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懷疑,這篇真的是閃喵的番外!!!
(......雖然整篇都在偷渡大小姐&丸子和沉默的小鎮.....(小小聲

某盒子總算是在死線的截稿日前安全的把番外生完了~
不過,作為本子的未公開新稿,
這邊就只放上試閱的部分~全文收在本子裡喔^^

基本上~整篇都是腦殘人偶欺負人的壞心戲碼(到底誰家的人偶這麼沒天良!!
後段灑糖甜到刷完整條牙膏還是會蛀牙~(灑糖不要錢啊!?XD

以上.

一起來愛的你追我跑吧!!!(什麼跟什麼啦!?XD

 

-------------------------------------------------------------------

 

  時序進入仲夏,宮月家的日子太平得有些過分。
  要說有多太平呢,大概就是那個平時連作夢都在打鬼點子的宮月家人偶都不想動腦捉弄人的這麼懶散。幻影城的進度滿了以後遲遲搜不到出征月光姬的任務,大小姐就充著當好人把任務分給好友,自己則賴在家裡動都不想動。
  畢竟實在太熱了,幾乎可以酷暑來形容的天氣熱得人焦躁卻又全身倦怠,大小姐沒了動力家中的戰士們自然也樂得輕鬆,或窩在家裡避暑、或進城裡打發時間,幾日偷閒,那些戰鬥、那些冒險,那些波瀾壯闊又驚心動魄的日子竟然如夢一般遙不可及,彷彿生活就該如此清閒,無所事事。
  這種日子確實教人防被鬆懈──包括宮月家眾人對自家大小姐的防範。
  細細的微風撫過樹梢綠枝,吹動小草,輕輕揚起人偶青色的細長髮尾,也輕輕的喚醒了些什麼……

 

   簡單吃了些冰鎮過的水果和點心當午餐後,宮月家人偶懶洋洋地在露臺晾著。通風良好的露臺有屋簷陰影的遮蔽,多少驅散了些悶熱的暑氣,青色長髮的人偶就這麼斜坐著半掛在欄杆上,耳邊傳來若有似無的風鈴聲,人偶懶懶地斜瞇著眼,小小的腦袋垂得更低,幾乎打起盹來。

 

   「別睡了,大小姐。今天不是約了水心大小姐下午帶隊伍過來嗎?妳這個樣子要怎麼戰鬥啊。」

 

  長椅的另一端,黑王子從手邊有一搭沒一搭隨興翻閱的書中抬起頭來,伸長手略略撥開人偶散在頰邊的髮絲,長指輕輕扯了扯人偶平日蒼白卻因暑氣蒸出淡淡紅暈的臉頰。

 

  「耶~有這種事嗎?可是好熱喔,我不想動腦袋……」

 

  「妳這麼沒精神,到時候就算真的找到了月光姬也會被秒殺的。」

 

  「才不會~那時候人家當然會打起精神來的……而且,光說我,丸子你自己還不是……」

 

  「嗨喲~朔,我來囉!」

 

  自嘆弗如地看好友在不遠處朝氣十足地朝她揮手,青髮人偶自懶懶地笑著抬手應了聲「喔」,而後遲緩地離開她依戀的欄杆。一旁,黑王子表情淡漠地瞅了人偶一眼,讀出那雙眼睛說的是「認了吧!」青髮人偶撒嬌似地又賴回她鍾愛的欄杆上。

 

  「你抱一下我才要起來~」說著嘴角還揚起一絲得意的弧度。

 

   在心裡感嘆到底是誰把這個人偶放縱成這個樣子,雖然最放縱她的好像是自己……黑王子闔上書本隨意丟放在長椅上,而後傾身,在人偶形狀嬌巧的耳朵上輕輕一吻。

  「起來吧,我的大小姐!」刻意在耳邊吹氣似的低語。

 

  最近他逐漸可以掌握大小姐的撒嬌和反應方式,因此他將意想中大小姐可能的無理要求一次做足──甚至多加了一些他的私心和玩心──而後滿意地看人偶有些驚訝、有些不服地吊起一雙水色大眼瞅他,頰上淡淡的紅暈又加深了些。

 

  「我明明說是抱一下的……」男人覆上來的身體確實已穩穩將她抱起。

 

