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進到購物中心之前接到了Mike的電話,說實在他頗是驚訝,畢竟除了「警探」與「案件當事人」之外,並無更深的交集,雖然他挺喜歡Mike也感覺他們會成為好朋友,但並不期待事情如此發展。

        Mike在電話那頭告訴他那幾位嫌犯的蹤跡,這更加出乎Nick的預料,不過Mike表示他已經知會警局,後來沒等Nick回復就匆忙道別結束對話,Hank在不久之後也接到了Wu的來電,證實Mike方才的話。

        在他們趕到購物中心的時候,周邊警力和後援已然到場,Renard正在一輛警車外向某位員警確認狀況。

        「怎麼樣了?」Nick走了過去,看見高大的警局隊長轉了過來。

        「不算樂觀,」平穩的聲線聽上去有些低沉,波特蘭的統治者神情嚴肅,「他們有人質。」

        「知道多少人了嗎?」Hank走了過來,難以控制自己的目光在隊長和自家搭檔身上逡巡。

        「不算上整個購物中心的人?那大概三個。」Renard的聲調依舊平淡,好似他完全沒注意到Hank微妙的眼神。

        「我想我們還是得進去,」Nick說道,毫無意識到他的搭檔內心正進行某種交戰,「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做個交易什麼的。」

        Renard並不贊同這種作法,畢竟和持有槍火的犯人交易本身就頗有風險,成功與否也是未定之數,更何況他還有一整個購物中心的人需要保護,再如何計算利益得失,協商似乎都非首選之策。

        「撤離裡頭的人,然後我們進去?」Nick看著Renard思量的樣子,大概猜測到對方的顧慮。

        Renard看了Nick一眼,格林的雙眼非常清亮,全無猶豫的痕跡,他知道Nick勇於犯險但不莽撞,會提出如此建議絕非出於隨興或衝動,況且現下的狀況也沒讓他有太多時間考慮。

        「讓後援部隊包圍那間店,後門和其他逃生口也部署人力,」他轉頭對一旁身著防護衣的警備隊長說道,「然後疏散裡面的人,尤其是一樓,二樓的顧客就請他們從逃生梯離開。」

        警備隊長點了點頭就離開,指揮部對開始動作。

        「走吧。」Renard輕聲說道,頭也不回就邁開步伐。

        NickHank緊跟在後。

 

        現場狀況比想像中平和許多,最少現場尚且無人傷亡,只是頗為慌亂,不少人四處躲避奔跑,再這樣下去,混亂造成的傷害會比挾持嚴重。

        Renard往前踏了一步,站在場地中央,一個確保所有人都可以聽見他聲音的位置。

        「波特蘭警局。」

        然後他輕聲說道,語速不快不慢也未特意提高分貝,卻成功地吸引在場人群的注意。

        「請依照指示離開,不要逗留。」指令簡短而明確,Renard沒花心思安撫現場的情緒,他很清楚以現下的狀況,給予領導遠比柔聲勸導有效。

        Nick看了一眼Renard的背影,對方正好側過臉瞟了他一眼,淡金色的眼眸裡有著緊繃,他知道Renard其實也不對這個計畫有十成把握,不過身為警局隊長、城市的守護者,冷靜和淡漠是必要的,不能在已然害怕的人群中引起恐慌。

