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I

One Must Have a Mind of Winter

「需要懷有冬日的心境……不去想像冬日的淒涼,和落葉的悲愴。」

    那是個寒冷的星期五。

    雖然距離聖誕節還有一個多月,紐約市早已妝點了燈泡與彩飾,大大小小的聖誕樹錯落在各個街角與商店門口,灑於其上的銀粉好似糖霜,揉進了寒冬僅存的甜蜜氣息。
    時代廣場正中央的聖誕樹在灰陰的天空下依舊閃金黃閃耀,讓人聯想到陽光的碎片就這麼獨厚它高聳的軀幹。幾個又幾個行人低頭匆匆走過,在斑馬線與車流之間穿梭,忙碌的樣子與歡快的佈景形成矛盾又和諧的畫面。

    Mike拉起窗簾,凝視著掌心那道細細的陽光,只披了一件被單的身子止不住輕顫,他卻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今天他醒得特別早,大約五點半就睜開眼睛,翻來覆去半個多小時還是無法睡著,估計是累過頭了,所以他就這麼站在窗前,凝視著底下的街道,看著渺小的人影從巷弄走出又離去,遠方的天空從青灰轉橙紅,卻掃不去那層陰霾。
    Mike眨眨眼,感覺心頭有什麼沉甸甸的,腦袋卻是清楚得很,他瞄了一眼床頭櫃上的鬧鐘,已經六點多了,既然睡不著,那就提早去公司吧,最好在Harvey來之前把幾項簡報做完,還可以得意一下。

    如果那雙褐色眼眸願意給他一絲讚賞就更好了。

    轉過身,把床單丟在床腳,洗了個舒服的澡,花了十分鐘決定領帶的顏色,才整裝出門,他決定今天走路到公司去,畢竟天氣還不錯,而這趟路程也稱不上遠,如果幸運的話,或許會遇到喜歡的點心攤,有份豐富的早餐。

    約莫三十分鐘後他就到了公司,手上還多了一份剛做好的可麗餅,香濃的奶油與新鮮水果很是爽口,而另一手裡的咖啡還冒著熱氣,他腳步輕快地踏進大門,或許早上那點不安只是他多慮了。

    所以當他差點撞上Harvey可真是嚇了一大跳。

    「呃、早安?」
    「早安,Mike。」Harvey一如往常完美地無懈可擊,深灰色西裝燙得筆挺,就連嘴角揚起的弧度都充滿魅力。
    「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來。」
    「我可不是常常睡過頭的那一個,Mike。」
    「別說得你好像真的知道我睡過頭的樣子。」下意識咬咬嘴唇,Mike一時間感覺臉頰熱呼呼的。明明就還沒喝咖啡啊。
    Harvey沒說什麼,僅是示意Mike跟他進到辦公室,然後自己先大步踏進去,Mike愣了會才小跑步跟進,經過Donna空盪盪的位子時還停頓了一下。
    「你要是這麼想念她我會轉達的,現在給我進來。」
    「我一直都很想念Donna啊,誰像你都不在乎--哇啊!」一個資料夾凌空飛過來,Mike慌忙接住,途中資料夾還在空中翻了幾圈。
    而Harvey僅是靠著椅背,露出平常那種自負的笑容。

    「這是……」Mike把咖啡和可麗餅放到桌上,翻開資料夾,藍色的眼眸以驚人的速度掃過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Harvey微笑著看了他一會兒,才出聲說道:「無償訴訟。而我,」理所當然地比比自己,「不搞無償訴訟的。所以你負責出庭。」
    「什麼……」
    「錯了,是負責打贏。」
    「還有這樣的!」
    雖然已經在Harvey底下工作了一陣子,Mike也對他會講出這種話完全不驚訝,更確切來說,Harvey哪天改掉這種傲氣就不是Harvey了。明知如此,Mike還是習慣性地回嘴。
    「這不是Jess……Pearson小姐叫你做的嗎?為了公司的名聲……」
    「公司的名聲好得不得了,因為有我。」
    「是是是,你是大名鼎鼎的Harvey Specter嘛。」Mike說完還瞇起眼睛,吐了下舌頭。
    「沒錯。現在閉嘴,滾出我的辦公室,十一點前把Bernard案子的簡報放到我桌上。」
    「Aye aye, captain。」隨手比劃個軍禮,Mike俐落地起身,一邊哼歌一邊朝門口走去。
    「Mike。」 
    「怎麼了?」他急忙煞住腳步,差點沒跌倒,然後不耐煩地轉過身。
    Harvey偏過頭,Mike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才發現自己的早餐還在那張光可鑑人的辦公桌上。
    「你吃掉的話我也不介意啦。」Mike一邊走向辦公桌,一邊說道,滿臉笑容。
    「你說那個充滿熱量的垃圾食物?敬謝不敏。」
    「你上次就吃掉我買的熱狗堡耶--」把早餐抱到胸前,小心翼翼地別把文件弄髒,Mike回嘴,「可麗餅才不是什麼垃圾食物,而且我還點了蔬菜水果口味,根據最新公布的飲食標準--」
    「Mike。」
    「又怎麼了?」直覺地反駁,Mike抬眼,卻意外對上Harvey認真的表情。
    「這個案子……」
    「務必打贏,不然我就死定了。」Mike流暢地說,還參雜了一點點輕快的曲調,「我知道的。」然後他轉身準備離去。
    「Mike。」
    「什麼?」他忙不迭又轉回來,不耐煩地嘟起嘴巴。
    「這個案子有點特別。」
    「特別?」
    「我希望你在必要的時候不要猶豫,收起你那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同情心。」
    「Harvey……」
    「Mike,」Harvey示意Mike向前,「我很清楚你對所有客戶都有太多好感,所以我現在說清楚,這個案子--」他比了比Mike抱在胸口的資料夾,「你一定要打贏,而且盡可能續迅速解決,你那些愛心與正義感先放一邊,因為那只會阻擋你,懂嗎?」

