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II

Zero at the Bone

 

「……但唯有遇到這傢伙,無論隻身或與人為伴,都讓我呼吸一緊,涼到背脊。」

 

    Mike回到家時已經接近十點了,今天是星期五,多的是時間可以好好放鬆,再細細那份無償訴訟,而不應該像現在這樣一手抓著資料,一手胡亂摸索鑰匙孔,弄了半天還是沒打開門。

    DonnaKyle的話語在心頭縈繞不去,讓他一整個下午心都沉甸甸的無法專心,就連對Louis例行的譏諷都沒有反應。Harvey的表現當然令他更在意,單只是上午那些叮嚀就足以煩擾他一整天,更不用提下午--或許是他多心了--Harvey都以一種很「奇怪」的表情看著他。

    真是太令人不安了。

 

    好不容易開了門,Mike將腳踏車停在平常的位置,一抬手扔了背包,然後重重做到沙發上,眼睛還緊盯著手裡的資料。

    整個案子並不難理解,但其中牽扯的人物不少,每個人又有各自的背景,整體看來像是一部極短小說,濃烈的情感與憎惡讓人背脊一涼。

    Mike咬咬下唇,雙腿縮到沙發上,抓過抱枕放在懷裡,眼睛卻沒離開文件。

 

    整件事是這樣發生的,一位博士生Beth Chopin指控其指導教授Wallace T. Williams利用諮詢時間對她上下其手,女博士生本身家境小康,以助學貸款和獎學金攻讀了碩士,現在則一面當助教一面打工,成績優異。   據她所言,性侵事件是在她就讀碩士時發生的,當時她因為害怕並未說出來,直到脫離加害人才控訴。

    被控訴的教授Wallace Williams認為此控訴很荒謬,同事與學生也大多不相信他會做出此事,他們都表示教授慷慨和藹、教學認真,對學生更是掏心掏肺,是不少人的心靈導師,也常常幫學生寫推薦函,Beth Chopin也是其中一名。

    相反地,Beth Chopin雖然學業表現優異,在同儕間評價卻不高,除了她總是獨來獨往,脾氣不佳以外,外表美麗的她似乎也同時與多名男性交往,常常徹夜不歸。

 

    Mike偏了偏頭,感到一陣乾渴,他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繼續閱讀。

    此案子比較奇特--或許說誇張也不為過--的是另一部分。

 

    教授的妻子,名字一樣是Beth,指控Beth Chopin介入兩人婚姻,欲以此威脅Chopin小姐,而教授本人也持相同的論調。

    「這學生平常的乖巧只是裝出來的,我真不敢相信自己會被迷惑。」

    相較於教授帶著輕蔑的發言,Beth Chopin的表現很是冷淡。

    「神父Ralph也是這麼以為,但是他和Maggie卻有了個叫做Dane的孩子[1]。內心醜惡的人,戴了幾層面具都遮不住,總有一天他會發現,自己建造的王國不過是見不得光的地方。我和他的差別只在於……

 

    「--偽裝得有多徹底而已。」Mike無意識地低聲念出,然後猛地抬頭,牆上掛鍾的秒針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一片安靜。

    沒有開暖氣的房間溫度頗低,Mike卻感到身子燙熱,連頭都發昏,他第二次呢喃了方才的句子,翻過文件,確定自己念得一字不差,像是背誦熟知已久的詩句,嘴唇與舌尖自動將句子滑出口,完全未經過思考。

    但是這不可能啊!這是他第一次看這份文件,案情中的人跟他也沒有任何交集,更別提他們會說出的話了。

    這種熟悉感是怎麼回事?

    Mike雙手雙腳圈住抱枕,往旁邊倒去,手中的文件滑了出去,掉到地板上。他愣愣地看著天花板,日光燈白亮刺眼,視線有些模糊,恍惚間他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重複著熟悉的句子。

 

    言語是一種人類專屬的偽裝,說出來的話與心裡想的從不相同,差別只在於偽裝得有多徹底而已。

 

    很清脆的聲音,大學生獨有的輕快,說話者有一頭棕色波浪長髮,她金色的眼眸閃著光芒--

    不對。

    不是這麼愉快的語調。

    低沉的男聲,溫和卻堅定,像是清風拂過樹梢,使人沉醉的安心,他後方的窗子透進午後的陽光,一切的一切都籠罩在金色溶液中,說話者繼續說著,鬍鬚遮掩的嘴巴一張一闔,他慢慢地靠近,伸出手碰了碰前方的人,沒有停止話語,那張臉上方--

    那張臉是什麼樣子呢?

    是什麼樣子呢?

    什麼樣子呢?