  看那雙淡漠的眼中有淡淡的得意之色,人偶鼓了鼓頰,掙扎著示意黑王子將她放下,像要藏住臉上的熱意和不經意揚起的嘴角似地撇頭往屋內走去。恰好年輕的眼鏡騎士正推開門來通報:

 

  「大小姐,水心大小姐已經到囉!」

 

  「嗯,我知道,謝謝你艾伯。」

 

  「大小姐妳……臉很紅耶,沒事吧?」

 

  「哪……哼,你去問後面那個人啦,天氣太熱他害我中暑了!」

 

  「喔……」那他還是什麼都別問吧。

 

  「啊還有,讓還在家裡的人都到客廳來集合吧,尤其是弗雷,今天貓貓有來一定要叫他下來。」

 

  「知道了。」

 

  看著人偶哼著歌悠哉遊哉地晃進屋裡,艾伯與黑王子對望一眼,兩人在驚恐中頓時冷汗如雨:

 

  天氣再熱,他們家人偶還是有辦法給自己找樂子。

 

 

 

   弗雷特里西最近有些煩惱。

  平日無事,因著新成員的加入退居二線的他沒有任務和對戰的壓力,大小姐不找他麻煩,損友甚至沒衝著他初熟的戀情玩笑嘻鬧,日子清閒的幾乎有些無聊。然,若生活當真這般安適愜意,他自然不會沒事自尋煩惱;戀情甜蜜安穩,找他麻煩的更不可能是他清甜可愛的戀人……
  這麼說來似乎又不是全然沒有關係。

 

  順著艾伯的傳話,他和另外幾位也各自待在房間打發時間的家人們陸續下了樓。還沒踏進客廳,就聽見裡頭少女們清脆的笑聲,他會心一笑──那個就是他聾了也認得出來的甜美嗓音如此清晰,彷彿能穿越塵囂,安穩地沉入他胸中,教他心口再次泛出無限溫熱的柔情。
  

  在前頭推開了門,少女清亮甜美的呼喚比出現在他視野一隅、那頭他所熟悉所依戀的柔軟的紫紅色長髮更早一步迎接他的到來。

 

  「小閃!」少女漾開甜笑,若不是家具阻隔可能已經朝他飛奔過來。

 

  這是兩人確認心意後少女第一次來到宮月家,因此除了少數知情者,宮月家眾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呼喚。不理會身後那群因這個近乎傻氣的小名僵在當場的男人們,弗雷順著內心溫暖的騷動柔柔地笑了,在眾人目光中毫不避諱地迎上他甜美可愛的戀人。

 

  「日安,艾……」

 

  話還沒說完,另一個嬌小的身體靈巧地從身後越過他,搶先一步撲進紫紅色長髮的少女懷中。

 

  「貓咪姐姐~人家好想你!」

 

  「是小貓啊,呵呵,我也很想你喔!」

 

  少女對戀人的甜美微笑瞬間轉為長姐般溫柔的寵溺,纖指細細順過懷中柔軟的紫紅色長髮,而後親暱地扯了扯那對靈動的貓耳。

 

  這就是弗雷最近煩惱的真正原因──另一個艾茵。

 

  雖然在暗房喚醒哪一個戰魂基本上不是大小姐所能主控的,但那日人偶似笑非笑地牽著這個外貌與自家戀人如出一轍的小姑娘走出暗房時,他幾乎覺得是大小姐刻意安排的,否則,人品之神怎麼會跟他開這麼大一個玩笑!
  嚴重的是,大小姐從暗房出來後,立即帶著這剛被喚醒的小貓往隔壁家「認親」去了。而這兩個外表如雙生姊妹的少女感情也同孿生姊妹般親愛無間,這些本來都不是問題,真正教他煩惱的是……

 

  「平常只看一個沒什麼感覺,這樣一看真的好像耶!」

 

   開始了。

 

  「什麼好像,根本就是一模一樣嘛!」

 

  不行啊快停下!

 

  「真的耶,我看雙胞胎也沒她們這麼像!」

 

  再這樣下去一定……

 

  「耶~這麼說起來,弗雷你認得出誰是你的艾茵姑娘嗎?」

 

  來了!

