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V

A Waking Dream

「哎,這是個幻覺,還是個夢境?歌聲已然遠去:--我是睡?是醒?」

 

    「他怎麼樣了?」

    病房外,不知是誰這麼輕聲問道,而被問的一方僅是搖了搖頭。

    「還沒有醒……不過應該還好。」聲音輕柔而充滿不確定,只能說連話者都充滿不安。

    一聲深深的嘆息,原先的問話者後退了一步,在椅子上坐下,雙腳交疊,手輕放在腿上,指尖輕點。

    Harvey……紅髮女子也在其一旁坐下,手輕輕覆上對方,「這不是你的錯,你知道的。」

    Harvey往後靠上椅背,偏過頭看著自己的秘書,「或許吧,不過我沒注意到他……怎麼了。

    「說給我聽吧。」Donna偏過頭,睜大的雙眸帶著一絲天真。

    Harvey深深看了他一眼。

 

    Mike微微睜眼,又因為一陣暈眩而閉上,滲入眼睛的光朦朦朧朧,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感覺四肢無力,指尖冰冷,胸口有些悶痛。

    似乎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剛剛發生了什麼嗎--

    勉力思考的結果就是一陣噁心,他放棄似地側過頭。

    在又陷入沉眠之前,他感覺似乎有什麼輕碰額頭,還有柔細的低語。

 

    ……就是這樣。Harvey呼出一口氣,如釋重負。

    Donna沒說些什麼,只是拍拍對方的肩膀。

    兩個人就這麼互相凝視,沉默橫亙在彼此之間。

 

    一旁的門吱嘎滑開,走出一位穿著白袍的醫生,嘴巴上連著鬢角的鬍子摻著幾綹白色,看上去穩重而親切,藍色雙眼閃著光點。

    Ross先生的家屬?」

    HarveyDonna在醫生出來時就已經起身,互相看了一眼後往前走去。

    「他現在怎麼樣了?」Donna輕聲問道。

    「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你們可以進去了,但是他還在睡……可能要睡上一陣子。

    Harvey點點頭,倏地覺得這位醫生看上去有些眼熟,「請問他……Mike到底是什麼狀況?

    「嗯……身體上沒什麼大問題,但有一點睡眠不足跟飲食不正常--」醫生望向Harvey稍顯憂慮的臉色,繼續說道:「他會昏倒主要是心理上的壓力,應該是有什麼事讓他非常困擾,才會導致連鎖反應--基本上我們建議找諮商師看看。」

    Harvey皺皺眉,和Donna交換一個眼神。

    「謝謝您,醫生。」

    「不會。那麼,有事再請護士叫我。」

    醫生向兩人點點頭便轉身離去,Harvey望了他的背影好一會兒,直到被Donna拉了拉袖子才邁開腳步。

    單人病房很安靜,拉簾後方就是病床,大面的窗子讓陽光灑落在床旁邊,室內充分採光卻不會過熱,細細飛舞的光點如夢似幻。

    兩個人繞到病床邊,Harvey坐在椅子上,Donna則是稍稍傾身,看著鼓起的床鋪起伏,露出棉被外的金棕髮絲有著熟悉的凌亂。

    Mike……Donna輕喚一聲,沒有得到回應,想來Mike是睡熟了。

    輕嘆口氣,Donna摸摸Mike的頭,退後一步坐到Harvey身旁。

    Harvey深深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調回病床上,就這麼沉默著。

    四周靜謐得彷彿連點滴落下管子都聽得見。

 

