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記不清自己怎麼踏上腳踏車,再沒出任何意外地騎了一段頗長的距離,最後卻在路邊停了下來。

           他本來想騎回學校,上那堂他期待已久的課,卻不知怎地腦子一片混沌,身體就自己動了起來,等他回過神,他已經茫然坐在路邊,背倚著牆壁,雙手環抱自己,頭埋在膝蓋間哭了起來。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哭些什麼。

 

           感覺自己剛演出一齣差勁劇本改編的戲,卻被觀眾噓下台來,還來不及開口辯解,水果皮就扔到了他身上。

           只差扔的不是水果皮。

           他就像是被替換掉的卡蘿塔,張嘴一唱才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得難聽至極,像是被踩扁的青蛙,而代他上場的克莉絲汀如此美麗耀眼,即使在那完美拉高的音階之間都藏著嘲笑的姿態。

           他並不覺得Jenny會嘲笑他。

           正如克莉絲汀不會嘲笑下場的卡蘿塔。

 

           有問題的只是卡蘿塔本身。

 

           Mike深吸一口氣,卻發現哭了太久的結果就是連呼吸都不順,猛然用力卻讓自己嗆咳了起來,喉嚨深處黏膩疼痛,他一手摀住嘴巴,試圖阻止湧上的噁心感。

           他從未想過,背叛會帶來如此傷痛。

           ──背叛

           他冷笑一聲,對著自己的愚蠢。

           直到現在,他才想出了一個確切的詞彙。

           或許是他之前內心太混亂,頭腦太不清楚,身子太冷,或者其他什麼沒道理的原因,才讓他兜兜轉轉,卻完全沒想到這上頭。

           「唔……」一個咬唇,Mike感到眼角一陣刺痛。

           他很快就發現,他依舊改不了欺騙自己的習慣。

          

           ──背叛只要一瞬間而已

           ──因為你心底根本就拒絕相信

 

           壓低的嗓音在腦中響起,Mike渾身一顫,藍色雙眸猛地張開,卻發現模糊的視線裡沒有人影,尋常的街景卻顯得陌生。

           他還記得當時對話的情景,或者更之前,Harvey就在這裡,同一個地方,挑著眉毛,邀請他共進下午茶的樣子。

           而最後的最後,那個下午,卻成了最珍貴的往昔之一。

           他還記得,他拒絕Harvey的時候,Harvey壓低嗓音的話語,而如今,在他猛然被摔回現實的當兒,他才發現自己多麼愚蠢。

          

           他相信Trevor太久了,久到他把所謂的「相信」當作「真相」,卻發現所謂的「真相」與「事實」相差甚遠。

           但是,這又怪誰呢?

           沒有誰應該為此受到責罰,除了選擇相信的自己。

          

           Mike倏地覺得身子有些冷,連指尖都凍得發疼,腦子發熱,從額角低落的汗水卻是冰的,用力吸了一口氣,卻引得胸口一陣刺痛,像是柔軟的肺葉被用力劃過,他環抱自己的雙手緩緩移到喉嚨,使力壓緊下方柔軟的部分,卻發現還是難以呼吸。

           修長的手指攀上了頸子,環繞圈緊,原本就稀薄的氧氣被壓縮得更少,隨著手指收攏,Mike可以聽見,耳邊傳來自己愈來愈沉重,卻也不順的呼吸聲。

           眼前的影像從模糊化作細線,然後揉合成光芒──

           強烈的光亮成了他唯一的世界──

           而他正往那個世界前進──

 

           「嗶!」

           後方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哇啊!」

           Mike渾身一震,雙手瞬間放了開,瞪大了雙眼,用力喘著氣,頸子依舊傳來的束縛感和悶痛的腦袋在在提醒他剛才對自己做了什麼──或者打算對自己做什麼

           他慢慢地將手後移,抓出了手機,汗濕的掌心差點把那無辜的東西摔到地上去,深吸一口氣後,顫抖的指尖才輕碰上了螢幕。

          

           看來只是一封垃圾簡訊。

 

