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目光回到手上的文件,發現螢光筆壓著的地方滲透了好幾張紙,他卻沒心情在意。Kyle的話語、Harvey奇怪的態度在他心頭縈繞不去,好似什麼東西輕輕嚙咬著頸子,沒有尖銳的刺痛卻讓人煩躁不已。
早晨的冰冷似乎又將他包圍起來,他一瞬間感到暈眩。

真的有這麼恐怖嗎?不就是個無償訴訟嗎?
Mike一手抓過放在前方的那疊資料,一面回想起前些時候在Harvey辦公室閱讀過的那些內容,畢竟才讀了最前面幾頁,他也只有個粗略的概念,不過以他所記得,也就是看過的所有內容,似乎沒什麼值得特別注意的--

Wallace T. Williams

「咦?」Mike翻動文件的手指驀地停住,一股異樣感襲來,他無法確切描述。一瞬間好似什麼東西勒緊喉嚨,指節就壓在鎖骨中間柔軟的部分,所有聲音都遭禁錮,只有不成調的音節混著被抽乾的空氣死命衝出,利刃滑過似的刺痛。

好熟悉。
好熟悉。
好熟悉。

念起來好熟悉的音節、看起來好熟悉的形狀、寫起來好熟悉的拼字。
卻沒有一絲溫柔或喜悅,反倒像是某個不該勘破的祕密意外被揭發,猛力撞擊腦中某個角落,Mike嘴裡一陣苦澀,文件上黑色字體陡地放大、又放大,直到遮滿視線--

「Mike、Mike?」

柔和的聲音響起,Mike猛地回神,往四周看了看,助理室的日光燈一陣刺眼,他抬頭發現Rachel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你還好嗎?你臉色很差呢。」
Mike望向已經自動待機的電腦螢幕,裡頭映出他慘白的臉,他抬手順順頭髮,才發現臉龐佈滿冷汗,甚至眼角都有些濕潤。
「Mike?」Rachel又喚了一聲,顯得更擔憂了。
「我、我沒事。」輕咳一聲。
「真的?」Rachel一臉不相信「要不要一杯水、或者咖啡之類的?」
Mike扯扯嘴角,露出自認為還不錯的笑容,「我沒事,謝謝你,Rachel,我真的沒事、真的。」
Rachel輕嘆一口氣,皺皺漂亮的眉毛,輕聲說道:「好吧。如果不舒服別忍著唷,我想Specter先生還沒無情到那個地步。」
「或許吧。」扯了個微笑,Mike對Rachel點頭以示感謝,然後看著她轉身,「等等、Rachel!」
「嗯?」
「你要到樓上去的話,可以幫我把這拿給Harvey嗎?」
Mike遞出一份資料夾,那是Harvey要求在十一點前弄好的Bernard的簡報,雖然才九點四十左右,不過他已經整理好了,Harvey或許會高興一下--或許不會。
「欠我一杯咖啡。」
「好。」
看著Rachel離去,Mike鬆了口氣,他不想在Rachel面前示弱,雖然Rachel除了擔心並不會有其他反應,但在曾經交往的對象面前承認自己一時站不起來還是很不好受。

他決定把那個無償訴訟先放一邊,優先處理手上其他資料,反正單只這樣也夠他忙上一陣子了,無償訴訟的資料並不太厚,一個多小時應該可以看完的。

靠近中午時,他就已經處理好幾份文件,心想何不來份難得準時的午餐,於是他抱起一箱整理好的文件,往Harvey的辦公室走去,一邊走還一邊惦記著那份無償訴訟,最後決定乾脆邊吃午餐邊看,如果在公園挑個陽光明媚的位置,或許就不會如此難受了。

「Harvey,你要的文件--」
「他去開會了。」Donna的聲音自後方傳來。
「噢、這樣啊……那我、」Mike還沒說完,Donna就點頭示意他自己進去。

Mike從辦公室走出來時,Donna還站在原地,兩手在胸前交叉,她獨特的美麗與氣勢完美地融合,一如往常散發出智慧的眼眸緊緊盯著Mike。

「呃、Donna?」
Donna沒有動作。
「我臉上有什麼嗎?」Mike摸了摸臉頰,發現Donna只是繼續盯著他看,他低頭拍拍襯衫和褲子,襯衫是有些皺了,因為剛剛在椅子上頻繁換姿勢的關係,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完美,到底是哪裡不對呢--

