絮堆裡,掙扎著不願睜眼。
  也許真的有些睡迷糊了,身旁的馬卡欽抱起來竟有點像他的小豬(馬卡欽真是體貼),他的小豬還遠在相隔六個時區的島國,所以一定是夢──在夢裡撒撒嬌應該不要緊吧──他摩著柔暖的棉被,側身將懷中的暖物抱緊了些,卻引來一陣輕微的抵抗。

  「……別亂動啦維克托……」

  他猛地睜眼。
  下意識想翻身坐起,壓在手臂上的重量卻阻止了他。他小心地在被窩裡調整角度,撐著手臂半支起上身,緩緩掀開綿軟的厚被──門邊角落擱著一只貼滿托運標籤的行李箱,馬卡欽則趴在床尾,蓬鬆的毛像張棕色絨毯鋪散在床單上,隨著舒緩的呼吸淺淺起伏──他的小豬就窩在他懷裡,像是對他造成的動靜表達抗議,低聲悶哼著蹭了蹭枕頭,又往他湊近了些。
  一瞬間似懂非懂地掌握了眼前的情況,他不自覺低低笑出了聲,露出一個他自己都渾然未覺的甜蜜微笑。
  重新把身體滑入柔軟的床墊中,長腿勾纏著伸入另一雙交疊的雙腿間,無關情慾的膚觸讓他胸口像塞滿烘過的棉絮堆──他想起飛散的櫻花和四月的雪,春天長谷津海邊一線乍洩的金色陽光──他將他的小豬再摟近些,低頭將鼻尖埋入那頭細滑柔順的黑髮中,滿足地聞到了淡淡的、自己愛用的洗髮精香氣。 

  「什麼時候的事?」他記得原本的航班是明天才到。

  「半夜……剛到不久……」

  像是總算找到了舒服滿意的位置,他的小豬把臉埋在枕頭和他頸窩之間,發出一聲細不可聞的輕喟。

  「不想等……想見維克托……看你在睡所以沒……比賽結束就去改機票……」

  到後來只剩細微的呼嚕聲。
  窗外晨光微曦,透著紗簾,薄薄地在他的小豬身上篩了一層金粉,珍珠白的光暈下,他的小豬睡得放鬆,軟軟的臉頰和微微開闔的嘴,真的就像小豬一樣。
  他輕扯被角把兩人蓋得更實暖些,聽見懷裡的人悶悶哼著「維克托……再五分鐘……」

  ──他可以想像此時自己笑得多甜。
  還好今天是休息日,他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悠閒翻滾。
  即將重新闔上眼簾的前一刻,他看見他的小豬半瞇著眼迷濛望他。

  「維克托……」

  「嗯?」

  「Я дома.(我回來了。)」

  「……!」

  他的小豬再次陷入沉睡。他愣愣勾玩著指尖所能觸及的、微微翹起的黑色髮尾,把它們勾得更翹,再柔柔順直。他心滿意足的在他的小豬額前印上一吻,貼著唇,輕觸被睡意和被窩的溫度烘得微熱薄紅的耳殼。

  「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 моя спящая красавица.(晚安,我的睡美人。)」
  
  現在,維克托.尼基弗洛夫覺得他的床不夠大,裝不下他和他的小豬滿滿的愛。


--------------------------------------------------------------

【閒聊】

許久不見以及第一次見,
我是經過一個冬天已成為教練和他的選手冰鞋下的碎冰、
想當馬卡欽、立志成為教練家面紙盒的朔~XD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其實原本是在到處爬別的作品別的CP的文,
沒想到看到同居30題命題的瞬間立刻就想到了他們WW
有幸能寫我男神和他的男神真是太令人開心了~~

(喔對,勝生勇利我男神)
(維洽是他男神不跟他搶) (也搶不過他,其實XD)

附上同居30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5851/
以及我的噗浪>> https://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歡迎各種拍打餵食打屁賣萌一起廚~~
也歡迎留言跟我聊聊^^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希望你會喜歡!!>////<

期待下篇文再見 :)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