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

           HarveyMike幾乎走到門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跨了大步就追上去,一把抓住對方手腕,用力將Mike整個人轉過來。

           Mike幾乎是被摔到牆壁上,肩胛骨受到撞擊的痛感讓他瞇起雙眼,不過接下來的事才使他感到更大的衝擊。

           Harvey跟他不到一個手掌厚度的距離,一隻手抵在他臉側的牆上,一隻手緊緊制住他的手腕,卻依舊是小心沒弄疼他,而當他一抬眼,他就望進幾乎記憶以來最深的泫渦。

           那雙棕色的眼眸倒映著他自己的身影,卻顯得模糊,但是在Mike的印象裡,Harvey那一雙眼眸從未有過猶疑,總像是對世間的一切都看得極清楚,甚至有些戲謔的味道,但在此時,他們鼻尖幾乎相觸的距離裡,Mike在那深邃的顏色裡看到的,只有他的身影而已。

           只有他而已。

           誠如他從未感受到連靈魂都為之吸引的感情,也誠如Harvey從未將目光落在他意料之外的對象身上。

           Mike一瞬間有點迷茫,感覺連肩頸處都有些發軟,被壓著的手傳來麻木,他卻沒有掙脫的意思。

           Harvey離他這麼近,幾乎緊貼在一起,體溫和香水味侵占了他的感知,他甚至有種對方的心跳都傳遞過來的錯覺,而那因為動作而急促的呼吸拂過嘴唇,讓他恍惚間感覺自己輕柔吻過。