「Mike。」
「啊?」他停下動作,抬頭看到Donna已經放下雙手,不過還是盯著他看。
「吃過午餐了嗎?」
「還沒,你要我幫你買什麼嗎?」
「不用。收好東西,我們出去吃。」
「好……等、等一下,你說『我們』?」
「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只是……你是說,」Mike伸手在兩人中間比劃一下,「……『我們』?」
「怎麼啦,puppy?不願意嗎?」
「不是不願意,只是……」Mike皺皺眉頭。
「既然沒問題,就動作快一點。你還有--五十分鐘可以吃午餐。」

雖然很疑惑,Mike還是盡快回到座位,抓起外套和背包,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那疊無償訴訟,想了一想還是塞進背包裡,然後快步走向電梯。



Donna對餐廳很講究,或許不是頂貴,但每一道餐點都是精心設計,兼顧美味與營養,店內巴伐利亞風格的裝潢稱不上華麗卻很溫馨,短短的用餐時間卻可以讓人完全放鬆下來。
「呃、所以,Donna,為什麼突然找我吃午餐呢?」Mike在一口塞進沙拉時問道。
Donna沒有回答,只是優雅地切了塊牛排,Mike鼓起嘴巴,嚼碎吞得太大口的沙拉,橄欖油揉合茴香,清爽又帶點酸味,在口中蔓延開來。瞇起眼睛,他更期待等會兒上的主食了。
「Mike。」Donna的聲音喚回他的神志。
「怎麼了?」
「今天早上,Harvey給了你一個無償訴訟吧?」雖然是問句,語調卻是肯定的,Mike也早習慣Donna的神通廣大了。
「嗯。」點點頭,Mike轉身接過服務生端來的餐點。
「你看過了嗎?」
「看過幾頁了……」事實上是十幾頁了,「怎麼了嗎?」
「嗯……」Donna沒有立即回答,只是啜飲一口咖啡,然後坐直身子,雙手交叉放到桌面上。
Mike倏地緊張起來,因為Donna的姿勢與表情都很正經,並非平日那種嚴厲中帶點戲謔,而是切切實實地,一點輕快都沒有。
所以他把餐具放下,兩隻手放到膝蓋上,身體打直,還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Donna、那個案子……有哪裡不對嗎?」
Donna垂下眼瞼,長長的睫毛落下一圈陰影,然後若有似無地嘆了口氣。

Donna嘆氣了?
Donna剛剛嘆氣了?那個一直都自信堅定,無人能敵的Donna嘆氣了?

就在Mike還處於震驚的漩渦,腦袋一片昏沉的時候,Donna又抬起頭,恢復原本的表情,但把雙手交握,稍稍傾身。
「Mike,那個案子……我這麼說好了,你要小心一點。」
「為什麼連妳也這麼說?」
「『連』我也這麼說?」
Mike點點頭,將早上發生的事大致講述一遍。
「Harvey很少會這樣……這個案子真的有這麼危險嗎?當事人、我是說我們的客戶,不是一位……」
「大學教授,Wallace Williams。」
Mike只能點頭,既然Donna都知道得如此詳細了,想必她注意到了什麼吧。
「一個大學教授……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不是。」搖搖頭,Donna看似思考了一下,「Mike,你認為,大學教授都是道德標準很高的人嗎?」
「啊?」出乎意料的問題讓Mike愣在當場,除了內容與剛剛的談話跳脫甚遠,也不太像Donna會問出來的。
「你覺得呢?」
「大部分都是吧?呃、也、也不是全部,像是Harold Shipman殺害了將近三百位被害人,大部分為女性,其實這種醫生殺手從很久以前就有了,19世紀末H. H. Holmes蓋了一個迷宮……」
「Mike。」
「……被害人大約……對不起。」Mike低下頭,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又無意間講個沒停了,雖然他從未有賣弄的意思。
Donna盡全力才壓抑住笑聲,眼前的Mike完全像隻被責罵的小狗狗,好像還可以看見他頭上低垂的耳朵和椅子上掃來掃去的尾巴。
「Mike,聽我說。」
Mike這才抬起頭。
「這一次的客戶並不危險--總之不是你說的那種危險,對你來說,危險的是被害人。」
「……Harvey叫我把同情心收起來,」Mike終於抬起頭,澄澈的雙眸閃著疑惑,「這次的客戶做了很糟糕的事嗎?像是騙光對方的錢或是師生戀之類的……」
「等你看完文件就會知道了。」

