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將腳踏車鎖好,調整一下背包帶子,才滿意地笑了笑,轉過身左右看了一下,準備走到對街的書店,就在他正要跨出第一步的時候,一部車子劃了個漂亮的弧度,滑過馬路,剛巧停在他面前。

    優雅的流線設計,打磨光亮的黑色烤漆,加上車頭那低調卻又醒目的標誌,彰顯了主人的身價與城市特有的奢華,像極了潛伏的豹子,悠緩的吐息與伺機而動的明亮雙眸完美勾勒出那漂亮的身段。

    Mike愣了愣,直覺是這台車的主人想是隨機找了個地方停,他壓根兒不想管那些城市貴族的思維,偏了偏頭就打算繞過去。

    他面前的車窗卻緩緩滑了下來。

    然後他發現自己屏住了呼吸。

 

    Specter先生?」

    Harvey。」

    「你、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想,州法律或憲法都有明確規定,人民有自由移動的權利?Mike。」一抹淺笑浮現,Harvey的棕色眼眸閃著光點。

    「我不是……

    「你要去哪裡?」

    「學校!」Mike想也沒想就說道。

    「你把腳踏車停這麼遠?」Harvey抬了抬眉示意,Mike不僅往後看了一眼,「你不太會說謊,孩子。」

    「不要這樣叫我!」Mike嘟起嘴巴。

    Harvey沒有回應,只是勾了勾嘴角,Mike倏地感到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上車吧。」

    「為什麼?」

    「因為你沒什麼機會坐這麼高級的車子?」Harvey笑著說,看到那漂亮的眉毛又擰再一起才從容改口,「因為你沒什麼機會喝下午茶?」

    「我每天都可以喝到免費的下午茶!」

    「打工時偷喝的那種?」Harvey輕笑了一聲,帶一點點戲謔的不屑,「我指的是有人畢恭畢敬地端茶到你前面那種,Mike,像你前幾天那樣。」

    「我哪裡畢恭畢敬了?」Mike一瞬間為之氣結,不管旁人目光就扠著腰大叫起來,「那只是必要的……禮貌,Harvey,至少你付了錢!

    「因為我付了錢?」Harvey的語調上揚,然後在看到那清秀的臉但一陣驚慌後一陣開心,「那現在我正式邀請你,Mike Ross,待會兒我付錢,讓你有頓給人畢恭畢敬服侍的下午茶。所以上車吧。」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Mike睜大雙眼,看著對方那極富魅力的笑容,聰明的腦袋在所有學過的專業科目與旁門知識裡調查蒐尋,卻怎樣也找不出一個字好反駁,彷彿對方那沉穩的聲線和略帶侵略性的笑容混合起來就成了真理,讓他一瞬間只有想點頭的衝動。

    不過他沒有。

    他繃緊了脖頸,微濕的掌心緊緊抓著背帶,清亮的雙眸轉了又轉,才深深吸了一口氣,紅潤的嘴唇輕啟。

    「不行,Harvey,我要去買--」

  Harvey頭也沒轉,一手從伸側抓了個東西遞到車窗外,Mike下意識接過,然後驚訝萬分地看著對方,過了一會兒又將目光移回手上的東西,再移到對方臉上,就這麼好怔愣了好幾秒。

    他的手中是本未拆封的《風之名》,連塑膠袋上的黏條都還沒有半點撕裂的痕跡。

    「我、這個……

    「我本來想連第二集一起給你,但是他賣完了。」Harvey一臉可惜,雖然他心底想的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如果沒有保留一手,下次他拿什麼來釣狗狗呢?雖然他--堪稱情場贏家的Harvey Specter從不缺乏吸引別人的方法,但有個最快也最有效的道具想必整件事會簡單不少。

    「謝謝……Mike憋了許久才吐出這麼一句話,然後他抿了抿唇,「真的很謝謝你,但是我等一下要……

    「你最近的一堂課是一個小時後,但是那堂課的教授請假,所以你要將近兩個小時後才有課,Mike?」

    這下子Mike不只是驚訝了,若非清楚對方是一個在頂尖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那位人人稱羨有加的Harvey Specter,他鐵定會認為自己被變態跟蹤了,只是不巧這位變態太帥了一點。

