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Mike!」Harvey提高了音量,然後就看見他的小助理猛然從手機螢幕抬頭。

        「什麼?」睜大的湛藍眼眸望向前方,好一會兒才回神似地轉向Harvey,「怎麼、怎麼了?」

        那個慌張的神色,急忙將手機塞到褲子裡的動作,都讓Harvey心生懷疑,天知道這孩子又在弄些什麼,他搖了搖頭輕輕嘆氣,拉著Mike的手臂讓他轉了個圈。

        「你不是想買一件連帽外套嗎?」他比了比左前方,有間擺滿了牛仔褲和印有圖樣T-shirt的店。

        「喔!喔!」似乎還處於恍神,Mike眨了眨眼。

        Mike──」

        「呃?」被Harvey突然壓低的聲音嚇了一跳,Mike直覺就是大事不妙,瞬間挺直了身子,露出僵硬的笑容,「怎麼了?」

        Harvey沒有應聲,僅是沉默了良久,看著他的助理緊張地佐瞟右看,還不時朝他飄來遲疑的偷瞄,好似做錯事的孩子。

        「沒什麼。」最後Harvey又嘆了口氣,輕推Mike背心,「走吧。」

        「噢。」Mike應了聲就給Harvey推著小跑過去。

 

        很奇怪。

        非常奇怪。

        Harvey皺起眉頭望著離他兩個小衣架遠的Mike,不禁這麼想。

        Mike從進到這家購物中心就表現得非常奇怪,哪種左顧右盼的動作,四處張望的眼眸,還有時不時就從樓上向下張望的樣子,全部都讓Harvey事有蹊蹺,並非做錯事害怕被追查的那種,而是正急切尋找著什麼。

        重點是「什麼」?

       

        Harvey?」

        疑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Harvey就看見Mike睜大了那雙眼謀偏頭看他,手裡提著兩個紙袋。

        「買好了?」他輕聲問道,眉間的疑惑和驚訝稍縱即逝。

        Mike點了點頭,拉開袋子讓Harvey也可以看見裡頭的衣物,柔軟的黃色連帽外套摺得整整齊齊,只有胸口部分有一小牌品牌字樣,帽兜邊緣綴以絨毛。

        他不懂Mike對於如此堪稱可愛的衣服為何如此賞心,卻也相當喜歡對方這一點,或許就是這種單純讓Mike在許多方面顯得特別,柔和了單純和聰敏,深思熟慮卻經常靈光一閃,對於簡單的事物抱持簡單的快樂。

        看著前方不知比著什麼,蔚藍眼眸正一眨一眨的纖瘦身影,Harvey不禁勾起嘴角,他很少陷入思緒的泫渦,卻總是被眼前的人帶走目光,那雙在透過玻璃穹頂灑落的日光下泛著光點的眼眸,總是張揚著主人不受拘束的個性的金棕髮絲,或許都是他看不膩的風景。

        他本想出聲喚回Mike那不知飄到那兒去的注意,卻看見Mike倏地皺起眉頭,雙眸微瞇起逡巡,然後快步走到欄杆邊,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甚是奇怪。

        Mike?」Harvey輕聲喚道,也站到Mike身側,棕色眼眸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卻沒看見什麼值得注意的。

        Mike卻像是被Harvey的呼喚嚇了一跳,他猛然轉過頭,繃緊的唇角和圓睜的眼眸都滿是緊戒的神色。

        Harvey感到奇怪,他輕碰了Mike的後腰以示安撫,手掌底下的肌肉線條相當緊繃,他正想開口詢問,Mike卻先說話了。

        ……我想去吃那家的起司蛋糕。」出口的卻是如此單純的內容。

        這卻只是讓Harvey的疑慮加深,他也未就此多做評論,僅是測過臉吻了Mike的額角,一手環上那纖瘦的腰。

        「你等一下點的一定不只起司蛋糕。」低語中帶著輕笑和寵溺。

        ……我還要布朗尼和舒芙蕾。」Mike的眼眸閃著光彩,彷彿可口的甜品已經在他眼前。

        Harvey無奈地笑了,然後推著Mike往甜點區前進。

 

