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is for Hickey (Harvey's hickey, actually)

 

        Harvey喜歡在Mike身上留下吻痕

        細密的、青紫的、帶有齒印的。

 

        一開始他喜歡將吻痕留在Mike胸口附近因為那兒靠近心臟總感覺那或緊蹙或平緩的心跳會順著雙唇傳來還有那情事後偏高的體溫

 

        後來,他喜歡上把吻痕留在Mike肩胛骨那傳說中會生出翅膀的位置再一路吻到背心和後腰

        因為Mike會發出清脆的笑聲一邊叫著「好癢」, 一邊翻過身來,攬緊他的脖子,奉上自己的嘴唇。

 

        再後來,他喜歡將吻痕留在Mike的鎖骨周遭,還有肩膀,然後在Mike喘息著側過頭的時候,吻上頸子下緣柔軟的地方。

        因為他知道Mike的那理特別敏感。

        也因為Mike總會在鏡子前面把領帶左扯右拉,癟著嘴皺緊眉頭,試圖遮住所有的痕跡。

 

        最近,Harvey愛上把吻痕留在其他地方。

        他愛上把吻痕留在Mike柔軟的頸子上,就在耳朵下方一點。

        他愛上把吻痕留在喉結附近,那微微的隆起。

        因為這麼做,Mike會緊張地抽氣。

        因為這麼做,Mike會瞬間淚眼汪汪。

        因為這麼做,Mike會被迫揚起頭,讓Harvey更輕易往下侵略。

 

        但最大原因是,

        他愛死了Mike被同事指出吻痕的時候,那迅速緋紅的臉蛋窘迫又緊張樣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