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面的地點是一處陡坡,茂密的樹林遮蔽了視線,周圍也沒有人工開闢的路徑,一路走上來最後四個人都得手腳並用,Nick完全不在意他的衣服頭髮是不是亂了,反正身為一個格林,什麼險境他都去過,一向隨意Hank顯然也很能適應,令人驚訝的反而是身著高級服飾的兩位男性,他們的衣服估計這場救援之後都得丟回收箱了吧。

        不過等他們成功到了陡坡上邊比較平坦的位置,Nick這才注意到雖然經過一場艱辛的跋涉,他的隊長的風衣依舊乾乾淨淨,而Harvey連圍巾都沒弄掉,根本是不可思議,他一邊想一邊搖頭。

        平坦處不大,被樹林圍成一小圈,這邊是他們剛才爬上來的陡坡,筆端在樹後方不遠處也是陡坡,下去應該是山谷,但在夜色裡不清楚有多深。

        Nick看了看手機,距離會面還有五分鐘。

        他們就這麼佇立等待,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很柔和,卻帶點淒涼。

        像是童話書裡面,大怪獸要出場前腳步拖行的聲音。

 

        對面的樹林傳來聲響。

        從樹叢中閃出幾個身影,全都穿得一身黑,在月亮隱去的此時身型很模糊,連點反光都沒有。

        不過可以看清的是,來人總共三位,還有一位是被扛在肩上的。

 

        「很準時嘛。」其中一人說道,聲音頗低沉。

        Nick卻一瞬間辨別出對方就是那名交涉的獅怪,音色可以隨媒介改變,但說話停頓與呼吸習慣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這對現在有超級聽力的他來說還不是太困難。

        「人呢?」Renard沒理會對方話裡的戲謔,直接問道。

        獅怪聳了聳肩,一點都不小心地把Mike從肩上摔下來。

        落地的時候頭部撞擊到石塊,Mike痛得眼淚都掉出來了,卻不敢動彈,他不覺得此時醒了會讓局勢比較好,只會愈弄愈複雜。

        Harvey看到對方粗魯的動作,立刻皺緊眉梢,誰都不准傷害他的男孩,誰都不准,然而他卻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那一雙瞇起的眼眸閃過了一絲光芒,只是忙著得意的獅怪似乎沒有看見。

        Renard點點頭表示確認,雖然在夜色裡,他的視線依舊很清明,在他看來,那個孩子應該沒有致命傷口,所以還算放心。

        「東西呢?」這次換獅怪發問。

        「你們先把他給我。」Nick冷冷地說道,即使眼前的獅怪目前是人類姿態,他依舊沒有好感。

        「東西先拿過來。」獅怪壓地了聲音,眼中迸出威嚇,其他兩名獅怪也漸趨向前。

        Renard指示Nick把東西拿出來,Nick遲疑了一會兒,就從口袋裡掏出小記憶卡遞了過去,Renard一把接過就要往前走。

        「等等,叫那一個拿來。」獅怪用下巴比了比Hank

        Hank睜大雙眼看了身側的其他人,Renard沉默地點了點頭,Hank聳了聳肩就拿過記憶卡,才剛踏出步伐就被阻止。

        「你們也要把『他』帶過來。」Renard比了比倒在地上的Mike

        獅怪吐了口唾沫,一把抓起Mike的領子。

        「你們都槍解下來,」獅怪說道,不耐地看了Hank一眼,「還有,別忘了把金幣也拿來。」

        Hank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把槍解下來放到地上,其他人也跟著做,他再接過Nick遞給他的小紙包,印象裡那東西除了歷史價值外半點不吸引人,這群獅怪到底是想要金幣做什麼,還如此大費周章。

        不過這都不干他的事,他把東西拿好,就走回原位。

        獅怪點點頭,示意可以開始動作。

       

        兩人緩步走到中央,其他人屏息看著他們,樹林的沙沙聲似乎在此刻也倏地停止,像是微風把聲音拉成細絲無限延伸。

        Hank一手遞出東西,一手空著表示要接過Mike

        獅怪一手將Mike拖了前面一些,一手拿過金幣和記憶卡。

        Hank剛把金幣和記憶卡遞出去,手都還沒碰著Mike的領子,一個黑影就自旁邊撲了上來,他被猛地一撞跌到地上,又滾了一圈才爬起來,還沒站穩那東西又撲了上來。

        戰鬥悄然開始。

        為首的獅怪已經衝了出去,直接往Nick身上撲,雖然他的容貌還是人形,速度卻提升了數倍,他直覺眼前這位不高的人類不需要多留心,一撲上去就要張開嘴巴。

        Nick先是一個閃避,一手伸出去抵擋,綁在上面,原本為了對付鱷魚怪設計的護甲成功阻止對方,他在蹲低身子,伸腿就掃了出去,獅怪一個踉蹌向後退了一大步,滿臉不可置信。

