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人員來來去去,拉起的封鎖線外幾個探員忙著交談,現場氣氛嚴肅低迷,連燦爛的陽光都沒讓人感到溫暖些。

    被擊昏的Wallace Williams很快就醒了,看來Mike並沒有打重他的要害,為此Mike鬆了一口氣,Neal卻直嘆可惜。

    不過Neal眼前還有更要緊得事得處理。

    Neal--」

    「呃--」深邃的藍眼睛轉了又轉,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嘿嘿。」

    「不要給我『嘿嘿』!」Peter努力裝出嚴厲的樣子,卻還是掩不住擔心,「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到底在做什麼?你知道這樣很--」

    「很危險!我知道啦……但是救人不能等啊!」

    「你當你是路邊遇到搶劫那種小事嗎?那是個FBI追查的對象--」眼見Neal又打算開始裝傻,Peter壓低了聲音,「Neal,你跟那個Mike是什麼關係?」

    「呃、呃……反正我不是他爸爸。」認真的語調。

    Neal--」

    「呃--」

 

    「先生,您還不可以起來!」

    正當Neal想盡辦法試圖擺脫Peter的追問,不遠處的救護車旁的擔架傳來騷動,Wallace Williams正緩緩的坐起身子,一臉猙獰。

    負傷的野獸一臉邪惡--Neal不禁如此作想,同時不自決往那個方向狠瞪了一眼,他非常樂意出手讓那個傢伙永遠沉睡。

    Peter皺著眉看著Neal,那樣充滿忿恨、願意犧牲一切以得報復的表情他只看過一次,就是Neal對付殺害Kate的兇手的時候。

    那個Mike究竟是他的什麼人呢?

 

    「先生……」Wallace又再一次想起身,醫護人員趕忙將他推回去,他又執意起身,用力到全身發抖。

    Neal皺了皺眉頭,就往擔架那邊走去。

    Neal……!」Peter舉起手卻沒能阻止他,只得跟著走過去。

    「你們扳不倒我的……」Wallace已經坐直,不顧醫護人員的反對下了擔架。

    「你到底想怎麼樣?」Neal一步向前,聲音是前所未有的衝動,要不是Peter拉住他,他可早就撲到Wallace身上把他痛扁一頓。

    「你們扳不倒我的……」Wallace又說了一遍,這次他站直了身子,微微佝僂著背,聲音音喘氣帶點嘶啞,雙眼卻是閃著火焰,好似把自己都燃燒般熾熱,「不可能的,你們沒有證據,證據都已經被我銷毀了。」勾起嘴角。

    「那等你到FBI偵訊……」Peter趕忙出聲。

 

「我們可以的。」

顫抖的、清楚的、堅定的聲音。

   

    所有人一致轉向救護車,凝視著緩緩下車的人,Wallace更是不自覺地倒退。

    Mike從救護車後門下來,沒穿鞋子的雙腳輕輕放在地上,身上還裹著毛毯,臉色蒼白,額角繃帶滲著血,一雙眸子卻有說不出的氣勢。

    Mike……」Neal擔心地想要上前,卻被Peter拉住,一個眼色示意他別動。

    Mike就這樣緩緩走到Wallace面前,抬起頭,湛藍的雙眼沒有一絲畏懼。

 

    「你說可以?不可能!」一聲大吼,Wallace站穩腳步,以身勢威嚇對方,聲音滿是嘲弄,「剛剛我已經毀掉證據了。」

    「我們保留了一份。」Peter冷冷地說,卻在看到對方表情時眉頭一皺。

    「那根本什麼都不是,你們有的不過是……」

 

「假的檔案?我知道。」Mike清澈的聲音。

   

    Mike冷淡的聲音吸引,Wallace低下頭,表情嚴峻,Mike則是深深凝望對方一眼。

    他知道自己在發抖,心跳加速,手心冒汗,背不冷得打顫,腦袋也因為受傷而一陣暈眩,但他還是直直望著對方。

    溫暖的風吹起,他眨了眨眼,藍眸映著陽光澄澈透亮。

    請聽我這詩篇中的符咒,把我的話傳播給全世界的人,猶如從不滅的爐中吹出火花!

