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後續啦XD

 

Alex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到房裡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正確地摔到床鋪上,總之現在他將自己裹在層層棉被之下,即使房間內本來就沒有開燈,他還是用枕頭堵住所有可能窺伺外頭的空隙,臉埋進床鋪裡。

他的心臟在狂跳,每一次呼吸都要他胸口發疼,腦海內巡迴播放著方才看到的畫面,耽溺於慾望裡的Michael、他白皙的皮膚、緊纏著Gabriel的修長雙腿,壓制著天使長的Gabriel,那額前散亂的髮絲、隱忍的咬牙,他們交纏的氣息與熱度高攀的視線。

還有聲音──喘氣聲、嗚咽聲,像是夢囈的迷亂低語,拔高的呻吟,每一聲都縈繞不去地震懾著他的耳膜。

色彩鮮明,音效清晰。

他幾乎能感覺當時的慾望,他驚懼而惶恐卻深陷其中。

Alex用力地吸氣再呼氣,他不舒服,一點都不舒服,他感覺到他的體溫正在攀升,被棉被僅壓著的背部暴流著汗,心臟在胸腔裡橫衝直撞。

然後他感覺到一股熱度匯集到腹部,一瞬間他有點意識模糊,只覺得身體的每一吋都在燃燒,從下身到腰際倒耳邊都在刺痛,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受。

無意識地,他將手緩慢滑進睡褲腰帶,往下再往下摸索──

 

Alex。」

 

敲門聲響起,然後是一句呼喚。

Gabriel的聲音。

 

Alex像是被敲醒一般停下動作,卻還是躲在棉被底下。

 

Alex!」

門外的Gabriel又喚了一聲。

 

Alex本能地將自己縮得更小,幾乎整個人貼到牆壁上,恨不得可以將自己塞進牆角的小小縫隙,他的雙手按著棉被捂上耳朵,雙眸在黑暗中緊緊閉起,甚至連呼吸都使勁憋住。

 

門外,Gabriel站在走廊上,伸手撥攏額前的頭髮,雖然半點作用都沒有,他雙手搭在腰上,重重嘆了口氣。

他承認方才他們被「直擊」的瞬間,他是有被嚇到的,但瀕臨頂點的慾望可不是說停就停,總之他們還是做到最後,現在他被派來處理後續「問題」──有鑑於他的兄長還需要一點時間「整理」。

而且Gabriel心底對於嚇到了Alex多少有點愧疚,畢竟是他們太不留心,雖然他平常老愛對這死小孩嘲笑戲弄,兩個人對上話省不了一番口語爭鬥,他又總愛說Alex又笨又不靈光,但看著這孩子齜牙裂嘴地反擊卻又挺喜歡的。

所以他心甘情願上來看看Alex的狀況。

而顯然狀況毫不樂觀。

 

Alex──

 

Gabriel提高了音量,一手敲了敲房門。

裡頭仍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仍然高漲的各種情緒,方才Michael叫他上來看看的時候特意叮囑他一定要有點耐心──Michael就這麼疼這孩子,嘖──而有鑑於現在這局面是他們出來的,所以他也同意了。

 

他非常有耐心地再喚了聲。

 

Alex。」

一片安靜。

 

Michael說要有耐心──

Gabriel的耐心維持了五分鐘。

 

Alexander!」Gabriel一腳踹開Alex的房門,門板摔上牆壁磅咚巨響,還撞倒了一旁的衣帽架,掛著的背包、帽子飛散一地。

Alex驚叫一聲,拼命往棉被裡躲。

 

「你給我出來!」Gabriel雙手將養子連同棉被從床上拖下來。

「我不要!你放開我──Alex胡亂地拳打腳踢,跌跌撞撞地抓住一顆枕頭,卻被大天使抓住一隻手臂連人帶枕頭拖下房間地板。

「叫你出來耗費我這麼大力氣,真是心裡沒老子!」Gabriel抓在Alex手臂上的修長手指跟鐵箍一樣,Alex怎樣也扯不開,Gabriel卻一臉輕鬆好似沒用半分力氣。

