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又是一陣你來我往,雙方皆互不相讓--雖然後來將軍形容是兩邊互不相讓的在放水--到了最終回時兩人的生命值恰巧都剩兩滴血。

 此時將軍和艾伯連同平日懶洋洋的人偶都站起身來。將軍臉上詭異的笑意看得他背後一陣涼颼颼的,人偶關愛卻別有深意的微笑也不遑多讓……這些人笑得這麼可怕是還要不要人贏啊?就不怕他手軟爆空骰嗎……

而後他注意到艾伯的眼神,因著貓耳女孩的能力,前幾回已經在場邊被處理掉的眼鏡騎士清秀的眉間連打了二三十個結,機警的眼神拚命向他傳地訊息:

意思是,他這回合要是不好好收拾,回家他就等著被大夥「收拾」。

他看著手中的牌組,沒有防禦,但劍的數字已符合他發動百閃的條件,也有移動卡保證他能取得先機。

他在心中向那女孩說抱歉,心想等會兒結束再去好好地賠不是。而後丟出手卡、發動百閃,帥氣的擲出整整兩排的攻擊骰……

 

「笨!學長,不可以……

 

艾伯的話尾還沒喊完,他就感到反彈的劍勢撲天蓋地的朝自己捲來,刀光劍影間,他看見女孩黠慧中帶著歉意的笑,還有那帶著害羞的開心眼神……

 

因著被反彈的攻擊,他輸得很乾脆。

 

回到場下,大小姐光著腳朝他跑來,他順勢抱起這個有時霸道有時撒嬌的人偶,笑了起來:

 

「大小姐,抱歉……

「沒關係,弗雷,為愛犧牲是很偉大的!」

「啥……」大小姐妳這是在說什麼啊?

 

沒等他反應過來,大小姐便掙脫他的懷抱,蹦蹦跳跳地拉著貝姐同隔壁大笑姐咬耳朵去了。

 

一旁的艾伯沒忍住氣,一個箭步衝上來扯住他領口:「學長你是笨蛋嗎?我這麼用力的暗示你了你看不懂嗎?」

 「呃……應該是有看懂啊。你的意思是,要是不能果斷解決,回家會被那群吃飽撐著的傢伙閒話加八卦取笑到死……所以我很認真的爆骰了啊!只是沒想到對方的能力……

 「就是這個!」

 「啥?」怎麼又一個他聽不懂的。

 我剛剛在場邊就因為你的攻擊被反彈而受到波及,才把所剩的那一滴血掉了。艾茵的能力可以將自身受到的傷害反彈二分之一給對手。剛才你們兩個的生命值都剩兩點,而你擲出八點的有效攻擊投,雖然對艾茵所造成的實際傷害是兩點,但就攻擊點數來說,反彈給你的力道是八的二分之一。再加上艾茵的能力是先反彈後防禦,所以你就輸了……學長你有沒有在聽啊!」

 

「艾茵?」
心不在焉的弗雷完全聽錯重點。
「就是剛剛那個貓耳女孩的名字,隔壁大小姐通常喊她『艾喵』或『貓咪』。」
「喔……」真是好聽的名字。
很可愛,很適合那個可愛的女孩。
學長真的沒救了……艾伯邊想邊揉了揉發痠的眉心。
「總之,學長你加油吧!大小姐已經認定你剛剛那是為愛犧牲的殉情精神,加上今天將軍也在,我想現在應該所有隊員都知道了吧!」
弗雷一聽一口氣差點沒嗆進腦子裡。
「什麼殉……咳!不是……喂!」他的清白還沒關係,可是貓耳女孩……不對,是艾茵的清白要怎麼辦啊!

 

「殉情啊!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追人家,弗雷你也太熱情了吧!」
忽地一條強健有力的臂膀搭到肩上,筋肉結實的線條讓弗雷不用看也知道是誰。即使如此,突如其來的重量還是讓弗雷小小地嚇了一跳。
「咳…………阿貝爾!不是啦!什麼殉情什麼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話說回來,你們不是去打夢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將軍叫我們來的啊!」
「將軍?」
「我們完成任務後就收到將軍的死靈傳來的訊息,說這邊有好戲看,叫我們快點過來。」
另一個聲音響起,弗雷一轉頭,看見黑王子冷著一張臉,輕輕拂去衣角因方才同眾人擠在樹叢間沾上的灰塵。
弗雷在心裡哀嘆……將軍啊,死靈不是這樣用的好嗎?
不過比起將軍的死靈,現在似乎有個更值得關心的問題。
「你們都來了,所以還有誰?該不會……
「全來了喔!」
阿貝爾朝他豎起大拇指,陽剛的俊臉上大大地咧開一個燦爛千陽的笑。
「不會吧……」饒了他吧!

