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著急地翻著背包,資料夾和鉛筆盒都拿了出來,還抓著背袋左右搖晃,只差沒把整個背包倒過來抖一抖,卻還是找不著他需要的東西。

           他嘆了一口氣,責罵自己的粗心。

           今天這個時段原本他是有打工的,但因為非常想上這堂課,所已他向店長調了個班,如果還沒有上到就太可惜了。

           看了一眼手機,Mike估算騎車回去再回來的時間,衷心感謝先前為了逃離現場早了許多出門。

           所以他俐落地跨上自行車,一下子就出了校門。

           輪胎滑出刺耳的聲音,卻乾脆地停下,Mike跨下腳踏車,仔細上了鎖,調整一下背帶,就三步併作兩步跑上樓梯。

           到達門前Mike才伸手撈出鑰匙,碰到鎖孔前卻不慎一滑,鑰匙便掉到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嘆了口氣,蹲下身去撿,卻聽到房子裡頭傳來聲音,皺了皺眉,瞥了眼門縫,看到幾個影子錯落地移動,總感覺是不少人在裡頭。

           撇了撇嘴,Mike有些生氣,更多的是無奈,他告訴過Trevor很多次了,不要帶人到他的公寓裡,無論什麼樣的事情,而最大的原因就是,Trevor聚集一堆人的時候通常都沒好事。

           所以他用力地插進鑰匙,然後一把推開門,門板甚至揮出了一陣風。

 

           Trevor,我說過不要帶一堆人來我家──

 

           然後他就沒辦法再說下去了。

           像是聲音連同氣管一齊被割斷,瞬間話語和呼吸都消失,想發出什麼卻只聽見喉嚨傳來尖銳的咻咻聲,用手一抓才發現滿是鮮血。

           但是他的手沒有抓著喉嚨。

           因為眼前的景象讓他無法動彈,一手還搭在門把上。

 

           房子裡頭沒有一群人。

           正確來說,房子裡頭只有一個人。

           Jenny

           頭髮溼答答的Jenny

           裸露的肩膀還散發著熱氣的Jenny

           不著寸縷,柔美的曲線僅用雙手壓在胸口的一條毛巾做為掩蓋,白皙的皮膚還泛著水光,頸子到臉頰有層淡淡的粉色,貼在身上的金色長髮完全遮掩不住情事的痕跡。

 

           ……Mike?」

           ……Jenny?」

 

           Mike的嘴巴張了又闔,闔了又張,卻吐不出隻字片語,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地重擊在胸口和腦門,而抽氣聲則像是拿根針緩慢地劃過玻璃,尖銳刺耳又綿長。

           和他面對著的Jenny同樣不知所措,只是雙手揪緊了毛巾,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應該先圍好,卻在原地躊躇了半天,還是沒有動作,漂亮的臉蛋又泛起一層紅暈。

           Mike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比如進到屋子裡,比如關上門,比如提醒對方先去穿衣服,比如說些什麼──

           或比如大吼大叫──

           或者歇斯底里氣急敗壞──

 

           ──他都沒有

 

           他僅是站在那裡,像是被什麼擊中了頭部,全身都不自主地發著抖,感覺進入胸口的氧氣逐漸稀薄,而他自己正跟著慢慢消失。

           直到Jenny抬起一隻手,偏著頭,試探性地出聲。

           ……嗨,Mike?」

           Mike像是被猛地扔到冰水裡,打了個哆嗦清醒過來,眼前人的聲音如同他記憶中柔軟,帶了點鼻音,卻是真誠的疑惑。

           但當下Mike的腦中只浮現了「真實」的字樣。

           這件事真的在發生。

           那是他所認識的Jenny

           真的。

           他原本想開口問對方,為何會出現在他的屋子裡,還一副剛淋浴過的樣子,但正當他抿了幾次唇後,卻發現答案自心底浮出,用力撞上後腦,好似用尖銳的邊角在裡頭猛力刮著,再穿出雙眼,讓他連面對答案時都一陣眼花。

           閉緊雙眼,Mike深呼吸了幾次,一手關上了門,等暈眩感散去之後,才輕聲說道:「Jenny,為什麼你會──」他聽見了自己聲音中的顫抖,卻無暇顧及。

           「我?因為……

 

           Jenny,你怎麼那麼久啊?」

           Trevor的聲音就這麼傳來。

 

           Mike眼前的答案跟他一起化成了碎片。

 