「你本來就不是我老──Alex在被拖出房間時扔開枕頭抱緊門板,門板直接摔上他的臉,他痛得怪叫一聲。

Gabriel改抓上Alex亂踢亂蹬的雙腳,迅速步下樓梯,也沒管他養子的腦袋乒乒乓乓重擊著台階,金髮青年用盡全身每一處努力掙脫。

「你放開我!我不要下去──Alex雙手緊抱住階梯欄杆,用腰部的力量往反方向移動。

欄杆當場斷裂,除了他的懷裡多了一根木質棍子,他還是無法阻止被拖進廚房的命運。

「去你的!總是這麼暴力!你放開、我──Gabriel──」最後的掙扎是雙手抓住廚房門板,而那只害他嗑到門牙。

 

Michael看著Gabriel拖著一個雙手亂揮、滿嘴咒罵並死命抓住任何東西的Alex走進廚房,他頗不贊同地皺起眉梢。

 

記得我跟你說過要有點耐心?

 

「五分鐘,夠久了。」Gabriel將尖聲怪叫的Alex拎起來摔進椅子裡,並在青年試圖逃跑時精準地一拳敲上對方腰側,Alex頓時雙腿麻軟,只得倒回椅子上。

Gabriel滿意地笑笑,而Alex只想一拳招呼過去。

Michael輕聲嘆息,搖了搖頭。

 

他靠到流理檯邊,放下胸前交叉的雙手輕輕倚到桌檯邊緣,他顯然經過一番梳洗,柔軟的長袖棉衣貼著他纖瘦的上身,V型領口毫無遮掩作用,鎖骨與頸子上的情愛痕跡清晰可見,他白皙的皮膚還泛著淺紅,黑色頭髮因為碰水微微蜷曲,框住他精緻的臉蛋。

Alex一瞬間感覺喉間有點緊,他眨了眨淺藍色的眼眸,讓目光從大天使美麗的嘴唇上移開,低垂的目光往下移動,正巧捕捉到Michael因為改變重心而換成交叉的雙腿,那雙腿包裹在寬鬆的灰色棉長褲裡依舊修長得過分。

先前的畫面猛地在Alex腦袋裡亮起,像是迅速切換的彩色幻燈片。

 

Michael那一雙腿纏著Gabriel的腰,催促著他的兄弟更近一步──

 

Alex突然感覺他離兩位天使太近了,他起身移往後面一張椅子。

 

「你確定要坐那張椅子?」不知何時靠到Michael身旁的Gabriel抬起一邊眉毛,「沒準我們在那上面做過。」

「幹!」Alex猛地跳起來。

這下他覺得每張椅子都很危險,他索性站在廚房中央,卻離餐桌非常遙遠,雙手緊緊握拳放在腰側。

Michael充滿譴責地望向雙胞胎兄弟。

Gabriel回以聳肩與抬眉,「幹嘛?說不定啊。」

「並沒有,Gabriel。」MichaelAlex進來之後首度開口,他的聲音很輕,還有點啞。

Gabriel抬起一邊的眉毛,「真的沒有?」

……若我的記憶沒有出錯。」

「這就難說了,」GabrielMichael靠近了些,他們的手碰在一起,「你知道,人在那種時候是很難專──

 

「閉嘴!」Alex差點沒跳起來,他雙手摀住耳朵,事實上可以的話他還想遮住眼睛,但無奈他就只有一雙手,「拜託,我不想知道更多……任何事。」

 

微波爐適時地「叮」了一聲。

 

Michael又嘆了一口氣,他離開流理檯邊走去打開微波爐,拿出裡面的東西放到Alex身旁的桌子上。

那是一杯冒著熱氣的牛奶,燈光搖晃間似乎帶點褐色。

Alex看了已經回到原位的天使長一眼,後者沉靜地對他點點頭,他用力呼出一口氣,癟著嘴拿過杯子,此時他才注意到桌面已經整理乾淨,而地面上的花瓶碎片也都堆到角落裡了。

