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被拖著一路走過成排書架,差點摔下樓梯,在自習室穿過眾人驚訝的回眸,然後低叫著被拉出門口,走到前方的廣大草坪,踱了好幾步,才找回一點點力氣,猛地將Trevor甩開。

           「你搞什麼鬼!」MikeTrevor的背影大吼,揉了揉生疼的手腕。

           Trevor似乎還沒喘過氣,肩膀劇烈地上下起伏。

           「痛死我了,而且還是在圖書館……也不怕吵到別人!Trevor!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Mike大步向前,一手搭上Trevor的肩膀。

           卻遭到猛然一甩。

           Trevor整個轉過身來,臉上的表情比方才還要可怕。

           「你還知道那裡是圖書館啊?」

           「什麼?」Mike被莫名其妙的反問惹得皺起眉頭。

           「哼!說什麼會吵到別人……你們要真做起來了才會吵到別人吧?」

           突然意識到Trevor所指何事,Mike倒抽了一口氣。

           幾分鐘前那溫柔卻甜蜜的時光流過心頭,他似乎還感覺得到對方貼在背上的手掌,兩人交握的十指,還有自舌尖傳來,那或著酒香的吐息。

           Mike一瞬間紅了面頰。

          

           「喔我的天啊!你們真的……」Trevor一手遮住眼睛。

           「我們、我們沒有……我們沒有要做下去!沒有!」Mike沒發現自己大叫起來,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我幹嘛跟你解釋這些啊?又不干你的……事……」

           然後他看見了Trevor的眼神。

           那揉合了憤怒與認真,最後卻幻化成淡淡哀傷的眼神。

           「不干我的事嗎?」平淡的語調,Trevor向前站了一步。

           Mike猛地想起今天早上,正確來說是接近中午,他們兩個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緊緊相貼。

           但是他忘記得如此迅速!他忘記了!

           「忘記」是他從不覺得會發生的事。

           但如今卻發生得如此自然。

           Trevor、我……」

           「我喜歡你,Mike,」Trevor說著就站到Mike面前,一手抓住對方的手肘,「但是他不一樣,他只是在玩你。」

           「他……」

           「那個男的,對!就是差點在圖書館上了你那一個!」

           「我說過我們沒有……Harvey不會做那種事!他不會強迫我!」

           「他只是玩弄你!」Trevor回以大吼,抓住Mike手肘得手施加力道,「你看看他的西裝、他的鞋子、他全身上下都是行頭!他根本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

           「你又知道了?會不會騙人根本不是從衣服上就看得出來啊!」Mike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忍住吃痛的嗚咽。

           「好吧,他可能看起來很真心——」

           「你又知道那是假的了?」

           「聽我說,Mike,」Trevor緊緊盯著Mike,沒給他一絲脫逃的機會,「他看起來很真心,或許他剛開始會認真一下,但沒多久他就會膩了!然後他就會把你丟在路邊或者是隨便一間汽車旅館裡,在你們做過幾次之後!」

           「別說得一副你會預見未來——」

           「天啊!Mike!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天真!我真懷疑我不只大你兩歲!」Trevor搖了搖頭,「他會看上你,是因為你對他來說很新鮮、很有挑戰性,他睡過不知道多少個身材火辣的美女,或者長得不錯的帥哥,而且一定一個比一個條件還要好,我指的不是長相——還有背景、工作!」

           「我聽你——」Mike使勁就想甩開對方的手。

           「他是律師!律師,Mike!還是一個商事律師!我知道他做得很成功,那你覺得他什麼樣的大人物沒見過?CEO?股票經紀人?搞不好他見過比爾.蓋茲、還幫祖馬克口交過——

           Trevor!你再這樣我——」Mike空出的一隻手用力推了對方一把,讓Trevor險些往後跌。

           「好吧!那些是我亂猜的,但他一定見過不少人,一定也有和他一樣能力強又出色的人!」TrevorMike扯得更近了些,「他覺得你在那一群人當中像是沒被汙染過的天使,所以跟你玩了一場,但最後他發現你雖然聰明、臉蛋很漂亮,但沒有足以支持他事業的背景,而且還可能會拖累他的時候,他會怎麼做?」

           「我不……」

           「而且,Mike……我很不願意這麼說,但是……」Trevor深吸一口氣,一手梳過頭髮,目光低垂,「……醫藥費是個無底洞。」

           Mike一瞬間渾身緊繃,眼角一陣酸楚。

           他知道Trevor在說些什麼,他知道,他該死地知道!

           但是他無法反駁。

           雖然奶奶目前情況還好,但健康這種事情說不準,如果哪天又併發什麼疾病就難以回復,他之前也不是沒有經驗,那一筆又一筆的費用壓得他難以喘息,如果有個什麼差錯,他根本完全無法想像那種數字。

           但是Harvey不知道這一點。

           Mike深吸一口氣,他不可以就這樣騙Harvey

           他也承受不了被深愛後再狠狠拋開的絕望。

           前提是他們有機會深愛彼此。

           而那樣的機會如此渺茫。

 

           「你怎麼會、想到這些?」Mike聽見自己的聲音泛上哽咽。

           Trevor用力呼出一口氣,咂了咂嘴。

           「我碰過類似的事……」

           「類似的事?」

           「很久以前了,那時候我沒跟你說……是一個有錢人家小姐,我的同學。」

           Mike想起高中有一陣子,Trevor變得特別暴躁易怒,又會時不時地傷心,好似在隱瞞些什麼,約莫就是這一段吧。

           然後他點了點頭。

           TrevorMike沒有回應,一手將他拉近,一手撫上那被淚水沾濕的臉頰,語調低緩地說道:「Mike,我說過我喜歡你,我是認真的。」

           Trevor……?」Mike凝視著那雙深色眼眸,身子猛地僵直。

           「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只是我怕你不會接受……」額頭抵額頭,Trevor的聲音有些模糊,「拜託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Mike沒聽見自己的回答。

           因為在他回答之前,Trevor就吻了上來。

           那貼在背心的手掌壓得如此緊又微微顫抖,好似害怕些什麼。

           Mike一瞬間腦袋空白。

 

           但是他卻在雙唇被輕啟的時候張開了眼睛。

           遠方的天空是如此模糊。

           又如此湛藍。

 

 


 

Romeo:
Have not saints lips, and holy palmers too?

難道聖徒和朝聖者並無雙唇?
Juliet:
Ay, pilgrim, lips that they must use in prayer.
Romeo:
O, then, dear saint, let lips do what hands do;

噢,那麼,親愛的聖人,讓唇代替手心!
They pray, grant thou, lest faith turn to despair.

唇在祈求,首肯吧!別讓信仰成空!
Juliet:
Saints do not move, though grant for prayers' sake.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