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然我們去看《悲慘世界》?Mike偏著頭問道

        眼前的男人卻只是盯著桌上的文件,低聲說道:「沒有我們要看的時段

        Mike嘆了口氣,只得又滑起手機螢幕。

 

        事情是這樣的,Harvey先前接了一個很大的案子,大到半個事務所都忙了一個星期,Mike自然眼皮也沒闔上幾個小時,好不容易拍板定案,又為公司撈了個天價利潤,他們決定看場電影休息一下。

        Mike很開心,因為他們很久沒約會了,縱使Harvey死都不承認這叫作約會。

 

        「那《亞果出任務》?

        「不錯Harvey終於把抬起頭,微笑看著兩眼發光的小助理,「不過總沒有特別想看

        ……好吧。Mike點點頭,也知道想不想看這事兒沒什麼道理,少年Pi》?

        「老虎和印度少年漂流記,不要。

        《戀.慕》?

        「步調很慢,折磨。

        「也是,應該來看個輕鬆點的……《傑克與巨人戰記》?」

        「童話改編的那個?不要。」Harvey搖了搖頭。

        ……《奧茲大帝》?

        「不也是童話嗎Harvey了笑「就說你是小孩子

        「那你就是戀童癖了,大律師,MikeHarvey扮了個鬼臉「你什麼都不要,怎麼選啊?

        「再多出幾個點子啊,小助理?

        「什麼……隨便你啦!我們去看這個,《殭屍哪有這麼帥》好了!

        Harvey真心覺得,還好他嘴裡沒含口咖啡,否則一定當場噴出來,這對他的形象(還有地毯和西裝)的傷害太大了,不成不成。

 

        「算了,」Harvey把筆轉了又轉,笑得一派優雅,「叫你想個點子,半天都沒個像樣的。」

        「是誰的問題……」Mike才剛說話,就被Harvey打斷。

        「我提議《派特的幸福劇本》,怎樣?」

        「最佳劇本獎!我沒想到Harvey你這麼浪漫!」  Mike笑得好不開心。

        「你想要的話,我可以一整個週末都『浪漫』給你看。」

        「這就……」

        「就決定是這部了?」Harvey語氣不容辯駁,還低下頭把目光調回資料上,「那就趕快去訂票,到時看不到就別……」

        「……我看過了耶。」

        「……什麼?」

        「呃、我說,我看過了……《派特的幸福劇本》。」

        「再說一次?」Harvey放下筆,緩緩地站了起來。

        「我、我看過……」Mike往後退了幾步,眼神開始左飄右晃。

        「你看過了?」Harvey停下腳步,就在距離Mike兩步遠。

        「對……我看過了,但是Harvey你先別想太多,我我我只是因為有人請我看我才去的,絕對不是約會之類的你知道……」

        Harvey臉上的笑容愈來愈深,Mike卻只感到一陣寒冷,糟糕,他鐵定又說錯什麼話了,到底是什麼?Mike那素來聰明的腦袋左拐右彎,此刻卻跟凝固的奶酪一樣濃稠,動都動不了。

        直到Harvey低低出聲。

        「──有人請你去看電影?」

        「對、對啊!還有巧克力爆米花和大杯的可樂!Harvey你每一次都說那是垃圾食物阻止我買,我終於有機會當然要答應……」Mike說到後面愈來愈小聲,因為他看見Harvey笑得連眼角都浮出細紋了。

 

        通常Harvey會對他露出這種燦爛至極又陰險無比的笑容只有兩種情況:一、Mike又做了蠢事;二、Mike說了什麼蠢話。

        這次Mike覺得他一定同時滿足兩樣條件,因為Harvey的表情──喔喔喔那個表情一點都不好,再怎麼有魅力都不好,因為這代表等一下他一定會加倍悽慘,不不不這下子死了死了死了!!!

 

        Harvey,你先冷靜聽我說……」

        「誰?」

        「事情絕對不是……什麼?」

        「我說,『誰』帶你去看電影的?」

        Mike還來不及應聲,就被Harvey輕推了一下,緊張之餘一個不穩,跌坐到身後的沙發上,他倒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腦袋清楚一點。

        Harvey,那個這個我我我……」

        「誰呢?」Harvey身,一手搭上Mike肩膀後方的沙發椅背,一手輕輕撫過那白皙的頸子,滿足地看見Mike吞了口口水。

        Harvey……你你你──」Mike聽見自己混亂的語氣,他很清楚Harvey的打算,清楚到不行,而且此刻他完全在對方籠罩之下(位置上和氣勢上都是) ,連話都說不完整。

