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證明某盒子除了搞笑以外也是很溫柔深情又多情的(這啥啦XD
在此獻上這篇曠日廢時的閃哥漂白文......

(已經殺死腦細胞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orz)

以上.

請盡情享用^^

-----------------------------------------------------------------------------------------

 

這一陣子家中分外安靜。

 

說起來也沒發生什麼嚴重的大事,家裡迎來了新家人,大小姐的對戰成績也處於連勝的氣勢,起居室裡慣有的鬧劇也與往日無異,那些應當更加歡愉的氣氛卻像是熄了一盞燈似的,黯淡無光。 

那個總是笑口常開的人不笑了。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問題出在誰身上,只是大夥默契絕佳的對此事三緘其口,盡量在日常作息中保持與往常無異的氛圍,然只要有神經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這個「日常」有多麼不自然。

然,即便連家中的草履蟲二人組都可以感受到空氣中這股不尋常的氣味而較往日來的乖巧收斂,當事人對此卻毫無知覺。

 

又或者,當事人已經沒有閒餘的心思發現周遭氣氛的變異……

 

又是一個寧靜的早晨。

 

弗雷特里西在床上睜開雙眼,眼前木質的天花板映著窗紗透進來的陽光,乾爽的空氣中似乎有些細小的光粒子正盤旋飛舞著。
驚覺外頭早已日上三竿,弗雷翻身下床,卻在起身的剎那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又跌跌撞撞的坐倒在床沿。

 

竟然貧血。

 

弗雷有些自嘲地按著額頭,慢慢地等待暈眩的不適感褪去。
低血壓向來是樓上王子的專利,向來身強體健的他都是和隔壁房阿貝爾比看誰起得早的人,想不到這樣的自己竟也有下床暈眩的一天。

 

果然熬夜有害健康啊!

 

腦脹耳鳴的感覺總算慢慢消退,正想起身時,撐著床沿的手卻撞到枕邊某個堅硬的物體。那是他睡前看的書。弗雷拾起硬皮精裝的書冊狐疑地前後翻看──世界的本源與奧秘──原來他昨晚看的是這種東西啊?

弗雷並不費力搜尋腦海中關於書本內容的記憶──他很清楚自己壓根連一個字也沒看進去──畢竟那不過是又一本陪伴他度過又一個無法成眠的夜晚、相伴看日出的過客。而他也確實看了日出。只是疲憊的身體不堪這連夜的折磨,最終也在黎明的晨曦中失去意識,直到幾近正午的毫不容情地將他喚醒。

 

 起身梳洗後,弗雷將那本看起來就是庫勒尼西或新家人布列才會認真研究的艱深書籍還回圖書室,而後往廚房尋找食物補充腦袋過度流失的葡萄糖。 

「唉呀!弗雷,真難得。你錯過晨報囉!」

 一進廚房,就看見瑪格莉特和布勞正在準備大夥的午餐,弗雷難免有些侷促。畢竟他錯過的不只晨報,他還錯過了早餐、晨間練習,以及這個時段的模擬對戰。

 

「我……有點不舒服。大小姐呢?我想去跟大小姐說聲抱歉。」

完全忘記自己往廚房的目的,弗雷轉身要走,卻被娃娃臉的管家眼明手快的攔下:

「您還是先坐下吃點東西吧!大小姐那邊您不用擔心。」

「咦?」

 

被布勞用與秀氣臉蛋相去甚遠的蠻力拉回廚房,弗雷乖乖在矮木桌邊坐下,轉眼瑪格便在桌巾上擺放一盤餅乾、牛奶壺和馬克杯。

 

「早餐已經過了,你就先用餅乾將就一下吧!還有,雖然你平常不太吃甜的,不過你現在臉色真的糟到不行,這杯巧克力你一定要乖乖喝掉!」

 

「是……

 

懾於兩人的氣勢,弗雷端著馬克杯一口一口慢慢地啜著;桌上那盤餅乾他倒是完全不敢動──那怎麼看都是瑪格為尼西準備的下午茶點心──他可不想因為兩片餅乾就被拖進娃娃魚的黑暗世界裡。

熱巧克力的暖意和糖分幫助遲鈍的腦袋開始運轉,他突然想起幾分鐘前管家說的話。 

「你們剛剛說大小姐……怎麼樣?」

 

瑪格與布勞對望一眼,而後兩人都笑了出來。

 

「其實晨報的時候大夥有考慮要不要衝進你房間把你挖起來。」

 

「啥……」沒想道他昏睡期間居然有這麼危險的討論。

 

「不過被大小姐攔住了。」

 

「大小姐……」心裡似乎有這麼一點感動了。

 

「大小姐說她拜託弗雷大人幫忙觀測星象,所以您這幾天都熬夜到非常晚,讓您多睡一下也無妨。」

 

……」心裡那一點點的感動被一盆冷水澆滅了。

 

用膝蓋想也知道,觀測星象這種需要大量知識與技術的工作就該找布列或瑪格那樣的知識份子,或是像王子和尼西這種受過高等教育的王公貴族,再不然也可以找艾伯或里斯一類的兩棲菁英……而不是他這個和草履蟲二人組並列最不可能人選前三名的弗雷特里西。

 