思及此,他又不禁想到早先的場面,他趕忙將杯子湊到嘴唇邊,用力喝了一大口。

溫熱香甜的液體滑進胃裡非常舒服,也讓他冷靜不少,他放下只剩一半的杯子,歪個身子坐進餐桌椅裡面,去他的,管他眼前的兩位天使到底有沒有在這張椅子上做過,現在的他只覺得累死了。

 

沉默橫亙。

 

Alex看著對面的兩位大天使,Michael半低垂著眼睛,像在思索又像是出神,Gabriel戲謔的目光在他兄長的側臉和Alex之間來回逡巡。

 

最後是天使長率先開口。

Alex,」Michael的聲音很冷靜,而且比方才清晰上不少,「如果我們驚嚇到你了,我們很抱歉。」

Gabriel看上去半分沒有抱歉的意思。

Alex默不作聲,他雙手放在腿上,睜大藍色眼眸望著天使長。

「聽我說,」Michael聽上去難得有點挫敗,或許說不知所措更為恰當,「我們──

 

「不要。」

 

「什麼?」Michael睜大了眼眸,藍綠色瞳眸閃著疑惑。

 

「不要,」Alex的眼神飄向別處,「我不要現在進行那種『談話』。(the taking)

「那種談話?」Michael微蹙起眉梢,他望了一眼Gabriel,孿生兄弟聳了聳肩,然後離開流理檯,前去打開冰箱。

「那種、那種──Alex的舌頭因為緊張而打結,每個字都攪在一起,「那種『如果你看見你父母(parents)做愛怎麼辦』、『如果你看見你兩個老爸做愛怎麼辦』──

Alex──

「『如果你看見你兩個老爸做愛,而且他們去他地剛好是兄弟,還剛好是大天使怎麼辦』的談話!」Alex幾乎把頭埋到胸前,「我拒絕進行那種談話!」

他感覺臉頰因為話語內容發燙,而且一瞬間覺得自己非常年幼,就像回到MichaelGabriel剛將他從街頭上牽回家的那天,那日,十歲的他也是這樣坐在廚房椅子上,坐立難安地扭來扭去。

Michael正要說點什麼,Gabriel就猛然關上冰箱門。

「拜託,我都不知道你還會害羞,」Gabriel隨手將幾秒內已經吃光的布丁盒子扔進水槽,拿著新的兩個走回Michael身旁的位置,「你都二十歲了,不是十二歲──喔不,小Alex,你不會還是處男吧?」

「我不──Alex猛然抬頭。

「閉嘴,我知道你是,」Gabriel,「你這小子半點用都沒有,都喜歡那個叫什麼──Clary──那麼久了,還是只會偷偷對鏡子說。」

「我才沒有對鏡子說!」

「不要以為我們沒發現你床底下那堆雜誌,」Gabriel又吃進一大口布丁,非常滿意地舔舔嘴唇,「說真的,我以為你會買更勁爆點的──

「那是Ethan給我的啦!」Alex雙手壓在腿側,幾乎站起身子。

Ethan?那小子不是gay嗎?」Gabriel皺起眉頭,瞥了一眼他的兄長,後者只回以一個責備的眼神。

「他是,但我不是啊!等等、為什麼被討論的是我?」Alex猛然驚覺他似乎中了陷阱。

「是你說不想討論『我們』的啊。」Gabriel一個癟嘴加上一個聳肩,看著眼前氣到炸毛的養子實在非常有趣。

Gabe。」Michael出聲,語氣很輕,卻讓Gabriel立刻悻悻然地安靜下來,把最後一口布丁塞進嘴裡。

布丁盒子隨即被扔進水槽的聲音非常清脆。

 

他們又陷入先前的沉默。

 

但這次先開口的是Alex

 

