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時過得飛快,Mike回神過來已是十一點多,手上的資料已經處理完畢,也寄出去了。他想了一下,傳了個簡訊向Harvey報告,卻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

    肚子發出咕嚕一聲,他才發現自己真有些餓了,於是他起身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想找點吃的,卻發現冰箱裡只有成塊的起司和生菜,到底Harvey是從哪兒變出培根和炒蛋的?

    仰頭哀號一聲,Mike絕望地抓出牛奶,轉了一圈發現連玉米脆片都沒有,只得將就地把牛奶倒進碗裡,微波一分鐘,然後端回客廳,慢慢地喝。

    一碗牛奶其實頗快就喝完了,他又重新陷入茫然,原本想看書的,卻感到有些無力,腦袋昏沉,或許是還沒痊癒的身子有些虛脫,又或許是溫熱的牛奶讓他放鬆下來,他坐在地上,仰頭靠著沙發墊,緩緩閉上眼睛。

    意識消失前他想起自己還放在房間裡的抱枕。

 

 

    「教、教授,請不要這樣!」Mike哭叫,他的雙手正緊抓桌緣,背脊下方抵著桌子,使命地往後退,卻已經沒有空間。

    「不會怎麼樣的,你何必緊張呢。」輕聲柔語,卻已然沒有真實。

    「不、不是……」眼見對方靠近,Mike連聲音都顫抖,眼角開始溼潤。

    Mike……

    如同往常的呼喚,Mike卻只感到背脊一涼,又往後瑟縮了一點,肩膀緊繃,抵住桌子的雙腳一陣乏力,握住桌緣的手指不住顫抖,用力得指節都泛白。

    教授悠然地站到Mike面前,稍稍輕身,兩手放在Mike緊握的手上。

    Mike瞟了一眼,一陣不舒服的刺痛傳上耳際,全身一陣冰冷,猛力想抽回手卻被緊緊按住,對方大上不少的手掌整個包覆他的,他手臂僵直,喉龍發出一陣嗚咽。

    「教授、您快別開玩笑了、不要這樣……

    Mike……」仗著比Mike高上不少,教授輕身就完全地壓制住對方,陰暗的室內,只有他的影子清晰可辨,完完全全遮住Mike的視線。

    Mike感到黑暗籠罩在自己身上,一陣陣暈眩,卻還是勉力轉過頭,避開對方過度強烈的眼神。

    「教授、拜託……放、放開我,我等一下還有課……」乾渴的喉嚨火燒似的疼痛,聲音細小嘶啞。

    Mike……」彎身,那素來溫和的聲音就再直接傳入對方耳裡,混著濕潤的熱氣,Mike只覺得脖頸一陣顫慄,「我記得你有申請優異獎學金吧?」

    「有……」呼吸一緊,Mike一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用意,他突然痛恨自己的聰明。

    「我記得……」他又靠近了一些,包覆Mike的手倏地緊握,滿意地感到對放一陣僵直,然後輕咬對方細緻的耳廓,「只要有一科沒有A,就不能申請,是吧……

    「唔……Mike感到淚水滑出眼眶。

    「你很聰明,知道其實要『沒有A』不是什麼難事吧?」

    「請、請不要這樣……」盡全力抗句翻攪得噁心感,Mike轉回來看向對方,雙眸卻無法直視,他緊緊咬唇,擠出的聲音顫抖且細小,「我、我需要這筆獎學金……您明明知道的……」染上一股不甘心的語氣,卻顯得如此微弱。

    「我知道,」偏過頭,教授的語調輕快,「……所以我給你機會啊,你很聰明,知道該怎麼做。

    Mike倒吸了一口氣,一瞬間放軟了身體,放棄似地仰起頭,閉上雙眼,類爽卻還是從縫隙滑落。後方細細的陽光灑落在臉上,他卻覺得全身冰冷,頸子到背脊陣陣打顫,一團東西擠壓胸口。

    感受到對方的手滑進褲子裡的時候,他不禁咬緊舌頭。

    腰間抵到三角金屬名牌,一陣刺痛。

 

 

    MikeMike!」

    輕柔卻急切的聲音傳來,Mike猛地睜開眼睛,腦袋還一陣空茫,他環顧了四周,稍稍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背抵著沙發,放在地板上的手微微顫抖。