           Mike眨了眨眼,耳根子一陣燙熱。

           Harvey沒想過會落入這樣的局面。

           他甚至沒想過自己會對Mike出手──字面上的意思──甚至把對方壓制到牆上,任何形式的暴力向來違反他的原則,他所希望的不過是把Mike留下來。

           而當他看到那雙清澈的眼眸眨了又眨,感覺纖長的滑過眼瞼的搔癢感,他卻想要更親近的接觸。

           不過卻有許多事情,他得先弄清楚。

           所以他緩緩屏息,發現眼前的人猛地繃緊,一雙眼睛眨了好幾次,最後像是決定什麼般,才定定地凝視著他。

           Harvey在心底對自己點了點頭,判斷這就是適當的時機,才深深望進Mike湛藍的眼睛,低聲說了話。

           Mike,你知道,當我接到你的電話,我第一件想到的事是什麼嗎?」

           「什麼……Mike聽見自己的聲音,像是全然的疑惑又好似亂了心神的呢喃,因為他一半的注意力都飄向Harvey輕啟的嘴唇。

           明顯的稜線,勾起的嘴角,低語的時候露出了齒列。

           Mike突然希望他們的距離再近一些,因為如此一來,他就只能看到Harvey的眼睛,連餘光都瞟不到其他地方。

           混亂的的思緒攪成一團,讓Mike有些暈眩,但Harvey接下來的話語卻拉回了他所有的注意。

           「心懷希望──你的聲音告訴我要心懷希望,」Harvey頓了頓,一雙眼眸卻沒有停止凝視Mike,「在這之前,我幾乎不允許自己如此作想。」

           Harvey一邊說著,一邊輕撫上Mike的頸子、臉頰,像是捧著脆弱而美麗的寶物一般,大拇指緩緩摩娑過嘴唇,感覺到那突然急促的呼吸拂過指尖。

           非常甜美,他想。

           MikeHarvey的手抬起來的瞬間緊張了一陣,但是並沒有躲開,他還清楚記得,不久的之前,被那粗糙卻溫暖的掌心碰觸的感覺,那麼小心,那麼仔細,那麼愛惜。

           充滿情感,他想。

           所以當Harvey真的碰到他的時候,他無意識地就靠了過去,渴求再多一些、再近一些,放鬆全身的力道,感覺那低啞的聲音和撫上的掌心包圍自己,安全而溫暖。

           「我真的給了你希望,Harvey?」然後他微微抬頭,細密的睫毛上翻,一雙藍眼睛澄澈透亮,瞬也不瞬的凝視。

           「真的,你給了希望,Mike。」Harvey低語,鬆開了Mike的手腕。

           Mike凝視著Harvey,感覺心攪成一團,不解、害怕、張惶多種緊繃的情緒相互拉扯,讓他有些恍惚,然而,最讓他疑惑的卻是,這些混亂都來自單一而清楚的心思──期待

           他緩緩放下方才被壓制的手,卻沒有收回身側,反而在腰際停了下來,好似反映主人擱淺的心思。

           Harvey感覺到Mike的動作,卻選擇了沉默。

           停滯的時光像是旅行到宇宙盡頭一般漫長。

           Harvey才要開口說些什麼,打破這宛若束縛的沉默,一隻手就突然碰上他的臉頰,他心底一驚,卻沒表現出來,只是又細細看了手的主人那雙漂亮的眼睛。

           清澄的雙眼有著茫然、不確定,還有光芒。

           Harvey……」滑出口的呼喚恍若囈語。

           Harvey心底閃過一個念頭,他卻抓不清,只是將一手搭上Mike細瘦的腰,見對方沒有閃避的意思,捧著臉頰的手才緩緩移到肩頸交界處,感覺溫暖的脈搏跳動著。

           他正準備回應,Mike卻又微張開嘴巴,而Harvey不得不承認,雖然他正凝視這那雙美麗的瞳眸,但唇邊傳來的溫熱吐息還是擾亂了他的心神。

           所以他靜靜等待。

           「我……Mike低聲說道,藍色眼眸裡混著一絲哀傷,「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我、我本來沒要打電話給你的……

           ……但是?」Harvey輕輕摩娑Mike的露出領子外的部分,深色開領連帽的衣服讓他看上去更年輕而柔軟。

           「因為那樣很自私,我不能……Mike深吸了一口氣,「那樣子利用你,所以我……」他聽到自己話語中的哽咽聲,就用力咬了自己的舌頭,他痛恨自己來得莫名又恰好的眼淚。

           ……但你還是打了?」疑問的句子,肯定的語調。

           Mike感覺自己像是被利刃壓著頸子,頓時間呼吸一緊,罪惡感和被拒絕的預感交織成網,牢牢困住他,連方才撫上Harvey臉頰的手都倏地僵硬。

           「對不起,我不應該──

           Mike,」Harvey察覺了Mike的退縮,而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在此時,這溫暖的身子離開自己的懷抱,所以他低聲而緩慢地說道:「沒關係的。」

           Harvey……Mike的聲音猛地拉高,卻倏地被Harvey在肩頸處的輕捏安撫下來。

           「沒關係的,Mike,」Harvey柔聲說道,低喃的嗓音聽在Mike耳裡帶著祈求的味道,「不管你一開始是為了什麼打給我,即使是會帶給我痛苦的理由,都沒關係的,只要這件事不就這麼結束。」

           Harvey,你是說……

           「就像我一開始說的,你的聲音帶給我希望,不管開始和中間經過了什麼,我都很高興你願意打給我。」Harvey的聲音堅定而溫柔,像是帶著苦卻依舊甜蜜的咖啡糖。

           Mike倏地感覺喉嚨一陣緊,連眼角都瞇了起來,好似糖溶化後的滋味滑下舌頭,甜膩感讓他嗆咳起來,卻還是為此美妙的味道感到無比幸福。

           ……謝謝。」許久之後,Mike才低聲說了這一句。

           Harvey看著那雙垂下的眼眸,在心底重重了口氣,他並不想要讓Mike產生負面的情緒,但就事實看來,如果兩人都一直小心翼翼,有禮拘謹地避開最渴望的問題,就永遠無法觸及最重要的答案。

           如同宴會場合,一直端坐對面用餐的兩人,如果不出聲邀請,中間就永遠有道不寬卻無法跨越的鴻溝,他們也永遠無法隨著音樂共舞。

           所以他一個把手收緊,將Mike整個拉到自己懷裡,溫暖的身軀撞進來的感覺比想像中好,而那柔細的頸子散發著淡淡的檸檬香,讓他驀地想到地中海的陽光。

           Mike在被扯過的時候心底一驚,等反應過來時人已經在Harvey懷裡,對方回來後特意換上的衣服薄而柔軟,卻緊貼著身子,讓那沉穩的心跳自寬廣的胸膛傳來,Mike只感覺自己的體溫緩緩攀升,似乎連心跳都慢慢同頻。

           他放下放在Harvey臉側的手,自鎖骨滑到腰際,保持著些微的距離,碰不到又似乎能感覺對方的溫度,最後兩隻手揪緊了Harvey的衣服下襬。

           Harvey又把Mike摟緊了些,感覺Mike無意識地放軟身子,才定了定心神,緩緩開了口。

           Mike,聽我說,」Harvey的聲音不高卻清楚,也好似不經意做出低迴的效果,輕擊著耳膜很是舒服,「如果你的心意──你的感覺仍然和一個星期前一樣,現在就告訴我。」

           「我……Mike突然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卻一開口就被Harvey的眼神打斷。

           堅定卻不強硬,但也不容辯駁的眼神。

           「我對你的愛意和希望始終沒有改變,」Harvey頓了頓,像是斟酌著自己的用字,許久之後才恍若下了重大決定般開了口,「但只要你一個字,我會就此沉默,永遠不再提起這件事。」

           Mike望著Harvey那雙眼眸,那雙眼眸與平常一樣冷靜、沉穩,也有著不曾動搖的認真,而那分認真,是從初遇之時開始,他就從未懷疑過的。

           Harvey的話語還縈繞在耳邊,又像是此刻鼓動的心跳般輕拍著胸口,讓溫暖順著血液流至全身,連緊抓著的指尖都彷彿感受到其中的真切。

           他知道Harvey很重視他,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他從未想過Harvey是如此重視他,到了即使退讓也心甘情願的程度。