「我以為你們是兄弟。」

……Alex?」Michael有些驚訝地回應。

「我以為你們是兄弟,」Alex深深呼出一口氣,抬起頭直視兩位天使。

「我們是兄弟。」Michael回以不解的目光,眉間稍稍皺了起來。

……但你們做、」Alex嗆咳了一下,要想起那些畫面還得說出口,這簡直讓他不只一點困窘,「你們做愛。」

天使長沉默良久。

「我不理解。」最後他說。

Alex的嘴巴張開又閉起,然後再度張開,支吾半天音節還卡在喉嚨裡,好半晌才找到他要說的話。

「兄弟,不會……不會做愛──Alex眨了眨眼睛,「等等,還是說你們不算是兄弟?天使都是表親嗎?」

Alex……

「你們不算是真的兄弟對吧?嚴格來說,畢竟你們又沒有老媽──Alex瞬間覺得他頓悟了什麼,「……天使都是同父異母的──

Gabriel的白眼差點沒翻到天邊。

「喔呃,人類。」大天使丟出湯匙,銀色的小餐具畫了個漂亮的弧度精準落到水槽裡。

Alex馬上皺起眉頭,「人類怎樣了?」弓起的上身充滿防備姿態。

「階級、血緣、地域、貧富性別──Gabriel一手在空中揮了揮,「你們有無數的『標準』阻止愛情發生。縱使這些東西在感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

「我們與世界共存,Alex,」Gabriel的語調忽然沒了平時的戲謔,他往Michael更靠近了些,「我們只傳達真實,而這些──Gabriel在他和Michael之間比劃了一下,「是我們的真實。」

Alex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被Gabriel以眼神阻止,而他不禁注意到GabrielMichael的手肘正輕輕碰在一起。

「我不懂人類為什麼在意那些無聊的標準,」Gabriel的手指攀爬上Michael的手背,而天使長卻毫無反應,像是他早已習慣如此,「你們宣揚道德卻玩弄陰謀,倡導慈愛卻欺凌弱者,你們在利益與誘惑面前不堪一擊──但是對於感情卻非常嚴苛。」

Alex閉上了嘴巴。

「我們是兄弟,沒錯,」Gabriel的掌心緊壓在Michael的手背上,「我們從世界初始就彼此相伴,我們擁有人類無法想像的連結。」

天使長側過臉,低垂雙眼望著他的兄弟。

「他是全世界裡我最深愛的存在──Gabriel深色的眼眸看了一眼他的兄長,天使長的表情很平淡,但他知道那雙眼眸裡蘊含的情感,從他們誕生的瞬間,他聽見Michael呼喚他的聲音開始,他就知道他們屬於彼此──他們即是彼此──「而你告訴我,Alex Lannon,為什麼我們不能做愛?」

 

Alex低垂著頭,眼眸透過睫毛微微向上望,他想他明白了什麼──或許他早該明白──他早該在看見MichaelGabriel擠在沙發上看同一本書時明白、在Gabriel做義大利麵之時,Michael在旁邊處理番茄時明白,在他剛被領養,因為害怕而睡不著覺,硬要擠進他們之間的位置時明白──那些點點滴滴之間,細密卻永遠流動的情感,超越時間的眷戀。

 

他抬起頭,看向他的家人──他們是家人了──然後他點了點頭。

一瞬間他覺得好輕鬆,深處的緊張、焦慮,莫名積壓的不安煙消雲散。

 

而顯然兩位天使也是,即使他們一直看起來都那樣淡然處之,眼底依舊閃過安心的痕跡。

 

Alex,」Michael在沉默良久後緩緩開口,「我們──」他清澈的眼眸瞥了一眼他的兄弟,「你真的沒問題?」

Alex還沒來得及搖頭,Gabriel就仰天一個白眼。

「看在老爸的份上,Michael──」大天使雙手一揮,「都說成這樣了還說不通,那他也不是普通蠢了!」

「去你──

「我愛你,」Gabriel說道,而突然的告白嚇到的不只是AlexMichael睜大了眼睛,「我說,算了,就這樣。」

Michael才張開嘴巴,都還沒吐出半個字,Gabriel就猛然一扯,將自己的嘴唇撞了上去。

 

