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蘭警局隊長辦公室裡,尷尬的沉默籠罩。

        Renard望向自己的兩位屬下,其中一位忙著研究書牆上的厚重精裝本,另一個忙著從地毯上的花紋推演幾何理論。

        還有另外一位倚在牆上,不時望向窗外的男士。

        波特蘭警局隊長重重嘆了口氣。

       

        「你們再說一次,是什麼狀況?」壓低的聲音頗有威嚇效果。

        Hank僵直了一下,將目光從書架移開,轉而看向剛剛抬起頭的搭檔,而後者此時正忙著看桌後的隊長大人。

        Nick。」然後隊長大人開口了。

        隊長大人的專屬格林深深嘆了口氣,灰藍眼眸深深凝視對方的,思量一會兒才緩緩開口。

        「我們懷疑目擊證人被綁架了。」

        「然後?」Renard抬了抬眼。

        「我想,我們應該去救他──」Nick說到一半倏地噤聲,他知道自己聽上去不可理喻還很愚蠢。

        「去哪裡救,Burkhardt警探?」Renard的聲音很冷。

        Nick覺得自己如臨大敵,每次只要Sean用姓氏叫他,通常都沒什麼好事,不是案子遇上瓶頸就是他報告沒交。

        「我們會追蹤他的手機、調監視器畫面、詢問可能目擊者……

        「太慢了。」Harvey緩緩說道,聲音不大,卻讓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

           Renard望向此時已然離開牆面,站在他桌前不遠處的男人,他淺色的瞳眸不動聲色地打量,打從這個男人一進來,他就感覺得到一股特別的氣勢,沒記錯的話,Nick的確提過他是位律師,這種氣是或許是職業使然,但Renard總覺得不只如此。

        不過他還是溫聲地回話。

        Specter先生,我知道您很心急,但目前沒有確切證據顯是您的──助理是遭人擄走。」

        「他沒有接手機,Mike從來不會這樣的,他會漏接,但一定會馬上回撥,他也沒有徹夜沒回來的記錄。」Harvey的聲音很穩,卻不知怎地聽上去有些疲憊。

        Renard卻覺得有些奇怪,他不認為一般的上司會到對下屬的生活習慣這麼了解,甚至會知道對方習慣幾點回家,人不見了就如此心急,不過眼下他自己也沒好到哪兒去,實在沒什麼資格說別人。

        Specter先生,」Renard自思緒抽離,他淺色的眼眸透著冷靜,以對受害者家屬問候的安慰語調回答,「除了這點,有其他不尋常的地方嗎?或許他只是手機沒電了?」

        Harvey重重嘆了口氣,淺棕色眼眸定定凝視眼前光坐著就看上去頗高的男人,他有著捉摸不透的某種特質,像是波瀾不驚的湖面,卻不知到底有多深,那種內歛沉靜讓Harvey印象深刻,卻也有些懷疑對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前幾日您的兩位警探才來找我們,拿走了證據,今天Mike就失蹤了,恕我直言,Renard先生,我不覺得這是巧合。」

        Renard沒有應答,僅是看了Nick一眼,冷然的目光底下是詢問的意思。

        Nick看了看自家隊長,一雙清澈眼眸眨了又眨,他想他知道Renard的問題是什麼──到底這個男人知道多少?但是他不確定是否要回答,可以的話,他總是盡量避免讓Renard捲入維森案件,而RenardNick私下進行的「格林維安」也從不插手(幾乎不插手)

        然而他一轉頭,就迎上Harvey的目光,對方那棕色眼眸裡除了詢問亦有求助的意思,而這令Nick好生驚訝,他原本以為眼前這位強大的不知道名字的維森不會尋求幫忙的,你知道,他們都喜歡「私下解決」這一套,跟某位王子一樣。

        但現在,在這個緊繃的時分,他的目光很深沉也很著急,總是他表面看起來平靜自適。

        Nick咬了咬牙,在心底嘆口氣,像是做了重大決定後緩緩開口。

        「隊長,這次的搶案犯人是維森。」

        Renard抬了抬眼默不作聲,他看了看Harvey,又看了看Nick,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Ross先生提供的影片裡有一個人轉頭過來,但看起來是很嚇人的面具──」Nick頓了頓,像是思量了一下子,「但其實應該是獅怪。」

        「上次搞競技場的那個?」Hank插話。

        「嗯,」Nick點了點頭,「他們很暴力,所以如果真的是他們帶走了Ross先生,我想我們應該──盡快調查。」

        Renard點頭表示理解,目光卻飄向了前方的Harvey

        Harvey抬了抬眼,沒說什麼。

        倒是Nick看出了Renard的疑問。

        「呃、隊長,Specter先生也是個──也是個維森。」

        Renard看上去是一點都不驚訝。

        Harvey則是看向坐著的男人,他很好奇到底這位冷然的隊長有怎麼樣的底,雖然他話並不多,他單是在方才的幾分鐘裡,他就感覺到對方潛藏的部分不容小覷,這個男人一定不只表面上如此簡單,他有著一種特殊的氣質,一種混著優越、自信卻又些許戲謔的態度,像是站在懸崖邊俯瞰天下的那種氣魄,這樣的人卻屈尊於一個警局隊長的職位,實是非常奇怪。

        Harvey知道自己懷疑對方也是個維森,但或許只是個知情人,畢竟人類中不乏深沉卻又帶狠勁的,比如Jessica就總是令他信服,眼前這位男人或許也是如此。

        一陣鈴聲打斷了Harvey的思考,也打破了寂靜。

        Renard接起桌上的電話。

        Renard。」

        『你要的人在我們手上

        電話一端的聲音低沉沙啞,像是用什麼摀住了口鼻後再說的。

        Renard一個皺眉,抬手示意就想問話的Nick安靜,然後按下了免持通話鍵。

        「是嗎,請問『我們』是指?」Renard平穩地說道。

        『別裝蒜對方大吼了一聲『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Renard沉吟了一會兒,帶點綠色的眼眸先是看了Nick一眼,又看了Hank一眼,最後落到Harvey身上,停頓了一會兒才緩聲開口。

        「你們想要什麼?」

        『證據,拿證據來。對方的答覆很簡短

        ……我要聽到『他』的聲音。」Renard也迅速回覆。

        對話那一端的人「啐」了一聲,然後似乎朝他身側大喊了一聲「起來!」,還傳來重物相擊的聲音,然後是布料摩擦的聲音。

        最後是人的喘氣聲。

 

        ……Harve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