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VI

The Child We Once Were

「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是自己曾經的孩童時代……」

 

    Mike緊咬下唇,澄澈的雙眸浮現淚水,卻不敢出聲,握著資料的指節泛白,全身不住顫抖,時不時瞟向身側的人。

    他現在可以確定那隻撫上大腿的手不是幻覺了,就在他因為講解報告資料而坐到教授身側,一如往常開心地接過茶跟餅乾,然後把報告舉到兩人眼前,敘述到第三頁的時候,奇怪的觸感自腰際傳來。

    那個東西在腰間一陣揉搓,然後滑到大腿,就在那裏摩娑不肯離去。

    Mike身子一緊,不動聲色地以眼角餘光看向下方,一團模糊的、膚色的物體正停在他的大腿上,隔著牛仔褲還感覺道一陣溫熱。

    他屏住呼吸,盡全力不讓自己嗚咽出聲,胸口卻是一陣翻攪,流竄的恐懼化作淚滴凝聚眼眶。

    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吧--

  「Mike」溫柔的語調自一邊傳來

    Mike一個閃神,猛地轉過頭,澄澈藍眸中打轉的淚水險些滑落,他看見教授那金框眼鏡下的雙眸溫柔依舊,笑容也是和藹如昔。

    他卻不自主地瑟縮一陣。

    「怎麼啦?你在發呆呢。」語調輕柔,卻帶著一絲奇異的興奮。

    「沒、沒有,」感受到那種蘊含其中的情緒,Mike身子一陣冷,「不好意思,教授。」

    「沒事就好,繼續說吧。」

    把目光調回手中的資料,Mike咬著唇翻過下一頁。

    在感受到那陣溫熱往腿內側探去的時候,他絕望地閉上眼睛。

 

 

    「--!」

    激昂的樂聲響起,Mike猛地睜開雙眸,僵直身子,只覺腦袋一片混沌,呼吸不順,他撐起身子,抓過床頭上的手機,還差點讓手機滑到地上,一陣忙亂後終於取消了鬧鐘。

    深深嘆口氣,Mike坐起身子,臀部抵在腳踝,環顧四周。

    細密的晨光自窗簾的縫隙灑落,在地毯上留下一道金色足跡,絲絲棉絮飛舞,恍若童話中的金粉,一瞬間的景象如夢似幻。

 

    第一個嬰兒發出笑聲時,他的笑聲化作一千個碎片,這些碎片飛舞散播,而這就是精靈的誕生。

 

    不自覺吐出這麼的詞句,Mike眨了眨雙眸,拉過身側纏成一堆的棉被,將自己包裹住。室內因為恰到好處的空調其實頗溫暖,他卻依然感到陣陣寒冷,等棉被包得緊緊之後才發現,自己留了一身冷汗。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

    抿緊雙唇,Mike將棉被又拉緊了些,下巴抵到彎起的膝蓋上。

    幾秒鐘前的夢境模糊遠去,早已沒有清楚的樣貌,但那種驚慌與恐懼卻在心底刻下痕跡,一陣陣的空虛襲來,好似胸口缺了一大塊,而那深深的黑洞又不斷擴張,幾乎將他吞噬,唯一填補其中的卻是莫名的壓迫。

    一陣噁心感湧上。

    他連忙摀住嘴,咬緊唇瓣,把臉頰靠到膝蓋上的棉被。

    絲質的被子很是柔軟,拂過皮膚時甚是舒服。

 

    絲質的被子?

 

    Mike倏地抬起頭,自己那破爛的公寓怎麼可能有絲質棉被這種高級的東西--再轉頭看去,發現底下是潔白的雙人床,上面還有個黑白條紋抱枕,不遠處則是精靈塵飛舞的落地窗,還有半透明的白紗窗簾。

    皺起眉尖,Mike收攏手指,感受到肌膚上傳來的柔軟,低頭一看,身上穿的是毛絨睡袍,敞開的領口處泛著青紫痕跡--

  

  一聲巨響撞進腦海。

  數個畫面流逝而過。

  

  同樣的床、站在面前的Harvey、浴室和痛苦不堪的胸口、熱水澡、客廳、不知名的雜誌、沙發、還有蜂蜜和鬆餅--

    --蜂蜜和鬆餅!