「喔幹!」Alex的雙手馬上飛起來捂住眼睛,「幹!你們可以警告一下嗎?」

而正熱衷於將單方強吻變成雙方舌吻的兩位大天使顯然沒空在意養子的心理狀況。

 

不過畢竟是在「他人」面前,況且他們早先已經親密過一番,現在的吻也只比點水般的晚安吻纏綿上一點點而已。

他們分開之後,Alex才從指縫間偷看,確認兩位天使無意繼續「奮戰」,他這才放心地放下手。

 

……下次可以給個提示嗎?」Alex的聲音有些無力,他覺得自己經過幾輪驚嚇後幾乎虛脫。

Gabriel冷哼一聲,「知道我們要接吻可以自己轉過去嗎?」

「我最好──

Gabe。」MichaelGabriel搖了搖頭,這招致了後者不滿的皺眉。

「哇喔,我想親你怎麼會有空管其他事,」然後他看見兄長充滿警告性的瞪視,他低聲咕噥,「就這麼在意這小子。」

Michael全無理會兄弟的不滿,他只是任由對方攬上他的腰側,半個身子緊貼他的側邊,然後他看向他們的養子。

「我們再次跟你道歉,Alex,我們嚇到你了。」

Alex搖了搖頭,在了解那些深刻的情感,又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的現在,他已經沒有當初的驚惶了。

「沒事的,我只是……嗯。」

……你沒問題吧?」Michael繼續問道,並未明講他所謂的「問題」。

但是Alex知道。

Alex搖搖頭,放鬆了身子。

「我知道你們都很愛我,雖然有時候我懷疑這點──」他偷偷地瞪了Gabriel,大天使只是抬起眉毛,「而我愛你們,這就夠了。」

Michael點點頭,嘴角微微勾了起來,非常淡的笑容。

Gabriel則是眨了眨一邊的眼睛。

 

Alex笑了開來,良久之後他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開口,他半低下頭,臉頰因為困窘而發紅。

「就是,有件事……

兩位天使沒有作聲。

Alex繼續說道,「就是下次,如果你們要……要做的話,」他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要過度顫抖,或者不要字字相連,「你們可以、說一下嗎?我就去Ethan家過夜──或是、不對,」他猛然抬頭,好像突然找回自己的正當性,「你們下次可以拜託在臥室裡做嗎?記得鎖門,拜託──不然就是在外面──總之──

 

然後他停頓,臉頰燙得幾乎燒起來。

Michael沉默不語。

Gabriel也是。

Alex繼續看著兩位天使,計算他需要逃跑的機率。

 

最後是Gabriel先開口的。

 

「這主意不錯,我們好像還沒在外面做過?」Gabriel笑容戲謔。

……露營那次不算?」Michael認真的疑惑。

「這種事就不用回答了!」Alex大叫起來。

Gabriel則因此狂笑出聲。

 

……噢。」天使長顯然不解。

 

        -TBC-

 

       以前的Christopher Egan(Alex)長這樣,

       大家可以自行想像他的大學生裝扮。

   171340f3jb2ndj8823j2pt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
  • 看你寫的本來只愛Michile 又多愛了Gabriel
    看他中美女圈套還挺好笑的 還不如不跑呢,孤單的gabrel哈哈
    好笑的劇評沒了嗎?
  • Gabriel真的讓人愈看愈愛,他中美女陷阱超不對勁啊啊啊根本就應該跟...我是說總是有其他人!!
    對不起劇評我這星期看到沒天使...我是說我沒空就跳過了,之後應該會繼續,我要進身為粉絲的義務!!!!
    感激留言~

    盒子裝牛奶 於 2015/09/03 21: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