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是的,牛奶盒子的UL文又來了!!

不要懷疑,這次依舊是兩家大小姐連合亂萌自家成員的故事,
故事當然是承接上回的後續發展,
不過這次是隔壁家敘述視角,
因為是隔壁家大小姐的人品贈文喔!!
真是太感謝您啦~月容水心姐姐^^
(就是這樣的好人品才這麼快就召喚到公主了......)

以上,盒子的廢言結束~

正片開始,請盡情享用月容水心姊姊的(超虐心)閃喵文XD

-------------------------------------------------------------------------------------

 

小姐擺了擺手要他們先回家。

利恩將尖刀插回腰間,眼前的貓耳女孩一背對戰場走開眼淚就滾瓜般落了下來。馬庫斯的手安份地讓她拉著,他可以感覺到平常默不作聲的男子面具底下的緊張無措,全家最乖最得寵的女孩現在正低著頭忍著聲音抽著氣,這樣的場面任誰看到也要捨不得,心疼得幾乎要碎了。

「……艾、艾茵,不好意思,今天,表現不好。」
低沉的聲音從面具下透出,顯得有點結巴。
貓耳女孩拿另一隻手胡亂抹了抹臉,試圖仰起明亮的微笑。
「不、才不會,馬、馬庫斯也盡力了不是嗎?」

盡力了。
艾茵告訴自己沒錯,大家都盡力了,只有她沒盡力,只有她天真地以為可以、
但是可以什麼呢?這裡是戰場。

「小貓咪也盡力了啊,」
利恩走在她身側,大手撫順她因戰鬥而凌亂的瀏海。
「回去就別做事了吧。我想想,今天晚餐就交給艾伯那傢伙做吧。」

「利恩你不怕中毒嗎?」
她哽咽著笑了出來,明明是自己是個什麼都沒做到的最後一個人,同伴們卻好像已經遺忘了這件事。
「我只是覺得……一顆心就這樣白使了而已……」

語帶雙關。
而一說到「白使」兩字,艾茵鼻頭一酸,眼淚又汪汪地流了下來。

她還記得小姐將自己拉到她房間時,她臉上促狹的探詢眼神。
「貓咪啊,妳覺得隔壁大小姐家的閃閃怎麼樣?」

她登時明白阿奇和雪莉離開前眼神的意味,臉頰唰地一下就紅了。

「沒、沒有怎麼樣啊。」
「可是貓咪我看妳對他蠻手下留情的呢。」
「姐姐我本來就不是強攻型的啊……」
她拉著小姐的蕾絲長袖委曲地撒起了嬌,「而且,我不是有一次也扣了他三滴血嗎?」

只是那一瞬間自己都慌了。
腦中一片空白。
直到那個男人對自己揚開了堅定的笑容重新擺開架勢,她才放下心來。

「可是我看妳發動一顆心的樣子不對勁啊。」
看見自己坦率無邪的疑惑表情,小姐抿著嘴笑了起來,「跟妳平常出任務時單純為了偷牌而迷惑別人的笑容不一樣,怎麼說呢,比較漂亮嗎?還是說,一次比一次きらきら的呢?」

──不只是自信或魅惑,就像是真正的笑著一樣。

「……可是我自己沒有感覺。」
她撇開頭說。
沒有感覺才怪,連她自己都可以感覺得出來,在一次次的一顆心中,她越來越──雖然這樣褒自己很奇怪──笑靨如花,她的笑容越發舒暢明亮,像是春日的草原花朵盛放。
她逃避般地鑽入小姐的雙人床,「姐姐我累了我要睡了。」

「我說貓咪啊,」
小姐嗓音帶笑,跟著腳步響在床邊,「要對付閃閃那種笨笨的男人,就得主動一點,知道嗎?」

她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了起來,然後聽到小姐更加忍耐不住地笑了起來。

真是笨蛋。
相信對方搞不好只是因為戰況緊張而通紅的臉其實是因為自己。
真是笨蛋。
還想著下次見面要甜甜地跟他打招呼,故意叫他「小閃」的自己。
真是笨蛋。
就這樣讓隊伍狼狽地輸了的自己。

真是個大笨蛋!

小姐在不一會後就趕了上來,看見還淚痕閃爍的艾茵,她沉吟了一下,開口。
「……其實原本、啊算了你們回家吧,我再叫家裡幾個男生出來就可以了。」

「小姐,如果有任務的話,就讓我們去吧。」
沒想到在兩名隊友之間更顯嬌小的女孩卻這樣開了口,不僅是小姐,連馬庫斯跟利恩都顯得有些錯愕。
「剛剛時間太短沒有什麼機會發揮,這樣回家好像有點可惜。」
女孩盡力壓抑著還有些啞的聲線,用滲了澀的甜甜嗓音說。

「……好吧,反正也不很難。」
小姐思考了一下,應允了。

她點了點頭,向任務點走去,昂著頭一眼也不回。
就像她剛剛離開戰場時一樣。

過幾天,小姐拖著她和雪莉去參加了隔壁大小姐邀請的茶會。
「是女生專屬的茶會噢!」
小姐說。而她點點頭,卻偷偷覺得有點失落。

茶會上,兩邊的大小姐熱絡地聊著天。
上回對戰被二回殺的貝琳達和繼續用不在乎的語氣挑釁的雪莉差點直接打了起來,一個溫柔高脁的短髮女子拉住了她們倆個,那名女子說她叫瑪格麗特,她的聲音優雅迷人,十分好聽。

