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先是替Mike檢查外傷,幸好他手臂的骨頭只是有裂痕,而不是斷開或碎裂,額角的傷口需要縫上兩針,很快就處理好了,至於暈眩與嘔吐感則是輕微腦震盪,得休息上一陣子,不過都不算大礙。

    不過為了補充體力和水分,還是讓Mike吊點滴的葡萄糖和生理食鹽水。

    Mike躺在單人病房的床上,感覺一陣陣疲倦,卻又不太能入睡,猜想可能是一下子從緊繃中放鬆,身體不太適應。

    Peter看著坐在Mike旁邊椅子上的Neal,皺了皺眉,正打算輕聲詢問,病房門把喀答一轉打開來,走進一男一女。

    那位男士穿著講究的三件式西裝,整齊的頭髮非常服貼,淺色的眸子透出冷靜,微彎的嘴角讓他充滿魅力,但毫不減損他那讓人信服的氣質;女士則是一頭大波浪的紅髮,不是一眼看上去就吸引人的類型,清亮的雙眼有著知性。

    男士看到Peter病房裡有人時顯然驚訝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禮貌性地點頭,往病床走去,女士則跟在他身後。

    Mike稍稍偏過頭,再看到男士時露出笑容。

    「嘿,Harvey。」

    「嘿你個頭!」語氣嚴厲,動作卻輕柔地撫上Mike的額頭,「感覺怎麼樣?」

    「頭很痛……其他都還好。

    「才不過放你出去吃個午餐就搞成這樣,我應該認真考慮把你鍊起來。」

    「真的?」Mike露出頑皮的表情,「那、Donna……」,稍稍起身看了紅髮女子一眼,卻又因為疼痛馬上躺回去,「買上面有鉚釘扣的那種好不好,看起來比較搖滾。」

    「沒問題,」紅髮女子燦然一笑,「還會給你選個適合的顏色搭配眼睛。」

    Mike清溝嘴角以示回應,卻抵抗不住襲上的暈眩與睏倦,打了一個小小的哈欠,緩緩闔上眼睛。

    Harvey輕輕揉了揉Mike的頭髮,就和Donna走到PeterNeal身側的椅子,相偕坐下。

    四個人互相看上好一會兒,最先開口的是Peter

 

    Neal,現在可以解釋一下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Neal身上,Neal深藍色的瞳眸轉了一圈,從那兩位陌生人--也不完全是陌生人--又轉回Peter身上。

    「呃……

    「不要在那裝傻!快說。」

    「這個嘛……」露出閃亮的笑容,Neal瞟了一眼病床。

    Harvey注視著Neal變化多端的表情,總感覺有說不出的熟悉,又想不起是在哪裡看過,正當他皺起眉頭,手肘被Donna輕碰了一下,他轉過身,Donna附耳說了幾句,Harvey露出驚訝又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就是那位醫生?」

    「什麼?」Peter聽見聲音馬上轉頭,循著Harvey的視線才知道對方指的是Neal,馬上又轉回去,「什麼醫生?」

    「啊呃……」突然覺得局勢不妙。

    「你就是那天在病房外,跟我們說明Mike狀況、還說最好找諮商師的醫生吧?」Donna的問句完全是肯定的語調。

    Neal忽然覺得紅髮的女人都一樣可怕。

    「這個……

    「是你把Mike帶走的嗎?」Harvey問道。

    「你把他帶走?」Peter嚴肅的語調。

    「還用奇怪的東西騙我們呢!」Donna端出笑容。

    「騙他們?」Peter睜大眼。

    「那天出現在我們公司會議室的也是你?」Harvey突然想起。

    「呃、呃……」突如其來的圍攻連Neal也不知所措,他端著燦爛的笑容了所有人,「那個……

    「你對Mike有什麼企圖?」

    「你到底是誰呢?」

    Neal--」

 