    不知過了多久,Harvey掏出手機,走道簾外說了幾句話,Donna則還是坐在原地。

    Pearson小姐怎麼說?」DonnaHarvey回來時問道。

    「她說知道了,」低頭沉吟一會兒,Harvey凝視著對方,異常冷靜,「我先回去……

    「我在這裡等你。」

    Harvey點點頭,轉身撥開簾子,復又不甚放心地回頭。

    「別擔心,我會在這裡看著,等你回來……Harvey

    Harvey示意Donna別出聲,輕手輕腳走回床畔,偏著頭看了延伸到被子下的點滴管,總覺得哪裡不對。

    「怎麼了嗎?」Donna繞過病床,站到Harvey身側。

    Harvey沒說話,卻一手揭開棉被。

    「咦!」Donna摀住嘴,卻掩蓋不了驚訝。

 

    棉被抵下並沒有躺著Mike,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氣裝置,一下變大一下縮小的氣球發出咻咻聲,枕頭上放得是個圓呼呼的哈密瓜,上頭有雜亂的金棕色假髮。

    Harvey呆愣了好一會兒,只能說這種感覺太過詭異,他一瞬間無法反應,就連Donna都僵直不動。

    沉默就這麼持續了一陣子,Harvey才注意到充氣裝置後擺了個毛茸茸的東西,他伸手抓過,發現是隻笑得頗邪惡的泰迪熊,手上還黏了封信。

    Donna把信從信封抽出來,那封信折得很精巧,是個愛心的樣子,但在此時此刻不只沒有溫馨,反有種邪惡的意味。

    花了一番功夫把信拆開攤平,Harvey湊到Donna身側。

 

    親愛的Specter先生

    您好,相信我們是初次見面,以這種方式打招呼並非我的本意,還請見諒,也請相信我完全沒有惡意。

    Mike我先暫時「保管」,不過請您放心,我並無意傷害他或從他以及您身上得到什麼,我之所以會做如此決定也是出於保護,希望他可以避開法庭那些亂事安靜休養。

    如果他最後執意參加陪審,我還是會讓他去的,當然前提為他的身體與精神狀況可行。

    謝謝您平日對他的照顧。

    祝 好

    與您一樣關心Mike的我

   

    HarveyDonna互看了一眼,又將信讀了一遍,似乎才反應過來。

    Donna一把將信塞進包包,走了出去,Harvey同時抓出手機,邊走邊撥起號碼。

    他突然想起方才那位醫生宛若海洋般湛藍的雙眸。

 

 

    胸口好重。

    好像有什麼壓在上頭,把肺裡擠的扁平,只剩稀薄的空氣在原地游移,卻又無法順利到達氣管。

    勉力睜開眼皮卻做不到,視線內一團黑呼呼的東西徘徊不去,張開嘴想嘶吼卻又發不出聲音,只是一陣乾渴讓身處都產生劇痛。

    雙眼緊閉,蒼白的手指攪亂床鋪,背脊僵直,如電擊般的痛楚流過身子,在腦中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Mike猛地睜開雙眼

    他側過頭,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卻絲毫沒有害怕的感覺,約莫是因為房內布置相當溫馨。

    床左側的訂製書櫃是穩重的深咖啡色,其上擺滿了書,還有幾本放在床頭,前方還有一面鑲雕花框的立鏡,映照出另一邊的空間。

    Mike動了動最先恢復知覺的雙腳,試著將身子蜷縮起來,然後緩緩翻了個身,雖然沒有什麼力氣卻也不太痛苦,然後試圖收緊手指再慢慢放開,最後用所剩不多的氣力撐起自己。

    雙腳落到木製地板,床邊就放著一雙室內拖鞋,好似早知道他會醒來。

    他穿上室內鞋,緩緩站起身,拉過掛在鏡子上的睡袍批著,走到另一邊的空間,那裡正中央擺著一張滿大的木桌,粗糙的表面有美麗的雕刻,幾疊書放在桌角,正中央擺了一盆水果。

    向後一轉,Mike看見了陽台,靠外邊有著宛若奇幻生物的雕刻,一把有著洋傘的桌子旁放置幾把椅子,陽台外頭則是夜晚的紐約市,點點燈火映照出美麗的天際線。

    屋內很暖,Mike卻還是拉緊了睡袍,轉過頭,他看見房間門虛掩著,於是他抿了抿唇,抑制不住好奇心朝門走去。

    輕輕拉動了把手--

    門外透進炫目的亮光--

 

