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天色晚得遲了,渲染般調著染白的橘黃微光,淺紫的天空逐漸轉深,沾著幾絲纖白的雲絮也淡淡刷上光影的漸層。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和真琴並肩走在從游泳俱樂部返家的路上,熟悉的道路,熟悉的街景,不熟悉的是胸中這個難以言喻的焦躁感。
  早已不知一起走過幾次的路,懷著這種微微有些氣惱、不太愉快的心情走著卻還是第一次。
  遙無意識地輕嘆了口氣,低垂著眼,腦海中不經意浮現不久前才與他們笑著道別的、許久不見卻與往日毫無二致的、國中同學的臉,然後想起了自己走出俱樂部時看到那人與身旁的笨蛋開心聊天的場景。

  對,真琴那個笨蛋。

  隱隱知道這不過是賭氣,不過總覺得不出聲在心裡唸個兩句,心情還是會稍微轉好這麼一點點。遙聽著幾乎被他當成背景音的真琴的說話聲,小小的反省自己最近好像真有點太過煩躁,一邊試著回想這種焦燥的心情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從昨天聽到真琴突然提起這位許久未曾想起的國中同學時,還是這陣子聽真琴開始把他不熟悉的游泳班的瑣事當成話題開始……?

  不……應該還要更早一點。

  遙微微抓緊胸前衣襟,彷彿這樣就能壓下胸中不安的煩躁感,淡綠的衣料在細長的指縫間掐出摺痕,映著一側橙黃的夕色微光在眼中卻也是某種令他安心的色彩。

  很像他的顏色,柔和、沉穩,比什麼都更溫柔,但──
  雖然很像,卻不是他……那個走在自己身邊,任何事物都無可取代的人。

  想起幾天前,真琴在社團室告訴大家關於在游泳俱樂部幫忙的事,雖然不想承認,但那時即使他臉上表情一如昔往的淡然,心裡卻十分動搖。
  相較於渚和怜純粹的驚訝,那個沉沉擊中胸口的感覺是帶著震撼的失落感,雖然真琴很快就向大家解釋為什麼拖過了一個週末才說明此事,悶在胸口的違和感依舊讓他心煩意亂,與其說是被蒙在鼓裡的不滿,不如說是被拋下的恐慌……彷彿真琴突然往前多走了一步,而那一步的距離是他不知道自己伸手能不能觸及的。
  突然決定要參賽自由泳的時候也是,雖然真琴說想認真比一場的心情應該是真的,他還是覺得有某些很重要的事真琴沒有說出口,也有些事似乎是真琴沒有注意到的──例如對於兩人的比賽他是怎麼想的……
  畢竟他們都在這個關口上,他知道真琴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動,但這種胸口像卡了什麼不上不下的感覺還是讓他有些難受。

  好想游泳……

  不知是什麼讓他動搖了──也許是兩人步行的公路一側臨著海岸聽得見潮水的聲音,明明不到半天前才在俱樂部的自由水道游過,此時他又想回到水裡。

  不,不是這樣……

  聽著兩人的腳步聲和真琴的說話聲,遙半垂著眼,低低嘆了口氣。

  無可取代的,包覆全身,清冷沉靜的安全感……只有水──
  和真琴。

  回過神來,遙漫不經心地抬眼看像身邊並肩走著的人,正巧迎上真琴彷彿感知到什麼向他投來的視線。

  「怎麼了,遙?」

  還是那個帶著溫度的柔和嗓音,遙不置可否地轉開視線,眼角餘光就瞥見真琴綻開慣有的柔軟笑容,帶了摻著懷念的笑意繼續說。

  「所以啊,貴澄他……」

  又是貴澄。

  遙細緻的眉線不快地壓低了些,雖然大多是國中時的瑣事和關於游泳班孩子的事,但這傢伙也未免提貴澄太多次了……
  與回憶中零碎的畫面重疊,遙又想起了不久前撞見他們愉快說話的樣子,雖然在他決定去找真琴時多少已經預想了這樣的場景,但親眼看到的時候卻還是難免胸口悶悶的酸澀感。
  先前隨著思緒亂飄早已不知飛到哪去,那種微微有些氣惱、不太愉快的心情又再次浮現,遙放在腿側的手隱隱握緊了些,垂著眼,帶著微慍,不悅地半吊起視線看身邊還在傻笑說話的人。
  彷彿總算察覺到他微妙的情緒波動,真琴轉過臉來,微微上揚的眉毛使眉尾下垂的線條更加明顯,遙瞥了眼那雙反射夕照柔光的翡翠綠眸,停下腳步。