           Mike嘆了一口氣,不知道突然的失落感從何而來,只是茫然地盯著螢幕。

           許久之後,他才點開了通訊錄,想著或許找個人說說話,就會好上一些。

           至少他會知道,他與這個世界還有所聯繫。

           修長的手指滑過少得可憐的通訊錄,最後停在一個名字上。

           Harvey

 

           Mike感覺自己的呼吸倏地繃緊,心跳加速,指尖離螢幕那一點點距離卻顯得遙遠,每一次喘息都讓顫抖更甚,卻始終無法觸及那個號碼。

           如果點了那個號碼,就會開啟記憶的門扉,那些美麗的過往一定會像彩色糖果從玻璃罐裡傾倒而出,畫出帶有甜味的彩虹。

 

           但是他不能。

 

           Mike咬緊下唇,用力到感覺疼痛,甚至眼角都聚集了水氣,卻始終沒有動作。

           他不能這麼自私。

           他不能在拒絕之後,再如此利用對方。

           如果這麼做,只會讓他們的感情與相處變得廉價。

 

           但那些日子對他來說彌足珍貴,像是燒薄的玻璃勾出的藝術品,需要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或放在櫥窗裡,久久看上一眼,因為他沒有再次得到的權利。

           即使他此刻想聽到那醉人的嗓音,想看見那深邃的眼眸,想靠近那溫柔的碰觸,渴望再次在金粉般的陽光下,對著亙古的詩句,投身令人安心的懷抱。

           即使他如此渴求──

           願意奉上眼睛、手、腳、血液、生命,甚至靈魂換取──

 

           ──又怎麼樣呢

           ──所以呢

 

           他又盯著那個號碼頗長一段時間,直到窒息感再度湧上,才閉起雙眸,等睜開的時候,浮上的水氣已然消失,視線也清明許多。

           於是他滑了下螢幕,翻找出另一個號碼,深呼吸幾次後,按下撥號鍵。

 

           「您撥的電話無人接聽,將幫您轉入語音信箱,嗶聲後請留言,如不留言……」

 

           Mike抬頭仰望天空,感覺燦爛的陽光煞是刺眼。

           然後他將手機貼緊了些,緩緩開口。

 

 

~HARVEY & MIKE~

 

 

           黑色的名牌車劃了個漂亮的角度,精準地滑近路邊的空位。     而駕駛座上的人似乎為自己精湛的技術感到頗驕傲,薄而優美的嘴唇揚了起來。

           「沒有人看你都可以笑成那樣,自戀先生。」副駕駛座的女性搖了搖頭,一雙大眼卻滿是開心。

           「你卻定沒有人看我嗎?Donna?」Harvey抬了抬眉,優雅地下了車,繞到另一邊幫Donna開了車門。

           「你真的認為有人在看你?」Donna搖了搖頭,搭著Harvey的手,輕巧地出了車門。

           「超乎你的想像。」Harvey偏過頭說道。

           美麗的秘書卻只是笑著「嘖」了一聲。

 

           一手推開店門,熟悉的咖啡香氣撲鼻而來,Harvey不緊想起前些日子,他和Mike也坐在其中一張桌子邊,金色的陽光在Mike身上染了層朦朧,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柔和溫暖,帶著地中海的氣息。

           而那彷彿是不久的往昔。

           Donna看著自家老闆半是走神的表情,心底一陣欣喜,這種表情──含蓄卻又真切──已經很久沒出現在自家老闆臉上了

           她衷心期盼待會兒的會面帶來好結果。

           如果不夠順利──也有她在,怎麼可能讓事情進展不順呢?

