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混戰之後,王子的抵死不屈為自己保住了長褲和貼身的黑色背心,而後從一臉歉疚的艾伯手中接過大小姐託付的抽獎券,隨手在艾伯肩上拍了兩下。他知道艾伯一直很努力維持這個家不在大小姐的胡鬧下失控,更何況還有一群助紂為虐的笨蛋,現下他還能保有身上的衣物,也確實該感謝艾伯對他迴護至此。

 

不甘不願地進了暗房後,娃娃臉的管家便輕巧地出現在他面前。

「唉呀!居然是王子殿下呢!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呢?」

「大小姐要我代替她來領新家人回去,說這樣比較容易見到布列……果然這樣還是不太好吧!我還是去請大小姐自己來好了。」

 

事到臨頭,向來冷靜的他竟然侷促了起來,甚至比在決鬥場上更加緊張;他不安的看了布勞一眼,而後轉身要走。

 

「這也沒什麼不好的啊!王子你也先別急著離開。」

還帶著少年青澀卻意外沉穩的嗓音換住了他,娃娃臉的管家柔和的笑容中竟有種與他稚氣外貌不符的睿智光輝。

 

「不只是大小姐,其實您也很希望布列依斯大人趕快加入這個家吧?這並不是壞事啊!大小姐也曾說過,若這樣能使分隔兩地的人相遇,她情願花千百張抽獎券也要見到思念的人。」

 

「是這樣嗎……

 

看來那人偶雖然鎮日胡鬧,卻仍有這些細膩深沉的心思。

找時間也該好好關心一下自家大小姐了。

 

「那麼,您準備好用您的運氣喚醒沉睡的戰士了嗎?」

 

深吸一氣,他將手中的抽獎券交到管家手中,屏氣凝神,而後緩緩閉上雙眼。

 

 

「您的命運將會是……

 

 

拿著布勞遞給他的鐵幣走出暗房,古魯瓦爾多難免有些著腦:一方面感嘆他的期望,喔不,是大小姐的期望落空了;一方面感嘆這一個上午的鬧劇他究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他悻悻地踱步回起居室想拿回自己被夥伴們剝掉的外衣,卻在踏入起居室的瞬間僵住了腳步。

自家青色長髮的人偶沒個樣子的賴在懶股頭沙發上,一旁的單人座沙發上卻有個腥紅的人影,飛散著銀髮,手扶著劍,斯文地舉杯喝茶的腥紅色人影。

 

 

 

「布列依斯……

 

「喔~丸子,你回來啦!」

 

 青髮人偶一發現他立刻蹦蹦跳跳的飛撲到他身上,順手接下人偶撲過來的身子放在書櫃邊的高腳椅上。

 

「大小姐,這是怎麼回事?那個人……

 

人偶還沒開口,瑪格莉特便端著茶盤和茶點走進起居室,後頭跟著的尼西逕自把大小姐抱了下來,一同坐入皮革長沙發中。

 

「我們剛才和大小姐去隔壁家拜訪的時候順便打了一場友誼賽,對戰結束後在獎勵遊戲看到布列依斯,大小姐就牽他回來了。」

庫勒尼西一邊喝茶,一邊為完全不在狀況裡的王子說明現況。

 

 

牽回來……

 

 

古魯瓦爾多覺得身體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應聲斷裂。

你以為是在牽寵物嗎?什麼牽回來……不要你的娃娃魚孵出來就把所有人都當寵物啊……

 

不,在尼西的娃娃魚之前似乎還有個更大的問題。

 

既然在獎勵遊戲就可以找到布列依斯,而且大小姐帶去隔壁家拜訪打友誼賽的陣容也擺明是為了這個目的,那麼……

那麼他一個早上所受到的屈辱,還有那些小小的期待和大大的失落……

 

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理會一旁形同雕像的他,青髮人偶開心地挨到新來的公主身邊。

 

「吶~吶~布列子,我們家新的房間還沒整理,今晚我們一起睡好不好?」

「沒問題的喔!不過這樣會不會太打擾大小姐了。」

銀髮青年漾出寵溺的笑,伸手將撒嬌的人偶抱到膝上坐著。

「才不會呢!啊,不過我也想和丸子一起睡耶~那不然我們今晚一起去睡丸子房間好了!」

「哈哈!大小姐妳這樣腳踏兩條船喔~我會吃醋喔!」

「才不會呢!布列子人最好了!那就這麼說定了,等會兒先讓丸子帶你到房間去吧!」

 

不、不要擅自決定啊!

