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該是這樣的。

           不該是這樣的。

           Mike很清楚,他早該在結束通話的那一刻,跨上腳踏車,隨便騎到什麼地方去,或者直接走到哪裡躲起來,等Harvey找不到他後自動放棄。

 

           而絕非像現在這樣,他站在Harvey豪華到誇張的公寓門口,心底糾結著是否該踏進去。

 

           Harvey打開門後就往旁邊跨了一步,一手搭在門上,一手做了邀請的動作。

           「請進。」

           被邀請的人卻一點都沒有進來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藍色的眼睛從Harvey看到了屋裡,再看回Harvey,而Harvey只覺得那張望的表情和微微踮起腳尖的動作非常可愛

           不過他沒說些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就自顧自退了開,往廚房走去。

           Mike看著Harvey消失在轉角,才用力呼出一口氣,堆積的緊張感稍稍消散了些,然後開始衡量可能的選擇。

           他可以在Harvey回來之前轉身離去,不要被發現就好──縱使他覺得Harvey終究會找到他──他也可以照著Harvey說的,坦然接受此一邀請,走到屋子裡坐著,當然,他也可以什麼都不做,繼續站在原地糾結,等Harvey回來。

           無論怎麼選,似乎轉身離去才是最恰當的。

           Mike咬緊了嘴唇,心底一陣涼,他應該再果決一些的,早該在結束通話──不,根本在聽見Harvey的聲音時就該切斷的──他們的關係就像一場暴風雨,美麗卻危險,他不想在欣賞完閃電的炫光後,化作一地殘骸。

           他更不希望Harvey也跟他一同毀滅。

           所以Mike跺了跺腳,咬緊牙根阻止自己出聲,緩緩後退,就要轉身出去。

 

           ──Mike!你要果汁還是牛奶?」

 

           Harvey的聲音適時打斷Mike的動作和思緒,讓Mike就這麼僵在原地。

 

           ──我知道你還站在門口,快點給我進來。」

           用詞是嚴厲的,語氣卻是平緩的,甚至帶點戲謔,還有笑意。

 

           Mike不自主地往前踏出幾步,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脫下鞋子,延著走廊往客廳前進。

           對於自己在Harvey面前的反抗能力,Mike完全失去信心。

           他嘆了一口氣,悄然走進客廳。

 

           Harvey拉開廚房門,稍稍轉頭往客廳瞥了一眼,確定Mike進來了才跨步走進去,其實他大可在外頭的吧檯準備飲料的,畢竟那個吧檯就是為了客人設計的,冰箱櫥櫃一樣不缺。

           但是,他認為此時的Mike應該會想要一點私人空間,好緩解緊張,所以他選擇進了廚房,還刻意花了頗長的時間調製飲品。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當他因為等待微波爐,倚在廚房門邊,他看見了Mike在客廳裡悠遊的景像。

          

           金色的陽光穿過大片窗戶,灑落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而Mike正光著腳輕巧無聲地移動,修長的手指一下子掠過書架,一下子掃過唱片,卻又像是害怕弄壞什麼,小心翼翼地沒碰著任何東西。

           那一雙藍色眼眸卻沒掩飾住好奇,每當視線落在一樣新的發現上頭,就溢滿光彩,整個人像是被吸過去一般,快速而輕巧地滑起腳步,勾起的唇畔滿是欣喜。

           Harvey看了一眼地板,白色的表面映著Mike模糊的影子,卻感覺反射的光線格外溫柔,在Mike身上灑了一層飄舞的粉,在Mike的每一步移動,都隨著連帽外套輕晃,落在那亂翹的頭髮、纖長的眼睫、輕點的指尖、泛紅的臉頰,還有盛滿喜悅的雙唇。

           Harvey倏地記起,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曾拿著粉彩塗塗抹抹,把畫好的天空揉成朦朧的藍色,而那放在角落邊的太陽也被糊成橘黃色,完成後,他驕傲地看著自己的作品,雖然手和臉都是粉末,心卻是暖的。

 

           而他已經很久沒有那種感覺了。

           他從未想過,他有重拾的機會。

          