    「嘿!」Neal忽然高音量,兩隻手推開湊過來的三個人,看了他們幾眼,「不要這樣,我說就是了嘛!」附帶一個俏皮的偏頭,卻沒多少作用。

    HarveyDonna繼續看著他,Peter則是一臉嚴肅。

    MikeMike是我的……」深吸一口氣,Neal下定決心開口,「是我的弟弟。」

 

    「我聽你在鬼扯,」Peter毫不留情地反駁,「想不出來也不能半路認親啊。」

    「要認親也請認別人家的好嗎?」Harvey瞪了他一眼,「不要打我們家Mike的主意。」

    「我是說真的啊!真的!」Neal拉高了音調,連眉頭都皺了起來,卻看到一旁三個人還是冷淡地看著他,他如然想起了一個叫做「放羊的孩子」的故事。

    Neal--」

    「真的、我是說真的,Peter你要相信我!我幹嘛隨必亂認一個弟弟?」

    「我不知道,但這實在很扯。」

    Neal露出快哭的表情,湛藍眼眸眨了又眨,目光往病床飄去,「Mike……

    「你給我回答,Neal!」

    Peter……Neal看了Peter一眼,抿緊嘴唇,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倏地站起,往病床走去,「Mike……

    Mike依舊沉沉睡著。

    「弟弟……算我拜託你,不要裝了,等一下你親愛的哥哥就會被剁成碎片丟到南極餵北極熊了。

    床上的人本來是面無表情,嘴角卻一陣抽動,後來受不了般輕笑出聲,睜開一雙顫藍眼眸。

    「南極並沒有北極熊啊,哥哥。」

    Neal笑開了臉,伸手將Mike扶起身坐好,還墊了個枕頭。

    相較於兩人堪稱溫馨的餘裕,一旁的三個人可是震驚不已。

    Mike往後靠上枕頭,瞅了Neal一眼,讓對方握住自己的手,然後坐直身子,面對眼前的三個人,笑著說道:「Neal Caffrey是我的哥哥,我是他的弟弟。」

    然後兩人相視一笑。

    這下子反到是一旁的三個人感到莫名其妙了,Peter皺緊眉頭,Donna開始滑起手機螢幕,Harvey想了一下,起身走到床邊,站到Mike面前,硬是把Neal擠到了開。

    NealPeter做了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卻只是收到「你活該」的一瞪。

   

    「你之前為什麼沒告訴我?」Harvey手插在口袋裡,表情和聲音一樣嚴峻。

    「因為、因為……」被Harvey的樣子嚇了一跳,Mike一瞬間腦筋空白,「你沒有問啊……」又瞅了Harvey一眼,他咬了咬唇,「……我不能說。」

    Mike沒有說出口的是,先前好長一段時間Neal都在躲避追緝,順便世界旅遊,不能讓FBI或警方察覺有關他的任何線索,而在他被抓到後又成為FBI顧問後,Mike也沒特別覺得有必要說出來。

    Harvey嘆了一口氣,沒繼續追問,卻轉頭看向Neal

    Mike的哥哥?」

    「嘿,」突然被點名,Neal還是露出了笑容,「HarvMike常常提起你唷!」

    忽然背一個不算熟的人叫出簡稱,Harvey沉下臉,Donna卻摀起嘴巴,試圖掩飾偷笑,可惜沒有成功。

    Harvey瞪了Donna一眼,卻被回以一個抬眉,他只好轉回來面對眼前的人。

    Caffrey先生……」他聽見Peter的偷笑。

    「叫我Neal就好。」

    Neal……Harvey頓了頓,深深吸了一口氣,褐色瞳眸滿是冷然,「既然你是Mike的哥哥,那他出事的時候你在哪裡?」

    然後他聽見身後的Mike倒抽一口氣。

    Harvey自己也知道這樣問很突兀,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來說頗不禮貌,但他就是無法克制,這種情緒壓意過理智的情況很少出現在他身上,但就在這一瞬間,等他發現自己問出口時--語氣還稱不上好--已經來不及了。

