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李斯特在人偶房門外曲膝坐了下來,一開始裡面還有些細碎的講話聲,現在已經轉為全然靜謐了,他鬆了口氣,卻又皺起了眉。

  ──剛剛反應實在不應該那麼大的。
  艾伯李斯特譴責著自己。說真的小姐再怎樣外貌也只是個小女孩,他也不認為自家小姐在換上衣裳時會想到那麼多,小姐會讓自己幫她挑衣服,也只是相信自己的眼光吧。雖然小姐一定知道,不管是哪件他都會說適合的。

  ──不管怎麼說,都不該那麼失態的。興許還會嚇到小姐……
  在心底打算著早上再向小姐賠罪(要他主動進房見穿著薄紗睡衣的小姐,他還真辦不到)的艾伯李斯特,卻在此時聽見樓下傳來的喧鬧聲。

  還沒有人上樓來,表示大家都還在樓下聽艾茵跟雪莉那兩個女孩說今天的戰鬥,但是這陣喧鬧聲裡還夾雜著口哨聲跟驚呼──以他對家裡那群男人的認識,自然不可能以口哨對他爆骰的行為褒揚,如果要說是對艾茵的英勇獻身還爆防這件事稱讚,用這種稱讚法庫勒可能會放魚咬人……所以,到底怎麼回事?有庫勒在總不會就大家一起開慶祝會喝起酒來了吧?

  尋思房裡也已經安靜下來,樓下眾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也就不會有人想擅闖小姐房間,艾伯李斯特站起身子,拍了拍衣裳,往樓梯走去。

  然後。
  艾伯李斯特可以聽見放鬆的神經又瞬間繃緊的聲音,細到幾乎斷裂。

  「耶?宮月大小姐的眼光很好啊!」
  傑多伸出手,玩著輕飄飄的雪紡。
  「也是,之前那件影世界的禮服太厚重了大小姐妳很熱吧,」
  阿貝爾吹了個口哨,想想,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不過艾伯的情侶裝好像也沒有清涼到哪裡去。」
  「是啊,姐姐這樣穿很可愛啊!」
  雪莉附和地點著頭,「早知道姐姐穿這種睡衣這麼好看我就早讓姐姐跟我穿情侶裝睡衣了,誰要跟那傢伙穿一樣的衣服啊!」

  而在圍成一圈的家人中間的,就是剛剛已經被他關在房裡明令不許出房門的自家小姐和宮月大小姐,兩人都只穿著剛剛的薄紗睡衣,甚至還把至少過膝的裙擺綁到了膝上,讓細白的大腿大塊裸露。

  庫勒尼西似乎是不經意抬眉看見了他。
  「水心。」
  他回過頭輕喚,然後,立在樓梯轉角的艾伯李斯特可以看見家人們全都齊刷刷地望了上來。

  「艾、艾伯,那個……」
  見著他的人偶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就想藏到誰的身後。
  也許是這樣的動作太顯而易見,一群人望望他,又望望小姐,就七嘴八舌地開始打起圓場。
  「艾伯別這樣嘛!大小姐這樣很可愛不是嗎?」
  利恩又衝著小姐嘻嘻一笑,然後才環臂看向他。
  「是、是啊,艾伯,別板著臉嘛!」
  艾依查庫抓抓頭朝他討好地笑,但眼神還是逗留在小姐身上。
  「而且丫頭這樣明明就很好看啊!平常幹麻又是長袖禮服又是襯衫大衣包得這麼緊浪費身材!」
  阿奇波爾多拍了拍小姐因無袖而裸露的肩頭,用另一隻手肘推了推馬庫斯,「你說是吧?」
  面具男似乎僵了一下,然後也跟著點了點頭。

  「嘛啊而且認真說起來的話,」
  也穿著薄紗睡衣的宮月大小姐支著肘用手托著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樣,「月大陸的禮服不也是細肩帶夏裝嗎?而且那件還是艾伯你幫水心拿到的喔~還是說艾伯認為那件水心可以穿這件就不行?」

  ──沒錯,所以我後悔了。早知道小姐會拿到那麼清爽的夏裝早知道妳會送小姐薄紗睡衣我今天根本就不應該那麼努力以赴的!
  艾伯李斯特的手指握緊了扶手,不顧禮節原則地在心中狠狠腹誹了隔壁家大小姐。

  小姐還是擔憂地望著他,艾伯李斯特覺得拔槍的衝動已經不足以形容現在暴湧到腦部讓他頭疼欲裂的情緒了。
  「……小姐,」
  他試著啟口,卻只覺得喉嚨乾啞如燒,「妳答應過我了。」
  她答應過他不會穿這樣的衣服給家裡的男生看的,包括他也不行。
  她答應過的。

