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Mistake 4-5

 

           Harvey望著窗外,腦袋一片空白。

           雖然他很想,也嘗試過在這美好的下午時光,聽首音樂或者看本好書,總之就是做些工作以外的事,但就是沒有辦法。他的身體靜下來了,但使腦子還在活動,即使腦子停下來了,心也亂糟糟的,總感覺有幾千個數字、證人的辯詞、公司的合約書不停閃現,揚起一陣又一陣的煩躁。

           但要阻止心理活動根本是不可能的,思考已經成為他的習慣,當一個問題浮現,他的腦袋會自動開始排列各種方案,還有必須的資料與人脈,刪減不可行的,找出或許會成功的,在幾千次的組合後規劃出最完美的那一個。

           當然這段過程不總是如此順利。

           而現下這般停滯的時候總是讓他心煩,即是他從未表現出來。

           Harvey無聲地嘆口氣,摀住嘴的手上移,揉了揉眉間。

 

           「下午安,Specter先生。」

           Harvey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了一下,卻僅是緩緩轉過頭,在看到Mike一雙清澈閃亮的藍眼睛後,勾起了嘴角。

           「下午安,Ross先生。」

           Mike對於Harvey的回應不知所措,皺起了漂亮的眉尖。

           「你不打算把餐點給我嗎?」

           「喔!餐點──」Mike愣了一下,就拿起咖啡,在快碰著桌面時又收了回來,「我記得你還沒點餐。」燦爛的笑容。

           Harvey看著那杯香醇的咖啡就要放到桌上,才打算伸出手接過,卻又從眼前消失,他不禁勾起嘴角,還抬了抬眉毛。

           一段時間不見,他都忘了他的獵物是怎麼樣的個性。

           「喔,那這些是?」Harvey用眼神示意托盤上的東西。

           「嗯──」Mike歪著頭,好似思考著極難的問題,然後又眨了眨眼,雙唇一抿,「我請客吧。」然後把咖啡和蛋糕放了下去。

           Harvey頗為驚訝,原本他料想的是一個機靈的答案而已,卻就這麼被請了一客下午茶,有點兒莫名其妙,卻挺開心的。

           不過該問的還是要問。

           「為什麼?」

           「為什麼?」正拿回托盤,打算往回走的Mike心底一驚,一瞬間不知如何回答。

           「為什麼呢?Mike?」Harvey一邊瞅著Mike那雙轉來轉去的眼睛,一邊將咖啡端過。

           「呃……」Mike看著對方帶著笑意的眼眸,心底一陣緊,抓著托盤的手幾度用力,許久後才嘆了口氣,「你心情很差,Harvey。」

           隨著話語吐出,Mike放鬆了全身的氣力,一雙清澄眼眸眨也不眨地凝視著Harvey,關心化作溫柔在裡頭蕩漾

           Harvey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Mike思考的那幾秒鐘,數百個可能在腦海裡一閃而逝,就是沒有哪一個與此稍微沾上邊,如此單純的答覆反倒是他從未想過的。

           如此純粹、如此輕快,卻蘊含了最深的關心和在意。

           Harvey瞬間感到胸口一暖,就只因為Mike看出來了。

           即使他方才坐在這兒,什麼都沒說,甚至未移動分毫,臉上的表情,憑他多年執業的經驗和累積習慣,也定是與平日無太大差異

           Mike還是看出來了。

           看得如此透徹,還用堪稱可愛的方式表達關心。

          

           於是他笑了。

           上揚的嘴角和彎起眼睛,感覺連頸邊都放鬆不少。

           然後端過了咖啡。

 

           Mike看著Harvey的表情變化,一開始還有些緊張,因為他不清楚剛剛那句無心的話語會帶起怎樣的效果,如果對方因此感到被侵犯而不開心,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心情還是屬於私人領域多些。

           不過當他看到Harvey端起咖啡,表情很和緩,甚至勾起了嘴角,就暗暗鬆了口氣,還在心底高興了一會兒。

           真是太好了。

           然而,他還是不禁好奇,究竟是怎樣的事情可以攪得對方如此煩躁,縱使掩飾得近乎完美,還是被他看出來了。印象中,Harvey總是自信滿滿,甚至有些自戀,面對任何事都游刃有餘,即是說著讓他臉紅心跳的話語也從容不迫,到底是怎麼樣的事會讓他失去了原本的安適呢?