    沒想到Neal只是偏過頭,一臉不解地說:「發生什麼事情?」

    Harvey皺眉,緩緩開口:「你不知道?Mike……」袖子被一陣拉扯。

    於是他轉過頭,看見Mike皺緊眉頭,湛藍的雙眼泛起水氣,一手揪緊棉被一手拉著他的袖子,緊咬著唇,搖了搖頭。

    Neal卻也看到了Mike的不對勁,趕忙彎身說道:「Mike,你遇見了什麼事,怎麼沒跟我說呢?」

    Mike湛藍雙眼眨了又眨,凝視著Neal,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沒有什麼……就是退學的事。

    Harvey皺眉看了Mike一眼,Mike卻只顧著跟Neal說話。

    「所以Mike被退學的時候,你在哪裡呢?」稍微換了個姿勢,Harvey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緩和些,「我的意思是,你都願意這樣捨身救他,但為那時你沒有出現呢?」

    「那個時候我在……

    ……夏威夷吧?Mike接著說。

    「夏威夷?」發出疑問的反而是沉默許久的Peter,他站起身走到Mike旁邊,「你怎麼知道的?」

    「哥哥寄了明信片給我啊!」

    Neal寄了明信片給你?」Peter疑惑地看著Mike

    Mike點了點頭,勾起嘴角露出溫馨的笑容,語調輕快地說道:「哥哥幾乎每個月都會寄明信片給我,我已經收集到幾乎整個歐洲了。」

    Neal每個月都寄明信片給你?」

    Mike點點頭,Peter轉頭看了Neal一眼,而Neal則是露出相當無辜的表情,Peter翻了翻白眼,深嘆一口氣。

    Neal Caffrey有個弟弟,就住在紐約市中心,離FBI智慧犯罪處不到幾個街口,還每個月收到Neal的明信片,竟然完全沒被發現?看來回去得好好問問情報部門在搞什麼鬼了。

   

    「好啦,」Donna突然出聲,「該讓puppy休息了。」然後就站起身,率先走過來給Mike一個擁抱。

    Peter也點頭告別,示意Neal該離開了。

    「再見,弟弟,改天再做東西給你吃唷。」吻了吻Mike的額頭。

    Donna走在PeterNeal身後,到門口時還回過頭給了Mike一個奇妙的微笑和眨眼。

    房間內只剩HarveyMike,凝結的沉默籠罩,兩個人都不發一語,Mike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Harvey則是看著這樣的Mike。不知道過了多久,Harvey覺得自己似乎應該離開,就準備轉身。

    ……Harvey,」Mike低低地說,卻沒有抬起頭,「我有話想跟你說。」

    Harvey轉了回來,搬過一張椅子就在Mike身側坐下,但是Mike依舊是望著自己的手指。

    Mike……

    「對不起……Mike緩緩嘆了口氣,「我知道我太衝動了。」

    「不只衝動,還很笨,」Harvey輕嘆了口氣,放緩聲調,「Mike,抬頭看看我。」

    Mike掙扎了一下,咬了下唇,戰戰兢兢地抬頭,卻看到Harvey露出無奈的微笑,那抬起的眉毛與彎起的嘴角勾勒出好看的線條。

    Harvey……

    「你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一手輕輕撫上Mike的臉頰,「或者Donna、或者你的哥哥……」稍稍猶豫的語調,「最起碼要報警,而不是自己跑去。」責備的話語卻蘊含深切的擔心跟愛護。

    「我、我知道,但是……Mike皺皺眉頭,「等我發現的時候身體已經先行動了,我看到那個……的時候……

    「哪個?」

    「唔……Mike皺緊眉頭,雙眼左看右看,最後才像是用盡全力開口,「那個人、把他跟……他跟學生發生關係的過程錄下來然後燒成光碟保留!」說完後痛苦地揪緊胸口,那一陣噁心感又湧上。

    Harvey瞬間斂起表情,一股恨意與唾棄傳遍全身,他實在不了解為何有人可以如此惡質,而且對像還都是自己的學生。他深深嘆口氣,卻沒讓Mike發現,只是身手撫上對方的頸子,然後將他攬過。