但話題還是無可避免地聊到了自己身上,雖然她們並沒有真的壞心眼地把促狹的眼光直往自己身上看,卻聊起了另一個當事人,據說在回家後被家裡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取笑個不住的弗雷特里西。

啊啊真是辛苦他了。
為了掩飾自己偷聽的樣子而假裝喝著茶的艾茵想著。
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如自己所見那樣實心實意的男人的話。

這樣的男人有什麼方法能應付那些層出不窮的渾話呢?
想到這裡,她不禁溫柔如水地笑了。

雖然下一秒她就因為聽到對方大小姐說「前兩天他們送了他一個貓耳朵髮箍,還真想瞧瞧他戴起來的樣子呢」而將口裡清涼的薄荷茶盡數噴了出來。

L2蝙蝠、L3蝙蝠,然後是L1的夢夢。

小姐雖然有一瞬間想要換下打前鋒的艾茵,但她還是沒有換。
「大小姐。」
意思是她剛剛才吃下一場難堪的敗仗。
「………」
意思是她很難過。

「心情總要發洩一下。」
小姐雙手抱胸靠在樹下,情緒不明地說了這一句。
「有危險時會馬上把她換下來的,放心吧。」

然而三場戰鬥,在幾乎沒有條件可以發動特殊技的情況下,她活著──雖然只剩兩滴血──活著,把那三隻怪物逐一打倒了。

戰鬥結束走來的艾茵帶著幾乎是蒼白的微笑。
「謝謝妳,姐姐。如果我剛剛也能這樣表現就好了呢。」

只比艾茵高不了多少的小姐伸出手,摸了摸艾茵的頭,用眼神示意馬庫斯。
沉默的男人點點頭,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艾茵。

「馬庫斯,謝謝你。我真覺得有點想睡了。」
說完,她將臉整個埋入男人的胸膛。

窸窸簌簌的聲音從馬庫斯的胸膛處傳來,三人對視一眼,然後繼續沉默地往家裡走去。
他們都知道馬庫斯的胸口在回到家後必定一片潮濕冰涼。

這幾次小姐帶著她出任務的機會變多了,小姐口上說著貓咪也要出來透透氣磨練一下,但她想小姐一定是在為下次的對戰尋找最適切的組合吧。

雖然不知道下次如果跟隔壁家大小姐對戰還會不會看到那個男人,但是她知道,如果她連出場機會都沒有,那也根本談不上看不看得到了。

所以她很努力。
雖然自己本來就不是攻擊型的至少她在任務中努力地防守,然後兩滴兩滴地扣著對方的血。
有次和馬庫斯、古魯出門,到任務戰鬥尾聲他們都已經被扣去一半的血,但她只有在對上最後一隻怪物時不小心被掃去兩滴。

除了艾伯和庫勒兩個已經是R卡的老手是小姐的基本牌組,也因為小姐總有些疏懶,家裡其他的人並不會每天出任務,而是各自分攤著家務。而某次她輪值煮飯後被家裡的人讚不絕口,這個工作就由她承下了。當然她也很喜歡這個工作,她喜歡大家吃飯時愉悅幸福的表情。
但是這陣子她總有點心神不寧。
煮菜時不是多放了鹽就是少加了油,或是火候不足,或是一不小心讓湯整個溢了出來。

「艾喵,讓我來吧。」
庫勒尼西在某天中午走入廚房,玫瑰棕長髮的美少年把平時小小的深淵放到了她身上。
「妳就幫我照顧牠一下。」
「……姐姐,不好意思……」
她垂下頭撫摸深淵光滑的頭部,牠舒服地打起了呼嚕。

但今天早上,當小姐把頭探入廚房,說「貓咪今天要跟隔壁小姐再對戰一次噢,一樣是妳先發,可以吧?」的時候,她還是一不小心把完整的,太陽一般的荷包蛋給煎碎了。

「我是為了使命而戰,你呢?」
面對著散發出高傲氣息的黑王子,她的嗓音甚至有些過份愉悅,不像一個宣戰者的姿態。
她期待,不、或許該說她有預感,那個叫做弗雷特里西的男人,一定在對面,只是尚未露身。

小姐依然先把她換下去,讓馬庫斯上場。
沉默寡言的他一開頭就砍掉了王子一半的血量,隨後他開了狂戰士狀態,這是他想要速戰速決的表示──艾茵知道他想盡快逼那個男人出來。只可惜反噬的力量還是太大,在黑王子尚未死亡時,他就下了場。
「沒關係的噢。」
她仰頭對他笑著安慰他,她知道這個沉默的男人不會回應她,但她也知道他清楚,並接受自己的關心,這是身為「家人」的默契。

利恩上了場,然後──她聽到自己輕輕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對面步出來的是他,弗雷特里西,那個她想要故意叫他「小閃」的,上次因為雙雙退場讓兩邊家裡都掀起一陣八卦風暴的男人。

利恩的毒刃沒能派上用場,對方防守得很嚴密。
如果小姐守著那條不成文的規定,在利恩死亡前小姐是不會讓自己上場的。
艾茵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希望怎樣,但她可以肯定自己想和他再交一次手──她絕對沒有詛咒利恩的意思。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