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5 Suits本子 Stupid Mistake和Perfect Victim預定調查中:請戳我

 

        一道疑惑的聲音將他拉出思緒的泫渦,Mike抬頭一看,卻沒半個人影。
        正當他想要再縮回去時,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一隻上下揮動的手,接著是一張擔心的臉。
        「……Harvey?」
        「你說什麼啊?Mike……」Trevor的臉又靠近了一些,盯著那雙此刻沒有焦點的藍眸,然後用力在Mike身邊也坐了下來。
        「Trevor?」Mike像是驚醒一般,猛地轉過頭,「你、你回來了?」
        Trevor點了點頭,一手撐在盤起的腿上,側過的頭倚在手背,深色眼眸凝視著Mike。
        「你還好嗎?」
        「什、什麼意思?」Mike被自己語調中的怒意嚇了一跳,聽上去像是極力掩飾什麼,「我沒有怎麼樣──」
        「放輕鬆,兄弟,」Trevor拍拍Mike的肩膀,語調輕快,「我只是看你一副快死掉的樣子,有點緊張。」
        「我沒事……」
        「真的?」Trevor抬了抬眉,一腳推開茶几,讓蹲坐的空間寬敞些,然後就移到Mike前方,「你臉色很蒼白……」
        「Trevor……」Mike被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直覺就是閃避。
        但是Trevor沒給他這個機會,正確來說,Trevor根本沒有察覺到異樣,就靠了過去,一手撫上Mike的額頭。
        「唔……沒有發燒……」Trevor一邊說著,一邊摸摸自己的額頭,「你的體溫有點低……你會冷嗎?」
        「不會。」Mike低聲說道,將頭轉向一邊。
        其實他冷到不行,冷到骨子痠疼,冷到心臟緊絞,冷到連呼吸都顯得辛苦,但這樣的寒意不是外來的,而是一種害怕、一種焦慮,即使全身包裹在毯子裡都於事無補。
        「會餓嗎?」Trevor思考了許久,得出了結論,「我買了熱狗堡回來──加了你喜歡吃的洋蔥。」
        Mike半張臉埋在手臂裡,一雙藍眼瞅著對方,良久後才低聲說道:「謝謝……我不餓。」說完後又把臉埋了回去。
        像是等了一世紀這麼久,Mike都沒有感覺到Trevor有所動作,正當他想再次抬起頭看看對方,包圍自己的雙臂就拉開,他也順勢將彎起的腳放平。
        而對坐著的Trevor正沉默地望著他。
        那雙深色的眼眸瞬也不瞬地凝視,卻顯得有些冷,抿緊的嘴唇承載著主人的情緒,繃成一條扭曲的直線,周身散發的氣息低緩抑鬱,好似將整個身子都壓在鐵條上的籠中野獸,想到出閘卻不得其法,只能讓陣陣怒意感染面前的人。
        Mike下意識地咬了咬唇,他不懂這突如其來的惡意是怎麼回事,卻也感到一絲驚慌。
        於是他伸出手,想要像以往般碰觸好友的肩膀。
        