 

    「教授?」輕脆的聲音響起,一位少年探頭進來。

    「喔、Mike,你來啦!快進來吧!」坐在桌後的教授抬起頭,金框眼鏡後的淺色雙眸露出笑意

    「謝謝。」少年擠進門內,再輕輕闔上木門,「我是來交報告的。」

    「我知道,放在那邊吧,」教授和藹地說道,比了比書架上一疊紙張。

    少年輕手輕腳地走過,把報告放到指定位置,雖然很想翻翻其他人的,卻還是壓抑下好奇,張大的雙眸改往書架上看去,然後順手抽出一本,翻了幾頁,清秀的臉蛋滿是神采。

    教授微笑著凝視著他,然後才輕聲說道:「來這邊坐著吧?」

    「咦、不用……」趕緊把書放回原位,少年顯得有些尷尬。

    「你趕時間嗎?」

    「是沒有……

    「沒有的話就過來吧,偶爾陪老人家喝杯茶啊。」教授一面說著,一面起身走到桌前並排的椅子。

    「教授您哪裡老了……Mike靦腆地笑著說,緩步走到另一張椅子坐下。

    「老了唷!」把泡好的紅茶倒入杯中,清香四溢,「比起你們,我真得是老人家了。」

    「跟我比哪裡準啊?」

    「那倒是,你比其他人小了不少呢。」教授一邊說著,一邊遞了杯茶給眼前的學生。

    Mike笑著接過杯子,瞇起雙眼看著半透明的液體,深紅色卻很澄澈,溫和的香味撲鼻。

    教授看著眼前的孩子,實在不敢相信那智氣的臉蛋下是多麼聰慧的靈魂。

    少年的身形本來比同年齡小上一些,更不用提因為跳級的關係,他比現下的同學小上許多,纖長的四肢好似還沒發育完全,嶄露青春期特有的模糊不定,清秀的臉蛋上鑲著天空般澄澈的藍色眼眸,細挺的鼻樑與薄唇,笑起來的樣子有抹稚嫩,映著金棕髮絲,彷彿整個人都閃閃發光。

    「這次的報告感覺怎麼樣?」

    「嗯、怎麼樣嗎--」Mike啜飲一口紅茶,偏過頭,「很有趣啊,安眠藥在歷史上的使用嘛。」

    「有趣嗎?不會覺得與課程不符嗎?」

    「不會啊,」眨了眨眼,Mike停頓了一會兒,「是有同學這麼說啦,可是我覺得還好。」

    Trevor嗎?」

    「嗯嗯。」Mike笑著點頭,抓過小碟子中的餅乾塞進嘴巴。

    教授點了點頭。

    「那本書你可以借回去的。」

    「書?」

    「剛剛你看的那本啊,我想是《槍砲、病菌與鋼鐵》吧?」

    「真的可以借回去嗎?我是在網路上看了開頭,感覺很有趣。」

    「拿去吧。」

    「謝謝,我會盡快看完的!」露出的齒列白亮,Mike跳起身,跑向對面的書櫃,卻在經過時發現什麼似地轉身,「咦……新的名牌?

    「啊、那個啊,每位教授都有,說是統一訂做的。」

    木桌上擺的名牌是金屬製的橫躺三角柱,深色的底上鑲著金色字樣,字體像是古時貴族或宮廷使用的,有些花俏,不過還可以辨識。

   

Wallace Tennessee Williams

 

    「為什麼要特地做新的?」

    「不知道囉!」Williams教授俏皮地聳聳肩,起身朝Mike走來,「別管那個吧,再多吃幾塊餅乾吧,分散一點熱量。」

    「呃、好,謝謝。」Mike笑著拿過一塊,突然覺得教授似乎站得太近了些。

 

 