          

           Harvey扶著門,等Donna跟進後再輕巧地關上,兩人走過錯落的桌椅,動作流暢優雅,而且安靜,席間的客人也未抬頭注意,甚至沒有投以好奇的眼神。

           他們靠近了櫃台邊,服務生一見到,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走了過來。

           「兩位,這邊請。」

           那位服務生應是把他們當作來品嚐下午茶的情侶,稍稍行禮後就要幫忙帶位。

           「我們不需要,謝謝。」Harvey有禮地回絕,卻惹得服務生一個緊張。

           「呃、那請問您──

           ……先生?」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Harvey稍稍轉身,看著走近的人影,他依稀記得這個人的面孔,好像他來這兒的幾次都正巧有這一位服務生在場。

           這位走近的服務生揮了揮手,示意先前那位可以離開,後者露出了被救贖的表情,飛也似地逃走。

           「先生,請問您要用餐嗎?」

           「不是。」Harvey輕聲說道。

           「那麼,請問──

           「我想找Mike。」Harvey乾脆地回答,一雙棕色眼眸直直凝視對方。

           「這個嘛……」服務生偏了偏頭,毫不掩飾地朝Donna丟出疑惑的眼神,「……他今天剛好不在。」

           Harvey皺了皺眉,轉頭看了自家秘書一眼,Donna也回以相同的神情。

           但是很快地,Harvey就恢復了平靜的表情。

           「我記得他今天有打工?」

           「本來是有──」服務聲說道,聲音聽上去有些猶豫,「但是他調了班,所以今天剛好沒來。」又朝Donna看了幾眼,這次的眼神不是單純的疑惑了。

           Harvey沉吟了一會兒,正要說些什麼,Donna卻捏了他一把,然後以清亮的聲音發問。

           「請問可以告訴我們,他大概會去哪嗎?」

           此舉卻引來那位服務生一個皺眉,還有不悅的眼神。

           「他沒有說……而且,」他頓了頓,盡量讓語氣聽上去更平靜,「這很私人,我也不方便過問……

           看來他還想多講些什麼,想辦法讓這兩位客人就坐或離開,卻被一陣開門聲打斷。

 

           開門的人顯然沒將動作放小的意思,他一手抓著門把,一手拿著手機聽,英挺的眉毛揪在一塊兒。

           他一邊咬著下唇,專心聽著手機,卻沒有說上半句話,也一邊繞過桌椅,朝Harvey他們所站的位置走來。

           Donna睜大了雙眼,用手肘狠狠頂了Harvey一下。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人?你沒跟我說他有這麼──

           ──囂張?」

           「我要說的是『時尚』。」Donna又給了他一記。

           來人完全沒在意HarveyDonna之間的小動作,收起了手機就走了過來,微捲的深色頭髮下一雙眼眸湛藍深邃,剪裁合身的西裝讓他的步伐更顯的優雅。

           Specter先生?」

           「叫我Harvey就好。」

           「好……最近過得怎麼樣Harvey?」最後一個字語調上飄,聽上去卻特別用力。

           「還不錯,Neal,那你呢?」

           「差不多囉。」Neal笑著說道,露出潔白的齒列,看上去整個人無比耀眼,「這位動人的小姐是?」

           「容我向你介紹,Donna──Harvey比了比Neal,「這位是Neal CaffreyNeal──這位是Donna,我的秘書。」

           「秘書啊!」Neal給了個驚訝的表情,「你真幸運,Harvey,有位聰明又美麗的秘書。」

           ──我的確是。」Harvey盡量沉穩地回答,卻聽到Donna偷笑的聲音。

           Neal跟著笑了,不過下一秒他就轉向還呆愣著的服務生。

           「我要找Mike。」

           「呃……」服務生遲疑了一下,眼光飄向Harvey

           Mike今天沒來。」Harvey看著Neal,接了話。

           「沒來……Neal皺了一下眉梢,藍色眼眸漫過一絲緊張。

 

           他想起了方才電話裡──正確來說是語音信箱的留言──Mike幾近絕望的嗓音,慌張中帶著自嘲,還有哭泣後特有的哽咽,也因為那樣淒涼的語氣,讓他一聽到留言就忘了其他,匆忙地自家裡飛奔而來。

           他現在想起來都還一陣心疼。

           隱約記得──因為Mike邊哭邊說,聽上去很是模糊,他實在聽不太清,只有其中的孤獨感清楚傳達到耳中──Mike提及了Trevor,還有事情發生的經過,接下來的時間他就分神在聽自家弟弟抽泣,以及咒罵那傢伙,實在也不是記得太清楚。