    轉頭,一位紅髮美女的身影映入眼簾。

    Donna!」猛地喊道,Mike瞬間清醒,「妳怎麼在這裡?」

    Harvey叫我來看看你。」Donna一邊說著,一邊起身坐到沙發上,還伸手將Mike拉了上去。

    Harvey請你來看看我?」Mike完全不明所以。

    「不是『請』,是『叫』。Harvey從不拜託別人的。」

    「呃、謝謝……

    「不用謝我,你剛好讓我放了半天假。」

    「這樣啊……」一瞬間不知如何回應,Mike眨眨雙眼。

    「對了,puppy,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Mike疑惑地皺眉,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臉。」正經的語調。

    「臉?」不明白地伸手摸了臉頰,才發現自己淚流滿面,「咦、我……」抿了抿唇,Mike的聲音隱含顫抖。

    「怎麼了?」Donna柔聲問道,伸出手輕輕碰觸對方肩膀,美麗的眼睛裡滿是關心。

    「我不、知道……Mike咬咬唇,他已經想不起來方才在夢境裡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此次的厭惡感比上回強烈許多。

    Donna嘆了口氣,輕拍了拍Mike的頭,就側過身,拎起放在桌上的袋子。

    「這是給你的,趁熱吃吧。」

    Mike睜大雙眼,戰戰兢兢地接過袋子,往裡頭看了一看,又望了Donna一眼,才伸手拿出裡頭的東西。

    紙碗裝的是奶油蘑菇濃湯,濃郁的香味在打開蓋子的瞬間就飄散開來,讓人身子一暖,煮得入口即化的雞蓉也很入味,一口喝下去齒頰留香。

    Mike享受地瞇起眼睛,滿心感動。

    「謝謝……真是太好吃了,妳煮的?

    「不然你以為哪裡可以買到這麼好喝的濃湯?」

    Donna妳真是我的女神。」露出燦爛的笑容,Mike又喝了一口。

    「『女神』那個字我收下了,『我的』就免了,有人會吃醋的。」

    「咦?什麼?妳有男朋友了嗎?」Mike轉頭,聲音滿是不解,卻看到Donna似笑非笑的神情,只好繼續把湯喝光。

    喝完最後一口,Mike滿足地舔舔唇,藍眸凝視著Donna,又道了一次謝。

    「好啦。」Donna稍稍坐得後面一些,背脊挺直。

    「妳要走了嗎?」Mike作勢要起身,卻被對方的手勢制止,「不是嗎?」

    「不是,」搖了搖頭,Donna勾起嘴角,微捲的頭髮晃動著嫵媚的弧度,「你沒有事情要問我嗎?」

    「事情?沒、沒有啊!」

    「真--的沒有嗎?」語調輕揚,卻混雜了戲謔,Donna偏過頭,睫毛輕垂,視線緩緩下移。

    Mike皺了皺眉,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向自己。

    剛剛喝湯時哪裡滴到了嗎?坐在地上時哪裡弄髒了嗎?衣服哪裡有破洞嗎?不對、這是Harvey的衣服怎麼可能有瑕疵。

    那是怎麼了?

    他稍稍抬頭,卻看到Donna盯著他胸口附近,才趕忙又低頭,發現自己衣襟大開,臉頰泛起緋紅,迅速抓緊領口,畢竟在女士面前這樣太不得體了,雖然Donna不可能把自己當做「那種對像」--

 

    「那種對象」?

 

    猛地咬唇,Mike臉頰竄起潮紅,連耳根都一陣燙熱,手指緊揪衣領,他一瞬間明白Donna指的「問題」是什麼了--

 

    「問我吧。」端正坐姿,Donna的聲音好溫柔。

    Mike卻忽然覺得那個笑容有些恐怖。

 

   

    Harvey一開門,就看見Mike趴在沙發上,胸口處墊了那個黑白抱枕,下巴也抵在上頭,睜大雙眼看著手中的書,真是非常自然,說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Mike稍稍動了一下,先是翻過書頁,然後勾起腳,兩隻腳交替著拍打沙發面,浴袍滑落,白皙的小腿一覽無遺,因為動作而更貼身的衣服勾勒出腰和臀部的線條。

    然後他輕笑了一下,連眼睛都瞇起來。

    Harvey突然覺得很想撞死自己。

    於是他走過去,輕手輕腳地把東西放到對面的沙發上,然後踱步到Mike身側,對方似乎沒有發現。

    「啊!」頸子突然被摸了一下,Mike驚叫著轉身,「幹嘛啦!」

    「太沒有警戒心了,你這樣被偷襲都不知道。」Harvey笑著搖搖頭。

    「我這是專心!」Mike整個人翻過來,坐直了身子,「還有,並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無聊好嗎?」