    Mike放鬆全身的力氣,靠在Harvey肩膀。

    Harvey,你知道嗎?我看到影片的瞬間真的好生氣,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天啊!他怎麼做得出來?』,我、我全身都在發抖……感覺比自己遇到的時候更恨、更……Mike吐出一口氣,語調漸緩,「……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我滿腦子都是這個想法,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Harvey輕拍了拍Mike的肩膀,沒說什麼。

    「為什麼我總是這樣呢……

    「你一直都是這樣,太為別人著想。」語氣卻沒有責備的意思。

    ……我很笨嗎?

    「非常,」肯定的語氣,Harvey的動作卻是相反地溫柔,他吻了吻自家住理的額頭,「不過這一次就算了,看在你還保留一點聰明的份上,我原諒你。」

    「唔……Mike發出像小動物的聲音,鼻間磨蹭著對方的頸子,然後緩緩閉上眼。

     Harvey輕輕撫摸Mike的手臂,低聲說著話,偶爾聽到對方幾聲輕笑,然後吻吻那白皙的額頭,在Mike幾乎睡著時才開口。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你哥哥……那件事?

    Mike身子一僵,沒有動作,卻在一會兒後緩緩說道:「我……不打算告訴他,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說,我不想讓他因此自責,他那時候是非常時期……而且這也不是他的錯……」稍稍停頓,Mike動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會知道了吧,我看到的影片日期比我還早……所以我應該也有被……錄起來。

    Harvey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輕吻Mike的頭頂,稍微動了動,打算讓Mike躺下,這孩子看上去快睡著了。

    Harvey。」

    就在Harvey剛把Mike放平,枕頭也放到對方頭下的時候,Mike緩緩緩出聲,一雙藍眼眸清亮乾淨,完全沒有睏倦的樣子。

    「嗯?睡吧。」

    「嗯,等一下就睡……」他伸手拉過Harvey的手,深深凝望那雙褐色眼眸,「我有事情想拜託你。」

    「嗯?什麼事?」饒富興味的語調,Harvey一手幫Mike拉好被子,心底早有答案。

    「我要雇用你。」堅定的語氣還有漂亮的笑容。

    「雇用我?」Harvey勾起嘴角,「我很貴的。」

    「我知道,」Mike捲起被子,臉頰靠上枕頭,雙眼閃著光芒,「我一定會付給你『你想要的』。」燦爛的笑容。

    Harvey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微微傾身,摸摸Mike的頭。

    「我很高興你這麼說,不過你不能雇用我--你是我的助理,法律上有關係。」

    Mike像突然發現這個事實似地眨了眨眼,露出失望的樣子。

    「不過還有其他方法--」Harvey露出笑容,輕輕撥過Mike幾綹垂到額前的髮絲,壓低了聲音,「你可以找其他人--影片裡的人你都記得吧?就算不記得,你哥哥他們也會調查出來吧?」

    「嗯……Mike露出了解的表情,雙眸星光點點。

    「好好珍惜啊,我可是不常接無償訴訟的。」

    「好,」瞇起雙眼,Mike的聲音聽上去軟綿綿的,「謝謝。」

    「別謝我,你的分期付款是一輩子……現在睡吧。」

    「嗯……Mike點點頭,翻過身,雙眼發現什麼似地又睜了開,「下雪了……

    Harvey站直身子,看向窗外。

    午後的陽光已然隱去,那曾經的溫暖好似作夢一般不復存在,天空是柔和的灰色,輕巧的、柔軟的白雪正緩緩飄落下來。

    「畢竟是冬天了。」

    「嗯……Mike眨了眨眼,打了個呵欠,在感到溫暖的東西撫上背部的時候緩緩閉上眼睛。

 

    他知道這次一定可以睡得很好。

    因為所有事情都即將結束了,而且會是他喜歡的結局。

    突然覺得肩膀好輕,胸口也暖暖的。

    Mike在睡夢中露出微笑。

 

    如果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