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HarveyMike幾乎走到門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跨了大步就追上去,一把抓住對方手腕,用力將Mike整個人轉過來。

           Mike幾乎是被摔到牆壁上,肩胛骨受到撞擊的痛感讓他瞇起雙眼,不過接下來的事才使他感到更大的衝擊。

           Harvey跟他不到一個手掌厚度的距離,一隻手抵在他臉側的牆上,一隻手緊緊制住他的手腕,卻依舊是小心沒弄疼他,而當他一抬眼,他就望進幾乎記憶以來最深的泫渦。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