    情事的影像倏地在腦中放大,以慢動作卻附帶聲音的效果播放,他的超凡記憶力此時完全作用,每一個細節、動作、聲音,甚至顫抖與燙熱,那種奇妙的酥麻感都一一浮現,身子深處一陣鼓動--

  Mike摀住嘴巴,藍眸水氣氤氳,拱起的肩頸緊繃,面頰泛起一片潮紅,連腦子都不聽使喚--

 

    他跟Harvey那個Harvey跟他、Harvey--

 

    瞇起雙眸,搧動的睫毛沾染淚滴,視線一片模糊。

    他跟Harvey--又怎麼樣呢?那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燈光美氣氛佳,誰不會受到誘惑?他們之間根本沒有可能,更何況自己還那樣子推開對方了。雖然Harvey之後的表現一如往常,還願意朗誦詩作給他聽,但對方心底一定很失望吧?還是對自己竟然忍不住誘惑而生氣呢?

    無論Harvey真正的心思為何,都跟他沒有關係了,他們沒有可能的。

    那只是個插曲,甜美又短暫。

    能夠放在心底回味就已經是種奢求了。

 

    Mike陷入思緒漩渦,整個人一陣無力,正當他打算躺下繼續與棉被相親時,手機螢幕亮起。他稍稍倒下,伸長手臂搆過手機,刪了個垃圾簡訊,打算隨意拋到床上,卻注意到右上角的數字。

 

8:20

 

    倏地坐直身子,手臂一個動作讓被子滑落,迅速從床邊爬下,卻重心不穩跌在地上,手腳並用地爬起身,一個大步衝向門口,手搭上門把--

  拉開門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從微微開啟的門縫,他看到寬廣的客廳,而Harvey正來那回踱步。

    Mike把門又打開了些,卻沒有走出去。

    Harvey的身影完全進入視線,他已經穿好西裝,一如往常是三件式的,一手拿著手機輕聲說話,一手不時比些動作,在沙發附近的空間來回踱步,一臉平和,微勾起的嘴角與舒展的眉尖甚至帶有一點慵懶。

    Mike舔舔唇瓣,他從沒看過穿著西裝卻一派輕鬆的Harvey,竟然是如此有魅力。

    Harvey轉過身,先注意到了自家助理站在門內一動也不動,一邊幾個大步走來,一邊繼續與手機那頭的人通話。

    看著Harvey靠近,Mike不自主地後退一步,卻沒想到對方停在門口,換隻手握住手機,然後另一隻手比比Mike肩膀後方。

    Mike頭,順著對方比的姿勢望去,然後露出笑容,緩緩走到床旁邊的衣帽架,抓下一件深咖啡色的袍子批到身上,厚實的絨毛讓身體一陣暖和,他不禁瞇起雙眸,帶著愣愣的微笑走出門外。

    Harvey正巧按掉通話,把手機放回口袋,轉頭望著他。

    「早安,Harvey。」輕快的語調,Mike抓緊罩袍。

    「早,Mike。」輕勾嘴角,Harvey慣有的笑容讓他眼角微彎,散發特有的魅力,在Mike愣愣地望著他的時候,他走到沙發側,拿起公事包,「我先去公司,有什麼事就打給我,或者是Donna。」

    「咦、我不用去嗎?」

    Harvey轉過頭,深深看了Mike一眼,讓對方一陣不解,爾後才以平常穩重的語調說道:「不用,Jessica給你的假是一個禮拜。」

    「我沒有那麼嚴重……

    「你可是在法庭昏倒,然後失蹤,又吐了一個晚上,」Harvey轉過身來,褐色瞳眸定定地望著MikeMike感到一陣顫慄流過背脊,「那很嚴重。」

    「哪有--」

    「很嚴重。」

    Harvey壓低了聲音,滿意地看到Mike一陣僵直,藍眼裡浮現順服,但又同時在心底嘆了口氣,他沒有說出口的是,那位不知是真是假的醫生建議Mike找諮商師,而且Mike常常不自主地發冷或說夢話,這些現象讓他察覺事有不尋常,也頗是擔心,即使他不曾說出口。

    「可是--」

    「難得放假就好好休息吧,」Harvey又轉身,重新拿起公事包,踏出步伐往門口走去,「以後你也難有機會放這麼長的假了。」伸手探向門把。

 

    「我想幫忙!」

 

    提高的音量讓Harvey回過頭來,眼前的Mike站得筆直,白皙的臉頰還微微泛紅,似乎因講得太快或其他情緒因素而有些喘,那雙藍眸確是掩不住的清亮。

 

