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閃光,但應該還不到需要配戴太陽眼鏡的程度...)

結果第一篇文居然是UL突發XD
說好的Xmen呢!!    ( ‵□′)───C<─___-)|||

這是前些日子和隔壁家大小姐對戰時發生的插曲,
結果當下兩個人偶的萌天線就豎得比101大樓還要高,
然後突發文就出現了XD

基本上官配都還是存在的(喔這個很重要啊!!)
不過主對是私家配對,可能就冷門了點......
(豈止一點,簡直冷門到北極熊的故鄉去了="=)
即使如此,咱還是會努力把他們寫得很甜很閃很搞笑的XD
(再怎麼說都是閃閃的故是嗎~怎能不閃!!)

以上.

正片開始,請盡情享用~

 

-------------------------------------------------------------------

 

弗雷德里西很困擾。
非常困擾。

那天以後他就不得安寧。
終、日,不得安寧。
真不知道他究竟招誰惹誰了,要每天承受那些意為深長的目光和竊笑。
大小姐就算了,你們一群大男人可以不要也八卦成這樣嗎?

好吧,其實他是知道原因的。
那一次,大小姐打著認識新朋友的名義,帶著他和將軍及眼鏡學弟和隔壁大小姐打了場友誼戰。想不到就是這場友誼戰,讓他從此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說是萬劫不復好像又有點太超過了。
不過,那就是場對戰嘛!
很普通的一場對戰啊!
普通到沒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值得大小姐現在每次看到他就露出溫柔又曖昧的微笑、關愛地問他隔壁家艾茵喵喵今天好不好……

隔壁家喵喵好不好要問隔壁家大小姐啊,為什麼問他!

又或者一行人組隊出任務時,在樹叢裡看到路過的野貓,隊友們一定停下腳步,把貓咪抱到他面前,三分真情七分竊笑地問他:「弗雷你看,很可愛吧!」
前兩天馬庫斯鐵著一張假面遞給他一個時下流行的貓耳扮裝道具時他真的差點沒崩潰。好死不死,那貓耳道具還是紫紅色的。喔好吧,他承認那顏色很柔和、很順眼,用大小姐的語彙就是「很萌」;他也承認每天早上在房間裡看到這對毛茸茸的耳朵時會小小地心動一下,可是……

可是什麼?沒有可是!

隔壁家艾喵今天很好,路邊的野貓也很可愛,但你們這群人很煩好不好!

不過就是場對戰、很普通的對戰好嗎?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足以讓他贏得所有人過分「關愛」的眼光啊!

呃……是有發生一些事,吧?

那時艾伯身負重傷,掛著和阿奇大叔英勇搏鬥所殘留的最後一滴血退居後線;與被隔壁家雪莉兇殘地兩槍噴掉的將軍換手時,難得地聽見平日帥氣中帶著狠勁的女將軍不滿地嘀咕:「那個雪莉一直割腕又不是滿血,眼鏡小子留下的防禦又這麼低,派我上去幹嘛……那人偶不長胸就算了,連腦子都不長……」

那、那他還是先不要告訴將軍,其實剛剛兩個人偶在場下完全聊開,大小姐根本沒發現對方雪莉生命值一直在變少……

頂著背後將軍陰冷的怨氣,他刀槍並用地送割腕姑娘回場邊休息。
一切回到原點,畢竟大小姐不會再派只剩一滴血的艾伯上場送死,這場對戰到了這裡形同一對一的殊死對絕,而在他眼前出現的,是對戰最初僅驚鴻一現的紫紅色少女。
紫紅色長髮的貓耳少女。
即使他不想承認,但似乎連在場邊休息的艾伯和將軍都注意到他心臟漏跳了一拍。