           微微偏過頭,Neal看了Harvey一眼。

           他突然有了個絕妙的主意。

 

           「所以……你也是來找Mike?」Neal問道,勾出親切的笑容。

           Harvey看了Neal一眼,緩緩點了點頭。

           「真可惜Mike竟然不在呢,」Neal眨眨眼,視線好一會兒才從Harvey身上移開,「好吧!既然他不在也沒有辦法,那我下次再來吧。」

           Neal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手機。

           「我還有事──我先走囉Harvey?」一雙藍眼睛滿是笑意。

           「再見──Neal。」Harvey禮貌性地點點頭,一雙眼睛卻沒有自Neal的笑容移開。

           「再見啦──還有,再見了,My lady。」Neal轉向Donna,拿下帽子放在胸前,彎身行禮,藍色瞳眸卻是向上看著。

           「再見。」Donna做了個拉裙擺的動作,笑著回答。

           Neal一個俐落的轉身,就往門口走去,快到門邊的時候掏出剛收回去的手機點開螢幕,然後往後方Harvey的位置瞅了一眼,勾起嘴角。

           當然他確保了沒人看見那點小動作。

          

           Harvey看了一眼笑靨如花的秘書,不禁皺起了眉頭。

           「你喜歡那種的?」

           「你吃醋啦?」Donna偏著頭看他,漂亮的雙眼滴溜溜地轉。

           「吃醋?」Harvey哼了一聲,笑著問道:「你是問『我』嗎?」棕色眼眸深處帶著戲謔。

           Donna沒有回答,僅是看了自家老闆一眼。

           Harvey沒再說些什麼,只是擺了擺手,示意服務生他們即將離開,就偕同Donna往門口走去。

           「我只是很驚訝,你會喜歡那種的。」Harvey在到達門口前,沒來由地說了一句。

           「哪一種的啊?」Donna歪著頭,神情像少女般可愛。

           Harvey當然明白他家秘書故作天真,抬了抬眼就回了話:「剛剛那種──那樣子……Harvey發現他一時間還真找不出單詞來形容Neal整個人的行為,還有氣質。

           「每個女孩都喜歡被稱讚嘛……DonnaHarvey身後走了出去,然後看著對方關上門,「你也學學……

           Harvey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看了螢幕,立刻睜大雙眼露出驚訝的樣子,一旁的Donna正想詢問,他卻伸手阻止,然後將手機放到耳邊。

 

           Mike?」

 

 

~HARVEY & MIKE~

 

 

           在錄了不知道第幾次的語音留言後,Mike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即使有著超凡記憶力,在腦子一片混亂的狀況下,根本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唯一記得的是,在他已經口乾舌燥,聲音都嘶啞不清的時候,他最後一次撥打兄長的號碼,期待會再度進入語音信箱,沒想到卻接通了。

 

           「哥──

 

           卻在他還沒來得及開口,或者第一個聲音才滑出喉嚨的時候,他的世界就停止了。

           停在他希望的一刻。

           停在他希望卻不敢希望的一刻。

 

           Mike』沉穩的嗓音傳來

           Mike感覺一陣溫暖自彼端傳近耳裡,滑進握著手機的掌心,接著是緊靠著手臂的胸口。

           心口倏地一緊。

           他不敢置信地將手機拿到面前,顫抖到險些握不住,好不容易拿緊了,模糊的視線裡出現的名字卻讓他疑惑。

           通話一端的聲音又喊了喊,Mike屏息不敢讓自己出聲。

           螢幕上的名字怎麼看,都是自家兄長的,但是那個聲音──

           Mike絕對不會錯認那個嗓音

           那個在前一刻、這個星期、從初次聽到以來就緊抓住他的心,甚至靈魂的嗓音。

           他多麼想再聽一次。

           他多麼想再聽一次。

           再聽一次那沉穩而堅定的聲音,呼喚他的名字。

           但此時此刻,他卻不敢把手機放到耳邊。

           如果真的那麼做了,幾日下來的隱忍一定會被解除。

           他知道的。

 

           Mike』彼端的Harvey聽上去有些擔心了Mike卻還怔怔地望著螢幕,壓抑著抽泣聲,而一位女人的聲音問著『怎麼了』也傳了過來

           不知為何,那到聲音讓Mike聯想到他僅見過一次的Donna

           他深吸一口氣,顫抖的指尖緩緩移到切斷的符號上。

 

           Mike,你在哭嗎?