    「這樣讓你看門我怎麼能放心啊?」

    「我不是狗,不會幫你看門!」氣得嘟起嘴巴。

    「是是是,」Harvey一邊說著,一邊繞過沙發,往一旁的樓梯走去,「你這是看家,我知道。」

    「管你是看門看家還是看什麼其他東西,總之不要把我當狗!」對著Harvey上樓的背影一陣大喊,Mike縮回沙發,真心覺得自己若加速老化一定都是對方的錯。

   

    Harvey換了輕便一些的服裝下樓來,Mike已經又重新埋首書中了。

    Harvey凝視專心的助理一會兒,搖了搖頭走到廚房去。

   

    「冰箱裡有海鮮燉飯,可以熱來吃。」Mike突然出聲,語調平緩得好似背誦。

    Harvey微微轉頭,卻看到Mike維持與剛剛相同的姿勢,雙眼還是黏在書上面,他微微皺眉,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卻還是依照只是打開冰箱,竟然真的看到磁碗裝的海鮮燉飯。

    他奇怪地瞅了Mike一眼,便撕掉保鮮膜,把頓飯放進微波爐,趁加熱的時候轉身倒了杯水。

    Mike悄悄轉過頭,看著自家老闆流暢地拿過杯子倒水,一派輕鬆的模樣依舊散發著優雅,扯動的上一勾出肌肉線條,卻帶有一絲慵懶的魅力。

 

    嗶!

 

    微波爐響起,Harvey轉過身,Mike趕忙恢復原本的姿勢,雙眼緊盯著書本。

    Harvey拿出燉飯,雖然感覺到莫名的視線,不過在看了一眼Mike之後,思忖應該是自己多心了,就拿了餐具和燉飯回到客廳,在Mike身側坐下。

    燉飯煮得很透,揉合了海鮮與白酒的甜味,微微的奶油濃而不膩,恰到好處的干貝與蝦子彈口卻不致於太硬,還有清爽的荷蘭芹佐味,一口吃下去滿是享受。

    Harvey享受著美食,心底卻覺得有些奇怪。

    「我記得,冰箱裡沒有任何東西啊?」

    「是沒有啊。」Mike放下書本,坐離Harvey稍近一些,雙腳放到沙發下,「所以,晚餐的時候我非常煩惱。」

    「然後?」

    「然後,我打開了你那個皮革包裝的精美電話簿。」

    「接著呢?」Harvey又放了一口飯到嘴裡,微笑看著自家助理。

    「接著嘛,」手肘放在膝上,雙手支著下巴,Mike搖晃著說,「我發現沒一項是人吃的。」

    「真的?」

    「看看那個價錢、價錢好嗎?」Mike倏地坐直身子,轉過來面對Harvey,藍色眼睛滿是激動,「我都懷疑那個服務生的制服比我的西裝還貴!」

    「不是懷疑,是真的是。」理所當然的語調。

    「你就想氣死我嗎?」嘟起嘴巴,Mike漂亮的眉毛都快擰在一起。

    Harvey但笑不語,把最後一口飯放進嘴裡,然後將餐具和紙盒整地擺到桌上,在向後一靠,翹起雙腿,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然後呢?」

    「什麼然後?」尖銳的語氣。

    「晚餐啊,你後來怎麼解決?」

    Mike嘟起嘴巴,很想回一句「干你什麼事」,卻在看到對方饒富興味的表情後吞了回去,是因為Harvey一副沒問出來不罷休的樣子,絕不是什麼笑得有魅力之類的。

    「我查了一下,發現你家附近就有一間超市,」Mike繼續說道,眼角對方一眼,看到Harvey微微點頭,「因為我……沒有鑰匙不能離開嘛,所以就請他們外送。

    「是--嗎?」Harvey抬眉,偏了偏頭,「我住這裡這麼久,怎麼都不知道有這種服務啊?」

    「那是因為你可以離開啊!」

    「是這樣嗎?」睜大雙眸,Harvey直是想笑。

    「真的是啦!」故意裝得有些氣急敗壞,Mike內心其實緊張得要命,總不能說因為自己無法出門,就請哥哥從超市抓了材料來,還不小心解了你家門鎖、用了你家廚房、順便喝了瓶酒吧?