然後他就這麼鬼使神差地把手邊最大顆的星星雙手奉上,給了貓耳女孩。
而後幾個回合,貓耳女孩發動一顆心連續攻擊,直電得他胸口小鹿亂撞……
不對,是心慌意亂。
……這麼說好像也不太對?
總之就是那樣啦!
弗雷老實的腦袋裡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形容當下的感受,畢竟在刀光劍影的沙場上誰有那個閒情逸致詩情畫意、風花雪月?
唉,那個笨蛋好像就是他?
雖然事後他矢口否認,但大小姐一口咬定,還附贈一個慈祥又曖昧的微笑,直看得他頭皮發麻。

雖然當下他的確是心慌慌,但再怎麼樣他也是隊上的主力,在大小姐把他當福星之後表現也都穩穩當當的。因此,就算他脆弱的小心肝一直不安分地亂蹦亂跳,他還是好好地守住了最後一道防線。
所幸貓耳女孩攻擊時並不像先前的雪莉那般兇狠,通常就是一點兩點這樣小小的痛一下。這種程度的傷害很快就可以在回合間休息補充回來,並無傷大雅。
然而自己的攻勢好像也是半斤八兩。
哎呀,對方畢竟是女孩子嘛!出手太重也不好,否則他這萬年好人的牌子豈不要卸下來結束營業了。

當下他確實是這麼想的,不料這麼深思熟慮卻成為日後隊友們茶餘飯後的笑柄。
但這不公平啊!平常艾伯對女孩子放水也沒這樣受大家恥笑……唉,是「特別禮遇」,這群沒心沒肺的傢伙到底什麼時候良心發現開始這麼厚愛他了?
雖然他不否認,他的確覺得貓耳女孩很可愛,可愛到他會分心掉牌、爛骰連連、怕打傷了對方會痛、出手重了就不能再多看一回合……

雖然自家不是沒有女孩子,但將軍的氣場比家中任何一個男人都來得威猛;短髮俏姐兒瑪格莉特又成天陪著還沒長大的庫勒尼西孵娃娃魚,在他眼中與其說是姐姐,更像是位母親。
因此,弗雷並沒有和一般定義的「少女」相處的經驗--雖然在對戰場上相遇算不算「相處」可能得見仁見智。
眼前的女孩雖然頂著對貓耳,但就是位普通的少女。
普通,卻又意外可愛的少女。

艾伯說對戰進入尾盤時他的臉很紅,異常的紅,像前些日子傑多溜到後山農場「借」回來的熟成草莓那樣紅通通的。艾伯說著,他感到自己的耳根熱了起來--就像他對戰分心亂想時那樣燒騰騰的熱。

不!他才沒想那些五四三的!
他可是弗雷德里西耶!認真老實的閃哥弗雷德里西耶!

對戰回數開始倒數,貓耳女孩攻擊前,隔壁大小姐突然拉過自家青色頭髮的人偶,附在耳邊難掩興奮地說:「我偷偷覺得他倆感情蠻好的。」聽得他心裡閃過一絲喜孜孜的甜,轉眼一瞥,卻看見貓耳女孩通紅著臉,粉嫩的臉頰輕輕地股了起來,有些羞、有些腦、映著她紫紅色的長髮……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

不對,生氣?
那女孩生氣了?

剛剛泛起的甜意瞬間被丟進冷凍庫裡,他像是被丟進冰封的湖中手腳冰冷,心跳比剛才微熱的躁動更加瘋狂慌亂。
為什麼?
冷靜點,還在戰鬥中啊!
就這麼一晃神,手中的防禦卡片換成一顆顆不具效力的空骰,他重重的中了女孩精準的一槍,存有的血量大量流失。

女孩似乎也被這重重的一擊嚇了一跳,小巧的臉蛋瞬間刷白。不忍看那女孩眼中的擔憂和歉疚,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揮手示意自己並不要緊,女孩才放下眼中的慌亂,粉嫩的雙頰逐漸恢復血色。

是櫻花的顏色。

這女孩,真的……
很可愛。

 

(未完帶續)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