 

    「--!」

    Mike倏地驚醒,幾乎從沙發上跳起來,摸了摸額頭,發現自己一身冷汗,牆上的鐘指向午夜一點,而一旁背包中的手機似乎響了好一陣子。

    他一把抓過背包,翻找一陣沒看到手機,激昂的音樂讓他一陣焦慮,索性把背包整個倒過來,裡頭的東西全部掉到沙發上。他靈活地撈起差點飛出去和地板的相親的手機,剛要接起,畫面卻一陣黑暗,四周歸於寂靜。

    咒罵一聲,他查看通聯紀錄,卻在看到來電時露出笑容,然後輕按了通話鍵。

 

    『嘿、親愛的?』傳來輕快的男中音。

    Mike沒意識到自己露出閃亮的笑容,輕聲回答:「哥哥。」

    『響了好久呢。你在忙?』

    「沒有啊。」現在是半夜一點耶,親愛的哥哥。

    『喔,我知道了,一定有什麼「精彩活動」吧,嗯?』

    隨著上揚的語調,Mike聽到對方話筒傳來布料摩擦的聲音,然後是一聲放鬆的嘆息,想一想,早該是睡覺的時間了。

    「沒有、真的……沒有。我和Rachel?我們分手了……真的,上個月的事。

    『喔,好吧。別擔心啊,我親愛的弟弟,你會找到更適合你的,畢竟你跟哥哥我一樣魅力十足。』語畢還有一串壓意的笑聲。

    「我可沒你那麼經驗豐富?」

    『經驗需要累積啊,各方面都是。對了,弟弟,我想去看Powell博物館裡Serena Supplee的畫作,她用鮮豔的色彩描繪岩石、峭壁和河流--』

    「那在你追蹤腳鍊範圍外,哥哥。」

    話筒一邊傳來嘆息,不過一會兒又是輕快的語調。

    『我可以問問Peter?』

    「說真的,哥哥,我不認為Burke探員會答應。」

    『說不定他這次會?他和Elizabeth出門約會,如果我有個地方去就不會煩他了,嘿。』

    「前提是在活動範圍內吧?」Mike笑著,移動到房間,用肩膀夾著手機,兩手慢慢解開襯衫,再不甚靈活地換上睡衣。

    『多的是越界的方法啊,弟弟,只不過我乖得很。』

    「是嗎?」Mike放鬆身體,整個人倒進枕頭堆裡。

    『不是嗎?』對話那一頭傳來笑聲,很溫柔的那種,不過卻在幾聲後嘎然而止,換上同樣溫柔卻沉重許多的語調,『Mike,你怎麼了嗎?』

    「我?」雖是疑問的語氣,Mike卻下意識僵直了身子,莫非自己無意間洩露出不安了嗎?「沒有啊……嗚啊……」一個不小的呵欠。

    『真的嗎?說實話啊,Mike你說謊的功力還不夠呢。』

    「我沒有說謊……」是哥哥你太精於騙人了吧,那根本非常人所能啊。

    『那你就是在掩飾什麼囉?你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我聽起來可是清楚得很啊,畢竟你是我弟弟。』停頓了一會兒,他繼續說,『你剛剛打了個呵欠呢,Mike。人在不安或焦慮的時候很自然會這樣做的,更何況你聽起起來超不自然。』

    「我只是累了,現在一點耶。」

    『不不不,你剛開始說話的時候可是精神十足。』聲音轉得輕柔,Mike可以輕易想像對方嘴角上揚的樣子,『怎麼啦?』

    「唔……」埋到枕頭堆裡,他感到一陣乏力。雖然他很想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慮和不安,但是--「我不能說啊,哥哥。對客戶的事我們得保密的。」

    『所以真的有事啊……』毫不掩飾的驚訝。

    「你不是推測出來了嗎--你連我都騙!」雙手撐起身子,Mike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被耍了。

    『喔喔就說你功力不夠吧。半真半假最唬人了,學著點吧。』恢復輕快的語調,對方接下來說了更溫柔的話語,『Mike,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吧,不能說的話就找我一起喝酒,找個美女之類的。』

    「哪有哥哥這個樣子的。」

    『我是說真的啊,Mike。你太善良了,因為這樣我很擔心你呢。要不……星期天來找我吧,哥個我可以煮東西給你吃唷,連Sara都還沒吃過呢。

    「如果不用和客戶見面,我就去。」

    『就這樣吧。Mozzie也會很期待的。早一點睡啊--一點半了。』

    「對怪盜來說正是活躍時間啊,Neal Caffrey?」

    『今晚就不了,明天還得去買材料,準備煮給我、弟、弟吃呢。』

    「喔?那……晚安,哥哥。

    『晚安,親愛的弟弟。』

 

    Mike等了一會兒,確認電話一頭只剩單調的嘟嘟聲,才一個翻身捲起棉被,瑟縮起身子,連燈也沒關就閉上眼睛。

   

    那張臉到底是誰呢?

   夢境會不會給我解答呢?



[1] 澳洲作家Colleen Mccullogh所著《刺鳥》的主軸。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