 

還沒來得及反應,嬌小的人偶已從銀髮青年的膝上跳了下來,一蹦一蹦的跑到他身邊,開心地拉著他下垂的手晃呀晃地。

 

「就這麼說定囉~丸子你要好好對待公主姐姐喔!」 

 

誰、誰是公主姐姐啊!

也不給他反駁的機會,人偶就拉著瑪格和尼西的手,往廚房去看新烤的餅乾成形了沒。

 

起居室裡突然變安靜了,只剩下銀髮青年喝茶時瓷器碰撞的叮咚聲。

他意外的有些侷促。

輕輕地看了銀髮青年一眼,他嘆了口氣,定下心神,回復慣有的理性與冷靜,正準備開口時,卻看見銀髮青年緩緩站了起身,腳步輕盈地走到他面前。

 他似乎該說些什麼。

 銀髮青年卻沒有說話,只是站在他身前,定定地看著他,那眼神教他想說什麼也全給忘了。

 

「古魯瓦爾多。」

 

青年喚了一聲。

 他似乎真該說些什麼。

 

但青年仍就只是看著他,從頭到腳仔細的打量他,轉眼瞥見他被拋在茶几上的衣物,而後再次看向他。

 衣衫不整的他。

 

「古魯瓦爾多……

 

青年定定的看著他的眼睛,漂亮的眸子深深望進他眼底。

半晌,他看見青年輕起雙唇……

 

「古魯瓦爾多……我真為你感到可憐。」

 
----------------------------------------------------------------------------------------------------------

 
 小花絮A幾天後@混戰的起居室

大小姐遞給他一張新的抽獎券,說是前幾天那次忘了拿給艾伯的。

「這次的目標是小黑腰或博士喔~丸子你要加油!啊不過進暗房前記得還是要把衣服脫了喔!」

他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嘴角在抽蓄。

「大小姐……布列那次就算了,博士和小黑腰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咦~當然沒關係啊!」

 

黑王子和博士或小黑腰當然沒有任何關係。

大小姐只是想藉機脫王子衣服罷了!

 

 「....................................

 

古魯瓦爾多在清晨的朝陽中再次體認到──這是個沒有光的世界。

 

 

 

 

小花絮B當晚@古魯瓦爾多的房間

黑王子洗完澡回到房間,就看到這個不成體統的畫面──說是不成體統可能太嚴重了些,但他真的看了就頭痛:

自家人偶穿著圓領荷葉邊的淡藍色睡衣,抱著某個東西蜷成一團地在大床的正中央已經睡得輕聲呼嚕;這景象在這家裡每一個房間都會發生,尤其在他房間出現的頻率最高,其實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讓他頭痛的是理所當然側坐在人偶身邊安靜看書的銀髮青年。

青年看到他走進房間,便將書放在床頭櫃上,靜靜地望向他。

 

 

「你還真跑來這裡睡啊?」

「不然呢?你要我去睡大小姐的房間嗎?我可沒這麼沒神經。」

 

那你來我房間睡是會比較有神經嗎?