    餅乾烤得酥脆,混著茶香的甜味在口中擴散開來,Mike滿足地瞇起雙眼:「喔--哥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再塞一塊。

    「真的這麼好吃嗎?」Neal Caffrey看著弟弟,端起酒杯,湛藍雙眸裡滿是笑意。

    「超好吃的,我是說真的。」語畢又抓了一塊。

    「那就好,我以為烤得太久了,沒想到第一次就這麼成功,下一次來試試檸檬派吧。」

    「真的?」Mike舔舔嘴唇,還像個孩子般輕舔手指,「記得找我吃吃看唷。」

    「端一盤去給你都沒問題。」

    「真的?答應我了唷,說謊的是小狗。」最後一句話是連著笑聲迸出來的,因為Mike自己都覺得這樣說很蠢。

    「當然囉,我不會食言的--不過弟弟啊,」Neal往上瞟了一眼,藍眼珠轉了又轉,最後拉出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你本來就是小狗狗了,這個發誓太沒效果了。」

    「不要把Harvey說的比喻套在我身上!」

    Mike皺起臉的發言只引來一陣笑聲,最後連他自己都覺得荒謬不已,兩個人便互相凝視著,放聲笑了起來。

    眨眨眼,Mike抬手抹去眼角的淚水,想起什麼似地望向對方。

    「對了,哥哥,說到Harvey,為什麼你要特意從醫院把我帶走呢?」

    「這個啊……Neal偏了偏頭,俏皮的表情滿是不正經,「因為你需要休息啊。」

    「那也可以等我回家再來找我啊。」

    「呃……」倏地停頓,Neal像是被抓到把柄一般僵了一下,最後定定地看著自己的弟弟。

    ……拜託不要跟我說是為了好玩。」剛說完話,Mike就看到對方眼神為之一亮,心底突然一陣無奈。

    「那只佔一小部分啦--」瞥見Mike的表情,「很小一部份啦。最主要還是希望你不必先見到Harvey。」

    「為什麼?」問出口的瞬間Mike就發現自己早知道答案,顫抖地低下頭。

    Neal凝視著自己的弟弟,又在兩人的杯子裡注入葡萄酒,深紅的液體在燈光下搖曳。

    Mike。」

    Mike依舊低著頭,沒有回應。

    Mike,抬頭看看我。」把紅酒推到對方面前,Neal的聲音溫柔如風。

    ……我不要。」一絲絲哽咽揉在細小的聲音裡,卻沒有逃過Neal的耳朵,「我覺得自己好沒用,Harvey一定、一定……」,屏住呼吸,Mike用盡全身的力氣控制聲線平穩,「……對我很失望。

    「喔,拜託,我親愛的弟弟,」非常自然地,Neal撫上Mike露出來的頸子,「我沒打死他就算很客氣啦,你內疚什麼?」

    Mike抬起頭,濕潤的雙眸只看見兄長溫和的笑容,還有一絲戲謔的神情。

    「可是,這麼小的事情我都處理不好,以後……Mike復又低下頭,咬緊下唇。

    「小事嗎?」Neal偏過頭,靠近Mike,深深凝視那雙藍眼睛,「我可不這麼覺得耶,有個女孩子被欺負了,那是很大的事情啊。」

    Mike纖長的睫毛下,藍色眼眸閃避著對方直率的視線。

    「我沒做到Harvey說的……那個女生並不是我們的客戶,」抬首,Mike輕輕說著,「他警告過我不要太心軟的……

    「這個嘛……Neal啜飲一口酒,依舊滿臉笑意,「我認為你永遠都做不到的。」

    Mike心頭一凜,呼吸猛然一窒,扶住桌邊的只杰用力的泛白,「我真的做不到吧?真的是這樣吧?」聲音中的顫抖完全就算他盡全力都無法掩飾。

    Mike……看著我,Neal伸手,輕拍那柔嫩的臉頰,掌心傳來一陣濕潤,「做不到沒關係啊,事實上……」思忖什麼般地頓了頓,「我也不希望你做到。」

    「咦?」Mike猛地抬頭,漾著水光的藍眸掩不住驚詫,卻只看到對方端起酒杯啜飲。

    他應該沒有聽錯吧?應該沒有……吧?