           就像他未曾預料到,會再度見到眼前的人。

           或許時光倒流,並不是完全不可能。

           Harvey停止思考,也強迫自己停止欣賞,轉身端起飲料,緩步走出廚房。

           本來放鬆在客廳裡閒晃的Mike一聽到有動靜,立刻就轉了過來,雙手僵在半空中,雙眼浮現慌張,像是偷吃糖果被抓到的孩子,卻沒有警戒的神色。

           Harvey抬了抬眼,走到了沙發邊,將杯子放到玻璃茶几上。

 

           「過來,Mike。」Harvey一邊說道,一邊坐了下來。

           Mike先是下意識地微微後退,又眨了眨眼,才慢慢走到Harvey身側,猶豫許久,卻選在離Harvey頗遠的一端坐了下來。

           Harvey顯然對此不太滿意,他一個揮手,一個抬眼,示意Mike坐過來些,Mike起初還有些侷促,卻還是照著對方的意思改變位置。

           Harvey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感覺像是拂手柑,卻又帶點特殊樹種的香氣,清新典雅卻不失熱情,Mike非常確定自己連耳根子都紅了。

           絕對是因為緊張的緣故。

           HarveyMike一直低著頭,目光一接觸就趕緊移開,忍不住想笑,不過他所做的只有將飲品放到對方面前而已。

           Mike看著視線裡出現的白色馬克杯,好一會兒沒有動作,只是瞥了一眼Harvey,見後者對他點了點頭,才拿起杯子湊進嘴邊。

           ……蜂蜜牛奶?」Mike聞到了熱牛奶甜蜜的味道,疑惑地低語,然後就轉頭看像Harvey手中的杯子。

           透明琥珀色的液體。

           「你這種狀況的確該喝杯酒,然後好好睡一覺,」Harvey察覺了視線,把杯子拿開,「不過你還不能喝吧?」

           Mike知道對方意有所指的是年齡──該死也不過差這麼一歲──想也沒想,就不甘示弱地回答。

           「我有喝過啊!」

           「喔,是嗎?」Harvey抬了抬眼,語調頗是輕鬆,下一秒就把杯子放到茶几上,笑著問道:「在哪裡喝的?」

           「呃……Mike這才發現自己讓自己陷入這種境地,連忙轉過頭去,捧著杯子就喝了起來,也不管牛奶還有些熱。

           總不能說出來是哥哥給他喝的吧?聽說還是珍藏百年多的好酒,市場上價值不斐,看自家兄長當時那陶醉的神情就知道那瓶在Mike眼裡沒多特別的東西其實──

           「咳、咳……」一邊想一邊喝的結果就是嗆到咳出聲,Mike匡噹一聲把馬克杯放下,摀住嘴巴,卻還是止不住胸口的疼痛。

           Harvey見狀,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一手撫上Mike的背,輕輕拍了幾下,又溫柔地撫過背心。

           「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每次見到我,不是噎到就是咬到舌頭呢?」

           「誰、誰的問題……Mike依舊難以講出完整的句子,卻拼死也要反駁。

           背上傳來的熱度讓他緊張,感覺Harvey的體溫穿過了薄薄的衣物,滲入身子裡,到達心臟的位子,因為他確實感受到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

           如果Harvey的手再不離開他,事情一定會往奇怪的方向傾斜過去。

           可惜,Harvey只覺得掌心下的觸感極好,即使隔著衣料,都感受得到這孩子的緊張,讓他玩心大起,忍不住多放了一會兒。

           Harvey,我已經沒事了……謝謝。」Mike用眼角看了Harvey一眼,那個動作在對方看來根本就是偷看主人動靜的小狗狗。

           「好。」Harvey拿開手,稍稍往後坐了一些。

           喝過一杯牛奶,Mike感覺放鬆多了,全身都暖呼呼的,甚至有一些輕飄飄的感覺,想是經過幾番折騰,他也沒剩多少氣力了。

           Mike。」

           就在Mike放鬆身子往後靠去,連背部都感覺軟綿綿的時候,Harvey輕聲說道。

           「嗯?」Mike應了聲,模糊還帶點鼻音。

           Harvey看著幾乎陷在沙發裡的Mike,那纖長的睫毛垂下,掩住了一雙迷濛的眼睛,漂亮的嘴唇因為回話而輕啟,卻只是微張的程度,看上去有些濕潤,臉蛋則是泛著淡淡紅色。

