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囉~這次是祭品文來著!!
而且是傳說中的王子脫光文哪~(誤XD

本家大小姐腦子有洞注意,
閃光有,
王子崩壞也有,
基本上就是個歡樂的王子虐文~(什麼啦!!

以上,請盡情享用^^

----------------------------------------------------------------------------

這是個沒有光的世界。
在這個沒有光的世界,有幾個被視為秘密卻又被廣泛流傳的都市傳說。

例如,脫光了(清空牌組)再進暗房會比較容易抽到角色卡。
另有一說,如果把人偶也脫光了……效果會更好。
(視窗前的人就別脫了吧,布勞表示他不想看……)

又例如,假如想在暗房抽到某特定角色,那家大小姐就必須先準備此角色的賀文或賀圖作為祭品,藉此提升抽卡的命中率。

但如果這家大小姐沒這麼認真善良也沒這麼有人品,卻又想在暗房抽到特定的角色卡,那麼可以將與此角色高度正相關的角色脫光了(背後不插事件卡)放在排組裡再進暗房,也有類似祭品的功能。

不過,這畢竟都只是都市傳說。
不會有人把這種沒有根據的、完全只是空穴來風的謠言當真的。

對吧?

 


古魯瓦爾多很想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好了啦,古魯你不要鬧了!」
他才想說不要鬧了!
大小姐難得用比較正常的小名喊他,但這通常表示大小姐在撒嬌。

或者大小姐想惡搞。

惡戰從他房裡一路延燒到走廊,而後來到起居室。
眼前一干子人陣勢齊整的朝他步步逼近,逼得他節節敗退,雙腳不時絆到起居室裡的矮凳茶几懶骨頭沙發;差一步就要貼到牆上當壁畫時,他千辛萬苦地咬牙隱忍,才克制自己的戰士本能沒有對同袍戰友們刀劍相向。

不過他的隊友們顯然沒有他這麼理智善良。

躲過艾依查庫撲撞過來的奇襲,古魯瓦爾多閃過牆角的落地燈,倒轉腳步試圖往起居室的另一頭撤退。
然而,即便黑王子平日身手矯健,背後畢竟沒有長眼睛,古魯瓦爾多退了幾步便重重踢到身後的單人沙發,腳下吃痛,重心不穩,一個踉蹌。

「狗狗,阿貝,上!」

一旁虎視眈眈的豺狼群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
將軍一聲令下,兩個反射神經堪比草履蟲的單細胞動物便撲將過來,黑王子便是想躲,又怎麼躲得過這兩個四肢發達、連思考都是用肌肉的傢伙夾擊。

「好囉,我們來看看啊!要從哪裡開始好呢?」

將軍手裡敲著權杖,慢步踱過大夥日常休閒玩鬧的空間,走向被艾依查庫和阿貝爾一左一右拐著手臂制伏的王子,陶瓷般精美的臉蛋上迷人溫柔的笑容看來卻像是要將人生吞活剝了。

「我說王子啊,反正又少不了你一塊肉,你就乖乖認命不是很好嗎?」
「就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家裡大小姐的話是絕對的!」

好極了,這下居然還讓草履蟲二人組左右開弓地勸他投降。
我就不相信你們這群人平常有這麼聽大小姐的話。

古魯瓦爾多腹誹了兩句。
冰冷的汗水自他白皙姣好的額際滴落,滑過他平日冷靜近乎面癱的臉頰。然而此時高漲的情緒幾乎讓他失去所有的高傲與矜持,只想不顧形象的大喊:

我、想、砍、人、了!

壓下幾欲拔劍砍人的衝動,古魯瓦爾多眼神凌厲的掃視現場。
起居室唯一的窗戶就在自己身後,但在兩位肌肉護法的左右挾持下,身後的大窗形同死路;眼前微笑女將軍一步步朝自己逼近,將軍背後則是另一群沒心沒肺的共犯:利恩背靠著牆、手插口袋、嘴角含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閃哥弗雷扶著額角無奈地輕笑搖頭;馬庫斯的假面上依舊看不出任何表情;站在門邊的艾伯則不時搓揉他糾結發痠的眉心,然後習慣性地推推眼鏡……
以上一干子人全擠在起居室唯一的出入口前,也就是說,現在的黑王子是腹背受敵、進退維谷。