    如果我什麼不做,我會後悔一輩子。

 

    我不想後悔、不想留有遺憾、不想在有機會的時候宣告放棄!

    所以我要說出來!

 

    抿了抿唇,Mike又向前跨了一步,挺直背脊,清亮的眼眸望著對方。

    「你毀掉的那些光碟--」深手扯過Peter手中的裝著碎片的證物袋,一把扔到對方身上,「只是我在路上買的空白光碟片,根本沒有任何東西。」

    Wallace睜大雙眼。

    「至於FBI拿到的數據,沒錯,那是假的,」MikePeter以及眾人望了一眼,「那是個雙重加密檔案,我解開了。」

    Wallace瞬間刷白了臉,雙拳緊握,嘴唇顫抖,然後慢慢地轉為一個戲謔的笑容,從鼻子哼出一聲:「即使這樣又如何?你拿不到了、你們都拿不到的,沒有那東西你們不可能起訴我,是吧?跳級的法律天才?」

    Mike心底一緊,卻死竟握拳讓指甲掐進掌心裡頭,痛楚驅走猶豫,逼自己凝視著對方。

    「我們或許無法從那裡拿到了,但是,」深吸一口氣,語氣更加堅定,「所有的檔案,包括文件、數據,還有那些『影片』,我在你來之前就傳送一份到我的筆電、一份到桌電、還有一份到雲端硬碟了!所有的檔案!」

    Wallace待立在原地,不住地喘息,張大的嘴巴卻說不出話來,幾秒後突然漲紅了臉,整個人就要撲上Mike

    後方的醫護人員和探員連忙把他拉住,按回擔架上綁起來。

    Mike看著不住掙扎的那個人,微微垂下眼,深深吸了一口氣,站到他面前,拉長的影子遮蔽了對方的視線,現場人員無不緊張,就深怕有什麼意外。

    沒想到Mike僅是緩緩開口。

    「教授,」聲音聽上去有些哽咽,Mike感到浮上淚水眼角,「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稱呼您,」稍稍停頓,他深吸一口氣,雙眸緩緩閉上,睜開時淚水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點點光亮。

 

    「您曾經說過『你很聰明』--我現在很清楚、非常清楚『我很聰明』。」

 

    Wallace睜大雙眼,深吸一口氣彷彿要辯駁,卻又突然垂下肩膀,閉起眼睛,整個人被頹喪籠罩,好似屬於生命的光芒倏地消失,一瞬間老了幾十歲。

    醫護人員將他抬上救護車。

    Mike則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幕,清澈的雙眸一片空洞。

 

    直到救護車開遠了,Mike才發現自己滿身冷汗,雙膝打顫,一陣陣寒冷襲捲,被狠敲過的頭暈眩不已,視線一片昏暗,整個人軟了下來。

    在弟弟倒在地板上之前,Neal已經衝過去扶住他,一隻手攬過他的腰,另一手輕拍他的臉頰,掌心感到一陣濕潤。

    Mike……」

    「我做到了……」哽咽的聲音,Mike彷彿聽不到週遭似地,揪緊兄長的衣服喃喃自語,「我做到了……我不會再怕他了……」更多淚水滑落澄澈的眼眸。

    「對,你做得很好、很好……真不愧是我的弟弟。」Neal臉頰輕貼對方額頭,聲音低柔。

    Peter沒說些什麼,只是召來醫護人員,跟DianaJones吩咐了幾句,就請他們回去了,然後看著Neal浮著Mike上了救護車。

    「我跟著他去。」Neal說著,眼睛沒離開過Mike

    「你跟著去做什麼?」雖然知道Neal跟這位年輕人關係親近,卻還是忍不住問了。

    Neal沒有答腔,僅是傾身吻了吻Mike的額頭,幫助他躺好,就轉過來,一雙藍眸深深凝望Peter,許多複雜的情緒一閃而逝,Peter沉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率先踏進救護車,示意Neal也跟著上去。

    抵達醫院的之前,三個人都沒再多說一句。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