        事實完全佐證Harvey的預料,但不符合Mike自己的言論,小小的圓桌上擺滿了形狀口味各異,約莫十片蛋糕。

        看著Mike一口又一口地把奶油或慕斯往嘴裡塞,好似他餓了多少天盼到救贖一般,Harvey啞然失笑。

        「怎摸?」滿嘴蛋糕的Mike抬頭說話,口齒不清。

        Harvey笑著搖頭,伸手抹去了那沾在嘴角的碎屑,這讓Mike猛地坐直,白皙的臉頰浮上淡淡粉色。

        「吃慢點,」Harvey拿了張紙巾將手擦乾淨,雖然小說和電影裡總是將手指又湊回嘴邊舔舐,但Harvey實在不得不說那完全違反他的衛生習慣,「又沒人跟你搶。」

        「難說。」Mike用力吞了一大口,又戳了一塊蛋糕塞進嘴裡,勉強的樣子讓Harvey非常緊張,深怕他的助理等會兒就死在一塊蛋糕手裡。

        所以他決定說說話讓Mike分點心。

        Mike,」Harvey一邊緩緩說道,一邊從Mike的盤子裡順了一小塊巧克力,「你在找什麼?」

        ……草莓。」Mike沉默好半晌,用手裡細細的鐵叉子探進蛋糕夾層,死命把所有水果內餡挖出來,「希望他們不是用罐頭水果。」

        Harvey沒有應聲,只是在Mike好不容易插起半顆草莓時將叉子伸了過去,俐落地把水果挑到自己嘴裡。

        「嘿!」Mike看著那半顆草莓消失立刻出聲抗議,卻又在Harvey探出舌尖舔過叉子前端時猛地收聲,臉上的粉色似乎更深了。

        對此Harvey回以意味深長的微笑,他緩緩將餐具推離自己,神色輕鬆地往後靠去,欣賞自家助理惴惴不安的樣子。

        ……耳朵。」

        「最好啦!我才不會再被你騙了!」反駁的聲音滿是自信,搭上頭頂的手還是洩漏了主人的心思。

        Harvey抬了抬眼,伸手越過桌子輕碰Mike的臉頰,這讓Mike有些緊張,他並不反對在公共場合的親暱,但是Harvey鮮少這麼做,所以這樣的難得反而讓他更加不自在──帶著甜蜜的那種。

        Mike。」

        「嗯?」Mike半瞇著眼回答,Harvey乾燥溫暖的掌心撫摸著他的臉很是舒服。

        看著Mike好似小動物那幾乎想蹭上來摩娑的樣子,Harvey露出溫和的笑容,思量了許久後才再度出聲,音調低緩平穩。

        ……你在找什麼?」

        「什麼意思?」

        「你在找人,Mike,」拇指滑過柔軟的耳根,他感覺到Mike瞬間緊繃的身子放鬆了些,「是誰?」

        「唔……你都知道我是在找人……Mike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一定是Harvey的手太溫暖了讓他想睡,他才會糊里糊塗地──

        「所以是誰?」感覺參差不齊的髮尾服過掌心,搔癢感讓Harvey勾起嘴角,「昨晚搭訕你的那個服務生?」

        「才不是呢!」Mike猛然睜大眼睛,嘟起嘴巴用力反駁。

        「那就是你昨晚視訊裡的那個人?」Harvey的語氣依舊平淡,不過手卻收了回來。

        「視訊?什麼視訊?」溫柔的觸感忽然消失讓Mike有些失落,不過那遠不及他現下的緊張和驚訝,「我才沒有……

        「昨天我洗完澡出來的時候,」Harvey輕聲打斷,Mike嚇了一跳,用力咬了漂亮的嘴唇,「你的電腦螢幕有畫面……你在我出來的時候關掉了。」

        「那是──」

        「還有你桌上壓著的紙條有電話號碼,Mike。」Harvey的聲音依舊平緩,目光專注又悠遠。

        「我──」Mike張嘴就要解釋,迎上那雙淺色眼眸時卻又倏地失去聲音。

        Harvey仍然定定地望著Mike,淡色眼眸裡看上去滿是憂傷,連先前為勾起的薄唇都失了笑意,雙手在桌子底下交握,全身散發一種冷然卻又絕望的氣息。

        這卻比直接的哀痛更可怕。

        Mike到抽了一口氣,天啊Harvey是誤會什麼了一定是誤會什麼了,上帝啊他可什麼都沒做,如果繼續隱瞞只會傷害對方更深,但說出實情他又怕Harvey生氣──

        看著那雙湛藍眼眸閃過緊張,又滴溜溜地轉來轉去,好似主人腦子裡飛快的心思,白皙的臉蛋因為高漲的情緒泛起紅暈,柔嫩的下唇都快被咬破了,Harvey可是盡了全身的氣力才沒失笑出聲。