    Neal再喝了一口,斜睨著弟弟瞬息萬變的神色,心底有些慌張,希望他不要往不好的方向想去了。

    「我是說啊……」放下酒杯,Neal深邃的雙眼滿是認真與藏於其後的溫柔,「你會成為一個很棒的律師,但不會跟Harvey一樣的,起碼不會完全一樣啊。」

    Mike眨了眨眼。

    「我的弟弟啊,」他定定凝望Mike那雙澄澈的眼睛,「活潑又喜歡幫助別人、為了朋友兩肋插刀、對任何都充滿關心,雖然有點笨拙又容易受傷,可是我很喜歡他這個樣子呢。」

    「哥哥……

    「他的老闆是個冷漠的超級大混蛋,喔、別跟我弟弟說我說他老闆壞話,因為他很崇拜那叫Harvey的傢伙……」俏皮地眨眨眼,「那傢伙是個很棒的律師,也是我弟弟愛慕……

    「哪裡有愛慕了!」突然發現話題轉往奇怪的方向,Mike大叫一聲。

    Neal輕笑兩聲,不慎在意地繼續說道:「我弟弟很擔心讓那傢伙失望,因為我弟弟太容易心軟、對別人總是太好,但是我覺得啊--」故意停頓一會兒,Neal瞅著Mike緊張的神色,「世界上有很多種律師、有的狠戾有的溫文,有人不擇手段有人力求兩全,如果我弟弟可以把自己的關心用在每一個案子上,相信他就會把每一個案子做到最好,每一個委託人也會感覺到非常溫暖唷。」

    Mike輕輕舔了嘴唇,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Neal,耳裡、腦海裡甚至心裡都是溫柔的聲音迴盪著。

    「雖然啊……Neal頓了頓,伸手輕輕撫摸對方的頭,「這樣他會非常辛苦,甚至為別人感到悲傷,可是每個人都會非常喜歡他、想要親近他,所以我的弟弟一定會有很多朋友、得到很多幫助,成為一個非常棒的、人人信任的律師,」額頭抵額頭,Neal的雙眼散發光彩,勾起的嘴角吐出溫柔的字句,「我是這麼想的,你覺得呢?」

    Mike愣了愣,嘴巴張開又闔起,一股苦澀又溫暖的感覺在心中擴散,像是巧克力一般柔滑,他輕輕點了點頭,喉嚨發出嗚咽,然後趴回桌上,雙眼一陣酸楚,「……謝謝。」悶悶的聲音。

    Neal微笑,繼續輕撫Mike的頭髮,另一手端著酒杯,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湛藍雙眸裡滿是笑意。

    「唔……Mike發出像狗狗一般的嗚咽聲,還帶有一點點哈欠。

    Mike?」

    「嗯……?」沒有動作,Mike勉強應了一聲。

    「你還會想繼續陪審嗎?」

    趴著的身子明顯一僵,Mike久久沒有回應,好一會兒才有幾不可聞的聲音傳來:「……我不知道……我要想一下。

    「這樣啊?」

    Mike點點頭,沒什麼力氣的樣子。

    「好吧,」Neal起身,揉揉弟弟的頭髮,輕聲說道:「先睡一會兒吧?你還是很累吧?」

    「嗯……頭昏昏的。

    「大概是藥效還沒過,」還有我給你喝酒的關係,「先睡了吧,其他事情到時候再想吧。」

    Mike應了一聲,緩緩站起來,讓哥哥扶著走到床邊,然後砰地一聲把自己摔到床上,連Neal幫他把被子拉上,還吻了吻他的額頭都沒有感覺。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