        他轉頭看了一眼在引導下開始退出的人群,有幾個被嚇得露出維森的原型,還不時往Renard瞥來幾眼,感覺到統治者的氣勢後又瑟縮回去,趕緊小跑步離去。

        Nick避開了目光,灰藍眼眸低垂望向地面。

        「怎麼了?」Hank注意到異樣就低聲詢問。

        「人群裡頭有維森。」

        「噢。」好吧這真有點兒麻煩,Hank這麼想著。

        等人群都疏散完畢,警備隊長前來詢問下一步動作,Renard沉吟了好一會兒,然後轉頭看向NickHank

        「你們跟我進去,其他人守在外面。」

        Nick點點頭,手搭上腰間的配槍,Hank也做好了準備,警備隊長給了隊員指示就退了開去,三個人就往被挾持的店家前去。

        那是一間非常普通的擺飾店,在購物中心常見的那種,有著各樣仿古作品針織掛毯,以及各色水晶瑪瑙彩色飾品等等的店家,一旁還有個小隔間可以提供換匯之用。

        現在那些精心擺設的櫃子盡數倒在地上,玻璃散落一地,地毯被掀了起來,藝術作品早已碎裂或被破壞,幾乎看不出原本美麗的樣子。

        地上還倒著一個男人。

        「先生?」NickRenard阻止前就跑了過去,蹲下身輕碰那個人的手臂。

        那個人掙扎了一番,勉力抬起頭,一手還摀著腹部,Nick這時才看見他的深色襯衫染濕了一大片,鮮紅色的液體從指縫流出。

        「我們需要醫療人員!」Nick轉頭用嘴型對其他兩人說道,他不敢太大聲,畢竟尚未清楚裡邊是什麼狀況,「先生,振作點,醫療人員馬上──」

        那個男人奮力抬起手臂,往後方比了比,從指尖到肩膀都在顫抖,幾秒鐘後就砰地摔回地面,好似這個簡單的動作就耗盡了他的氣力。

        「先生?先生?」Nick一手放在對方脖頸,底下的脈搏很微弱。

        「交給醫療人員吧。」Renard走了過來,示意他的警探醫療人員已經到了,「我們得前進。」

        Nick點了點頭站起身,Hank幫忙醫療人員把傷者抬上擔架之後也走過來,此時Renard已經站在一個沒倒下的小桌前面。

        那張小桌在店內深處,被高大的櫥櫃和陰影巧妙隱藏,若非Renard起了疑心特意尋找,加上本來遮蔽的櫃子已然倒榻,根本無從發現。

        「找到什麼了嗎?」Nick走到旁邊,仔細觀察前面的牆壁,卻沒看見什麼特殊之處。

        Renard也搖了搖頭,眼前的牆面是白底粉刷,上頭有重複的花樣,像是月亮與太陽被星星圍繞(這結論有待商榷,畢竟畫得非常抽象),小桌子上也有類似的圖樣。

        Nick湊了過來,摸了一下牆壁,然後偏過頭,他稍稍用力壓了牆面,旋即露出驚訝的笑容。

        「是空的。」他轉頭說道,輕輕推了推牆面,那本該堅硬的表面竟然微微晃動。

        「一定有方法可以……Hank到處張望,試圖找出屬於機關的一部分。

        Renard什麼都沒說,只是一直看著眼前的小桌,不知怎地,他就是覺得這張桌子哪兒不對勁,敲了敲桌面只感覺是輕木材質,他移動了位置來到桌子側邊,稍稍瞇了雙眼。

        在燈光的照耀下,後側桌腳卻沒有影子。

        「這是畫上去的。」Renard一個揮手示意兩人靠過來,壁面上畫出來的桌腳假可亂真。

        「機關會在這邊嗎?」Hank問道,細細研究畫出來的桌腳,畢竟從這點他也只能推斷出這張小桌是固定在牆壁上的。

        Renard默不作聲,蹲了下去輕輕撫過畫出來的桌腳,除了油料的自然凹凸以外並無什麼特別。

        Nick像是對那個仿真桌腳沒什麼興趣,他仔細觀察了牆壁上的圖樣,循環連接的圖看上去除了美麗古老無任何奇異之處,他偏頭想了想,又靠近了一些,最中央的太陽與月亮周遭的星子間空白似乎多了一些,Nick雙手伏在桌面,睜大雙眸凝神細看。

        就那一瞬間,星子之間出現了更小的星星,彼此間以一條線相連,細線延伸到桌面上,方才空無圖案的桌面也浮現了與牆面一樣的圖案:太陽與月亮相疊,周遭星子圍繞。

        「呃!」然後是席捲而來的暈眩,Nick猛然眨了眨眼,方才的景象早已消失。

        Nick?」Hank轉頭,抓緊了Nick手肘好讓他站穩些。

        「我沒事,」Nick眨了眨眼,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後又看向桌子和牆面,「我明明看到了──」

        「看到什麼?」Renard平穩的聲音,他非常自在地從Hank手中接過Nick,這次Hank表現得毫不意外。

        「剛剛牆壁上和桌子上有──」Nick突然打住,睜大了雙眼往Renard看去,清澈的眼眸裡滿是瞬間的明白,「……我知道了!」

        「知道……?」

        「維森!Sean,」Nick興奮到連自己突然改換稱呼都毫未察覺,他一雙眼眸深深凝視對方,「那些犯人都是維森,如果他們的交易對象──我是說這間店,也都是維森……

        「他們會用只有維森看得見的方法?」Hank接話,總感覺自己不再說點什麼會被無視,「像是之前香料店那樣?」

        「嗯,」Nick轉頭看了一眼搭檔,非常短暫地,然後目光又聚焦於Renard的雙眸,「只有維森看得見,所以──」

        「你們需要我。」Renard簡短地結論,站到了桌子前面。

        「如果只有維森看得見,那你……Hank看了Nick,語調裡滿是疑惑。

        Nick是個格林,」回答的反而是隊長平穩的聲調,「他們都是『看見真實的人』。」

        簡短明瞭卻又解釋不了任何事的答案。

        Hank看向自己的好友,卻看見Nick搖了搖頭,一副自己也不甚清楚的樣子。

        Renard則沒要多做說明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氣凝神細看,金綠色的光芒閃過雙眼,那一瞬間淡色眼眸幻化成半透明,頸側似乎還浮出泛著反光的鱗片。

        Nick看見他的搭檔下巴掉了下來,旋即又打了個冷顫。

        『太陽與月亮的方向』?」

        Renard的低語傳來,不過那絕對不是英文,所以只惹來兩旁的人好奇的目光。

        「這上面說了『太陽與月亮的方向』──」Renard頭也不轉地說道,將手掌輕輕覆上桌面,「理論上來說,就是逆時針──」

        修長的五指對準了桌面上的星星圖案,掌心放在中央的月亮與太陽上,稍稍使力往逆時針方向轉動。

        隨著輕巧的「喀噠」一聲,小桌向一邊滑開,連同約一扇門大小的牆面,後方露出了只容一個人通過的空間。

        Nick睜大了雙眼,他聽見一旁的Hank驚嘆的聲音。

        ……拜託告訴我,我還在波特蘭。」Hank聽上去非常縹緲。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