        他當然知道方才他說的那些都是「不實指控」,更確切地說,是把事實加以疑惑,好讓Mike自己誤會,他所做的只是暗示而已。

        不過,如果他想得到真實就得再推一把才可以。

        ……Mike,」一聲輕喚沉痛哀怨,好似全世界的憂傷都壓在她舌尖上,「我想要聽實話……我的要求如此而已。」

        「我──」Mike一緊張就說不出話來,還差點沒咬到舌頭。

        「當然,」溫和的聲音廳上去很縹緲,Harvey側過臉避開對方的目光,這讓他看起來像是無法承受更多,殊不知他只是免於雙眸交會的瞬間失笑出聲,「……如果你不想說,那我也不勉強你了。」

        「我我我……Mike一個咬唇,猶豫和哀傷以及害怕在心底翻騰,他發現他的口才機敏在Harvey面前完全無用,他可以冷靜地面對反方律師或找麻煩的同僚,但私底下的Harvey向來讓他不戰而降,「那真的不是、什麼、你想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以問題回答問題是逼出答案的絕佳方法。

        「我知道你以為我──但是我沒有──」天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只是逼迫聲音從卡緊的喉間擠出,「那個不是視訊──」

        「你知道我非常努力想說服自己,但是……」飄遠的目光家向空洞的語調,Harvey看到了小狗狗慌亂的可愛模樣。

        「那真的不是你想的……Mike猛地抽氣,修長的手指緊抓著叉子直到疼痛,「那只是監視器畫面──」

        ……監視器畫面?」很好,他的狗狗開始說話了,不過這樣不夠,他需要更多訊息,「……真的?可是我還看到一點彩色畫面──」眼角餘光瞟到Mike皺起的眉梢,Harvey心底得意地低笑。

        「那是相機記憶卡裡錄到的影片,我是拿來對照那個監視器畫面的──」一開口就停不下來,Mike睜大的眼裡滿是慌張。

        ……真的?」Harvey的回答是不快不慢的語調和微微偏過的目光,他知道這種質疑的樣子會讓Mike更緊張。

        「真的,我只是想看看那天錄到的到底是什麼,你知道Nick把影片複製走之後我就沒時間整理、然後……Mike又咬了嘴唇,過快的語速讓他舌頭和牙齒打架,他頓了頓看終於轉向他的Harvey

        「那些號碼呢?」

        「那些、那些只是電話號碼……」他看到Harvey瞇起眼眸慌忙繼續解釋,「就是、那個飯店吧檯的服務生,你知道的,但我沒有打給他真的沒有,我只是在整理衣服的時候掉出來的,真的!」

        緊皺的眉梢,抿直的雙唇,清澈的眼眸深深凝視,那張清秀臉蛋上的不安與焦慮清晰可見,明顯期待又害怕Harvey的反應。

        「好吧,」Harvey做出被說服的樣子,揚起的嘴角帶著溫柔的笑容,「我相信你。」

        Mike用力呼出一口氣,積壓的緊繃終於消散,他不敢想像Harvey不相信他的結果,更不願意想像Harvey決定離開他(或表示要離開他)

        看到自家助理誇張的放鬆姿態,Harvey笑著輕碰Mike的耳朵,者讓藍眼睛的青年勾起嘴角,握著叉子的手又回到蛋糕上。

        「趕快吃完吧,你還有五塊。」Harvey的手輕覆上Mike握著叉子那手的手腕,拇指滑過內側,這讓Mike有點緊張,雖然Harvey很快就放開他了。

        他點了點頭,確認Harvey沒有生氣之後,才抬手準備向下一塊蛋糕進攻,沒想到才一動作,修長的手指就猛然將他的手腕按至桌面。

        Harvey!」

        「我說實話Mike,」棕色眼眸滿是認真,壓低的語調甚至帶著嚴厲,「那些數字太短了不可能是手機號碼。」

        「那個──」Mike急切地移動手,卻發現一同既往地狠遭失敗。

        「也不可能是社會保險號碼,」他輕鬆地壓制Mike所有可能的掙扎,雖然那低低的哀嚎讓他有點心疼,但如果他不凶狠點,這孩子是會聰敏地逃開,「那是『護照』號碼Mike,護照!護照號碼和監視器畫面,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只是──」