    望了Mike一會兒,Harvey決定放棄這段對話,轉身面對電視,而Mike也重新拿起書本,剛要回到文字上頭,Harvey卻出聲了。

    「所以飯是你煮的?」

    「對、對啊!不然呢?」看看Harvey面無表情,Mike決定先發制人,「別說什麼很難吃熱量高唷,你可是全吃掉了。」附帶得意的笑容。

    Harvey沒有說什麼,只是伸手拿過遙控器,按開了電視,正當Mike有些莫名其妙的時候,Harvey又說話了。

    「你應該沒有打破什麼吧?」

    「什、什麼?」意外的問題讓他一陣呆愣,隨即反駁,「當然沒有啊!」

    「那就好,小心一點,」Harvey轉過頭,彎起嘴角,「裡面一個盤子比你一個月的薪水還多。」

    「薪水少似乎是老闆的問題呢!」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Mike澄澈的眼神閃著不服輸,「還有,別跟我說你那個盤子很貴,我可是看過你一輩子的薪水都買不起的盤子,還拿來裝布丁吃!」

    「喔,是嗎?」Harvey褐色眼珠轉了又轉,興味十足,逗Mike最有趣的一點就是從不無聊,因為Mike絕不輕易服輸,「哪裡啊?」

    「呃……Mike一瞬間啞口無言,總不能照實說,是在哥哥不知第幾個藏寶處用餐的時候吧?看著對方認真的眼神,Mike倏地感到一陣緊張,低下頭去看著手中的書本,「不記得了反正不是在博物館啦!」

    「真奇怪,你竟然會不記得事情……你不是有……

    「那是兩回事!」丟下一句,Mike打定主意把目光凝在書本上,Harvey再怎麼拐他都是沒有用的!

    Harvey笑著搖搖頭,又看了Mike一眼,見到對方身子一僵把臉埋得更深,整個人縮進沙發角落,想必這次有些過火了,只好將注意力轉回電視上。

 

    接下來的時光很是愜意,Harvey認真看著新聞,時不時切轉到體育台,Mike則是將書翻過一頁又一頁,完全沉浸在想像的世界裡。

 

    「……有時候他們無法再跟在帽子後面飛行。這是缺乏練習,他們說;但其實這代表的是他們已經不再相信。」

   

    有些悵然卻可愛的文字,光是想到描述的情景,Mike就忍不住微笑,所謂的「相信」可以維持多久呢?小時候相信童話、稍大一些相信夢想、等真的轉為成人,相信的東西卻反而少了。

    為什麼呢?

 

    Harvey看著Mike時微笑時搖頭,還不經意地抿唇皺眉,一切的心情都寫在臉上,雖然無奈卻還是有些羨慕。

    多久了呢?

    距離上一次縱聲大笑、放聲大哭到底多久了呢?

    孩提時代、年輕時候能輕易展現的情感卻在成人後封鎖起來,留下的只是偽裝的笑容與言語,等想要展現感情時卻連自己都不清楚真偽。

    為什麼呢?

 

    在心底嘆口氣,Harvey試著把亂七八糟的思緒趕出腦海,眼角餘光卻看到Mike翻過最後一頁,雙手舉高,伸了個懶腰。

    「累了?」

    「嗯……」揉揉眼睛,Mike咕噥一聲,「我要去睡了。」

    Mike說完就將雙腳滑下沙發,在把手撐著,整個人像玩溜滑梯一般落到地面,一手抓過抱枕,翻個身子站起來,往浴室走去,卻又想起什麼似地小跑步回來,把書放到桌子上。

    Harvey盯著Mike這一連串動作,心裡直想這孩子會不會自然得太過頭了,完全當旁邊沒有人嗎?

    Mike把書擺了個滿意的位置,正要往回走向浴室,卻被Harvey出聲叫住。

    「你一整個下午都在做什麼?」

    「啊?」神智已經有些迷茫的Mike一時無法反應,只是轉過來,眨了眨眼。

    「下午--」Harvey也不知道自己何必這樣攔下對方,只是繼續說著,並盡量讓自己聽上去平穩冷靜,「電視還停在昨天的頻道,」他跳過半夜因為「某事煩心」起來看電視的狀況,「代表你沒有動過電視。」

    「世界上除了電視以外,有很多可以消磨時間的方法好嗎?」

    「所以?別告訴我你整個下午就看了那一本書。」探頭想看看書名,

    「你開我玩笑嗎?那是第五本了!」Mike跺了跺腳,他實在不明白Harvey為何要問他這些問題,根本就沒有重點啊!