           Trevor光著身子──感謝上帝他還記得套件內褲──從Mike的臥室裡走了出來,嘴邊還噙著笑意,但那抹笑意就在看到Mike的瞬間扭曲變形,像是融化了一半糖果,顏色都糊成一團。

           ……Mike?」

           Trevor茫然說道,好似被附身或中毒後的夢囈,而事實上,他懷疑自己正繼續著夢境。

           「你不是去學校嗎……?」Trevor又說了一句,良久後才開始仔細檢視現下的狀況。

           於是他看了一眼還光裸著身子的Jenny,站在門邊的Mike,然後低頭,像是猛然發現自己也沒遮住多少,忙不迭後退幾步,打算轉身回去抓件衣服,卻在迎上Mike的目光時停下動作。

 

           Mike在很久之後,狠狠地嘲笑那時的自己,但現下的他,只感覺到陣陣寒氣竄上,血液卻在沸騰,失望憤怒疑惑不敢置信,所有的情緒恍若煙火般迸裂,讓他心口泛疼,站都站不穩。

           像是腳下的地板被瞬間抽離,他只能滑稽地跌坐下來,等著黑暗慢慢吞噬他所有感知。

 

           Mike、呃、Mike……

           Trevor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了解到他必須解決這樣的情況,於是他跨了幾步走到Mike身邊,一手搭上對方的肩膀,露出笑容,只可惜怎麼看怎麼虛假。

           ……Trevor……Mike凝視著他,語氣空茫。

           「呃、Mike、兄弟,其實……Trevor又靠近了些,卻被Mike一手拍開,他一瞬間不知如何反應。

           Mike的反應卻相當乾脆。

           Trevor,你跟我來。」

           「啊?」

           「過來!」Mike厲聲說道,幾乎算是用吼的。

           Trevor嚇得一個打顫,茫然地點點頭。

           Mike一個箭步往廚房走去,也沒確認Trevor是否有跟上,只在經過Jenny身邊時稍稍頓了頓。

 

           Jenny,去穿件衣服。」聲音很平靜,卻沒來由地嚇人。

           Jenny不太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也想找件衣服來穿,更希望逃離這個似乎以她為中心的場合。

 

           Mike走進廚房,偏過頭確認Jenny進了房間後就沒再出來,才倚在冰箱上,冷冷地看了Trevor一眼。

           Trevor像是不知道該往哪兒站,在原地胡亂轉了幾圈,才移動到Mike面前,望向那雙清澈的眸子,開口就要說些什麼。

 

           Jenny知道嗎?」Mike卻硬生生阻斷他,以冰涼的語調。

           「知道……什麼?」

           「知道我們!」Mike抬了抬眼,依舊是漫不經心的口吻,「知道你跟我知道我們在交往、知道在她來之前我們差點上床!」           Mike的語調愈拉愈高,也愈來愈大聲,揉合其中的憤怒像是狂風般掃過廚房,壓低每一個還站著的人。

           他卻馬上又嘆了口氣,垂下雙眼,用力搥了一下冰箱。

           ……她知道嗎?」然後再問了一次,淡漠地。

           Trevor搖了搖頭,深深看了Mike一眼。

           Mike用力呼出一口氣,感覺什麼緊壓胸口,讓他喘不過氣,想發怒卻又無從使力,最後他垂下頭,雙眸緊閉。

           Jenny不知道。

           這代表了兩件事:Trevor根本沒有費心告訴她,Mike和他的關係,也打定主意隱瞞他在背後約了Jenny,然而最重要的卻不是這個。

           最重要的是,他沒有任何理由責怪Jenny

           Jenny跟他有同樣的立足點,都是被隱瞞的一方,也算是受害的一方,唯一犯錯的人現在正一臉無辜地扯著笑容。

           Mike咬緊牙齒,感覺到齒列相磨,用力到發抖,抑制即將出口的忿恨,他不想生氣的,一點都不想。

           Trevor見對方久沒動作,想是還算平靜,就靠近了一些。

           Mikey……

           ……不要碰我。

           Mike,聽我說……Trevor傾身,兩手搭在Mike身後的冰箱上,「我找她只是因為,呃、你知道的,我們剛才沒有做完……那其實不太舒服,總之我對她不是真心的,你也……

           「那想必你對我也不是真心的,」Mike冷冷地說,猛地抬頭,清亮的眼眸緊盯著對方,像是攫取獵物的鷹爪,「Trevor,你有沒有想過……

           「我不知道你會回來……

           Mike冷哼了一聲,不屑地回覆:「所以?」

           「所以……

           Trevor Evans!」Mike大吼了一聲,用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音量,「這是我的公寓、那是我的臥室、裡面是我的床!」