    Mike凝視那雙深邃的眼眸,無聲地點了點頭。
    他從未聽過Harvey這麼說話。
    那麼認真卻又冷漠,似乎想要隱藏什麼卻難以壓抑的樣子。
    Harvey穩定的聲調與平緩的語速總讓他安心,因為那道聲音代表的不只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更多的是關心或在乎,縱使Harvey本人矢口否認這一點。
    Mike常常想起那個早晨,他和Harvey並肩站在窗前,遠眺耀眼的陽光模糊了紐約市美麗的天際線,他知道自己終於找到了可以相信的人,而那個人的話語比當時的陽光還溫暖,   如果言語可以化作實體,約莫會像輕觸頸子那般,讓人全身放鬆下來的安定吧。

    把早餐與咖啡放到桌上,Mike走進自己的隔間,一邊想著Harvey違常的表現,一邊打開電腦搜尋資料,卻沒發現自己的臉頰滲著一層薄紅,不經意展現的笑容讓他看上去又年輕幾分。

    「什麼是讓你笑得那麼噁心,Ross?」
    Mike在心底嘆口氣,抬頭,果不其然一張討人厭的臉就在上方。
    「你想要幹什麼,Kyle?」
    「喔,」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Kyle傾身靠上隔間板,眼睛轉了又轉。

    果然很討人厭,就不知道他又想做什麼。

    「其實也沒有要什麼啦--」
    「那就走開,我還有事要忙。」頭也不抬地擺擺手。

    Kyle那張臉扭曲了一下,這使得原本就不怎麼討喜的面孔更讓人厭惡了--雖然從Mike的角度理應當是看不到的。
    感覺對方並無移動的意思,Mike只好再度抬頭:「你到底想要什麼?如果你是專程來評論我的臉的話,那我可以告訴你,不管我是大笑或大哭,都顯然比你好看多了。」
    Kyle的嘴角一陣僵直,停頓一會兒好似要說些什麼,又突然直起身子,繞進Mike的隔間。
    Mike下意識地僵直了一下,把目光調回手中的文件。
    「Hey, Mike……」
    「別那樣叫我,好像我們有多要好一樣。」
    Kyle咂了咂嘴,卻站在原地不動。
    Mike原本想無視對方,繼續閱讀手中的文件,但那樣強烈的視線還是攪得他坐立難安,尤其當視線的主人十有九成沒安好心,還表情扭曲的狀況下。所以他只得又轉過頭。
    「Kyle,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是說別叫對方名字的嗎?」
    「我不知道你的姓,Kyle--」瞥了對方一眼,Mike在心底嘲笑那瞬間繃緊的嘴角,「因為你的姓從沒出現在我腦袋裡,否則就算我想忘記,」伸出食指比比太陽穴,「我這聰明的腦袋也做不到。」
     Kyle的嘴一開一闔,卻一句話都沒吐出來,Mike好整以暇地欣賞了一會兒,一瞬間那戲謔又帶著自信的微笑竟與Harvey有幾分神似。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麼,Kyle?如果真的沒事,我很認真地請你離開,因為我真的有事要忙。」知道再繼續消遣對方的話一定沒完沒了,Mike換上認真的表情說道。
     Kyle抿了下唇,輕咳一聲才說道:「聽說Specter先生給了你一個無償訴訟。」
    「所以呢?」Mike很好奇Kyle到底是從哪兒知道這件事的,不過他忍住了,「我想,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
    「一個無償訴訟、無償訴訟。」自言自語一般,Kyle低聲重複了幾次,眼神又對上了Mike,這讓Mike感到一陣不舒服。
    「對,一個無償訴訟,所以呢?」
    「Specter先生只會給你一些無償訴訟嗎?」

    又來了--Mike不禁翻翻白眼。

    「不管Harvey給我的是一般訴訟,還是無償訴訟,都不關你的事。」
    「喔是嗎--」
    「沒錯。除非你是想跟我說你連無償訴訟都沒得做,或者就是Louis讓你閒到沒事情做好來惹我,如果是這樣,我很樂意幫幫你--」他倏地一個轉身,還揮了下手,「Hey, Louis!」
    Kyle慌忙立正轉身,卻只看到對面的Gregory傻笑了一下。
    等他轉回來,Mike早已重新埋首工作,還頭也不抬地說:「我相信你有更多事要做吧?別煩我了,我不想跟你吵,我是說真的,那很幼稚。」
    Kyle扯扯嘴角,迅速退出Mike的隔間,卻在行經Mike前方時停了一下,Mike打定主意裝作沒看見,他踱了踱步,才低低說道:「那個無償訴訟,你自己小心一點。」
    Mike握著螢光筆的手顫抖一下,就這麼擱淺在原本的位置。

    小心一點?

    「不是指那個原告律師,是指你的當事人。總之你自己……小心一點。」

    什麼時候Kyle這麼關心他了?Mike抬頭,正想問那個「小心一點」到底是什麼意思,卻看見對方早已走遠。對面的Gregory對上他疑惑的目光,給了一個柔和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