  「遙?」

  看著那張柔軟好看的笑臉帶著些許擔憂的神色凝望自己,遙半垂的眼瞼細細一瞇,突然伸手揪住真琴寬鬆的衣領──



* * * *

 

  隱隱聽得到細微的海潮聲。
  觸感很輕,幾乎只是唇間若即若離的輕觸,那雙即使在最炎熱的盛夏正午也仍銜著一絲水氣沁涼的潤澤薄唇淡淡呼出水一般澄澈清涼的氣息,若有似無地在鼻尖和唇角的末梢飄然散逸。
  真琴眨了眨眼,過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被吻了,對上遙湊上唇來時也沒闔上的雙眼,慌地彈開身子,連退了兩步。

  「危險!」

  所幸此時車流稀少,身旁也沒有人車經過,真琴被遙扯著手挽拉回行人步道時還有些驚魂未定,也不知是哪個讓他更驚慌一些。

  「怎麼突然就親過來啊……遙,嚇了我一跳……」

  應該是責備的言語卻絲毫聽不出責備的語氣,真琴緩過氣來,表情放鬆了些,柔和下垂的眼尾流露的笑意無奈中帶著深切卻不顯見的寵溺。

  「……是真琴要我親你的。」

  「誒,沒有吧?我什麼時候……」

  無辜反駁的同時,真琴卻看見背光的方向,遙的耳根染上夕陽的顏色透出淡淡的紅光,遙半垂著眼若無其事地看著一旁,微微扁起的薄唇緊緊抿著,看不出幾秒前才做了大膽的親暱舉動。

  不會吧……

  真琴下意識輕觸唇角,遙方才若即若離的親吻仍殘留著唇膚纖薄的觸感,只覺得耳根到後頸都灼熱起來,又像傳染一樣,連指尖都開始微微發熱。
  相較於遙突如其來的親吻,更讓他驚訝的是此時才隱隱察覺的遙的心情,雖然遙的反應還是淡淡的,但那個鬧彆扭轉開視線仍裝著若無其事的表情還是洩漏了心緒,真琴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嘴角卻忍不住揚起弧度。

  「……笑什麼啦……」

  遙有發現嗎?他鬧彆扭時半垂著眼微微扁嘴的樣子有多可愛。
  不過要是說了這些遙會生氣吧……

  心底早已漾開無限溫柔的笑意,真琴向前半步走近遙,略略低頭讓兩人的前額輕輕靠在一起。

  「對不起,遙,是我沒發現。」

  「……」

  「我說太多了呢……謝謝你,遙。」

  「……笨蛋。」

  為什麼每次這個人都能適時說出最能讓他安心的話。
  明明是他自己鬧彆扭的,卻讓真琴道歉了……

  無法化作言語的意念堆積,細微的焦躁感卻在迎上那雙眉眼細彎,眼角柔和低垂的溫柔眼眸時煙消雲散,壓抑在胸口沉悶酸澀的東西也消失了,遙鬆了口氣,放緩了眼神,精緻的唇角也不禁細細勾起。

  也罷……現在這樣就好。

  薰暖的微風輕撫般吹動兩人的衣衫和頭髮,留下淡淡的海潮氣息,真琴伸手輕輕梳理遙被吹得微亂的黑髮,骨節分明的修長食指勾著髮絲順著耳際線條塞到耳後,明明只是個普通的小動作,黑色髮絲繞過指尖,以及寬厚的手掌掠過遙精巧的耳廓和下頷線條的瞬間卻莫名有種沉靜的豔麗感。
  真琴按不住心中柔暖的心情,隔著瀏海碎髮在遙的額前輕輕一吻,釋懷地綻開笑臉。

