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Hank放下手裡早涼掉的咖啡,在Nick抓起熱狗堡的時候開口,「你和隊長……?」

        剛把食物塞到嘴裡的格林一個嗆咳趕緊抓過冰水猛灌,灰藍眼眸不時瞟過搭檔,希望自己(假裝很可憐)的樣子成功讓對方放棄這個話題。

        很可惜,Hank只是一手抓了幾根薯條,一手給Nick遞上餐巾紙,若非那抽動的嘴角,Nick幾乎要以為他的搭檔良善體貼,還知道何時應該放棄追問一些「尷尬」的事情。

        該來的總是要來,格林絕望地想。

        他深深吸一口氣放下水杯,定定凝視著對方說道:「問吧。」僵硬的聲調好似他正要遠赴刑場。

        Hank哼笑一聲,翹起的嘴角明顯是幸災樂禍,警探的生活可是很辛苦的,時不時有些調劑一定有益身心,消遣自己的搭檔即是其中一樣好方法。

        「多久了?」這是他的第一個問題,雖然並非他最想問的。

        Nick又喝了一口水,倏地感覺喉嚨有些乾,不知是緊張還是單純的生理現象,他鮮少,正確來說是近乎沒有與人談論感情生活,尤其從和Renard步入關係之後,因為他們身分的敏感性,僅有Monroe等人知曉,一來是他根本瞞不住狼人的嗅覺,二來是Renard也表示對他親近的維森朋友毋須隱瞞──他們沒有人類的奇怪道德觀或官僚體系。

        他抬眼就發現Hank還抱以疑問的眼神。

        格林深深嘆了口氣,把空了的水杯放回桌上。

        ……一年多。」

        「噢!」比他想像的還久上一些,Hank一邊彈著咖啡紙杯,一邊思考下一個問題,「在他知道你是個……」他揮了揮手,反正Nick懂得。

        Nick給了個複雜的表情,微微皺眉加上轉動的瞳孔。

        「我不確定,我猜他很早就知道我是個格林,」他放下熱狗堡,彷彿想要專心思考,「或起碼知道我姑媽是個格林,但我想他那時也不確定我會不會……覺醒。」語尾帶著猶疑,他對這部分不太自在,畢竟Renard曾試圖暗殺他的至親,約莫交往初三個月他們就為此事大吵,Nick一度以為他們沒有任何可能了,現在想起胸口都一陣緊繃。

        約莫是他的表情太嚴肅了,Hank趕緊出聲:「你上回說他的家族,他們都是什麼……統治者?」

        「喔,那個,」Nick倏地回神,方才他的思緒正往更黑暗的方向傾斜,「……他們的確是Sean是波特蘭的統治者。」

        「管理維森世界?」

        『守護』比較正確,他得確保領地裡的維森生活安全,如果有人違法就會受到適當的制裁。」Nick隱去了其實有時候是「私法制裁」,而且通常血腥直接,他想目前還是先讓搭檔有個大致概念就好,進階版的以後有時間慢慢討論。

        Hank點點頭表示理解,他又抓了幾根薯條塞進嘴裡。

        「那和警局對長的職責滿像的。」滿嘴薯條的評論。

        Nick決定同意Hank,他有好一陣子也懷疑Renard選擇當位警局隊長是刻意為之,因為如此才得以真正接觸犯案動亂,提供最直接的保護,否則以Renard的能力、人脈,以及先天在維森界的地位(加上不知到底有多少的財產),他大可另尋高處,沒必要身陷如此小的辦公室。

        看著搭檔歪頭沉思Hank指覺得他真是問出興趣來了,原先他以為隊長不過是力量強大一些的維森,還有神秘的皇室背景,沒想到一探之下內幕如此驚人,個何況他還跟Nick有所關係──

        「等等、」他放下咖啡,皺了皺眉。

        Nick抬了抬眉,把熱狗堡塞進嘴裡,睜大雙眼無聲詢問。

        「他是個維森,還是個什麼……皇室成員?」看見Nick確認的眼神,Hank才繼續說道:「而你是個格林?」疑問的句式,肯定的語氣。

        Nick嘆了口氣,他放下食物,低垂的雙眸看著水杯,一邊輕敲杯身一邊思量他的回答。

        不過Hank卻迅速化解了他的疑慮。

        「你們的身分……」黑人警探遲疑了一下,伸手撓了撓短短的頭髮,「這跟你們的關係、嘖、我的意思是說,不會有些……

        「尷尬?還是奇怪?」Nick望向他的搭檔,眨了眨眼。

        「都有?」

        Nick搖了搖頭,對於此問題的答案他是有信心的。

        「完全不會,」然後他看見Hank皺起眉頭顯然不解,他將雙手合攏放到桌上,微微傾身,灰藍眼眸凝視對方,開口的聲音相當平穩,「我們的身分不是我們在一起的原因,好吧,我承認潛意識裡可能有,但我不是因為他是個皇室,他也不是看上我是個格林……至於你說的奇怪,我到目前還沒什麼感覺。」

        「噢,」Hank發出了理解又不理解的聲音,「我是說,你們格林不就是他們……維森世界的大魔頭?」

        對於搭檔消遣的用詞給以鄙視的一瞪,卻只收到黑人警探燦爛的笑容,格林嘆了口氣繼續他的「講解」。

        「從各方面來說,的確是,但……對於統治者家族來說,格林會是非常理想的……」他停頓了一會兒,皺起眉頭開始蒐尋適當的詞彙,情人?伴侶?戰友?