    「就算是那樣……

    「所以上車吧。」Harvey這回沒有特意露出笑容,只是維持那總稍稍上揚的嘴角,一邊解了安全帶往另一側坐,一邊開了車門。

    Mike左右看了一下,總感覺周遭的行人都在盯著他看,等待他的反應,雖然他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即使有量價值不斐名車和一位西裝紳士等在路邊如此之久就為了勾他上下午茶桌,但他還是緊張得眉頭緊皺,又往車內看了一眼,卻看到Harvey悠哉遊哉地從手機螢幕上移開視線,偏過頭,拋給他一個充滿疑問的笑容。

    「怎麼了?我不會綁架你的。」

    「不是這個……

    「怎麼想都知道,綁架你我比較吃虧,弄不好得自己打自己的官司還要不到什麼錢。」

    「什麼……!」

    Harvey又微笑,戲弄這孩子真是愈來愈有趣了,剛才他回傳Donna的簡訊裡才提到Mike對下午茶提議的反應,他機靈的秘書還直接寄了一張眨眼睛的照片過來,上頭用手寫了「I'm right, you know!」

    「上車吧。」

    「唔!」

    這回Mike沒有試圖說些什麼,只是舔了舔下唇,伸手拉開車門,小心翼翼地沒讓自己的鞋子踏到門框,然後再慢慢地坐到那舒服得過份的椅子上。

    Harvey看著Mike近乎對待聖物的動作不禁失笑,不過他沒讓對方發現,僅是瞥了一眼那清秀的臉蛋,就把目光轉回手機螢幕上,然後按下發送鍵。

    Yes, you're right; as you always are.

 

 

~HARVEY & MIKE~

 

 

    HarveyRay靠在路邊,然後在Mike疑惑的目光中下出了車子,再走到Mike這一側,輕巧地拉開車門,然後行了個紳士禮,只差沒拿頂帽子放在胸前。

    「下車吧,公主。」

    Mike再看著對方下車時就略有預感會發生什麼事,但他沒來得知也不知道如何阻止,只得睜大雙眼張著嘴,看著那漂亮的手搭上車門,然後就是門外那剪裁精巧的西裝和優雅的身段。

    Mike倏地感到一陣溫熱竄上臉頰。

    Harvey只是繼續微笑地看著他。

   

    Mike深吸一口氣然後用力吐出,好似在趕跑什麼想法一般鼓起臉頰,然後才一手撐著車門,兩腳一晃,俐落地下了車。

    Harvey注意到這回Mike沒有留神自己的腳有無刮著門框了。

    很好。

    感覺自在不受拘束才是約會裡最基礎的元素,如果對方小心謹慎到必須瞻前顧後,那所有美好氣氛都只是精心營造的虛假而已。

    一邊思索著,Harvey一邊關上了車門。

 

    然後就聽見Mike驚叫一聲。

 

    「咦!這這這不是我打工的地方嗎?」然後他轉身看著Harvey,「我還以為你要帶我去哪裡?」

    「喔,所以你的確有期待你會被帶去哪裡。」

    「我才沒有!」Mike氣得嘟起嘴巴,雙手在胸前交叉。

    「是嗎?」Harvey笑著站到他面前。

    「當然是!我我我只是……Mike揪緊眉梢,湛藍的眼眸轉了又轉,那漂亮的雙唇緩緩扯出一抹笑容,整張臉瞬間亮了起來,好似燦爛的日光全灑落在他身上,「我是有所期待,沒錯,」他換了個姿勢,改成雙手環抱胸口,然後上半身稍稍前傾,偏著頭瞅著Harvey,「我對『你』有所期待,Harvey。我以為你會帶我去個稍微……『特別』的地方。

    然後就掛個一臉「我說對了吧」的笑容

    Harvey只覺得他一瞬間很想捏捏那看上去軟綿綿的臉頰。

 

    「我很想,Mike,」Harvey也偏過頭,然後一手搭上Mike身側的手肘,將他轉了半圈,「但符合我最低標準的店離這兒太遠,除非你想翹了下一堂課,而且……」然後他轉過頭打量Mike纖瘦的身板子,「你這身衣服,不行的。」