  「遙剛剛從俱樂部出來的時候心情不太好,是因為貴澄提到凜國中時出國的事……誒?不是嗎?」

  看到遙再次半垂著眼瞅他,真琴有些尷尬地眨了眨眼,歪著頭卻想不到其他原因,只好傻笑著伸長手臂半攬著遙緊實纖細的腰身,討好地湊近鼻尖輕蹭。
  遙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心裡嘀咕著為什麼這個傻瓜總是對關於自己的事感應遲鈍,不覺放軟了眼神,又為了隱藏嘴角隱約揚起的弧度,遙順著兩人輕觸的鼻尖,將頭微微偏向兩人默契的角度。
  然而,就在遙緩緩閉上眼睛想專心感受這個吻時,低頭貼近的真琴卻停了下來,在兩人鼻尖廝磨,聽得見彼此呼吸的距離輕笑著耳語。

  「雖然我說了很多次,但……我還沒有聽遙說喔。」

  感受輕細的語音吹在唇緣微微搔癢的觸感,遙略抬起眉,而後闔眼,仰頭將最後一絲不到毫釐的距離補滿。
  染著紅暈的夕照在熟悉的海潮聲中將一旁路燈的影子拉得細長,那句沒說出口、細碎卻珍貴不已的碎語也像沉入彼此胸中隱沒在兩人交疊的長影──


  『Kiss Me.』


-------------------------------------------------------------------------------


小番外.回家路上


  「貴澄哥哥……這、這樣我看不到前面!」

  「啊啊抱歉!不過這個颯斗不能看呢……我們轉個方向好了。」

  抱起弟弟纖瘦的身體,高瘦的大男孩維持一手遮在弟弟眼前的姿勢,轉過身後,才將那個被抱在懷裡也乖巧沒有掙扎,只是左右轉著小腦袋好奇詢問的弟弟放了下來。

  「這樣就可以了,那麼颯斗,我們回家吧!」

  「嗯!」

  有著年齡差的兄弟自然而然地牽住彼此的手,颯斗開心地笑著。貴澄握著弟弟溫軟細嫩的小手,愛憐地漾開微笑,只希望有一天能在泳池裡看到這個他衷心喜愛的,弟弟純真的笑。

  「颯斗喜歡真、啊,是橘教練,颯斗喜歡橘教練嗎?」

  「……嗯。」

  圓潤的紫晶色大眼一瞬間閃過一絲猶豫,雖然喜歡溫柔親切的教練,但對水的恐懼卻不是因此就可以消弭的,兩件是相關卻又不相同,年幼的他還無法明確的表達。
  看見弟弟柔軟的小臉蒙上淡淡的陰影,貴澄有些悲傷地柔柔一笑,隨即想起真琴堅定沉穩的笑容,還有和真琴在一起的遙,雖然沒什麼根據,但他確信那兩人只要能在彼此身邊,就一定沒問題的。
  不覺有些懷念起來,直到颯斗扯了扯兩人交握的手,貴澄才回過神來。

  「哥哥也喜歡嗎?橘教練還有……另外那個大哥哥。」

  不知該怎麼形容那個在休息室偶遇,看起來很冷漠,其實卻很溫柔的人,颯斗眨著水潤的大眼無辜看著哥哥。貴澄倒是很快就意會過來,微笑看著弟弟紫水晶般的瞳色與自己如出一轍的眼眸,狹長的眼尾露出開心的笑意。

  「很喜歡喔,不論是真琴,還是遙。」

  不論哪一個他都很喜歡呢。
  不過,也許他最喜歡的,是那兩人眼裡只有彼此,為了對方拚盡全力卻沒發現對方眼裡也只有自己的身影,想起兩人更甚往日的默契,以及剛剛因為在意而潛伏跟蹤碰巧看見的場景……

  果然他們倆人,都只看著彼此呢……

  安心而懷念地輕笑,貴澄握緊弟弟柔軟的小手,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

 

盒子(宮月朔)的plurk: http://www.plurk.com/greenleaf2580
歡迎拍打餵食賣萌聊天一起廚>//////<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