    「我想幫忙,幫你的忙,Harvey。」

    「喔,」轉過身,Harvey完全面對Mike,褐色雙眸迎上對方的,「真的?」雖是疑問句,語調卻滿是肯定,還有一絲絲不易察覺的驕傲。

    看看他教得多好。

    「真的。」挺直身子,Mike湛藍雙眼毫不畏懼地凝望,聲音清晰穩定。

    Harvey沒有回應,卻是雙手抱胸,換了個隨意的姿勢,也依然氣勢十足,自信的神采散發威嚴。他不介意上班前來點小小娛樂。

    「為什麼?」

    「因為--」深吸一口氣,Mike一瞬間不知如何回應,但看著對方好整以暇的樣子實在心有不甘,「--因為你沒有我不行啊!」

    「什麼?」一瞬間的訝異讓Harvey吐出不像他的字句,「你說『沒有你我不行嗎』?」

    「沒錯,」偏過頭,Mike臉上滿是得意,只能說看到錯愕的Harvey太有趣了,「這句話絕對沒錯--因為是Donna教我的。」

    Harvey溢出一口氣,隨之的是笑容,那種了然於心的笑容,柔和卻又帶點戲謔,有著可愛的邪惡的笑容。

    Mike緋紅了雙頰。

    「那是對『她』而言,沒有『她』我或許不行,」站直身子,雙手插進口袋,又是一復自信的神態,「至於你嘛,puppy,這句話要倒過來用--我沒我你怎麼行呢?」

    「什麼!」被如此回覆,Mike定在原地,倏地感覺自己很笨。

    Harvey笑著搖了搖頭,轉身朝大門走去。

    Harvey!我是真的想幫你的忙、真的!」

    Harvey沒有回應,卻停下了動作。

    彷彿受到鼓勵,Mike抓緊此刻繼續說道:「我想幫你的忙!我沒有這麼脆弱,不會看個文件就昏倒口吐白沫之類的,我想、我想讓自己有用一點,由其是對你!」講完的瞬間他感到一陣乏力。

 

    Harvey沒有動作,手卻還搭在門把。

    Mike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地直傳耳際,雙腿發顫,腳底一陣冰涼,收攏的掌心滲出薄汗。

 

    Harvey轉動了門把。

    Mike咬緊雙唇,垮下肩膀,眼角一陣酸楚--

 

    「我手邊沒有資料,到公司再把東西mail給你。」,溫柔的聲調,Mike聽著抬起了頭,「不過,在這之前有個條件,」他偏過頭,下巴比比廚房的位置,「你得先吃了早餐。」

    Mike睜大雙眸,表從茫然到驚訝,然後轉為興奮,揚起的嘴角畫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映著藍眼,整個人散發光彩。

    「是的,隊長!」

 

    闔上門時,Harvey聽見那輕亮開朗的聲音。

    嘴角浮現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深深笑意

 

    把最後一塊培根塞進嘴裡,Mike滿意地舔了舔嘴唇,培根酥而不膩的油香還留存齒頰,混著鬆軟的炒蛋,讓他幸福地瞇起雙眼。

    坐在地上,他先是享受了高級地毯的觸感好一會兒,差點沒趴著滾來滾去(反正也沒有人看到--好吧可能有監視器不過誰管他) 才抓過Harvey的筆電,開機,幾個鍵就進到桌面,打開信箱開始收信。

    在看到新信的瞬間,Mike勾起了嘴角。

 

    Harvey將處理好的資料放到一邊,看了一眼待簽名的文件,覺得有些煩躁。距離他進辦公室也不過一個多小時,心情卻已經開始有些浮動,這時在太不尋常了。他心底深處也清楚自己在擔心什麼、想著什麼,一部份的自己卻又不願意承認。

    Donna!」出聲喚了自己的秘書,卻發現門外的座位空無一人。

    皺了皺眉,他的小腦(他自己是大腦)怎麼偏選在這時候離開呢?本來想請Donna代替自己打電話回去確認的,這下子他非得自己來了。

    深深嘆息,他掏出了手機。

 

    Harvey!我收到你的郵件了!」Mike抓起手機,螢幕也沒看,按下通話後就高聲喊道。

    『好……』電話那一頭的Harvey低聲表示,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停頓了一會兒,『……你有帶電腦來嗎?』印象中Mike昨夜出現在自己家的時候身邊只有裝了文件的背包啊。