    又不是他的誰,何必如此關心呢。

    思及此,一股奇怪的情緒湧上,他咬了咬唇。

 

    Harvey嘆了口氣,緩緩站起身,站到Mike面前,揚起的嘴角事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Mike偏了偏頭,皺起了眉尖,一雙藍眸卻是定定凝視對方。

   

    Harvey?」

    「要睡覺了?」

    「對啊……趁有空就早點睡,雖然才九點,」,動了動肩膀,「而且我累了。」

    「這樣嗎?」彎起的眼角,上揚的語調,Harvey滿是戲弄,「你進去之後,就會好好地躺平了嗎?」

    「我會考慮用趴著的,或者側睡,謝謝。」什麼奇怪的問題?Mike皺眉,卻還是習慣性地反駁。

    「嗯……」偏過頭,Harvey看似思考著什麼。

    「怎麼了嗎?」被對方強烈的視線看得有些侷促,Mike抿了抿唇問道。

    「靠近一點。」

    「什麼?」有點驚訝,卻還是依照指示踏前了一步。

 

    Harvey也稍稍向前,頓時兩人的距離縮短道一個手掌的厚度,Mike呆愣了一會兒,雙眸閃著疑惑,張嘴想問為什麼。

 

    唇上就傳來柔軟的觸感。

    輕柔的、緩慢的,恍若羽毛的輕吻一下下就結束了。

 

    Harvey一手攬上Mike的腰,湊到對方耳邊,輕聲說道:「Good night, Mike。」

    低啞的聲音混著戲弄,彷彿可以看到那微笑的神情,呼出的熱氣輕觸耳骨,Mike只覺得肩頸處一陣顫慄,緋紅浮上臉頰,回神時Harvey已經轉過身去。

 

    「你……」雙手緊抓,Mike從錯愕到氣結,完全說不出話來。

    Harvey背對著Mike,想像著對方的表情,盡力掩住笑意,卻似乎沒什麼作用。

   

    Harvey。」清冷的聲音。

    「嗯?」

    直覺地轉身,卻被狠狠拽過,Mike的唇就這麼撞上他的,冰涼柔軟的觸感讓Harvey先是一陣驚訝,雙眼睜大,卻在感受到對方那有些笨拙卻直率的摸索後,輕輕揚起嘴角。

    看看他教得多好。

    雙手環上Mike的腰,再緩緩上移,在背脊處輕輕撫摸,然後闔上雙眼,憑感覺一手摸上肩胛骨,就停那兒細細地畫著圓,同時享受嘴唇上的柔軟。

    Mike不自覺地又靠近一步,喘息間雙手攬上Harvey的脖子,手紙揉亂對方的頭髮,還輕啟了嘴巴。

    彷彿就在等待這一刻,Harvey放在肩胛骨上的手一個上移、一個使勁,把Mike壓向自己,趁對方嗚咽一聲、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把舌頭探進去,從上顎開始輕舔到齒列,滿意地感受到抓住自己頭髮的手指收緊,就再度舔到下顎,空出的手扳著那細瘦的下巴,對方即使慌亂地想闔上也沒辦法。

    「唔……」腦袋一陣空白,Mike雙手收緊。

    Harvey在同時將放在對方後腦的手滑到腰際,狠狠把他拉向自己,貼上的肌膚溫熱柔軟,連他也覺得一片迷茫,只得放慢動作,而跟手上的力道相反,Harvey探進Mike嘴裡的舌頭不再有侵略性,只是輕柔地滑過唇瓣,最後在嘴角摁了一下,就乾脆地放開。

    「呼呃……」喘著氣,Mike的臉頰還是一片潮紅,藍眸水氣氤氳,雙腳一陣乏力,只剩手還勾著對方脖頸。

    Harvey其實也不怎麼有餘裕,他一面調整呼吸,一面好整以暇地望著Mike,最後緩緩放開了搭在那腰間的手。

    感到腰間的溫熱突然消失,Mike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搬放開雙手,後退了一大步。

    「你你你你你……」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怎麼了?」

    「你--!」跺了跺腳,Mike給了Harvey一個自認為凌厲的瞪視,卻發現讓對方笑意更深,「我要去睡覺了!」轉頭就走。

    「喔,今天不需要床邊故事嗎?」

    「不需要!我會自己念給自己聽!」

 

    那你要怎麼睡覺?

    Harvey心底很疑惑,卻覺得真問出口他的小助理大概會氣昏,所以只在對方掩上門時輕聲說道:「晚安,Mike。」

    Mike遲疑了一會兒,才低聲回應:「晚安,Harvey。」門砰地掩上。

 

    Harvey搖了搖頭,微笑著往樓上自己的臥室走去,等躺到床上時才想起,他還沒問Mike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生日的。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