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有Trevor X Mike

 

    「他對你有意思唷。」

   

    Mike轉頭,看向正在洗杯子的Trevor,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有意思?誰?」

    「那個點你的客人啊。」Trevor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今天剛開店的時候,不是有一個穿著三件式西裝的客人嗎?別說你不記得了--」

  「我記得,Trevor,」Mike把桌子擦乾淨,然後慢慢走回吧檯邊,將抹布遞了過去,「我怎麼可能『不記得』什麼事情。」

    「是是是,你的『超凡記憶力』我從小見識到大--」

  「我看是從小利用到大。」Mike咕噥道,眉頭都皺了起來。

    「什麼?」

    「沒什麼!」把最後一張椅子擺好,Mike迅速地走回吧檯邊。

    Trevor讓了條路給Mike通過,Mike一手推開Trevor--以稍微太大的力道--然後往原料儲存區走去,在他打開冷凍庫門的時候,Trevor走了過來。

    Mike,你是怎麼了嘛?為什麼要生我的氣?」

    「我沒有生你的氣!」Mike一手搭在冷凍庫門,轉身面對Trevor,「我只是、只是--」他的另一手舉起來揮了又揮,卻什麼也講不出來。

    「你心煩?」

    「大概吧。」Mike一把關上冷凍庫門,然後嘆了口氣,大力往後一靠,「我不太懂,我只是感覺有點……

    「緊張?」

    「可能吧,我不太知道要怎麼說。」

    「嗯……你從早上的參訪行程回來後就怪怪的。

    「是嗎?」

    「沒錯!早上你不是去那個Pears……什麼法律公司參訪了嗎?

    Pearson Hardman,如果你沒曠那麼多堂課,你本來也可以去的。」Mike一邊說著,一邊凝視著自己的好友,「我順便告訴你,今天早上演講的律師就是--」

  「那個三件式西裝先生。」

  「Yup。」Mike又嘆了一口氣,轉頭看著Trevor,「我今天早上,聽過他的演講之後……

    「嗯哼?」Trevor露出感興趣的表情,湊過來把頭靠在Mike的肩膀上。

    Mike一驚,感到一陣麻癢竄上,卻也沒有避開,只是瞥了對方一眼,嘆了口氣繼續說:「演講完之後,他來找我……

    「然後?」

    Mike開始考慮要不要告訴Trevor真相了,除了他和Harvey那一來一往的對話,還有感受到的那些不明所以的情緒。Mike並不認為Trevor會嫉妒或什麼的,他和Trevor認識至今,兩人的友誼誇張些可說是自嬰孩時代就開始,他無法想像沒有Trevor在一旁吵鬧又作伴的日子,他們比親兄弟還親。

    但現在,在這個當下,Mike發現自己猶豫了。

    他不確定說出這些感受是否恰當,更精確來說,他不想面對Trevor聽到之後的反應,好吧,他並不知道Trevor會有什麼反應,不過他一點都不想知道,憑直覺--用不知道打哪兒來的標準--他就覺得Trevor的反應不會太正面。

    舉個例子來說,Trevor現在已經一手環到他的腰上了。

    深深嘆了口氣,Mike還真是無法解釋當下的感覺,他並不討厭這般親暱的接觸,也從沒感到特別奇怪,但有時候他總會在心底質問自己,是不是太放任對方了一點?還好Jenny因為有事早退了,否則這樣的情景在旁人眼中根本是怎麼看怎麼奇怪。

    Mike?」Trevor久沒聽見Mike的回應,低低問道,鼻尖在Mike肩頸處摩娑,連聲音都顯得模糊不清。

    Trevor、很癢!」Mike直覺就是閃避,腰卻被攬得緊緊得無法移動分毫,「你怎麼老是這樣子!」

    「你很喜歡不是嗎?」Trevor一邊笑,一邊幾得更近,連另一隻手都攬了上去。

    「誰跟你……

    「嘻嘻。」Trevor一個使力,攬著Mike轉了半圈,把Mike整個壓在牆面上,頭還靠著那纖瘦的肩膀。

    Trevor、喔、算了,反正你從沒在聽的--」Mike仰頭,用力呼出一口氣,「對了,你怎麼……你怎麼知道、」然後他咬了咬唇,「知道他對我有意思?」

    「誰?」

    Har--你說的那個三件式西裝先生。」

  「很明顯不是嗎?」Trevor抬起頭,輕笑的空氣搔著Mike的耳朵,「他給你的小費--兄弟--如果他不是對你有意思,就是他拿錯鈔票了!但我想穿他那種西裝的人,應該跟鈔票挺熟的。」