           而他從未見過Harvey退讓。

           無論在什麼事情上。

           Harvey望著那雙清淺的眼眸,裡頭好似有光點在跳舞,幻化的色彩瑩瑩閃動,像是陽光下泛著波光的小河。

           因為對方許久都沒有言語,他在心底做了最壞的想像,但即便如此,那種寒冷依舊像是爪子般掐緊咽喉,讓他難以呼吸。

           而在感覺死亡降臨之前,他只希望可以再看一眼。

           他想,他會一輩子記住這雙眼睛,這雙在短短的時間內,給了他從驚喜到絕望的眼睛,而未來無論身處如何的黑暗,他都會記起,曾有一雙眼睛,點亮了他的世界。

           或許是他思考得太認真,或許是他被負面情緒所壓迫,又或許是其他什麼原因,等他回過神來,才感覺到有一雙手攀上頸子──

           還有貼近的身體──

           微抬的下巴──

           輕啟的嘴唇──

 

           Mike將手攀上Harvey的瞬間,就感覺被扯了過去,緊接著是肩胛骨裝上牆壁,他卻無暇顧及疼痛,因為Harvey的雙唇用力撞上他的,而他同時就張開了嘴歡迎對方的入侵。

           嘴唇互相碾壓,舌頭交纏,牙齒時而用力時而輕巧地嚙咬,每一下都帶起戰慄,讓兩人滾燙的身軀貼得更緊。

           Harvey微徵睜開雙眼,瞥見Mike輕顫的睫毛與陶醉的神情,那柔軟的臉頰泛起漂亮的紅色,他恍若受到鼓勵一般收攏雙手,幾乎是把Mike壓到自己身上,而靈活的舌頭舔過上顎,滿意地聽見一聲嗚咽。

           Mike抓緊環著Harvey頸子的雙手用力扯過,對方的一切襲捲了他的感官,緊貼的身體和他一樣滾燙,而那雙嘴唇此刻正吸吮著他的,他感覺自己慢慢消融,每一吋接觸的地方都像點起火苗,一瞬間將他吞噬殆盡。

           但是他們都想要更多。

           多少的碰觸都不夠。

           微微分開又急切地吻住彼此,雙手收緊再收緊,想要將情感與欲望都揉進自己體內,喘氣聲與窒息感都無法使他們停止。

           他們緊抓著對方,狂熱地吻得像世界末日。

           他們已經渴望彼此太久。

          

           MikeHarvey封住他的唇,舌頭頂住他的上顎時感到一陣暈眩,卻還是攀緊了對方,手指揪著頭髮,嗚咽幾聲後將嘴張得更開。

           卻發現Harvey退了開。

           一瞬間不懂怎麼回事,Mike還處在激烈接吻中的迷茫,勾過對方的頸子就想要再次親上去,Harvey卻沒有回應。

           Mike這才發現自己哭了。

           哭得滿臉淚水,呼吸急促,胸口疼痛。

           卻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

           然後他發現Harvey正輕柔地吻著他,吻去所有淚水。

           但眼淚好似不會停地,從心底一陣陣湧上,不久後他就察覺到自己一邊抽泣,一邊縮進Harvey懷裡。

           輕柔的吻落在眼瞼。

           再來是額頭。

           還有鼻尖。

           最後又回到嘴唇。

           Harvey溫柔地吻著Mike,與方才狂風肆虐般的吻不同,帶著神聖而純潔的愛惜,卻也飽含情感,收攏的雙臂緊緊環抱那細瘦的身子,像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Mike攬著Harvey頸子的雙手鬆了開,緩緩下滑到肩上,最後落在胸口,對方的體溫跟他一樣燙熱,也帶著激動過後的喘息起伏,讓他不自主地輕笑出聲。

           感覺親吻中的雙唇勾起,最後甚至發出笑聲,Harvey也揚起嘴角。

           兩人微微分了開,卻還是緊貼著彼此,感覺心跳傳過,然後額頭抵著額頭,望進對方的眼睛。

           他們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們同時綻放了笑容。

 

           「永遠都別放我走,Harvey。」

           「絕對不會。」

 

           然後他們閉上雙眼,輕啟嘴唇,在等待許久的喜悅之中,印上了彼此。

 

 

 

 

 

 

 

 

 

...her companion added, "You are too generous to trifle with me.

If your feelings are still what they were last April,

tell me so at once.

如果你的心意仍和去年四月一樣

請立刻告訴我。

My affections and wishes are unchanged,

but one word from you will silence me on this subject forever."

"It taught me to hope," said he,

這告訴我要心懷希望,他說

"as I had scarcely ever allowed myself to hope before..."

之前,我幾乎不允許自己如此作想。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