滿臉黑線的喝完杯裡的巧克力,弗雷向兩人道了聲謝,靜靜的離開廚房。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瑪格與布勞回頭進行方才中斷的午餐準備。兩人埋頭工作了一陣,突然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布勞你也真是很壞心耶!」

 

「不、不……我只是轉述了大小姐說過的話而已,真正壞心的是大小姐啊!」

 

「你可以不要跟他說的啊!」

 

「不,大小姐晨報時刻意說得那樣煞有介事,就表示她希望有人轉述給弗雷大人聽……我不過是完成了大小姐的託付罷了。」

 

「真會狡辯。不過……你覺得大小姐為什麼要說這麼顯而易見的謊呢?」

 

「因為大小姐很清楚吧!她知道這個家每個人都在為弗雷大人擔心,大家也都知道弗雷大人為什麼睡過頭,但若明明的告訴弗雷大人『你讓大家很擔心』情況只會更糟而已……所以大小姐選了一個這麼拐彎抹角的方式,一方面小小的報復一下讓人擔心的弗雷大人,一方面也將大家的心聲明確的傳達出去了。今早諸位大人的心情明顯比前幾天開朗許多,也許也是拜此之賜吧!」

 

「也是呢……今天家裡的氣氛的確比前幾天輕鬆許多,不過……

 

悄悄地停下手邊的工作,瑪格抬眼望向窗外浮著薄雲的藍天,善體人意的她終究還是放不下心來。

 

感受到她的不安,娃娃臉的管家一邊俐落地削著手中的馬鈴薯,一邊露出他慣有的沉穩微笑。

 

「不要緊的……弗雷大人一定可以度過著個低潮的。」

 

 

離開廚房後,弗雷衡量自己的身體狀況,決定前往校場觀摩;即使自己的日常無形中早已失控,卻不能因此拖累了隊友,他必須盡快跟上大夥的腳步才行。

 

正這麼想著來到門口,就看見自家青色長髮的人偶正在玄關的衣帽架前努力伸長纖細卻短得可憐的四肢,似乎是想拿下掛在衣帽架上層的那頂鑲著緞花的藤編寬帽;這畫面說穿了相當有趣,甚至有種卡通式的滑稽,弗雷在心裡淡笑著想「這就是日常啊」,一邊抱起大小姐輕盈的身子。

 

人偶先是一驚,發現身後的人是她素日信賴的福星後,便毫不抵抗的放鬆身體,直到取下她心愛的藤帽,小心地揣在懷裡。

 弗雷輕輕地將大小姐放回地面,人偶便抱著幾乎遮蓋她半身的寬緣藤帽,露出一雙開心的眼睛對他笑著。

 

「謝謝你,弗雷。回來再讓公主姐姐好好教訓丸子,就叫他不要把我的帽子放這麼高,每次都不聽。」

 「哈哈……

果然這才是他熟悉的日常啊!

然平日他也許會順著大小姐的話頭打趣兩句,今天卻全然沒有這樣的精神。

 

「吶,弗雷,午餐前我想去隔壁家一趟。今天早上新的薄荷葉剛收成,我想拿一些過去,還有瑪格剛剛烤的餅乾……你陪我去好不好?」

「咦…… 

他記得大小姐拜訪隔壁家通常是午餐過後的時間,那個時間的行程較為鬆散,又可順著可以銜接大小姐最愛的下午茶時間,因此,大小姐總會帶齊三名隊員,在幾場練習賽後開心的喝茶聊天,今天怎麼……

 

而且,大小姐已經很久沒有帶他出門了。

原因為何弗雷心裡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彷彿猜到了他的心思,人偶歪著頭,平日慵懶無神的水色眼睛無辜地眨了眨:

 

「今天下午有任務喔!水心那邊就要進入新的城區了,最近正在努力的打Boss呢!我們家也要加油,趕快把剩下的錢幣和碎片蒐集齊全。」 

「嗯……

弗雷還在想該怎麼找理由推拖,然睡眠與糖分雙料欠缺的腦袋並未能給予他認何有用的資訊。

 

「而且弗雷你現在出門是想去校場嗎?別鬧了,你現在臉色這麼糟糕,去了也會被他們趕回來的,還是你真的這麼想被阿貝爾打斷肋骨?既然這樣也不用這麼麻煩啊!布勞就可以代勞了。」

 

「這……」光用想得就痛了,弗雷想起不久前布勞攔住他時的天生神力。

 

「所以囉,陪我去吧!好嗎?」

 

才說著,人偶已戴上藤帽,一手提起竹籃,一手扯著他袖子便往外走。

眼看事情已成定局,弗雷只得做最後一絲的掙扎。

 

「我……我就陪您走到森林的盡頭,可以嗎?」

 

這是他所能做出最大的讓步。

本以為大小姐會駁回他的提意,想不到人偶卻歪著頭,水色大眼不解的看著他:

 

「當然可以啊,為什麼不行。」

「咦……

「今天又沒有要打架,走嘛,我們去散步!」

 說完,大小姐便開心的笑了,拉著他的手出了家門,一路往隔壁家去了。

 

 

然而,弗雷老實如今又略顯遲鈍的腦袋並未能解讀出,大小姐開懷笑容中隱藏的深意。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