 

今天一天已經被人偶難以預測的行徑耗盡精力的他也沒力氣再開口吐槽,只繞到床的另一頭坐著,開始將濕濡散亂的頭髮擦乾。

 

「我說你啊……

聽見他從毛巾團中囁嚅出來的聲音,青年放下重新拾起的書,背靠床頭地望向他。

「你才剛到這個家,適應性也太好了吧!」

「那是你缺乏協調性。」

「也是……

大概人疲憊的時候會特別老實吧,平日他一定會冷言以對的吐槽今天卻一點反駁的心思也沒有。
回想起自己剛到這個家時那些和大小姐及夥伴磨合的陣痛期:出任務被磨菇兔輾過、打對戰遭人兩回擊殺……青年說他缺乏協調性,倒也不無道理。所幸青年跳過了那些艱辛的歷程,很圓滿的融入這個家的成員當中……
想到這裡,他嘴角便泛起一絲溫柔的弧度。

 

約莫是猜到了他的心思,銀髮青年輕輕地笑了,傾下身柔柔地撥弄人偶散在頰邊的髮絲。

「你別看大小姐這樣,她可是很擔心你的。」

他聽了有些意外,便停下手邊的工作,轉身望向青年和人偶。

然青年並沒有回應他的視線,只是低著頭,把玩人偶柔細的髮尾。

「她說丸子最近太拼命了,說你像是要把以前吃過的敗仗一次補回來一樣的奮不顧身,她可是很認真的在擔心你喔!」

「這樣啊……」他冷著臉繼續擦頭髮,心底卻有一絲小小的暖意。

 

像是想到什麼,銀髮青年突然出聲笑了:

「大小姐到你進門前不久都還吵著不想睡,說想讓你看看她新得到的戰利品,大概是希望你稱讚她一下吧!結果說想小瞇一下卻完全睡死了。」

「戰利品?」

「喏,就是這個啊!」

順著青年的手指,他這才發現人偶懷裡抱著的是他的衣服──這麼說似乎不是很精確──應該說是等比例縮小成人偶size的全套戰袍。

 

他抬了抬眉──這是他所能表現出最大限度的驚喜──而後順著青年的指尖,將蓋在人偶身上的薄被輕輕拉高一些。

人偶突然動了,他和青年皆是一僵,靜止中,青年漂亮的瞳眸帶著淡淡的譴責意味刮了他兩眼。

人偶卻只是翻了個身,轉到正面,懷中的衣物散在一旁,輕啟的小嘴中囈出幾個字:

 

「謝謝你……丸子……

 

這回他真的笑了,帶著三分無奈和滿滿的寵溺。

那是在大小姐面前絕不會出現的表情。

 

為人偶蓋好被子,他俯下身在她光潔的額上輕輕一吻。

 

「晚安,我的大小姐。」

 

-------------------------------------------------------------------------------------------------------------

後記:

嗚呼呼~終於完成了啊,祭品文!!!!!

「川」字是王道啊!!有沒有很有小夫小妻小女兒的感覺啊~(夠了你!! 拖走XD

 其實本來預計只到布勞那邊就結束的,
沒想到文寫到一半布列就默默的來我們家了........
所以就多了後面一大段,
然後變成博士和小黑妖的祭品文囉~

博士&小黑妖趕快來喔!!
大小姐已經把丸子脫光在等你們了XD

(丸:這到底干我什麼事啦!!!!!!!(崩潰)

 

 

在祭品文的準備期間出現了下列對話:

我:這次的祭品文我要把丸子脫光了丟進暗房!!

友:(先聲明不是月容水心大小姐XD)咦~要幹嘛?

我:去把布列弄出來啊~

友:(眼神異常曖昧)喔~你吧丸子脫光了丟進暗房是要跟布列做什麼ˊˇˋ

我:...................................................

 

 

小朋友,暗房還有布勞在你是想怎樣啦!!

重點是這位姑娘還不像某盒子已經是腐進骨裡腐得沒藥救的萬年腐海,
就叫你網路上文不要亂看不聽嘛~我都沒想到的是你想這麼多幹什麼!!!!

(好孩子看不懂以上再說什麼的千萬不要去問爸爸媽媽喔^^)

 

(完)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19918043
  • 說的小朋友該不會是我吧XDDD
  • 不是的囉~不要這麼乖自己跑來自首啊你不說我不會知道你曾經這樣想的= =+

    (說是那孩子我有當面跟她提到把她寫進來了,不過他應該不會自己出來喊"有~")XD

    盒子裝牛奶 於 2012/03/27 23: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