           Harvey的視線緩緩下移,默不作聲一覽美景,型狀好看的下巴幾乎抵著白皙的頸子,曝露在空氣中的鎖骨很是明顯,接下來的地方都被衣料覆蓋,不過卻露出了一點點柔軟的肚子,此時正隨著主人漸趨平緩的呼吸微微起伏。

           他知道Mike快睡著了,事實上,他很樂意讓Mike就這麼陷入夢鄉好好休息,但有些事情不得不問。

           Mike?」

           「嗯……?」聲音比方才更迷茫了。

           ……你找我,是為了什麼?」

           ……什麼?」Mike轉過頭,勾起嘴角。

           那副樣子看上去有點傻,Harvey卻很想把他抱進懷裡,搓揉那翹得亂七八糟的頭髮。

           ……手機Mike,手機,」不過他僅是一字一句地復述,語氣溫和平緩,「你打手機給我,記得嗎?」

           「嗯……我想想看……Mike瞇起了雙眸,讓記憶的浪花將他沖到海裡去。

           他隱約記得Harvey牽著他進了車子,在這之前,他似乎坐在某個地方──手上握著什麼東西──強烈的睡意讓他思緒不清──如果依照Harvey所說,應該是手機了,那代表他在講電話,不過為什麼?

           「你在哭,Mike。」

           Harvey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遠,不過倒提醒了Mike先前的情況,想必他是為了什麼掉下眼淚,而沒有太多事情可以讓他哭泣,那些事不外乎親人、朋友──朋友

           他沒有多少朋友──多虧了他的超凡記憶力──所以Trevor幾乎是他的唯一,說到Trevor那就應該有Jenny因為他們三人總是形影不離,說到Jenny那就有TrevorJennyTrevorJennyTrevor──

           ──TrevorJenny

           像是浪花擊上岩石、雷電劃破天際,轟然巨響下他被拎起來又摔進深淵,下方捲起的狂風振聾了耳膜,連同碎石劃傷了皮膚,好一會兒他才發現自己正在墜落,想要叫喊卻發不出聲,伸出手的同時就感覺腦門撞進了水面──

           ──哇啊!」

           Mike大叫一聲猛然驚醒,用力喘著氣,瞪著雙眼環視周遭,才發現自己還坐在Harvey家的沙發上,肩膀痠疼,頸子處佈滿冷汗,連外套後邊都濕透。

           臉頰傳來觸感,Mike直覺就是閃避,另一邊的臉頰卻被輕柔捧住。

           Mike,沒事,」Harvey低聲說道,拇指輕拂過Mike的臉頰,抹去方才留下的淚水,「你在哭。」

           Mike皺了皺漂亮的眉尖,摸了自己的臉,發現真的有些濕,他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氣後,勉強自己鎮定心神,才抬眼看向Harvey

           ……我睡了多久?」

           「五分鐘,」Harvey低聲回答,然後一隻手撫上Mike的後頸,額頭抵上Mike的,感覺那細瘦的身子顫抖了一陣,就以沉穩的語調問道:「Mike,發生什麼事了?」

           「唔……Mike咬緊了嘴唇,不肯讓自己出聲。

           Mike,」Harvey深深凝視Mike那雙顯露出慌張的眼眸,放在後頸的手輕輕摩娑,「聽我說……

           「我……

           「讓我幫你。」

           低緩的聲音輕擊耳膜,似乎又帶動了心跳,那是溫暖而令人安全的節奏。

           Mike稍稍抬眼,看進Harvey一雙深色瞳眸。

           他在裡頭看見自己的身影。

 

           聽完Mike敘述事情經過,Harvey沒有說些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臉上的表情很平靜。

