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喵系列完結篇首部曲!!

這回走的是三溫暖路線(啥??
使用者請自備冰水涼茶浴袍保暖大浴巾......(哪這麼多XD

接下來的劇情會三回相連,
所以這次文末慣例的小花絮神隱去了~(手帕
同時為避免某盒子的腦殘廢話破壞觀後情緒,
後記也等到完結了在一起說吧~(那要多久= ="

正因為不是官配,非常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接下來也請用溫暖關愛的眼神手護著兩個閃良純真的孩子吧XD

以上.
有甜有虐,三溫暖SPA大賞(?XD

 

----------------------------------------------------------------------------

紫紅色長髮的貓耳女孩有些焦躁。

幾乎是如坐針氈,艾茵從不知道隔壁家的茶會竟會教她如此坐立難安。
似乎是有突來的任務,作為家主的宮月姐姐和霸氣將軍並未現身,座中隔壁家成員僅瑪格一人是她熟悉的。
教她如此焦躁的自然不是這位短髮俏麗的好姐姐,而是坐在她正前方,今天第一次見面、深棕色長髮綁成低低的雙馬尾、深金色的瞳眸深邃中帶著聰慧、蒼色毛皮的聖獸蜷在她腳邊安靜地打呼嚕,全身散發沉穩靜謐氛圍的女孩。

聽說是宮月家的新成員……

馴獸師,帕茉。

與近乎兇悍的稱號不同,帶著神祕氣質的雙馬尾女孩彷彿不是身處同一個次元,似乎包容著這個空間,卻又超脫的看著眾人。

然,教艾茵坐立難安的,並不是帕茉特殊的氣質,更不是獸族與馴獸師間糾纏難分的矛盾情結,而是在那獨特的靜謐氛圍中,帕茉正含著淺淺的笑,有意無意地輕撫、逗弄著懷中騷動撒嬌的灰色毛球。

那隻她命名的、灰毛花斑的小貓。

無關乎她小小的矛盾和糾結,自家姐姐和雪莉一左一右地湊在帕茉身邊,趣味富饒地拿著葦桿逗得小貓爪一撲一跳,惹得抱著小貓的帕茉被小東西躁動的灰色短毛搔得格格輕笑。

「小雪別鬧,很癢。」

小雪?
那孩子應該叫雪球啊……

她為那孩子取的名字。
為那個人用寵溺眼神看著的小貓取的名字。

好像有什麼悶在胸口。

White Day的鬧劇後,她曾見過這小貓幾次──當然還有小東西堂而皇之霸占他肩頭的那男人。

幾天沒見到他了呢。

想起那個寵著小貓,像個傻爸爸笑得無奈卻又萬分溫柔的男人,艾茵心頭騷動,趕緊斂了斂眼睫、抿了抿唇,試圖掩飾頰上突來的熱意。

因著先前相處過幾回,她知道雪球對誰都可以撒嬌──就像現在細細鳴噎著用小臉磨蹭自家姐姐和雪莉纖細的指間一樣嬌憨可愛;她也知道,雪球雖然對任何人都可以撒嬌賣萌,卻也總寸步不離的黏著那個特別的人──就像現在窩在對坐女孩的懷中那樣乖巧柔順。

便是給了那孩子名字的她,雪球可是連抱都不給抱一下。
難道這也算是一種……特權嗎?

似乎是被她帶著複雜心絮盯出了神的視線瞧得緊了,名喚帕茉的女孩有些困惑地歪了歪頭,拎起在她懷中坐得安穩舒適的雪球,捧在掌心中遞了過來。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艾茵姐姐也想跟小雪玩嗎?」

「不,這個……我只是……」

回過神來的艾茵一抬頭,就對上一人一貓四隻閃爍著無辜的金黃色大眼。

「抱歉……我剛剛在發呆,我只是……覺得雪球很可愛,所以……」

「沒關係的喔!」

截斷她未竟的語尾,帕茉秀氣卻帶有些許野性的眼睛柔和的笑了,穿著神秘傳統服飾的身子橫過桌面,將那團灰色毛球朝她更湊近了些。

「那……謝謝。」

伸手接過小毛球溫熱的身體,艾茵心中有些暖,有些澀,只能用指尖柔柔地順過雪球乾爽綿密的短毛,掩飾自己悸動不安的心跳。

那彷彿是個信物。

滑順的觸感和溫柔的熱度稍稍平撫了她矛盾焦躁的情緒。意識到自己竟與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吃一隻小貓的醋,艾茵在心裡小小的提醒自己。

只是,她所在意的,又不只是這隻灰毛花般的小貓……

搔了搔那對機靈跳動的小貓耳,艾茵發現已坐了回去的雙馬尾女孩正帶著柔和的笑意,開心地看她和她掌心中的小貓。

是個好女孩呢!

「叫我艾茵就可以了。」

她們應該可以相處得很好吧!

