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真遙] 09pv. 祭典之前

 

  夏日午後近晚的天色依舊明亮,彷彿映著海水與日光餘暉的顏色,坡道上的小徑與石階隱隱泛著微光。
  橘真琴踏著輕快的腳步,沿著再熟悉不過的路徑小步跑過。


  「午安(こんばんは),田村奶奶。」

  「午安,真琴(まことちゃん),祭典快開始了吧,不去玩玩嗎?」

  嬌小的老人佈滿皺紋的臉上洋溢著和藹的笑容,真琴停下腳步,一貫有禮地笑著回答:

  「嗯,我等會兒就過去。」

  「咦?可是祭典是在反方向……啊,是要先去找遙(はるかちゃん)吧?還是一樣感情這麼好呢!」

  老人溫和的笑臉更添了幾分溫暖,平時開朗穩重的青年此時卻支吾著難得地有些侷促起來。若非此時天色漸趨黯淡,田村奶奶的視力又不甚理想,應該可以看到真琴乾淨清秀的頰畔健康的膚色上隱約浮起的血色。

  
  「啊哈哈……是這樣嗎……那我先過去了。」

  似乎是想掩飾某些細微的情緒,例如尷尬,或是害羞--真琴靦腆地笑了笑,有些敷衍地辭別了仍掛著溫暖微笑的田村奶奶。

  一如昔往地在熟悉的台階上聽見細小的咪嗚聲,真琴再次停下腳步,蹲下身輕輕順過小貓柔軟的細毛。

  「對不起喔……今天沒有時間陪你玩呢。」

  純白的小貓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溫熱的頸側在他修長的手指上蹭了兩下,便輕巧地跳開。高大的青年柔柔一笑,直起上身的同時看見隱沒在波道與屋簷後方暈染般色調由下而上逐漸轉深、泛著淡淡微光的天色--時間不早了呢,真琴在心裡輕笑,踩著小跑步的節奏,輕快地拾階而上。

 


  七瀨家的前門一如往常地按了門鈴也沒人回應,真琴無奈地在心中嘆了口氣,嘴角卻揚起輕笑,熟練地繞過門邊小徑,從側門進屋。

  「打擾了。」

  習慣性地招呼一聲,真琴逕自步入七瀨家門廊,經過反常地暗著燈空無一人的浴室,在與廚房相連,此時正開著紙門迎著小巧庭院的客廳中看到預期中的人影。

  「遙(はる),我進來囉!」

  坐在矮桌前的人影並未回應,只是熟練地將手中細線繞過針頭幾圈,拉緊,而後湊近口唇,輕啟貝齒,俐落地咬斷線頭,這才抬眼迎上真琴眼尾下垂,溫和帶笑的眼睛。

  「縫好了。」

  「辛苦了呢,還好趕上了。」

  真琴走了過去,接過仍坐在桌邊的遙抬手遞過來的和式浴衣,浴衣內側方才遙咬斷線頭的地方縫線完美地消失在衣料接縫與簡單的條紋花樣中,從外頭完全看不出修補的痕跡。

  「好厲害……雖然早就知道了,不過每次都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啊……謝謝你,遙,不好意思還讓你幫我做這種事。」

  每年的夏日盛會--烏賊祭前夕,渚提議祭典當天全員都得穿上浴衣前往。這本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烏賊祭什麼得年年都在辦,問題出在前一天真琴從衣櫃裡找出浴衣時卻發現肩袖的地方脫了線,破了個小洞,雖不明顯,但若勉強穿過一個晚上祭典的時間,只怕破洞加大,之後就很難修補了。
  然而,真琴的母親直到昨晚仍為他的一對雙胞胎弟妹--蓮與蘭,趕製新夏的浴衣。真琴雖也不是不能自己補,但畢竟不是習慣這些針線細活的雙手,只怕補壞了反糟蹋了整件衣服,逐年抽拔的身高和日漸厚實的肩線也塞不進往年收藏的衣物裡。真琴本想著只能到了祭典會場再好好向大家陪罪,沒想到白天與遙聊天時不經意說溜了嘴,平日裡總怕麻煩的遙竟把這件破了口的浴衣硬要了去,因而才有了眼下的發展……雖然就算遙沒幫他補衣服,真琴本也打算過來接人的。

  「沒什麼,縫起來就是了。」

  不知是否因他的稱讚或感謝的言詞過於直接,遙看似漫不經心地別過視線,輕聲嘀咕。看著這個雖不坦率卻彆扭得可愛的小動作,真琴在喉嚨裡低聲輕笑,溫柔的笑意幾乎從下垂瞇起的眼尾溢出。