那妳是怎麼知道的?關於客戶的一切不是都得保密嗎?或許對Donna而言,公司的大小事都不算秘密吧。

「我需要非常……無情嗎?」下意識地收攏手指,Mike低語:「我覺得我做不到。」
「沒有人可以真正做到--畢竟我們是人啊,就算是憎恨也是一種情感,不是嗎?」
聞言,Mike疑惑地皺眉,紅髮美女卻只是輕啜一口咖啡,拋來一個Mike無法解讀的眼神。
「Donna……」
「Mike,要做到無情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你更不可能,」Donna放下已經喝完的咖啡,繼續說著:「但別在這個案子放太多感情……」
Donna突然止住。
Mike偏了偏頭,等著Donna把句子完成,藍色的眼眸倒映著對方的身影。
「這個案子,對你有傷害的不是我們的客戶。」
「不是?那就是……對方?那個原告對我會有什麼影響?」雖然還未讀完所有資料,Mike還是感到奇怪,照理說另一方與他雖然有所接觸,還不及自己得當事人,更何況Donna用了「傷害」這樣的字眼。
Donna沒說些什麼,卻伸手撥攏了頭髮,劉海遮住了她低垂的眼眸,Mike還是捕捉到了那一瞬間的表情。
一種混合了哀傷、無奈卻不得不壓抑的表情,教人看著就心痛。
「Donna……」
「Mike,」甩甩頭髮,Donna又恢復原先的樣子,只是聲音乾澀不少,「就像你說的,一位大學教授不見得就擁有很高的道德標準,這個案子也是。」
確定Mike聽得很專心,她繼續說。
「Harvey和我之所以要你撇開私人感情,尤其在這個案子是有原因的,在先前那些訴訟,你的同理心可以拉近你和客戶的距離,所以還好,但這一個案子的客戶……你應該不會想靠太近,但如果你同理了那位被害人,把心放在跟她一樣的位置,你會受傷的。」
「Donna……」
「感同身受不見得永遠是件好事,puppy,尤其是你要感受的情緒那麼……」她停了一會兒,像在尋找適合的形容詞,「……揪心。」
Mike沉默了半晌,最後緩緩點點頭,Donna語調和表情都讓他不安,那樣的沉重哀傷,好似半個世界壓在她肩頭上。
不過Donna本人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她抓過背包,俐落地起身,Mike只得慌忙跟著站起來。
他們踏出店門,掛著聖誕飾品的門在關起時發出清脆的聲音。
Donna背向他跨出步伐,沒兩步又停了下來。

「看著自己認定的世界崩毀,是很可怕的,我真的希望你不必經歷這些。」說完Donna踏著高跟鞋快步離去,徒留Mike怔愣在原地。

冷風挾著霜劃過臉頰,一陣陣的刺痛,灰茫的天空和街景融合成一幅陰鬱的圖像,行人衣服上稀少的顏色也被洗去。
Mike突然想起幾行詩句。

 

One must have a mind of winter
To regard the frost and the boughs
Of the pine-trees crusted with snow...
... For the listener, who listens in the snow,
為了那駐足與雪中的聆聽者,
And, nothing himself, beholds
Nothing that is not there and the nothing that is.
而他自己,縹緲虛無,看不見任何不存在之物。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