           即使他狠不得現在就去賞那個Trevor幾拳,他也沒有表現出來,因為他不能讓已經顯得情緒不穩的Mike受影響。

           所以他僅是放下杯子,一把攬過Mike,那細瘦的身子僵直了一下,就復又軟了下來,任由自己靠在Harvey肩膀上。

           兩人就這麼沉默了好些時候,看著灑落的陽光,空氣中揉合著牛奶的甜味和威士忌的木頭香,形成一種奇妙的溫暖。

           莫名令人心安。

           Mike瞇起雙眼,他麼希望時間就此停駐,如此一來,他就能保有最美好的一刻,也毋須再思考往後的打算,或者做些無謂的緬懷。

           只要時間停止就好,即使回不到美好的過去也沒關係。

           他衷心如此祈求。

           然而,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Harvey就這麼戳破了美麗的幻象,像是扎破氣球一般容易。

           他只輕聲問了句:「你怎麼想到打給我?」

           Mike猛地轉頭,看著Harvey的側臉,輪廓分明的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只是那一雙棕色眼眸稍稍偏過,專心地盯著Mike

           Mike垂下雙眸,咬緊了嘴唇,斟酌字句,他不太確定自己該說些什麼,卻也知道此時說出實話,也就是他原先撥打對象並非Harvey,一定極不合適。

           「呃……我不知道?」最後他選了一個最差也最好的答案,「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在跟你講話了。」

           Harvey沒有回話,只是安靜地看著MikeMike覺得那審慎而平靜的目光像是把他裡裡外外都掃了一遍,任何事情都逃不過那雙眼眸。

           其實Harvey在聽到Mike的回答,甚至在他自己問出問題之前,就隱約感到不對勁,而Mike閃避的態度──Mike大約沒發現──更證實了他的推測,但他現在也不想討論這些,況且無論這到底怎麼回事,他都感謝這個機會。

           所以他默默地收回目光,滿意地感覺到Mike放鬆下來後,就開始挑撿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聊了起來,或許是他真心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他對Mike的了解不夠深厚。

           不過他相當清楚,自己根本就在避開最重要也最想問出口的話語。

           Mike沒想到Harvey千轉百迴的心思,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對方的問題,偶爾微弱地反駁一兩句。

           午後的陽光很溫暖,Mike感覺自己又在夢境邊緣徘徊。

           就這麼睡著應該也沒關係吧?Harvey的沙發看起來挺舒服的樣子。

           Mike一邊想著不著邊際的問題,一邊往Harvey擠了過去,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讓他很安心,而且搭那在肩膀上的手也沒有拒絕的意思。

           ……Mike?」

           「嗯……?」

           「你再來打算怎麼辦?」Harvey低聲問道。

           「怎麼辦?」Mike感覺那溫和的聲音就在耳邊,讓他的腦袋暈呼呼的。

           「你沒有想過嗎?」

           「我……Mike眨了眨眼,好似把落在眼睛裡的睡意眨掉,「我沒有想過……

           整件事發生得太過突然,他還沒來得及消化情緒上的感受,更無暇顧及關於未來的任何計畫,他只想停在這一點上,不前進也不後退,反正就現在看來也沒什麼不好。

           「你還要回去嗎?」Harvey看著那雙迷茫的眼眸,低聲問道。

           「回去哪裡?」

           「回去那傢伙身邊!」Harvey沒注意到自己的口氣有些嚴厲,他看了一眼僵直的Mike,才發現自己的失誤。

           「不會吧……Mike搖了搖頭,語氣很是茫然。

           無論怎麼樣,他都跟Trevor決裂了,不可能回到原本的關係,甚至回到當初的關係都有疑慮。

           「喔。」Harvey只是點了點頭,收回了目光。

           「我只是要……找他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說……大概吧,畢竟不聽他講也不……

           「你還要聽那種人解釋?」Harvey猛地轉頭,他實在不敢相信他聽到了什麼。

           「該怎麼說……我們……Mike皺緊眉梢,垂下的眼眸滿是苦痛。

           「你又要說『我們認識了一輩子,天底下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這種話嗎?」Harvey壓低了聲音,話語裡頭有一絲絲他自己都沒發現的怒意。