    「喔。」Mike本來想回句機靈點的話,卻只感到對方那從手肘處移到背心的得手似乎傳來一陣燙熱,讓他緊張了一下,然後愣愣地被推著向前走。

   

    盯著眼前的價目表,Mike一瞬間演到有些頭昏。

    是的,在這兒打工這麼久了,即使他沒有超凡記憶力,什麼餐點多少錢,搭配哪樣飲料可以優惠,或者來個雙人下午茶會贈送點心他怎麼可能不清楚?只是一瞬間要他決定點什麼當下午茶還真有些頭疼,更何況他從不費心喝什麼「下午茶」的,他賺到的錢光應付生活開支都頗困難了。

    Harvey看著Mike一下皺眉一下嘟嘴,時不時還喃喃自語,好似正在破解歷史上最困難的數學題,忍不住勾起嘴角,他稍稍等了一會兒,就一手抽走Mike正抓著的價目表。

    「吚!你做什……

    「等你決定好就明天了,還是讓我幫幫你吧。」

    「我想吃布朗尼!」猛地將身子往前傾,Mike只差沒壓上桌子,一手越過價目表,指著那咖啡色的點心。

    Harvey抬眉,深邃的眼眸凝視對方,語調輕快地說道:「你確定?我請客,你不想吃貴一點的嗎?」

    「我想吃布朗尼,」Mike堅定地說,往後坐回原本的姿勢,「再貴的東西都比不上喜歡來的重要。」還附帶一個聳肩。

    「也是。」Harvey點了點頭,把點餐單交給服務生。

    「幫您確認一下,您點了一片布朗尼,一片香草威士忌蛋糕,一杯柚子檸檬,還有一杯黑咖啡,是嗎?」服務生語調平板地念道,只是時不時對Mike拋出疑惑的眼神。

    Mike則一下看自己的手指,一下看窗外,死命避開眼神交會。

    Harvey笑著點了點頭,揮揮手示意服務生離開。

 

    「你很緊張。」Harvey凝視著Mike說道。

    「我……Mike轉頭看了一下吧檯的方向,以非常低的聲音回應:「我才不是緊張!只是……在自己打工的地方吃東西很奇怪。」被請客更奇怪,被一位穿著西裝的極富魅力的頂尖了律師像約會一樣請吃東西更是奇怪到了極點。

    「會嗎?」Harvey一面回應,一面伸手接過送上的餐點,還習慣性地對服務生勾起嘴角,給了個「禮貌性」的笑容。

    Mike發誓他看到那位服務小姐臉紅了。

    「拜託……Mike吸了一大口飲料,把臉頰都鼓了起來。

    「怎麼?」Harvey將咖啡湊到唇邊,淺嘗一口就皺起眉頭。

    「你根本就在到處勾引人!」

    「我?」Harvey抬了抬眉,放下咖啡杯,「你是指剛剛那個嗎?我並沒有要釣她的意思。」

    「是~啊~是她看到你自己就臉紅了,多麼神奇!」Mike雙手向上一揮,不懈地哼了一聲。

    「某種程度來說沒錯,你的觀察力真驚人。」

    Mike不可置信地張大嘴,一雙眼睛把Harvey從上到下,從下到上打量了好幾遍,直到發現對方那淺笑著的臉毫無一絲羞愧,還一副理當如此的樣子,才放棄似地搖了搖頭,決定開始跟自己的布朗尼奮戰。

    放了一口布朗尼到嘴裡,Mike閉起雙眸感受舌尖的微苦,綿密柔滑的巧克裡和鬆軟卻不噎口的蛋糕完美搭配,從碰觸到的那一刻起,一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眨了眨雙眼,伸出舌頭舔了舔下唇,然後再輕觸叉子,感受到一陣尖銳的微痛感才回過神來。