  「是是,不過還是謝謝你了,遙。」

  「……快點換上吧,祭典快開始了。」

  「也是呢,遙你也……哇啊等一下!不要直接在這裡換啊……」

  全然無視他阻止的聲音--或該說這類的喊聲也早已聽成習慣--遙拎起一邊自己的浴衣,起身走到一邊,蠻不在乎地脫去上衣和及膝短褲。

  算了這裡是他家……真琴這次真正無奈地在心裡嘆了口氣,背過身去也開始更衣--本來兩個大男孩也沒什麼好藏好躲的,但真琴還是覺得這樣看著他人換衣服是萬般不妥,更何況眼前的人是遙(雖然在各種方面而言遙在他眼前漫不經心地脫衣服根本是家常便飯)。
  熟練地在浴衣外繫上腰帶,真琴轉過身來,卻看見深色的布料自下方緩緩覆上遙肌理白皙的背部,雖然經過一個夏天的集訓多少有些曬黑了,卻仍無損這身乾淨的膚色勻稱如玉。
  遙的腳邊散著解開的腰帶,也許是腰帶綁得不順利反弄散了襟口,乾脆解開重新穿上。真琴走了過去,在遙拉緊衣衫準備彎身前拾起腰帶。

  「我來吧。」

  「嗯。」

  被撿走了腰帶的遙也不做異議,就這麼順其自然地背對著真琴將穿好的衣襟拉穩固定。真琴順平了手中細長的布料,輕巧地從前方環過遙的腰身,眉心不顯見地略略一緊--遙又瘦了,雖不明顯,但這束腰一圈圍過卻輕鬆地比往日多扯了些布料,即使心裡知道這小小的消瘦也許指是日前加緊練習的結果,遙的氣色也是健康輕爽並無病氣,他心底依舊泛出一絲近似疼痛的不捨與憐惜。
  遙很纖細,卻不瘦弱,真琴很清楚眼前人浴衣包覆下從肩頸到蝴蝶骨以致於腰際流水般優美流暢的線條,纖薄的肌理翳覆其上,緊實而修長有力,幾乎可以用精緻來形容。腦後乾淨清爽的髮梢下方平整的領口拉開後頸到第二節脊骨間肩頸白皙而毫無防備的纖細弧度,即使在毫無情調的日光燈下也顯得淫靡……
  真琴突然有些躊躇,對是否要讓這個也許只有他一個人看過的景致擠進祭典的人潮中感到猶豫。

  敏感地感受到身後人的遲疑,遙伸手摸過腰間恰到好處的緊束感,觸上腰後那雙翻了半個結卻像在想些什麼而有些遲緩的大手,側身輕喚:

  「真琴(まこと)?」

  「啊……沒什麼,抱歉我有些走神了……啊啊等一下!還沒好啊不可以轉過來……」

  來不及了。
  不理會真琴慌亂阻止的聲音,遙逕自轉過身來,卻牽動尚扯在真琴手上的腰帶尾端,連帶拉扯繫在腰間的部分,遙身子一晃,失了平衡,斜著肩膀就往真琴的方向倒去。

  「小心!」

  雖然及時穩住了遙摔入自己胸膛的身體,突如其來的衝力還是讓真琴腳步一拌,連帶護在他臂彎中的遙就這麼仰面摔在地上。

  「好痛……」

  「真琴!」

  「嗯……我不要緊,遙沒……小心!」

  真琴突然抬手,以不容分說的強勢力道將遙的頭按入懷中,另一手則像護著什麼似地擋在上方。被悶在真琴胸口的遙只聽見一聲輕微的碰撞,以及同時響起的真琴胸中的悶哼,似乎有什麼硬物掉落地面,而後遙才明顯感覺到一陣濕潤的涼意自肩上逐漸暈開。

  「還好吧?沒受傷吧,遙。」

  鬆了手的真琴第一件事就是扶起遙伏趴在自己胸前的上身,目光快速而謹慎地巡過一圈,這才鬆了口氣。

  「還好沒事呢。」

  「嗯……真琴呢?」

  也許是兩人跌倒時也連帶撞到了一旁的客廳矮桌,原本放在桌上的水杯就這麼掉了下來,摔在真琴方才護在遙上方的手臂上,滾入桌下的陰影裡。
  看著遙不顯見卻仍透著一絲擔憂的澄澈眼神,真琴漾開與平日無異的溫柔微笑。

  「我不要緊,雖然好像被杯子砸到手了,不過沒有很痛,比起這個……」

  順著真琴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膀,遙這才發現自己浴衣右肩到背上的部分濕了一塊--那個掉下來的杯子裡原本還盛著半杯水--同樣真琴的左肩到到胸口也濕了一片。

  「看來得先換下來晾乾了,只是和渚他們約定的時間……」

  「那就換回來吧。」

  遙非常乾脆地起身,順手扯掉仍惹禍的腰帶,脫去浴衣後,拾起散在地上的衣物套回身上。

  「咦?遙,可是這樣……」

  「再不快點真的會遲到喔。」

  「……好。」

  似乎讀懂了些什麼,真琴會心一笑,彎身撿起放置在榻榻米上的上衣,而後輕輕抽開腰帶……



  遙看著晾在曬衣桿上的兩件浴衣隨風輕揚,略略偏頭,抬起視線看向身旁好友熟悉卻日漸成熟、不知不覺間逐漸轉變為「男人」的溫和側臉,雖是這麼說,但真琴眉眼以至於頰邊穩重的輪廓仍留有幾許少年的稚氣和坦率,就像現在這個帶著些許歉疚卻舒坦自然的笑。