        Renard這邊也沒有比較輕鬆,第三個獅怪在她的同夥撲向Hank的同時也一躍而出向她衝過來,兩手做成爪狀直襲他脖頸,Renard靈巧地閃開,一個抬腿就彎膝狠狠撞上對方的肚子,那個女獅怪大吼一聲趴到地上哀號,卻又迅速跳了起來。

        Harvey意外地沒成為目標,對方人力不足或許是主因,也可能是對方以為他們很好對付,不過這些他都不在意,他僅是輕手輕腳地繞過邊緣,往Mike走了過去。

        為首的獅怪像是感覺到什麼,奮力一推把Hank格開,轉身就朝Harvey飛撲過去,利齒已經迸出嘴唇,在黑暗裡格外分明。

        Harvey卻只是一個轉身,動作很輕微,若非圍巾擺盪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他有所反應。

        「啊──」那隻獅怪卻倏地大退一步,一手摀著臉,鮮血從指縫間不停落下,好端端的臉頰就這麼被抓了一大口子。

        Nick趁機一腳朝壓在他身上的獅怪踢去,對方卻壓地死緊,還重擊了Nick的腹部,Nick一個咬牙阻止自己叫出聲,反手從腰間抽出細匕首,抵在對方腿上猛地戳刺。

        獅怪痛得大叫起來,猛地翻落Nick身上,Nick立刻站起身,兩手端著槍直直瞄準對方,此時被Renard打到在地的女獅怪突然跳起,伴隨一聲大吼就往Nick撲了過來。

        其他兩名獅怪的吼叫也變調,從人類的怒吼轉變成猛獸的咆哮。

        面頰旁邊生出鬃毛,臉部顴骨突出,張開的血盆大口裡一排牙齒雪亮銳利,吼叫的聲音似乎撼動著森林。

        Hank一瞬間無法反應,怒吼的聲音震得他有些暈眩,沒注意到方才拋下他去攻擊Harvey的獅怪正朝他衝來,一瞬間他就被撞倒在地,尖銳的牙齒準備咬下他的頭。

        Renard一個踏步就移到Hank身邊,單手直接將那名獅怪自屬下身上抓起丟了出去,那名師獅怪背部著地,卻又掙扎著站起來,咧著嘴與兩人對峙,還舔了舔從額角滴下的血。

        正在對付Nick獅怪一個利爪掃過Nick胸口,一個尖牙劃過Nick脖頸,火辣的疼痛讓他當場一個痙攣,卻反射動作抬腳中踢,男獅怪大退一步,本來Nick又站穩腳步準備回應下一波攻擊,那兩個獅怪卻是一個側躍往HankRenard撲去,一個跳上蹲著的Harvey

        Harvey正忙著檢查Mike的傷勢沒多加留心旁邊,剛回過神,一團重物就壓了上來,他只得穩旁邊一閃,差一點就被那利齒咬成兩半。

        正與HankRenard對峙的兩隻獅怪沒多做停頓,一個率先撲上Hank,另一個也朝Renard撲去,Hank直覺就是擋到Renard身前,Renard心底一驚,他並不需要保護,但Hank這樣的動作卻是置自己於危險,他一手擋開自己的下屬,手摸上腰間,卻想起自己的配槍早就不知道落到哪了,眼前的獅怪像是對他的猶疑感到滿意,張開了大嘴就要咬上他的肩膀──

        「啊!」一聲慘叫。

        接這是劃破空氣的聲音,爾後是另一聲慘叫。

        兩隻獅怪的後背都插了一支箭,雖然不是要害,卻已讓他們當場倒地,驚愕的雙眸轉向飛箭來處。

        Nick正握著一把縮小的十字弓,呼吸平穩眼神銳利,完全不像是剛經過一場搏命的戰鬥。

        這把十字弓是他為了預防萬一,仿作先祖留下來的那把的成品,雖然箭支比較小,但彈力相當大,可以射到滿遠的距離,殺傷力也不錯。

        沒想到這個萬一來得這麼早。

        那兩名獅怪不可置信地看著Nick,一瞬間表情從驚訝轉作驚懼,若非現在有鬃毛掩蓋,一定可以看見那逐漸蒼白的臉色。

 

        「你是個格林。」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