           Trevor被突然爆發的怒意震懾,一時間竟然無法反應。

           「你在我的公寓裡,我的房間,我的、我的……Mike深吸了一口氣,握緊了雙拳,指甲陷入肉裡,讓疼痛逼著自己清醒。

           不然他一定會就此跌落。

           甚至就此崩潰。

           他一想到Trevor在他的床上,和別人──

           他的心底就一陣冷,冷到胸口都隱隱作痛,每一吋肌膚都在顫抖,尖銳的冷冽像是無數根針狠狠地扎,他卻叫不出聲。

           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也不能開口責怪這件事的另一個當事人。

           他的公寓、他的臥室、他的床──所有應該讓他感覺安全而隱密的地方,心底最柔軟的位置,把信任託付的對象,一瞬間全部瓦解崩塌,連同他一起消散。

           「你怎麼做得出來……Mike不敢置信地搖頭,更深的卻是對自己的失望。

           ──你怎麼相信他

           ──在他把你捲進毒品之後

           Trevor的嘴巴張了又闔,看來是幾度猶豫,想要辯解卻不得不放棄,最後僅是靜靜地凝視著Mike

           卻沒說些什麼。

           Mike站直身子,大口地呼吸幾次,看了一眼Trevor搭在兩邊的手臂,就抿緊了下唇,他恨透自己總是被玩弄的事實,也恨透了無論是玩弄者還是被玩弄者都沒有自覺。

           「給我滾!」Mike一手用力推了Trevor一把。

           Trevor沒料到Mike會有動作,一個踉蹌向後幾步,手卻還是搭在兩邊沒有放開。

           Mike……

           「我說了,給我滾!」Mike凝視著Trevor,一雙藍眼睛混雜了哀傷、憤怒,更多的是果決,「既然你做了這樣的事,你就有心理準備要和我分──

           Mike倏地噤聲,他訝異地發現,他完全說不出「分手」一詞,而更確切來說,「交往」這一詞彙根本未曾深入他的腦海。

           他覺得自己演了一齣荒謬至極的戲,只差拉起布幕的是應該和他對詞的人。

           「總之你滾!去哪裡都好,隨便你!」Mike又推了Trevor一把,這次的力道更大了些,成功地把對方推開,「你給我滾,我回來的時候──

           Mike……Trevor還想說些什麼。

           「閉嘴!我不想聽你說話!」Mike大口喘著氣,感覺全身的血液都衝上腦門,「我花了太多時間和心力相信你的話,現在我告訴你──

           ……是因為Harvey?」

           ……什麼?」Mike被突然的問句驚了一下,稍稍後退,卻沒想到給了Trevor逼近的空間。

           「我就知道你還在想他,都是因為他,所以你一直不肯真的接受我──

           「我不接受你?」Mike冷笑了一聲,「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毀掉的!」

           「你連跟我做的時候都在想他──

           「那歡迎你跟Jenny做的時候多想想我!」Mike一個擺手,把Trevor推了開去,「反正這都不干我的事了!」

           Mike──Trevor放緩了聲調,接近平常他央求的聲音。

           「我說給我滾!Trevor Evans!在我從學校回來之前,收好你的東西,滾出我、的、房、子!」

           Mike,我……

           「還有,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所以你打包的時候仔細一點,沒帶走的東西我會全部丟掉,聽清楚了沒?」Mike一口氣說完,轉身就走。

           Mike──Trevor兩步追上去,就要抓著Mike的手。

           「滾──!」Mike一瞬間提高音量,憤怒像是高高捲起後猛然拍擊懸崖的海浪,回聲久久不散。

 

           ……MikeTrevor?」

           細弱的聲音傳來,Jenny正一臉憂心地望著他們,經過整理的她看上去鎮定多了,最少沒有光著身子。

 

           ──那還是我的襯衫……

           Mike搖了搖頭,決定放棄思考。

          

           他幾個大步走到門邊,一把拉開門,無視追上來的JennyTrevor,就跨了出去。

           關上門之前,他低聲卻清楚地說道:「Trevor,在我回來之前,我要看到你消失。」

           然後一把摔上門。

 

           ……Mike怎麼了?」Jenny歪著頭問道。

           Trevor卻只是用雙手遮住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