        「……你在想他。」
        「……什麼?」

        Trevor突然的出聲讓Mike剛伸出的手就擱淺在半空中,漂亮的雙眼眨了又眨,卻忘不掉一閃而過的字樣。
        
        「想……誰?」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Mike,」Trevor盤腿坐好,語氣很冷,卻沒有方才的忿恨,「不要跟我裝傻,你裝得糟透了。」
        「我沒有裝傻。」Mike輕聲說道,微微低下頭。
        Trevor沒說些什麼,只是一手撫上Mike的臉頰,Mike一個激靈,直覺就是閃躲,卻勉力壓下那股厭惡,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一個碰觸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以前也常常這樣,尤其『交往』之後,他應該把這視為正常舉動。
        應該的。
        眼見Mike沒有特別的反應,Trevor又靠近了些,這樣做的結果就是,Mike又將雙腳縮回胸前。
        Trevor皺了皺眉,跪到Mike面前,拉直的雙腿讓他得以居高臨下,雙手搭在Mike身後的沙發上,深色眼眸凝視對方。
        Mike沒有特別的動作,連表情也沒有太大變化,只是抬頭望著Trevor。
        「你在想他。」
        「……誰?」Mike輕聲道,問了個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問題。
        「你知道我在說誰。」Trevor低聲說道」,低頭靠近。
        「我……」Mike開口就想辯解,卻發現自己沒什麼氣力,索性安靜下來。
        「那個男人──叫什麼的……」
        「Harvey。」Mike回答道,一雙眼眸眨也不眨地凝視對方。
        「……管他叫什麼,」Trevor撇了撇嘴,眼底一抹不屑,「他讓你這麼難過,你為什麼還要想他?」他一邊說著,一邊傾身,讓額頭抵上額頭,鼻尖摩娑,嘴唇幾乎碰在一起。
        但是Mike那雙清澈的藍色眼眸卻沒有絲毫猶疑,只是定定地凝視著Trevor,在近到彷彿睫毛都糾結勾纏的距離裡,冷靜得嚇人。
        「他沒有讓我難過,Trevor。」
        「喔?」Trevor抬了抬眼,勾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我難過……是我自己的事,跟他無關。」
        一如我愛你,與你無關。
        Trevor沒說些什麼,只是雙手在沙發邊緊握成拳,鼻尖輕輕摩娑,爾後一手撫上Mike的臉頰,一手壓在肩頸上,即使對方想移動也難以使力,然後低語。
        「Mike……」
        Mike一瞬間想閉上雙眼,卻發現對方近得讓他做不到,視線裡盡是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孔,低啞的聲音好似緊抓著耳廓拉扯,即使不想聽到也毫無辦法,高熱的體溫和他的冰冷相反,從被碰觸到的地方向上延燒。
        他感覺對方的吐息落在唇畔。
        帶有一點緊張,卻也飽含侵略。
        他感到自己好似化作水氣,或是漂浮的微塵,身子變得好輕,一切感知都逐漸消退,慢慢地,連自己都融化成虛無。
        「Mike……」
        唯一留下的就是呼喚的聲音。
        「我的……」
        還有占有性的話語。

        ──不!我才不是你的!
        ──我不是誰的!我只屬於我自己!
        但是在這個連自己都消融的時刻,大聲宣告「自己」又有何用呢?只能在在提醒,即將被吞噬的事實。
        而他卻無力反抗。
        從肩膀到胸口,腰際到雙腳,甚至指尖都毫無氣力,視線一片模糊,腦袋滿是渾沌,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如果就此放棄,應該會輕鬆一些吧。
        如果就此降服,應該會容易許多吧。
        如果就此屈從,應該會忘卻所有吧。
        應該吧。

        「我的Mike……」
        所以當Trevor覆上他的嘴唇時,他沒有動作。
        即使眼角傳來酸楚。

        「忘記他吧……」
        所以當Trevor開始啃咬他鎖骨的時候,他沒有反抗。
        即使胸口傳來悶痛。

        「讓我幫你忘記……」
        所以當Trevor的手滑進衣服底下時,他也沒有掙扎。
        
        或許忘記中就沒有想像中困難。
        學會失去……並不是件太困的事
        ──即使是失去你!

        在Trevor把手伸到他褲子拉鍊的時候,他不禁冷笑一聲。
        對自己。
        因為他忘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不,或許他沒有忘記,
        只是不願意想起,
        卻在此刻是如此清晰。

        愈強調失去的容易,就愈顯得你無法放手。
        愈希望能夠忘記,就愈清楚被記憶啃食的自己多麼不堪。

        到最後的最後,
        你才發現,那些你真心冀求的,早已離你遠去。
        而在這邊的你,使勁全力呼喊,也喚不回你想望的曾經,

        很久以後你才聽清,你呼喊的話語──
        用力到連胸口都疼痛──
        連手心都出汗──
        連喉嚨都嘶啞──
        
        聲音卻依舊如此微弱──
        我啊──
        我啊──

……我忘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盒子裝牛奶 的頭像
盒子裝牛奶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