  弗雷輕輕蹙眉,略略有些無奈地看了戀人一眼,少女朝他無辜地眨眼輕笑──她比誰都更溺愛這個親妹妹一般的女孩──少女懷中的小姑娘瞥了一眼兩人的眼神互動,便牽起少女的手,將她從沙發上拉起。

 

  「人家都這樣問了,貓咪姐姐我們來玩吧!」

 

  「好噢,沒問題。」

 

  「等、別這樣……小貓,艾茵姑娘!」

 

  停止轉圈的兩個女孩交疊著纖細的手指,臉頰親暱的貼著彼此,側著頭,用同樣如晴空般澄澈的藍色大眼看向他。

  她們最近愛上了這個遊戲。

 

  「艾茵姑娘……」

 

  『什麼事?小閃。』

 

  兩個外型毫無二致的少女絲毫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弗雷拖長的語尾中有些淡淡的責難,卻被兩人全然一致的嗓音和頻率相同的微笑哽了回去。

 

  「哈哈,真是精采,這才是真正的『兩個身體』啊!你說是吧?弗雷。」

 

  跟在他後頭一起進了客廳的前輩里斯在爽朗的笑聲中道出了所以人的心聲。

 

 

  「咦?大地遊戲嗎?」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發出疑問。

 

  「天氣這麼熱,人家不想在大太陽底下打架也不想動腦筋想戰略嘛~所以囉,現在人這麼多,我們來玩遊戲吧!」

 

  雖說是大地遊戲,怕熱的人偶的規劃終究還是在室內進行;遊戲規則大致上是這樣:

  參加成員分成任務組和狩獵組,狩獵組顧名思義就是要抓到任務組的人員,任務組的人則必須完成任務,並保護自己不被「狩獵」--輸贏的判定上,任務組只要有一人存活就算勝利,然而,若有任何一項任務沒有完成,即便全員平安,還是算狩獵組獲勝;相反的,狩獵組必須沒有任何遺漏的完成狩獵才算獲勝。

 

  「所以,狩獵組可以干擾任務的進行。不過,這樣情勢會對任務組比較不利,因此,任務組第一階段的任務不是重點,你們在第一階段中要先找到寫有自己名字的卡片,而後才會看到真正的任務指示。」

 

  簡單來說,任務組找到自己的名字卡片之後取得的指示才是真正需要執行的任務。

  「除了這些規則,遊戲基本上沒有任何限制,大家可以使用自己目前所達等級的所有技能。所以,為了避免能力懸殊過大,我們家丸子和水心家艾伯兩個R4就不參加遊戲,這樣,可以嗎?」

 

  「好像還挺有趣的!」另一個人偶率先附和了。

 

  「這樣搞不好比對戰還刺激哪!」將軍瞇起細細的眼縫透出一線狩獵者氣息的金光。

 

  「是吧,我都有些躍躍欲試了!」實戰派的里斯也難掩興奮,眼神卻不時飄向兩步外手搭著聖獸的少女。

 

  「……我的聖獸是絕對不會輸的。」

 

  「那也算我一個吧!」原本在後方一臉事不關己的新家人阿修羅聽了帕茉的話後立即舉手加入。

 

  「好像很有趣耶!貓咪姐姐我們也一起玩吧!」

 

  「我就不用了,」優雅端坐在單人沙發的水心家女王庫勒長指輕攏自己玫瑰色的細長髮尾,漂亮的水眸輕輕飄向一旁興致勃勃的自家人偶:

 

  「水心,這種鬧劇就別把我算進去了。」

 

  「咦~不行啊庫勒勒!艾伯已經不能上場了,我們家又沒來多少人,你就代替我好好玩一下嘛!」

 

  「水心……你到底是想玩還是想看?」

 

  「呃、都有?」朔想出來的節目通常都很……精彩啊。

 

  「姐姐別擔心,庫勒不參加就算了,我不會讓姐姐丟臉的!」實力派的雪莉已經抱著羅布站起身來了。

 

  「好囉好囉~這麼多人我們到天黑也玩不完的,我們就任務組和狩獵組各四個人,除了兩個不能參加的R4,所有人都要來抽籤喔!」

 

  宮月家人偶揮著手招呼眾人,而後拿出籤筒。已經被迫跌入坑中的戰士們這才驚覺,這種用心縝密的計畫跟本不可能只是人偶的一時興起……

 

 

感謝閱讀~完整版請見本本"最初的思念"^^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