    「沒有啊!我用你的電腦啊!」理所當然的語調,「欸,Harvey你這台電腦性能超好,改天我也要叫Ben給我……」

    Mike』認真的語調讓Mike一陣緊繃,『我記得我的電腦有鎖碼。』

    「咦!」一聲驚叫,Mike瞬間感到一陣不妙,總不能說自己隨便幾個鍵就破解了密碼吧?電腦鎖碼是很簡單的程式,他有專人傳授,那根本不算什麼,「呃、這個、我……」

    Mike。』

    「把密碼設成生日誰猜不到啊!」管他的隨便亂扯就好,這節骨眼蒙混過關最重要。

    『是嗎?』疑惑的語調,話者的答案卻是肯定的,『我怎麼記得不是呢?』

    「呃、真真真真的是啊,」冷靜、冷靜,Mike咬唇,哥哥教過,說謊第一要旨:語氣要自然,「我剛開始還想說應該沒那麼簡單就隨便亂猜,結果還真的是!」沒有聽見Harvey的回應,Mike咬了咬唇繼續說,「你這樣不行啦!密碼設得比我還爛……」

    電話另一頭還是沒有任何聲音,Mike卻有種被拆穿的緊繃感,許久之後,耳邊才傳來一聲嘆息。

    『不管了,』聲音聽上去挺無力的,『你已經把資料載下來了吧?』

    「嗯。」

    『書房角落有一台印表機,』Mike隨著對方的話語轉身,Harvey則繼續說『看你要不要印出來。』

    「好。」

    『大概就這樣……』Harvey似乎正思忖些什麼,『沒有其他事了。』

    「呃、好……」感覺對方似乎有話沒說出口,Mike一瞬間愣了愣。

    『今天事情不多,我大概七點多會到家。』他幹嘛說這些?

    「呃好,我我我我會等你?」那不然應該回答什麼?

 

    一陣尷尬的沉默。

    Mike不自覺低頭,抿了抿嘴唇,覺得如此自然得自己實在太不像話了,可是Harvey似乎也沒有反駁的意思,到底對方在想些什麼他完全搞不懂,只覺得這種「溫馨」對話讓他心頭一緊。

 

    『好……』Harvey終於出聲,『就這樣,回頭見。』

    「等等等一下、Harvey!」猛地提高音量。

    『嗯?』

    抿了抿唇,Mike一陣緊張,其實他根本沒有要說什麼,單純是不想這麼掛斷電話,「那個……這些就是全部的資料了嗎?」

    『嗯,怎麼了?』

    「這麼少?」高揚的語調,Mike滑動滾輪,雙眼瀏覽著密密麻麻的字,「這我……不到兩個小時就能解決!」

    另一頭傳來Harvey輕笑的聲音,那種隱含的溫柔讓Mike心臟一陣狂跳。

    『少?那樣算少嗎?』掩不住的得意,『那個Louis的助理,叫什麼Harry的會很生氣你這麼說的。』

    「他叫HaroldHarvey,拜託你記一下吧,他幫過你很多次忙耶,而且人也不錯啊。」

    『不在意。』一口回絕,Harvey停頓了一會兒,沒說出他才不在意自己puppy以外的助理叫什麼鬼名字,『還有其他事嗎?』

    「……沒有了。」

    『那回頭見。』

    「……掰掰。」語氣有點失落。

    Harvey止不住微笑,他完全能想像Mike垂下肩膀的樣子,好似小狗狗垂下耳朵,連頭都低低的可憐模樣。

    Mike?』

    「嗯?」他在等Harvey掛斷電話,不知怎得他就是不想先動作。

    『早餐吃了嗎?』

    「吃、吃了。」

    『很好。』

    「咦、呃……」

    『乖。』果斷地切掉通話。

    「就說過不要把我當狗!」氣急敗壞地大喊,卻只聽到單調的嘟嘟聲。

 

    Mike哼了一聲,把手機丟到沙發上,開始看起資料,一會兒後又決定看紙本比較省力,所以起身走到書房。

    如同房子裡其他地方的裝潢,書房也是採簡約設計,訂製的白色書櫃連著書桌,前方是大片玻璃氣密窗,讓室內明亮而安靜,書櫃側面的幾何色塊增添了活潑,而牆面上的彩色琉璃則顯得清透閃耀。

    不過這個書房似乎不常被使用。

    架上的書整整齊齊,從高到低,展現主人謹慎的個性,卻也讓Mike感到非常奇怪,向是這些書根本是被搬來展示而已,沒有翻動的痕跡。

    太浪費了、太浪費了。

    搖了搖頭,Mike抓起剛印好的資料走出門口,還依戀地頻頻回頭。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