           他不懂為何Mike可以這麼天真,如此全心全意地相信一個根本不值得理睬的人,甚至把自己奉獻出去,而且在被傷害後還無法認清。

           Harvey也知道忿恨的背後承載了多麼深的心疼。

           但他還是忍不住出聲,用了只有在法庭上才會用的,帶有嘲諷的質問。

           明知道這樣做不僅無理還頗幼稚,他就是無法阻止自己。

           MikeHarvey突然的態度轉變嚇了一跳,連睡意都飛了大半,他猛地轉頭,坐直身子離開Harvey的碰觸,藍色眼眸滿是不解,還有開始拉開距離的慌亂。

           Harvey在心底嘆了長長的氣,也轉過頭望著Mike

           「我的意思只是……Mike看著那雙平靜的眼眸,不知怎地有些害怕,直覺就開始自我辯解,「我也不能什麼都沒說就跑掉,那畢竟是我的房子,而且Jenny……」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

           「他們都不在乎你了,你還在乎他們?」

           「不是『他們』!」Mike用力說道,還瞪了Harvey一眼,後者卻沒有特別的反應,「Jenny不知道我跟、我跟……Mike支吾了一陣,卻說不出口。

           這讓他想起那一天,在細密的雨中,撐開的傘下,他緊握著雙拳全身發顫,就是說不出Trevor和他在交往,好像一說出口就會改變什麼。

           就如同現在。

           Harvey看著Mike的神色變化,知道他應該稍緩一會兒,或者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和Mike的關係已經好上許多的時候,再以輕鬆的口吻談論這件事。

           但是現在的他沒有這等耐心。

           他必須狠狠把Mike打醒,即使這樣會傷害對方,即使會因此被憎恨,他也得做,如果沒有給予強烈的衝擊,Mike不可能看清那個人的本性。

           即使從此被Mike唾棄嫌惡,一輩子避不見面也沒關係。

           Harvey做好了受到傷害的覺悟。

           而什麼樣的寶藏,是在毫無犧牲下得到的呢?

           Harvey很清楚自己的舉動暗藏了其他心思,他此刻相當討厭自己複雜的心性,但感情這種事由不得他。

           或許接下來的舉動得以同時讓Mike清醒,也得到他自己想要的,或者只達成其中一項,更可能毫無成功,落得羽翼盡折的下場。

           可是,不跨出眼前的一小步,永遠到不了目的地。

           「好吧,『他們』沒有一起欺騙你,只有『他』欺騙你……說實在的Mike,我看不出這哪裡有比較好。」

           「代表Jenny沒有騙我啊!」

           「代表Trevor沒跟Jenny說,你跟他在交往!」Harvey毫不猶豫地說道,

           Mike倏地心口一緊,因為Harvey跟他發現了一樣的問題,唯一的差別只是,Harvey直言不諱,而他卻連提到嘴邊都不敢。

           Harvey看著那雙眼眸浮上水氣,漂亮的嘴唇開始扭曲,好似下一秒整個身子都會融化一般,瞬間感到喉嚨一陣痛,或許他說得太過份了。

           「你聽好,Mike,」Harvey盡力讓自己的語調溫柔些,然後伸手撫上Mike的臉頰,「你不了解他──我這樣說,並不是代表我有多了解他,我只是想要讓你知道,你當做朋友的人,會說謊、會販毒、會傷害你、會背叛你──

           「我知道……

           「你知道得不夠清楚!」Harvey用低緩的語氣說道,一雙眼眸望進Mike的藍色眼珠,確保對方聽了進去,「他是你的朋友,這點沒錯,我不能否定你們之間的……友誼,但……Harvey深吸了一口氣,才緩慢小心地繼續:「你不認識真正的他。」

           「我不認識真正的他?」Mike呢喃著復述,這句話像是警鐘,敲響了心底的某一塊他從不敢揭開的區域。

           「你一直認為,他是你當初認識的那個人,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但是他已經不是那個人了……起碼我看到的不是。」Harvey感覺Mike似乎多少聽進去了,放心不少,捧著Mike臉頰的手也放了下來。

           「你不認識他,Mike,你不認識他好一段時間了,這樣你懂嗎?」Harvey說了最後一句,語調已經歸於平緩。

           「我……Mike垂下雙眸,緊咬下唇,「……我應該去了解他?」

           Harvey睜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

           「你應該去了解他?不是!」Harvey不懂他到底是哪裡讓Mike產生誤會,不過他還是試圖解釋清楚,「你應該做的,就是遠離他!當作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我不能……Mike知道他應該要照Harvey說的做,反正他都向Trevor說出「再也不想見到你」這種話,也沒什麼後顧之憂了。