        「還有你一進來這裡就一直東張西望,你在找人──到底是什麼人?」

        「我不──」

        「實話,Mike,實話,」Harvey捏了Mike手外內側,力道很輕卻充滿警示意味,「你知道我能察覺你在說謊。」

        「唔……Mike又試著動移動手腕,卻又被狠狠壓了下去,他對上Harvey清澈的眼眸,發現對方一臉平淡,卻又散發著危險的氣質,該死的!吸血鬼一定天生就比較兇,但他可是堂堂狼人的後代,一定可以撐過那個可怕的眼神,「……我在找犯人。」然後他低語道,抗拒失敗毫不意外。

        「犯人?」Harvey皺了皺眉,卻又壓了Mike的手腕,這孩子想趁隙掙脫才沒這麼簡單。

        「就是、就是……Mike的聲音滿是慌張,被壓著的手腕又泛著疼痛,他曾想過掉兩滴眼淚好讓Harvey心疼,不過他懷疑那樣做成功的機率,只能說Harvey在某些點上顯然不會讓步──像是尋求答案,「就是那天搶銀行的那些人,我用護照號碼找到他們的資料,然後昨天有一筆在這裡的消費紀錄,我就用臉孔比對,找到監視器畫面……

        一連串的坦白聽得Harvey差點沒暈倒,他壓著Mike手腕的手指收緊,淺棕眼眸緊盯對方。

        「你追蹤了一群搶劫犯?還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你到底怎麼──算了,我不想知道,」Harvey擺擺手阻止Mike發言,後者露出一臉受傷的樣子,但Harvey真的怕自己再多聽一些會當場把他的助理拎起來打,「……你追蹤他們做什麼?」

        「我我我──」

        「別跟我說什麼公民義務。」

Harvey狠狠瞪了一眼,Mike用力把所有搪塞都吞了回去。

「我……他們手上有我想要的東西。」

「你想要……Harvey深吸一口氣,稍微鬆開手卻還是抓著那纖瘦的手腕,「你想要什麼?」

「金幣……Mike本來想隨便敷衍過去,但看著那雙嚴厲的眼眸他就知道這毫不容易,「一種非常古老的金幣。」

「因為?」

Mike沉默了非常久,牙齒用力磨著下唇,短而緊的呼吸讓他臉頰泛紅卻又蒼白,他只聽得見自己心臟狂跳的聲音。

「因為、因為──」蔚藍眼眸眨了又眨,他張了嘴又闔上,卻只看見Harvey極富耐心地等待,「……哥哥說他──」

Mike話還沒說完Harvey就一手摀住雙眼,他早該知道這些有的沒的都和那個紐約雅賊Neal Caffrey有關,也只有他會教給他弟弟一堆不知道做何目的的技倆。

「就算那些人有Neal想要的東西,他們也不會大搖大擺……

「他們會的!」Mike好似對被質疑頗為生氣,拉高的音量引來了旁人的注目,「如果這裡有他們交易的對象──」

「那你應該報警,而不是自己──」

「我報警了!」Mike忿忿的回話,他討厭Harvey把他當小孩子,這點常識他還是有的,「但是他們會拿走金幣──」

「那你就應該聯絡你哥,」Harvey真的不想追問Neal要那些金幣的目的,不知者無罪,「或是Peter,或是FBI的任何一個人──」

「我聯絡了!我沒有那麼笨──」

「你跑來追犯人!」Harvey的聲音很平穩卻明顯表達出怒意,「我真是讓你和Neal相處太久了,什麼不學,以身犯險這種──」

        突然下方傳來一陣尖叫,隨之是人群奔跑的騷動,Mike猛的抽開首站起來扶到欄杆邊上,Harvey也做了同樣的動作,只是還把Mike拉近一些。

        購物中心廣場到處是慌張的人,以某一間店為圓心四散奔逃,但還是不少人圍起來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忙亂之下人們互相推擠撞擊,有人跌倒也有人丟了東西,害怕與好奇讓場面更加混亂。

 

        「波特蘭警局。」

 

        直到一個聲音這麼說。

        人們轉頭看向那個挺拔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