           「怎麼了嗎?」所以Mike輕聲發問,握著托盤的手指緊張地收攏。

           Harvey正要將咖啡湊到嘴邊,聽見Mike的聲音就停了下來。

           看那一雙藍眼睛閃著光芒,好似害怕又興奮,想被順毛又怕被拍頭的小狗狗。

           真是可愛極了。

           所以他笑著放下杯子,偏過頭,換了個有些無奈的語氣。

           「有些客戶就是很難搞。」

           「難搞?」Mike皺了眉尖,語調上揚。

           Harvey看著對方那誇張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看來現在是開啟一段對話的契機,於是他比了比一旁的椅子,示意Mike坐下。

           Mike轉頭看了看店內,現在還不是人潮太多的時段,幾張桌子邊有一兩位客人,面前也都上了餐點,而吧檯邊的Jenny正在和Sam說話,一旁的咖啡機看來也在運作。

           約莫是不需要太多人手,所以他偏過頭,在Harvey旁邊坐了下來,然後拋出疑問的眼神。

           「怎麼?」

           「呃、所謂的客戶很『難搞』是指……什麼?」

           「字面上的意思。」Harvey偏了偏頭。

           「可是你的客戶不都是很厲害的人嗎?」Mike眨了眨眼,不太理解。

           「特別厲害的總是特別難搞。」Harvey抬了抬眼,一瞬間頗想嘆氣。

           「可是你不都是……為了他們好?」

           「如果他們每一次都這麼想,就世界和平了。」

           「喔……」Mike的聲音平緩,聽上去還是充滿疑惑,「像是怎麼樣的難搞?」

           Harvey的棕色眼眸閃過一絲興味,他不介意回答這小小的問題,反正概括性的答案不涉及保密協議,況且,如果Mike對此有興趣,或許以後就真的會來到他身邊當助理。

           就算說到底都為了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他是Harvey Specter,有特權。

           「像是會刻意隱瞞證據或證人。」

           「因為害怕?」

           「大部分是,但問題是到了法庭上,如果被發現就很不利。」

           「但是說謊是偽證吧,如果還簽了宣誓書就是……」

           「是犯罪,沒錯」Harvey把咖啡舉到唇邊,「如果每個客戶都跟你一樣有腦袋就好了。」

           「喔……」

           Harvey看著Mike清亮的雙眸,輕嘆了口氣,啜飲了一口咖啡。

           溫熱的咖啡濃郁香醇,混了稍甜的鮮奶油,還有綠茶的苦澀。其實他是不太喜歡鮮奶油的,那太膩口,而尋常看到的低劣鮮奶油不僅嚐上去油滑,味道也太假,滿是人工香料和砂糖。

           但眼前這杯咖啡上的鮮奶油只有淡淡的香味,還有清甜,嚐起來不但細緻而且爽口,被溫熱的咖啡慢慢融化時,柔和的奶香緩緩擴散,和著綠茶的清新,滑入喉嚨就安撫著繃緊的神經,一瞬間彷彿到了山林中的神社,莊嚴肅穆又含蓄的木造建築在風中穩定自持,安然恬靜。

           Mike望著Harvey瞇起的雙眸,一點點的溫柔光芒自深色眼瞳傾洩,恍若灑落的淚珠,卻帶著輕盈,而深邃的眼窩裡是睫毛的影子,掩過瑩瑩雙眸,卻又染上了午後的陽光,泛了層沉穩的金色。

           此時,Harvey抿了抿漂亮的嘴唇,暗紅色染上了咖啡,看上去潤澤柔軟,而為了嚐到留在上頭的一層鮮奶油,舌頭探了出來,順過下唇舔了一遍,再緩緩收了回去,從微啟的唇間隱約可以看到白淨齒列。

           Mike聽見自己呼吸一緊,心跳露了好幾拍。

           他還清楚記得,那一天,在陽光灑落的圖書館窗台,Harvey那雙嘴唇是如何吻他,而靈活了舌頭如何舔過齒列,燙熱與暈眩弄得渾身酥麻,幾近窒息,那柔軟的觸感帶著酒的香烈,醉人的刺激竄至每一根神經,引起陣陣顫慄。

           此時,週遭的一切仿若慢了下來,他又感受到帶點輕笑的親吻,柔軟的唇瓣就壓著他的,他們手心相貼,Harvey一手撫摸著他的腰際,溫暖的觸感和細密的吻讓他喘不過氣,愉悅感拍擊著腦門──

           Mike吞了口口水,感覺那股燙熱又重新自嘴唇滑至喉嚨,頸邊一陣緊,他無意識地抬起手,就要輕碰對方的嘴唇──

 

           「嗚哇啊!」

           眼前突然一黑,嚇得他大叫一聲。

           然後他伸手就是一抓,扯到的卻是頂帽子,他睜大雙眼,整個上身往後一轉,果不其然看見猜測到的身影。

           「嘿,Mikey!」那個人笑著說道,一排齒列好不閃亮。

           Mike驚訝地張大了嘴,好半天都沒吐出半個字。

           相較於Mike的驚訝,坐在一旁的Harvey倒是非常冷靜,繼續啜飲著咖啡,臉上的表情也無太大變化,僅是在腦中思索起各式各樣的可能性。

           來人一身深藍西裝,滑細的布料有些反光,合身剪裁看上去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細領帶打得整齊漂亮,而領帶夾是銀色的,設計簡約。

           Harvey靜靜地抬眼,端詳著那此刻笑得燦爛的臉蛋。

           端正的臉好似古希臘的雕刻,頰邊到下巴輪廓分明卻不生硬,反倒勾出漂亮的線條,高挺的鼻樑下是形狀優美的薄唇,此刻正露出閃亮的齒列,而那雙眼睛湛藍深邃,好似幽深的海面,不時瑩瑩閃動,滿是調皮的顏色,整個人帶著優雅又不正經的神態,讓週遭為之一亮。