    「喔……是嗎?Mike的聲音小得好似講給自己聽的,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竟然有點高興,卻又旋即感到一陣罪惡,縱使他不明白原因。

    「你不開心?」

    「我沒有!只是……有點奇怪,Mike咂了咂嘴,低下頭,側過臉讓自己面對Trevor,才發現他們近得幾乎嘴唇相觸,「我不懂他看上我哪裡。」

    「喔,Mike……

    「我哪裡好了?我敢打包票,Trevor,整個會議室裡有一半的人,不分男女,都比我好看多了!」他不著痕跡地避開Trevor的嘴唇,「而且他還有個超正的秘書!那雙眼睛!你真該看看她有多漂亮,Trevor--

    「停!Mike!」TrevorMike的頸子離開,凝視對方那一臉疑惑,「不要這樣貶低你自己。」

    「我沒有貶低我自己,我只是……我只是在描述事實!

    「你所謂的事實就是在貶低你自己,Mike,」眼見對方又要反駁,Trevor馬上靠得更近了些,「噓--聽我說,Mike,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

    「喔,閉嘴,Trevor,你又來了……

    「你很漂亮的,Mike。」

    「我實在不知道我該不該高興……

    「尤其是眼睛,兄弟,」Trevor的語調似乎太重了些,「多少人羨慕你這雙眼睛呢。」

 

    Mike凝視著Trevor,這位相交近二十年的好友,視線慢慢地模糊,一切的一切都放緩了步調,彷彿只有對方黑灰色的瞳眸是唯一的亮光,在這幽暗的空間提供一點點安心,還有那攬在腰間的雙手好溫暖,又再自然不過,混著笑聲的話語輕刮耳廓,讓Mike感到輕飄飄的。

    而他們的鼻尖、嘴唇,靠得這麼近、這麼近,稍稍用點力就會貼在一起。

    然後他感到Trevor的手自腰際滑上肩膀,然後撫上雙頰。

    他緊張了一下,卻沒有動作。

 

    Mike想,或許他聽到了Trevor輕柔地「噓」了一聲。

    又或許他看見對方闔上雙眼。

    所以他閉上了眼睛。

 

    短促的吐息、緊揪的手指、相摩的鼻尖。

    停滯的、緊繃的、猶豫的--

 

  「TrevorMike--我們來交班囉!」外頭傳來一陣嘹亮的呼喊。

  

    Trevor一把將自己從Mike身上推開,然後轉過去背對對方。

    Mike眨了眨眼,倏地像是明白什麼似地深吸一口氣,咬緊了嘴唇。

   

    TrevorMike,你們怎麼了?」一個人影探了進來,是晚班的工讀生Fred

    「沒、沒什麼!」Trevor趕忙說道,然後就以躲避什麼般的迅速大力推開Fred,走出了原料儲藏間。

    Fred疑惑地看了看他的背影,又用眼神詢問Mike

    Mike背椅在牆上,卻低下頭來,心底有一份情緒他說不清又感到不舒服,眼角一陣酸澀,他只得眨了又眨,然後輕輕嘆口氣,稍稍使力撐起站直,然後越過Fred,也往門口走去。

    Fred皺了皺眉頭。

 

    Mike牽過腳踏車,抵達咖啡店門口時,早沒見到Trevor的蹤影。

    他又嘆了口氣,跨上腳踏車,順著人行道騎去。

   

    他無法想像,如果Fred沒有出現,會有怎麼樣的結果。

    但是現在他更無法說清,到底哪一個結果是他真正想要的。

 

 

另外,本文靈感來自這一首甜死人的歌!

 

我會灑這麼多糖不是沒道理的!(又推拖

    全站熱搜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