  「結果還是沒辦法一起穿浴衣去啊……等會兒得好好跟渚他們道歉呢。」

  遙沒有答話,只是抬眼看著真琴似乎放下了什麼的坦然笑臉,再轉回視線看了看眼前高高晾起的浴衣,任微風摩娑頰畔,輕輕拂過他柔軟的深色髮絲。搖不自覺放柔了眼神,如水一般。
  他不是不知道真琴為自己拉上腰帶時幾秒間的猶豫是什麼,但他同樣知道真琴的個性也是如玉溫順,無法將那些未成形的任性想法真正化作言語或行動,雖然遙自己並不是很在意,但眼下兩人陰錯陽差地弄濕了衣服,順著這個意外由自己開口解決了真琴的遲疑,也沒什麼不好。
  當然,遙並沒有意識到,在他心底某處也不是這麼樂意讓真琴穿著浴衣、毫無防備的放鬆模樣輕易走入人群中的。
  似乎有什麼細微的東西在胸口騷動,遙像是無意間隨興想起,同平常一般漫無目的地看著前方,隨口問道:

  「真琴祭典結束後要去哪裡?」

  「應該會直接回家吧,如果爸媽有帶蘭和蓮去玩的話可能會玩得很瘋,那樣的話可能就得回家哄他們睡覺……怎麼了嗎?」

  「……真琴的浴衣還在這裡。」

  真琴有些訝異地睜大了眼轉頭望向身旁的遙,卻看見遙只是像平常一樣一臉無所謂地淡淡看著前方的側臉,也許只是錯覺,遙白皙的臉頰旁隨著微風輕輕揚起的髮梢下方,形狀姣好的耳廓似乎正透著微微的粉色。

  「也是呢。」

  真琴會心一笑,朝身旁的遙輕伸出手,略略下垂的溫柔眼角溢著坦然的幸福與溫暖。

  「那麼,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遙。」



---------------------------------------------------------------------------------------------------

[迷你番外] 途中

  兩人併肩走在前往祭典的路上,真琴突然想起一事,雖然心知這問題的答案十之八九早在意料之中,但畢竟剛才換衣服時他並未留心──又或者是平常看得太多早已習慣成麻痺……真琴歪著頭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姑且一問。

  「遙那個……你現在也是把泳褲穿在裡面嗎?」

  「當然啊!有什麼問題嗎?」

  「不……什麼都沒有。」

  居然回答的這麼豪不猶豫……
  真琴對早已對遙異於他人的行徑習以為常卻仍期待他多少保有些一般認知的自己感到可笑,難得地無視遙眨著眼投來疑惑的視線,無奈地嘆了口氣,像隻喪氣的大型犬垂著肩,心想待會不論如何都不能讓遙靠近撈金魚的攤位半步……




----------------------------------------------------------------------------------------------------



[廢言]

嗨嗨~~許久不見以及第一次見!!我是盒子(宮月朔)^^
結果我還是寫出來了啊.......有CP的BL文(這種程度的算嗎??XD)
基本上雖然什麼重點也沒寫到(咦?)但也算破戒了所以以後也就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啦~~WW((誒!!XD
不過......果然我的第一篇BL文就這麼獻給了珍餚(X)真遙(O)這對閃死人不償命的老夫老妻啊也算死而無憾了WWWW((咦咦!?

話說回來這篇是日前等09出來前重看08時看到09PV後突然想到的........
(呃........好啦我知道我腿超多的人家現在09都播完不知道幾天了QwQ)
至於為什麼嘛~~當然是因為難得一個夏日祭典就是要等著看真琴和遙穿浴衣放閃啊!!!!
尤其是遙那個纖腰!!!那個纖腰啊啊!!!!!((很重要所以要說兩次XD
結果09PV裡看起來渚和怜都穿著浴衣來了然後遙和真琴居然是這個樣子.........

[Free!]09pv截圖1  

 

和這個樣子.................

[Free!]09pv截圖2  

 

等一下啊!!!!!為什麼是一般的便服!!!!!說好的浴衣呢?????((誰跟你說好XD

人家想看的是這個樣子
[Free!]05截圖2  


和這個樣子
[Free!]05截圖3  

的真琴啊~~~~(太太冷靜!!XD)
人家渚和怜都好好的穿了浴衣出現啊你們這對學長組(X)夫妻檔(O)為什麼沒穿浴衣啊!!!!
你們到底在家裡做了什麼所以浴衣穿不出來啊!!!!!


大致上就是這樣(冷靜下來了喝口茶WW)
然後就出現這篇純粹是腦補與妄想的產物惹希望喜愛真遙和Free!的大家不嫌棄WWWWW
可以的話也請留言告訴我一點感想或鼓勵或純粹吶喊真遙大好吧~~XD

最後依照慣例(?)附上盒子(朔)我的噗浪>> http://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現正揪團假真琴中~~他老婆是遙很好很OK的我不介意((啥??XD
歡迎拍打餵食聊天賣萌一起廚WWWW

那麼.........沒有意外的話(?)我們下一篇文再見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