           但是他心底卻切割不下。

           他也很清楚,這種無意義的連結僅是徒增單方的折磨,但是要求他乾脆地放手,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們的連結太久了、太緊了、太深了。

           就像孩提時代珍愛的玩具,在幾次的搬家過後,他發現自己不需要了、不喜歡了,甚至有些討厭,因為那代表他幼稚的日子,就決定毫不猶豫地扔掉。

           很久之後,那個玩具的顏色、形狀、觸感都還是存在心上,時不時就會劃過腦海,提醒他,曾有一段過往,他是喜歡這樣東西的,那些日子是美好的。

           如何丟棄一位朋友?那是不可能的。

           Harvey凝視著Mike逐漸黯淡的雙眸,心中頓時一陣無力,倏地感覺方才的話語都是徒勞,一切都走向他最不希望的結果,他從未面對過雙輸的局面,而如今,他卻在面對自己造成的苦果。

           一瞬間他非常想笑,又非常想哭,感覺自己像是位認真至極的演出者,努力背下了所有台詞,卻在布幕拉開的那一刻,才發現主角根本不是自己。

           他終究是個局外人。

          

           Harvey用力往後一靠,仰頭看著天花板,卻又一手撫上雙眼,感覺闔上的睫毛滑過掌心。

           ……那你為什麼打給我?」許久後,他才輕聲問道。

           「我……MikeHarvey的語氣裡聽見了放棄的味道,他倏地有些緊張,他很清楚Harvey此刻的想法,但是他無法說出其實他根本沒有撥出那通電話。

           總覺得那會是壓垮Harvey最後一根稻草。

           即使他從不認為有任何事足以擊倒眼前的男人。

           ……你打給我的時候,在想些什麼呢?」Harvey另一隻手也抬了起來,雙手合十,掌根放在鼻尖的位置。

           似乎這樣一來,就可以遮住視線,卻還是讓些微的光線落入眼睛裡,一如他所祈求的希望可以降到他心上。

           Harvey……

           「你有沒有想過,我會怎麼想呢?」

           「我有……」想了非常多,多到無法打電話給你,連電話接起後,都不敢出聲。

           「有嗎?」Harvey猛地轉頭,一雙眼眸直直地盯著Mike,「因為在我看來,你什麼都沒有想。」

           「我有!」Mike皺起眉梢,聲音很壓抑。

           「你知道經過了剛剛的……討論,再加上你之前的對話,我完全……

           「我有想過的!」Mike幾乎是吼了出來,連帶整個人站了起身,強硬的態度不知道是捍衛還是反抗。

           「是嗎?你想了什麼?」Harvey也跟著起身,或許是習慣所致,他的姿勢語調都讓氣勢比對方高上幾分,「你覺得,經過剛剛那些對話,我會覺得你把我當什麼了?」

           「我沒有把你……

           「你把我當什麼了呢,Mike?」

           蒼涼的語調,孤獨的表情,Harvey那一雙深邃的眼眸看上去滿是冷然,其中卻蘊含了太多的情緒,繃緊的嘴角險露了主人的壓抑,然而,那樣子的認真、專注,在在都是傷感,受挫的無力讓那挺拔的身影一下子竟模糊了起來。

           Mike抿緊了下唇,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嘗試過了,用盡一切氣力,希望不要給Harvey任何的傷害,即使是無心的,所以他切斷了連繫,卻陰錯陽差又被拉了回來,而在這樣的時刻裡,他發現沒有人比他給予的傷害更深。

           然而最可悲的卻是,他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對於他們兩個──不久前還並肩喝著飲料的他們──怎麼落到互相傷害的境地,他完全沒有概念。

           他只想離開這裡。

           Mike眨了眨雙眼,深呼吸幾口氣,才抬頭看了Harvey,盡量讓自己的目光不要失焦。

           「我、我該走了,謝謝你……Harvey。」

           ……什麼?」

           Harvey沒想到Mike會是這樣的回覆,一瞬間無法反應,Mike就一個低頭,繞過Harvey身邊,快步往門口走去。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