「嘿、前頭的大個們讓一讓,別歧視小孩子啊!」

人牆後方傳來清亮的少年嗓音,而後一個淡紫色的嬌小身影便自人叢間擠出。

「喔!傑多!怎麼這麼晚到?」

自左方壓制他的阿貝爾聲音喜出望外的亮了起來,可惜的是,同樣是身經百戰的戰士,阿貝爾的箝制並不因傑多來到的驚喜有所鬆動。

「去拿點東西嘛~看好戲怎麼能不配零食呢?」

淡紫色的少年拎起兩手滿滿的零食袋,順手將一包洋芋片塞給身旁的利恩。

「喔,謝啦!喏,要吃嗎?」

利恩隨手拆開包裝,轉手遞給一旁的弗雷,隨手又向傑多拿了一包。

這群沒心沒肺的東西。

古魯瓦爾多感覺到自己額角的青筋在跳動,卻驚覺將軍已進在咫尺。那張精緻如陶瓷娃娃的臉上仍掛著柔美的笑,非戰時總是笑瞇著的金黃色瞳鈴卻已圓圓地睜瞪著,更顯驚悚。

「事情就是這樣,快把你的衣服交出來吧!王子殿下。」

一陣寒慄沿著脊骨直竄腦門。

「等、等一下!」

雖然在這種時候討饒很沒面子,但總比放棄抵抗而被吃乾抹淨來的好,他絕不能讓那群杵在一邊等著看好戲的傢伙得逞。

「嗯?」

將軍抬起單眉,無機質般的金色瞳仁居高臨下地望向他;門邊的一群人似乎也沒料到他會選在這臨門一腳的時刻抵抗,興趣富饒的看了過來。
一下子受到十幾隻眼睛異常熱情的注目禮,古魯瓦爾多湧到嘴邊的話差點給硬生生的噎了回去,但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還是硬著頭皮做最後一點徒勞無功的反擊。

「白色情人節期間我都有好好寄卡片給大小姐,而且可以拿的獎勵也不只我的衣服而已,你們怎麼不去脫阿貝爾和艾伯的衣服?」

這就叫臨死也要拖幾個墊背的。

原本喧鬧的起居室一時之間安靜了下來──死寂的安靜。空氣中飄盪著一股抑鬱不安的氣氛,古魯瓦爾多幾乎可以聽到所有人共同的心聲:

『你們誰快去告訴他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

當然他是在眾人的表情上讀出這個訊息的。
然後……

一雙眼睛飄向艾伯李斯特。
兩雙眼睛飄向艾伯李斯特。
三雙眼睛飄向艾伯李斯特。
四雙眼睛……

當所有人都看向艾伯李斯特時,每雙眼睛裡都在說:「快點,就是你,趕快去告訴他。」只差沒有人跳出來吶喊:「去吧!艾伯李斯特,就決定是你了!」

收到眾人哀求的視線,艾伯清楚的感受到胃部一陣翻攪──果然這個家的苦差事都落到他一個人頭上──下次出門得記得再多買幾盒胃藥。艾伯清了清喉嚨,從靠著的門框起身,習慣性地推推眼鏡,然後看向王子……

古魯瓦爾多瞬間有種面臨死刑宣判的錯覺。

「那個……其實成就獎勵的部分大小姐昨天晚上就完成了。」
艾伯說的很慢,一字一句都很斟酌。
「所以,其實大小姐昨晚就已經拿到整套你的戰袍了。」

「那為什麼……」
他覺得自己猛烈跳動的青筋已經快從額角蹦出來了。

「同時大小姐也順利升上五十等了。」
「所以……」
「所以大小姐拿到了兩張新的抽獎券。」

截斷他的話頭,艾伯李斯特越說越快:「大小姐很希望在暗房裡抽到新角色,而且最好可以抽到布列依斯。這個家裡和布列依斯關連性最高的就只有你了,為了能順利把人帶出來,大小姐希望你能代替她進暗房……」

「而且要脫光了進暗房。」

脫光了進暗房。

脫光了進暗房……

語言的殘片在王子一片空白的腦中不斷重播,消失的語尾彷彿在起居室寂靜的空氣中無限迴繞。

半晌,古魯瓦爾多停擺的腦袋終於正常運作,當場爆走。

「X!這種沒有根據的都市傳說你們也信!」

唉……也許不算太正常啦,優雅的王子平常是不會這樣爆粗口的。

「啊啊~大小姐就是不相信都市傳說,才一直帶你和艾伯兩個爛骰王去夢夢家送死啊!那時候被打回來幾次?三次?還是四次?」
靠著牆一派悠閒的利恩涼涼地開口,說完又往嘴裡丟了兩片餅乾。

你沒資格說我啦,萬年冷凍庫班底!

古魯瓦爾多狠狠地瞪向利恩,可惜在這種情勢下,他素來凌厲的眼刀並不具任何殺傷力。

「總之,大小姐體諒你平時的辛勞,給你機會進暗房和公主殿下見見面,我們可沒這種福利啊!王子你太不知足了!」
將軍金色的瞳仁正對著他,笑得萬分詭譎。

福利?給他這種福利還不如讓他直接回暗房!
這麼說好像也不對,畢竟他原本就不是從暗房來的……
真是夠了,大難臨頭還想什麼五四三的!

「大小姐呢?既然這樣大小姐在哪裡?」
這可是他求生的最後一根稻草,只要能找到大小姐,他就能好好教訓那個胡鬧的人偶什麼是謠言止於智者!

「大小姐剛剛把抽獎券留下來後,就帶著瑪格和尼西到隔壁大小姐家喝茶去了,大概想順便炫耀一下昨天拿到的新衣服吧!」

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駱駝,不,是壓垮了王子。
眼看王子愣住了不再掙扎,將軍瞇起眼露出招牌笑容,一彈指,喝到:

「阿貝,狗狗,動手!」

「X!你們來真的!混帳,快給我住手……」

片刻的分神讓他露出了破綻,幾句魄力十足的威嚇又怎麼能幫他再次築起已然崩毀的防衛線。

 

(未完帶續)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