    然後他發現Harvey目不轉睛地望著他。

    Mike倏地想起剛剛自己旁若無人的動作,緊張地紅了臉頰,忙不迭低下頭再戳一起塊蛋糕送進嘴裡。

    Harvey沒說些什麼,僅是拿起自己眼前的咖啡,又突然想起今天的咖啡多麼難入口,只得又放下來。

    「不好喝嗎?」Mike小聲問道。

    「簡直難以形容。」

    「你不該挑今天來的--Sam不是很會煮咖啡。」

    「我該挑你煮咖啡的那天來的,只有你煮得還可以喝。」Harvey戲謔的語調下卻滿是笑意。

    「『還可以喝?』你那天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

    「你記得?」

    「我記得非、常、清、楚!」Mike一臉勝利的表情,講完後才猛然想起這句話聽在不知道他天賦的人耳裡多麼奇怪,「我、我是說……

    「那天的咖啡的確好喝。」Harvey的語調悠緩,表情很真摯。

    那一天的咖啡溫度適中,濃而香醇,帶著特有微苦卻沒有一絲酸澀,一口喝下齒頰留香,彷彿就這麼看見了威尼斯的斑斕水道,那融合豐富與古典於一身的迷人城市。

    Mike聽見稱讚,一雙眼睛馬上亮了起來,清淺的湛藍好似波光搖曳的海面,那一頭金棕髮絲映著午後的陽光,恍若有精靈塵灑落肩頸,而當那漂亮的嘴唇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Harvey倏地感到自己站在愛琴海畔,鼻間滿是清爽溫柔的海風,渾身都暖洋洋的。

    如果一個稱讚可以收到這麼大效果,或許他應該多說一些的。

   

    Harvey在思索時無意間加深了微笑,而Mike一瞬間緋紅了臉頰,卻只是靦腆地笑了笑,又動手切下一小塊布朗尼。

    時光在靜謐中流逝。

 

    Harvey忍著極大痛苦喝完最後一口咖啡,時間也差不多了,Mike放下叉子,定定的望著他。

    Harvey,我們可以……

    Mike。」嚴肅的語調,Harvey連帶表情都頗認真。

    Mike看得卻是一陣緊張。

    Harvey?」

    Mike,你快畢業了吧?」

    「嗯。」不太明白對方問題的原點,Mike只得點點頭。

    「我想請你畢業後來當我的助理。」

    「咦?」直白的話語讓Mike心頭一驚,不禁低呼一聲,「我、我嗎?」

    Harvey點了點頭,沒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Mike皺起眉頭,滿是不解。

    「我不懂,Harvey,為什麼?你們不是有很多優秀的助理了嗎?而且、而且……你們不是只錄取哈佛畢業生嗎?Mike愈說愈小聲,最後甚至低下頭,還咬了咬嘴唇。

    Pearson Hardman雖然會開放所有學校參訪,但基本上都只錄取哈佛學生,這一點在業界是頗出名的,當然這也確保他們在競爭激烈的法政商界有所優勢。Mike那日去僅是為了看看未來可能的工作環境,他從沒對自己抱太大希望。

    「我們需要能獨立思考的人,而不是只會聽從指揮的木頭人。」Harvey輕聲說道。

    「那些哈佛學生想必都很厲害吧?」

    「喔!你說那些呆子!」Harvey翻了翻白眼,還嘆了一口氣。

    「呆子?」Mike一臉不可置信,「我看只有你會這麼說。」

    「會不會思考跟會不會念書是兩件事,我要的是……

    「兩件事都很擅長的人,了解。」

    Harvey露出讚賞的笑容,他愈來愈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了。

    「所以,你願不願意當我的人呢?」戲謔的笑容。

    「請不要用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詞!」Mike一個緊張,連身子都坐直了,她轉頭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朝這邊望,才鬆了口氣往後倒,「我想想看……我不是真的很確定我以後要不要成為一個律師。

    Harvey抬起眉毛,棕色的眼眸滿是興趣,這回答太奇妙了。

    「不確定?但是你念了研究所?」

    「我拿到了獎學金。」Mike深吸一口氣,「而且我也還算有興趣……我之所以修那麼多學位就是為了……以後的發展。

    「嗯?」半是疑問半是肯定的語調。

    「如果我沒有當上律師……或者相關職務的話,我就有其它事可以做。像是教文學、哲學……還有很多其他的,整天泡在書裡頭,反正我喜歡。

    Harvey點了點頭,沒說些什麼,他自己身邊有幾個愛書人,雖然不多,但足以讓他明白那種沉浸在閱讀裡的快樂,大概足以忘卻一切煩惱的滿足感。

    Mike見到對方沉默,也沒再說話,僅是凝視那幽深的眼眸。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