「咦~雪球你不公平!剛剛我要換手就碰都不讓我碰一下,為什麼貓咪就可以!」

因為都是貓咪啊……

看著自家大小姐鼓著頰抱怨,彷彿聽見在場所有人無聲默契的艾茵禁不住笑了出來。
然而,大小姐抱怨的「不公平」也沒維持一碗泡麵得時間,不到三分鐘,雪球就不饒不依地掙扎著想撲回帕茉懷裡。此時,鍛造鏤空、鋪著餐巾的圓桌上已擺滿馬格準備的茶具茶點,洋甘菊的香氣從斟滿的茶杯中絲絲溢出。
怕小動物蠻橫的動作毀了茶具又燙傷身體,艾茵連忙將雪球放到地上,卻見小東西腳心肉球方觸及地面,兩下撲騰就回到帕茉的臂彎裡,惹得帕茉一陣輕笑。

「真是……小雪你不是貓嗎?給貓咪姐姐多抱一下會怎麼樣?喔~我知道,是因為貓咪姐姐比較漂亮你才要逃走,對吧?」

「喵嗚~」

帕茉訓話似地輕扯雪球一跳一跳的小貓耳,雪球則抗議似地揮舞著肉球小爪加以反擊。看這一人一貓說得煞有介事,回到桌邊入坐的瑪格笑著搔了搔小動物因抗議的動作翻露出來的白色小圓肚。

「真是……也只有妳會這麼認真的跟雪球爭這個,真不知道你們到底誰比較像小動物。不過雪球你也太黏帕茉了吧?除了弗雷和小帕,還有誰你黏得這麼緊啊?」

弗雷和小帕……

關鍵字的出現讓艾茵紫紅色長髮上的一對貓耳不覺一跳。

小帕是指……帕茉嗎?
弗雷和帕莫?

為什麼?

沒有注意到她些微的異狀,瑪格啜了兩口熱茶,像突然想到什麼,抬起眼提醒帕茉:「時間差不多,大小姐他們應該也快回來了,你要不要先餵雪球吃點東西?」

「也是呢……啊,果然有點餓了。那就先喝點牛奶、哄牠睡了,等等弗雷來接牠才不會太辛苦。」

帕茉搖著手指在小貓嘴附近虛晃幾下,而後起身,一手拎著雪球、一手俐落地從櫥櫃中抽出小傢伙專用的淺盤,依著比例倒入牛奶和水。

「啊~好幸福喔!帕茉真是好媽媽耶!」

聽到水心大小姐的調侃,雙馬尾的女孩笑得有些靦腆,推說自己只是喜歡小動物所以雪球比較黏她等等。

「別看她現在這樣,大小姐剛喚醒她的那陣子都不知道在客氣什麼,還好後來雪球也來家裡了,她才從弗雷開始和家人們熱絡起來。」

「弗雷真的很溫柔很會照顧人呢……我很感謝他的。」

他的確很溫柔呢……

想起那人溫和的眼角和沉穩的聲線,艾茵自心底升起一絲柔和的暖意。
然而,那些回憶中如湖水沁涼舒適的畫面裡,有什麼容易忽略卻又教人不能不在意的細節……
是哪個場景,還是哪一句話?
小小的違和感讓胸口溫熱的騷動有些刺刺癢癢的,像是心口上有兩隻小螞蟻在爬在鑽、一口一口啃著她溫暖幸福的記憶。

「你對每個人都這樣嗎?」
「嗯?」
「我是說……你對每個人都這麼溫柔嗎?」
「……不一定呢,要看是誰吧!」
「例如呢?」
「例如,我重視的人,或是……或是我喜歡的人。」

誤會冰釋的午後,初櫻吐芳的時節,回憶中曾經如粉櫻色彩甜美的畫面此時一字一句都挑撥她脆弱的神經,刺得她胸口一陣不安的騷亂。

仔細回想起來,男人為她包紮不慎扭到的腳踝時……那個下午,那個時間,宮月姐姐應該還沒喚醒帕茉,所以弗雷所說的「喜歡」應該另有其人……
但如果弗雷的「大小姐只算第二名」是將第一名的位子空下來留給那個真正特別的人,那麼……

會是她嗎?

這個弗雷留心、溫柔對待的女孩?

「貓咪,貓咪……艾茵!你的茶要翻出來了!」

進門後就被雪球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現在因小動物安分地舔著盤中牛奶才和她搭上話的雪莉搶到她身邊,眼明手快地接下幾乎從她指尖翻落的茶杯。

「貓咪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大小姐也面露擔憂的探過身來。

「咦~艾茵妹妹你餅乾都沒怎麼動嘛!真的不舒服嗎?」

好姐姐瑪格也注意到了。
一旁安頓了雪球的帕茉聞聲也回過頭來,異常認真的湊到艾茵面前,端詳半晌,忽地伸手捧住艾茵臉頰,湊著臉將額頭貼上。

「咦……」

不只艾茵,在場所有人都僵住了。
和帕茉額頭貼著額頭,艾茵看著在眼前無限放大的深金色瞳眸轉了一轉,又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簾。

「帕、帕茉……」也太近了。

無視於眾人的驚愕,雙馬尾的女孩就這麼維持這個親密到近乎曖昧的姿勢好幾秒鐘,而後輕舒一氣,直起身來。

「還好沒有發燒呢,太好了!」

「我……沒事的,我只是……」有點心事。

「不過泡泡你怎麼知道貓咪沒有發燒呢?」

相處不到一個下午,水心姐姐已經開始喊隔壁家姐姐給帕茉的暱稱。

「前幾天出任務時我有點不舒服,弗雷就是這樣幫我量體溫的。他說以前在聯隊緊急沒有醫生或器材時,這個方法還挺方便的……戰士的經驗談吧!」

含著笑的帕茉看上去有些靦腆,斂起的目光中帶著輕淺柔和的追想,青澀可人。

果然是這樣嗎……

不願在腦海中描繪那個過於親暱的畫面,艾茵別過頭不讓其他人看見──她的臉色現在一定很難看──帕茉是個好女孩,這不是她的問題,這甚至不是任何一個人的問題。然若如此,這種堵塞胸口的苦悶究竟從何而來,她又該拿這教人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如何是好……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