  「我、」
  眼見自家大小姐抓住自己白袍衣角,惶惶不安的樣子,深藍長髮的美青年終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開了口。
  「我說艾伯李斯特,你現在到底在生氣些什麼?」
  沃肯露出受不了的表情看著自己,「不就是件薄紗睡衣嗎?當初我和大小姐在暗房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大小姐還只帶著個小紅帽的頭巾,一絲不掛呢!」

  一、一絲不掛?
  艾伯李斯特覺得全身的血液彷彿瞬間凍結了。

  「沃肯!」
  在家人們驚異的眼光中人偶皺眉輕斥,但布列依斯卻悠悠截斷了話。
  「嘛、薩爾卡多,我看你沒有很驚訝……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嗎?」
  眾人的眼神遂又從沃肯身上轉移,齊刷刷看向褐膚少年。

  只見少年眨著無辜的邃紅色美眸,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
  「不是都是這樣嗎?我一睜開眼睛時看到的也是這樣的大小姐啊,真的很漂亮噢是牛奶的顏色,只不過她沒有綁什麼頭巾而已。」

  牛、牛奶顏色?
  彷彿連呼吸也在瞬間停止,艾伯李斯特甚至感覺不到抓得死緊的樓梯扶手,踏著的階梯,就像身處虛空,找不到任何可施力處,連心跳也都沒了力氣。

  在紛飛亂揚,連情緒都沒個著力處的思緒中,艾伯李斯特第一個想到的是現在、立刻、馬上就把沃肯跟薩爾卡多兩個人拖出屋外到練習場去亂鬥十八回,他才不管什麼R3欺負L3的問題,他只想把這兩個在暗房把小姐看光光……等等、如果照薩爾卡多的說法其實是常態的話……那整個家裡從暗房出來的……

  名單迅速在艾伯李斯特腦中跑過一遍──每個都用想像的紅字打了大叉──庫勒、馬庫斯、艾茵、傑多、雪莉、沃肯、薩爾卡多,好了,現在家裡一半的人都入列了,小姐的權力核心成員除了布列依斯外全在上面了……然而務實的想法立刻提醒了他不可能把這些人都抓去打倒……更何況其中還有女王庫勒在……

  暗房……不對!這樣說來的話暗房裡那個總是裝出偽善笑臉的小少年布勞一定也看過了,裸身的大小姐……該死如果真算起次數的話他還是天一亮就進城找他算帳好了……
  可是小姐之後必定還會進暗房,如果和他結下怨恨的話讓小姐無法得到新家人,小姐一定會難過的……所以還是跟他(用威脅的口吻)說清楚不許再有這種事發生?不不、人心隔肚皮,他想以後最好的方式還是他陪著小姐進……

  衣擺不停被扯動的感覺讓艾伯李斯特的感官回到了現實,他朝身邊望去,只見自家小姐已經不知何時赤著腳跑到了他身邊──裙擺還是結在膝上,雪紡隨著動作輕輕撫過她半露的大腿,比他低了一階的高度差,讓他在俯視時幾乎無法不注意到描出一半鎖骨輪廓以下的領口足以窺看的縫隙。

  「艾伯艾伯,不要不理我嘛!」
  「……我……」
  他試著吐出聲音,卻不知道要講什麼,連他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都輕飄飄的沒有一絲力氣。
  「你很介意是不是?這是我最近聽到的傳說,只有博士跟薩爾這樣而已……對不起因為怕你生氣所以一直沒有說……我不知道你反應會那麼大……」
  人偶仰頭,用晶藍色的大眼盯著自己,「如果艾伯你真的真的很在意很吃醋的話,那我現在就可以脫給你看噢完全沒問題!」

  艾伯李斯特可以感覺到自己因繃緊而盡數斷裂的理智線再度徹底碎如齏粉。

(完)By月容水心

-----------------------------------------------------------------------------------

賀贈的小花絮們By牛奶盒子(宮月朔)

小花絮A早晨@月容家大門
宮月家黑王子早餐時間後依約出現在月容家門口。才步出樹林,就看見兩家人偶攀著木屋的圍欄朝他揮手,人偶的身後站著其他家人,水心大小姐身旁則是戴著眼鏡的年輕騎士。
即使還有著十多步以上的距離,古魯瓦爾多已充分感受到晴朗青空下、騎士頭上一人份的烏雲密布──他甚至覺得自己可以聽見其中雷霆萬鈞的狂風暴雨。

那個腦子有洞的青髮人偶居然把魔爪也伸到隔壁家來了!