        「親愛的Mike,」Harvey修長的手指從領子滑過,俐落地挑開領帶,輕鬆一扯,就把那廉價絲綢做的藍色布料扔到一旁去。

        Mike感覺自己倏地加快的心跳,抽緊的呼氣,他知道自己現在一定從頸子紅到臉頰,連眼神都有點怔愣。

        對,就是一副「進入預備狀態」的樣子。

        不對──他是要來討論週末的電影的──Mike的腦袋內一個聲音瘋狂叫囂──不可以讓事態這樣發展,一定要想辦法阻止Harvey,縱使他歷來的記錄是N敗零勝,但但但有試有機會,有渺茫的機會……

 

        Harvey,那個,我想我們還是要討論一下,關於電影、呃不、關於晚餐好了……」

        Mike。」冷然的語調。

        「是的!」Mike發現自己的聲音和動作一樣僵硬。

        「告訴我,『誰』帶你去看電影的?」一隻手按上Mike的背心。

        「呃……」

        「不要告訴我是Trevor。」

        「不是……噢!」耳朵被咬了一下,Mike全身猛地繃緊,「就跟你說我把他送到蒙大拿了……」

        「那是誰呢?Mike,」Harvey輕輕說道,故意往Mike的耳裡吹氣,在看見那漂亮的耳朵倏地紅透時,忍不住勾起嘴角,「我記得你沒有什麼朋友?」

        「真是對不起唷!」Mike嘟起嘴巴。

        「該不會是Tom Keller吧?」

        「……什麼?」

 

        Harvey自己也不太相信剛說出口的話,那位年紀輕輕的遊戲軟體CEOTom Keller,從上回把Mike拐去吸大麻後就對Mike頻頻示好,雖然只是朋友的程度,而且總比Trevor那種爛人好上千百倍,Harvey也清楚這樣一個友人對Mike的影響利多於弊,不過──總是讓他不太開心。

 

        「呃、不是,雖然他有邀請過我……」

        「他有邀請過你?」

        「呃──」Mike知道他又說錯話了,見鬼了,跟(一個正在脫他衣服的)Harvey講話比上法庭辯論還難,「他只是邀請,我沒有答應、Harvey──!」

        Mike的聲調倏地拔高,因為他感覺到Harvey輕手輕腳地打開了他的襯衫釦子,手指順著鎖骨摸下去。

        相較於Mike緊張的神色,Harvey倒是冷靜地很。

        「也不是Tom Keller?」Harvey的聲音帶著笑意,然後戲弄的吻就落到Mike的耳骨,「……那麼是誰呢?把你約了出去?」

        Mike又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衡量目前的狀況:Harvey一手搭在他腰上,另一手勾著襯衫前襟,九成九等會兒就會把他剝光 (根據經驗) 拆吃入腹(同理可證) ,但是說出實話說不定只是更糟糕。

        對的,糟糕斃了。

        說出那個把自己拉進電影院的人穿著一身設計師品牌西裝,燦爛的笑容堪比加州陽光,平時最喜歡拿頂帽子把玩,職業就是瞞天過海行騙天下,偶爾為了(工作)需要還得Cosplay,在FBI時不時惹些麻煩的都市傳奇──Neal Caffrey──怎麼想都不覺得Harvey聽見會開心。

        雖然Neal Caffrey只是他的「哥哥」。

        (有血緣關係的那種,不是半路認來的。)

        對,有個兄弟或許沒啥稀奇,Mike很清楚這點,因為Harvey自己就是位稱職的兄長,但Mike深深覺得(或者理解),敢是告訴Harvey這事兒,一定沒完沒了沒完沒了沒──完──沒──了。

        到時後日子難過他找誰哭啊?

       

        Mike?」看見自家助理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Harvey直是想笑。

        不過他當然沒有表現出來。

        憑他多年訓練出來的自制力,怎麼可能外顯情緒,還是這種時候?

        所以他只是彎了身子,輕鬆地解開了Mike的襯衫,聽見對方猛地抽氣聲,就把嘴巴湊近那泛紅的耳朵。

        Mike的身子倏地繃緊,「HarHarvey?」

        Mike,讓我告訴你……」Harvey一邊說著話,一邊輕咬著Mike的耳朵。

        「什、什麼?」Mike根本無法專心,他一邊被耳朵邊的低沉嗓音擾得心臟狂跳,一邊緊張地看向門外,深怕就是有誰(該死地)經過。

        不過他只看見緩緩拉起的……百葉窗簾?

 

        FUCK

        Donna

 

        Mike……」Harvey低喚了聲。

        「……yes?」Mike回答得巍巍顫顫,縱使他根本想大叫救命,但現下這狀況根本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叫Donna沒人理啊,「Harvey──呃、什麼?」

        HarveyMike的頸子離開,然後給了一個好看的笑容。

 

 

        「親愛的Mike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之後Mike用身體瞭解了什麼叫做「抗拒從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