 

「你也知道將軍中盤就下場閒得發慌啊!而且今天似乎因為大小姐的失誤沒有讓將軍好好發揮,大小姐就順著將軍的意,把所有人都召喚過來了。」
眼角浮現一抹紫紅色,弗雷心中一緊,帶著小小的期待轉頭一看,卻是自己家的沙悟淨利恩。
阿貝爾搭在他肩上的手往前一送,將他推向那群笑容異常溫暖的夥伴們。
 

「來吧!情聖弗雷,好好告訴我們你殺身成仁、犧牲殉情的英勇事蹟吧!」

 

不要啊!什麼情聖的什麼殉情……
他還是當大家的閃哥就好了,閃哥啊!

 

一旁小腰精傑多硬是落井下石再補一槍,附贈二十記王子瞪死人的眼神死光:

 

「閃哥總算不辱其名開始放閃了呢!現在只剩王子要加油囉!」

 王子啊!這不是人話的話不是我說的啊!你要瞪也該去瞪阿貝爾吧!

  

弗雷做為貓奴--因為貓而被大家奴役--的試煉生活才正要開始。

 

------------------------------------------------------------------------------------------------------

小花絮A@青髮人偶家的暗房
伯恩哈德:(情緒低落)「你們家大小姐什麼時候才要喚我出去?」
布勞:(別開眼神)「大概快了吧……小姐好像還差四等才能進暗房,哈哈……」

其實布勞心裡想的是:

「今天這樣我看大小姐永遠不會來喊你出去了……」

 

小花絮B@少女(?)的茶會
貝琳達:(拎起青髮人偶)「這次的友誼賽本來不是隔壁大小姐想見見我這個女將軍嗎?結果我今天兩回就下場,現在焦點全在閃光小子那兒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這沒胸也沒腦的人偶!」
大小姐:(短手短腳努力亂揮)「貝琳達你這是霸凌啦!怎麼可以欺負弱小!」

此時隔壁家大小姐啜了口茶,涼涼地說:「不過這件事我們家艾喵可能也要負一點責任。」
紫紅色長髮上的貓耳輕輕抽動一下。
一旁雪莉也不饒人,故意重重嘆了口氣:「就是啊,雖然有人不長眼被我兩回掰掉是我下手太重了點,可是後來在場上跟人家你儂我儂、纏綿十八回的可是艾喵啊!喔,我剛剛說『纏綿』嗎?唉呀是『纏鬥』啦,我說錯了~」
纏、纏綿十八回……
少女的小臉幾乎要和她的頭髮漲成同一個顏色了。

貝琳達:(額爆青筋嘴角抽蓄)「小姑娘你說誰不長眼啊?想不想我送妳回冰冷又黑暗的土裡啊?」
雪莉:「不長眼就不長眼啊~我可沒說是誰。」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冷靜點,就是茶喝不夠才這麼火爆啦!」
性格溫順的瑪格莉特連忙隔開兩人,在每個人的茶杯裡斟滿薄荷茶。
「不過真想不到,這下弗雷那傢伙也找到春天啦!回去可得好好恭喜他才行,不過在那之前可能得先好好安慰他一下,他現在一定被那群大男生玩弄得很慘……小艾茵你的耳朵怎麼了,一跳一跳的?」

「沒、才沒有!我只是……」
貓耳少女緋紅著臉慌忙地搖著手,卻不知道是該遮臉頰還是該遮耳朵,最後連忙抄起茶杯、湊到唇邊灌了兩口。
「我只是覺得薄荷茶很香而已……」

「哦~」眾人默契極佳的發出了然的回應,少女們的茶會持續進行著。
然除了貓耳姑娘以外,所有人心中都想著同一件事……

『艾茵妹妹原來你是用耳朵在聞味道的啊!』

 

(完)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