           都市貴族。

           雅痞。

           Harvey笑了,「雅痞」是個多麼確切的形容,來人那頑皮的笑容揉合優雅的姿態,像極了放蕩卻又多情的貴族子弟,亦好似暗夜裡會勾著女伴在香榭里榭跳華爾滋,一會兒又在羅浮宮輕碰名畫的亞森.羅蘋。

           相較於Harvey忙著安靜打量的雙眸,來人的眼睛全部停在Mike驚訝的表情上,他笑著拿回自己的帽子,以極花俏的方式戴到頭上,然後一個伸手拍了Mike的額頭。

           「哇啊!」Mike被拍得猛然回神,迅速站了起來,「Neal?」

           「嘿嘿,看到我有沒有很開心啊?」偏過頭,一個眨眼。

           「你在這裡……你怎麼會在這裡?」Mike的音調愈來愈高。

           「來看看你啊!有沒有很開心?」又一個眨眼,Neal偏著頭笑了,然後往側一踏,站在Harvey對面的椅子後方,「我可以坐這裡嗎?」

           Harvey抬了抬眼,看著那雙深藍雙眼凝視著自己,就勾了勾嘴角,一手比了個邀請的姿勢:「請坐,有何不可?」

           「感激不盡。」Neal點了點頭,拉開椅子,優雅地坐了下來。

           Mike這下子卻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清澄的眸子在兩人之間來回看著,手上還抓著托盤,好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要一杯摩卡,上面要有漂浮冰。」Neal出聲,似乎有意解危。

           「呃、好!」Mike像是突然回神,從圍裙口袋抽出筆和單子記錄下來,「一杯摩卡……」

           「還要一塊蛋糕──蛋糕、蛋糕……」Neal翻著價目表,語調輕快地唱著,然後他抬眼就看到Harvey眼前的點心,「請問,您點的這個是?」

           Harvey抬眼看了Mike,嘴角上揚。

           「請問你請我的是什麼呢,親愛的Mike?」

           「啊?」被Harvey突如其來的矯情嚇了一跳,Mike愣了好半天才回神,「那那那是……櫻桃起士……」

           「那我也來一片櫻桃起士吧。」Neal輕快地說,把價目表啪一聲闔上,遞出點餐單。

           Mike愣愣地點了點頭,正準備轉過身去,卻被拍了一下手肘。

           Mikey,關於咖啡……」Neal的笑容燦爛無比,「我想要喝你親手泡的。」

           「我親手泡的?」

           Mike泡的咖啡最好喝了,拜託──?」拉長的語調,Neal甚至偏了偏頭。

           「好……我知道了。」Mike點了點頭,轉身往吧檯走去,姿勢有些僵硬。

 

           看著Mike走遠,Neal露出笑容,雙眸裡承載的溫柔清晰可見。

           Harvey靜靜凝視坐在對面的人,沒說些什麼。

 

           「你喝過他親手泡的咖啡嗎?簡直是天堂!」Neal先出聲了。

           「如果你指的是從沖泡到擠鮮奶油都是手工的,那麼我手上這一杯就是。」

           「綠茶咖啡啊──這還不是他泡最好喝的,你應該試試摩卡。」

           如果這回Harvey還聽不出來那有意無意的挑釁,他會懷疑自己被Louis下毒壞了腦袋。

           「我沒有點餐,這些是他請我的。」

           「請的?」Neal露出的笑容帶著玩味,「這麼好。」

           「他說我看上去心情不好,吃頓好的下午茶會有幫助。」

           「是嗎?我想,會讓人心情變好的並不是下午茶,而是其他東西吧?」一邊說著,Neal一邊用下巴比了比站在吧檯內專心泡著咖啡的Mike

           Harvey沒有回答,僅是輕輕放下了咖啡。

           順著Neal的目光看去,Mike低頭的專心模樣盡入眼中,分毫不動的姿態好似正執行著最神聖的任務,但那揚著笑容的嘴角卻又表現了極大的愉快。

           Neal以眼角餘光瞥了Harvey一眼,扯了個了然於心的笑容。

           「他很可愛,是吧?」Neal不快不慢的語調。

           「我不確定用『可愛』來形容,他會不會開心。」Harvey聲音平緩。

           「你不得不承認,他可愛極了,像隻小狗狗。」Neal的聲音染上了笑意。

           「有點呆卻貼心,沒錯。」Harvey輕聲說道。

 

           兩個人同時轉了回來,面對著對坐的人,臉上都勾著淺笑,身子挺直,Harvey的深棕雙眸帶著戲謔,而Neal湛藍的雙眼則是充滿玩味。

 

           Neal Caffrey。」

           Harvey Specter。」

           「很高興認識你,Harvey。」Neal伸出右手。

           「很高興認識你,Neal。」Harvey也伸出右手。

           兩人緊緊握了一下,雙目互相凝視,沉默許久,時間仿若就此停滯,又同時露出了堪稱光輝燦爛的笑容後,放開對方。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