 

           Mike猛然一個抽氣,卻嗆得咳嗽出聲,許久以後才發現,這下子Harvey一定聽到他不尋常的哽咽。

          

           『怎麼了茱麗葉,怎麼在哭呢?

           柔緩的聲音,帶著笑的尾音。

           Mike的心口一陣緊,那溫暖低迴的話語像是帶著魔法,讓他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他和Harvey在漫著紙香的圖書室,對著亙古最優美的台詞。

           所以他緩緩將手機拿到頰邊,輕聲回了話。

           「我愛的是一位可怕的仇敵?」

           『誰傷害你了MikeHarvey的聲調染上壓抑,卻依舊平穩,『你知道的,茱麗葉,我不會告訴你的父母親的。

           Mike輕笑一聲,感覺胸口的緊繃消散了些。

           「你知道……Harvey,在這一段裡,茱麗葉是在和他的奶媽說話。」

           『所以

           「我的奶媽……是誰呢?」

           『這我就不清楚了Harvey回答道,語氣中帶著戲謔,Donna──Donna你知道嗎

           Mike兩手抓著耳機緊貼臉頰,好似那是不可多得的寶物,需要他全部的愛惜與珍視,佐以笑容和親密,才會一直留在他身邊。

           就如現下那好聽的嗓音,一來一往的對詞。

           如果不小心鬆了手,摔到了地上,這些美麗的點滴一定會像清晨自葉子散落的露珠,幻化出虹彩後消失無蹤。

           所以他得小心才行。

 

           Har……vey……」於是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宛如第一次張口啼聲的雛鳥。

           Mike

           「呃……Mike一瞬間又失卻所有詞彙,有的只是幾乎脹滿胸口的情感。

           好想見你。

           不只現在,我一直都想見你。

           每分每秒,我都希望抬眼的瞬間,就可以看到你的身影。

           但是Mike說不出口,即使胸口與腦子都翻騰得幾近裂開,他還是咬緊了下唇,瞇起了雙眼,阻止自己出聲。

           Harvey約莫是察覺了Mike的異樣,沉默一會兒後就開口低聲問道:Mike,你在哪裡?

           「唔!」Mike一個屏息,感覺好不容易壓下的淚水又開始聚集,喉嚨也一陣刺痛,「Harvey,我不能……

           MikeHarvey打斷了他,接著一個字一個字,緩慢地說道;『告訴我,你在哪裡?

           溫柔而堅定的聲音帶著一點命令的味道,卻好似給此刻幾乎找不到自己的Mike一個擁抱,Mike想起了小時後生病時,奶奶總給他泡的蜂蜜牛奶,溫熱的牛奶有著淡淡褐色,一口喝下去身心都暖了起來。

           Harvey正用那樣溫暖的聲音對他說話。

           那樣充滿情感的聲音。

           那樣蘊含關心的聲音。

           那樣溢出愛意的聲音。

 

           所以他輕聲回答了。

           等掛斷了電話,Mike才發現,眼角的淚水已然崩落。

           心卻是暖的。

 

 

~HARVEY & MIKE~

          

 

           Neal轉過街口,踏著輕快的步伐向前走去,沒多遠處的樹下,一個頭頂窄邊帽,還戴著墨鏡的人看準了時機默默跟上,動作俐落迅速。

           「嘿,Moz!」

           「喔,見到你真好,Neal!」Moz用誇張的語調說道,「我跟你說的方法有效嗎?」

           「有用得不得了!」Neal轉頭笑著說,掏出手機遞了過去。

 

           螢幕上正顯示著:轉接到Harvey Specter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