看著騎士眼鏡下那圈不能再更明顯的貓熊妝,古魯瓦爾多面不改色的在心裡第三百二十次的道歉,攔腰抱起自家惹事生非的人偶,向隔壁家眾人輕聲招呼後轉身離去。

脫離隔壁家的視野,挨在他懷裡異常安分的大小姐一抽一抽的笑了,他這才發現原來人偶把臉埋在他肩頭是極盡努力的強忍笑意──他剛才居然還小小的指望大小姐是在反省才這麼安靜──對不起他錯了,他不該對這個以腹黑天下人為己任的人偶有任何期待。

「丸子,你在心裡偷罵我厚~」

「……不,你多心了,大小姐。」

經過這些日子的「磨難」,他現在也可以毫不費力的跟大小姐打馬虎眼。
人偶卻只是輕笑著靠在他肩頭,聲音聽來有些撒嬌有些討饒。

「吶~丸子,隔壁家艾伯好像討厭我了耶!」

「喔,那一定不是他的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啊,大小姐!

「呼呼~人家只是希望他們家艾伯可以坦率一點嘛!像丸子這樣,多好。」

他很坦率?

黑王子在心底皺眉。
這人偶的腦袋果然有問題……不過看在她幸福甚至有些自豪有些炫耀的神色,就暫且縱容她一下吧。

「水心他們家啊~都太不坦率了!而且水心那樣簡直是『夫管嚴』嘛!下回帶瑪格來看看能不能幫水心的房間安個密道吧~每次溜出來都這樣爬樹多麻煩啊!」

你們昨天還爬樹?

王子這回開始真心同情隔壁家艾伯李斯特了。

「妳要水心大小姐在房裡安密道……怎麼就沒想要在自己房間安一個?」

然後他就可以直接在密道裡把人偶堵回房間,避免她又大半夜為非作歹。

「耶~我們家誰這麼大膽敢鎖大小姐的門!」

也是……
不鎖門會有人身安全問題的其實是他們這些被夜襲者,從來不會是這個天大地大唯我獨尊的人偶,然他們卻又沒有人會真正把門鎖上將人偶拒於門外。
也許這就是問題所在。

在心裡為自己及家人們默哀兩秒,人偶就撐著手臂微微支起身來。

「而且我們家不一樣啊~丸子你是『妻管嚴』嘛!不管對我還是公主姐姐。」

若不是懷裡還抱著大小姐,他可能已經一頭撞在樹上了。

「妻管嚴」……那什麼鬼?還有到底誰是公主姐姐啊!

在心裡拿頭去撞牆第三次的時候,挨在他懷中的人偶伸出白細的小短手攀上他頸子,小臉在他肩頭有意無意地蹭近他耳邊。

「……還是我們丸子最好了!」

那些腹誹與牢騷頓時煙消雲散,雖然這樣縱放就輸了,但一味的執著輸的終究還是他。

那個今早掛著熊貓眼的男人也是一樣吧!

當他們被喚醒、在旅程中認定那最重要的一位時,他們已經是這場遊戲裡注定的輸家……

輸了自己,卻贏得一切的輸家。


小花絮B是夜@月容水心的被窩裡
水心:「怎麼辦……朔,艾伯好像真的很在意耶!」
宮月:「他是很在意啊~」
水心:「可是他又不讓我脫給他看……他這麼在意我也很煩惱啊!」
宮月:「……」

十分鐘後,看著亢奮一天、精力耗盡的水心沉沉睡去,宮月家大小姐和窗外一群隱身在樹上、原本為避免怒急攻心的艾伯衝進去找兩個人偶算帳卻無意間聽見自家大小姐心事的家人們想著同一件事。

月容水心妳重點全錯!

一個不坦率的傲嬌和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姑娘……艾伯李斯特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

後記A(By月容水心) 
原本一個立意要欺負艾伯的文結果爆了6881比公主的R卡文還多,敢問這是欺負他還是欺負大小姐啊(自爆)

不管怎樣,大小姐都真的很謝謝艾伯噢:)
一直以來只要有他就能令人感到安心(雖然表現不盡然令人安心(喂)
往鑲金跟R4的路上走去,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囉小傲嬌ˇ

特別感謝宮月朔大小姐既友情出演又撰寫花絮
水心不會讓艾伯把宮月大小姐寫入拒絕往來戶名單的XDDDD

最後一定要補一個解釋(吐嘈)
就算艾伯你沒打贏月光姬宮月家的睡衣禮物也早就買好了好嘛
這兩件事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wwwwwww

 

後記B(By牛奶盒子)
一人份的烏雲密布有沒有很有畫面啊~(喂錯重點!!)
我們家人偶已經不是小惡魔,根本就是大魔王的等級了啊!!!
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嘛~
畢竟水心家傲嬌真是太有欺負的價值了~您說是不是XD

話說回來寫同人真的會令人驚訝地看到自己人性深處的黑暗面(啥啦??)
雖然某盒子以前就知道自己是個魔王但沒想到骨子裡居然S成這樣.....(扶額

再次恭喜水心突破月大陸囉~
新禮服的清涼夏裝(雖然只看過上半身)很好看喔就別換回來了吧XD
(傲嬌:.................@#$%&=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