        「另一半?」Hank適時解決了Nick的超級大問題。

        Nick顯然對這個詞相當滿意,他咧開了笑容,雙眸閃過的光點和泛著淡紅色的面頰說明了一切。

        Hank搖了搖頭,笑容裡滿是戲謔。

        「戀愛中的男人。」最後他說道。

        對此Nick回了個更燦爛的笑容,他無法否定這句話,也無意如此,他和Renard的感情並未因為時間沖淡,或轉變為單純的依賴或習慣,而是愈加濃烈,每次他凝視那雙淡金色的眼眸,他都發現自己陷得更深。

        每過一天,我都多愛你一點。

        這是句說到無聊的台詞,甚是矯情了,但此刻他卻找不到更精確地描述,從身體到心靈,他都可以體認這句話的真意。

        看著Nick明亮到孩子氣的笑容,Hank搖了搖頭。

        「嘿,我是為你高興,真的。」然後他舉起咖啡杯。

        「謝謝。」Nick點點頭,舉起早就空掉的杯子和對方相擊。

        紙杯輕碰的聲音很溫柔。

        「是說,」Hank喝掉最後一口咖啡,「隊長是維森……

        「嗯哼?」

        「是什麼樣子的維森?我的意思是……你總是說他是『統治者』,這不是我挑你語病,但從字面根本看不出來啊!」Hank一手抓了把薯條,看上去非常愜意。

        格林沉默良久,這問題超出他的預想範圍,一時間還真不知如何回答。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最後他聳了聳肩。

        「你不知道?」Hank放下薯條,「但你不是可以看到嗎?在他們……變形(wandeln)的時候?」

        「是『變身』(woge),」Nick笑著指出,看見搭檔給了個「我不說德文隨便啦」的手勢,「我的確可以看見,不過前提是他們有變身才行。」

        「你是說隊長從來沒有……變身?除了我也看過的那一種。」

        「也不是說沒有……你看過的那種是『男巫』(Zauberbiest),」Nick把玩著紙杯說道,「另一半的原型我也只看過幾次,不是很確定。」

        「幾次?」

        「戰鬥……的時候。」

        其實還有做愛的時候,不過這怎麼能講出來呢,總不能說他們做愛跟戰鬥一樣激烈吧?

        「所以是什麼樣子?」還好Hank沒從Nick遲疑察覺什麼不尋常,只是繼續問道。

        「我不確定,但是……Nick雙手交握,灰藍眼眸左瞟右看了一陣子,才回到搭檔身上,「……我覺得是龍。」

        ……龍?!」Hank真心認為再繼續下去這種奇幻話題,他極有被薯條噎死的可能,「我以為那是……傳說,我得意思是,老兄……狼人就算了,吸血鬼也還可以,你說的可是『龍』!你是說隊長他有翅膀跟尾巴嗎?」思及此,Hank倏地感覺一陣惡寒。

        「有翅膀──但是沒有尾巴!」看到搭檔的臉色Nick趕緊補充,「聽著,我也不是很確定,那只是我的猜測好嗎?而且就算真的是龍,也不會完全是龍的型態……Monroe變身前後也沒有差很多,是吧?」

        「我堅信那是鬍子的效果。」Hank的表情有些僵硬。

        「嘿!」Nick在桌底下故作生氣地踢了對方一腳,臉上卻掛著笑容。

        「我以為你會有機會看到。」Hank閃了開去,臉上滿是得意的笑。

        Nick搖了搖頭,笑容很無奈卻輕鬆。

        他也希望可以見到Renard的真身,如果他所看過的部分就已經如此驚人美麗,那他難以想像完全的型態是怎樣地懾心動魄──立於頂點的姿態。

        他曾以為他們已經親近到足以知曉彼此全部,但他也理解Sean的顧慮,那種長年養成的戒備警惕並非如此輕易就會消失,只能說一切都需要時間。

        Sean也向他保證過的。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他記得Sean是這麼說的,而他想以他們目前的情感,以及逐步緊密的連結,他相信那一天絕對不遠。

        Hank笑著看搭檔光彩奕奕的眼眸,真心為好友高興。

        「嘿,我在想……」他吞掉最後一根薯條,往椅背一靠說道。

        「想什麼?」Nick拿過紙巾擦去嘴角的醬汁。

        「不知道以後我們簽假條會不會容易些?」Hank語調平穩,眼底的笑卻意味深長。

        ……你看我報告有減少嗎?」格林的語氣非常諷刺。

        對此Hank只是笑著說「有問有機會嘛」,然後就伸手撈出褲子後方口袋裡震動的手機。

        Wu,怎樣啦?」Hank說道。

        Nick聽見同僚的名字,眼神轉為認真。

        「怎樣?」

        Wu說護照的假名追查有結果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抓著外套站起身。

        Nick也站起來走出座位。

        「上工吧。」他走到門口時說道,卻看到Hank詭異的笑,「幹嘛?」

        「嗯哼,我還是在想可不可以少交點報告。」

        「你是當把我賣了嗎?」

        「非常樂意!」

Hank笑著閃開Nick揮來的拳頭,繞到駕駛座開了車門。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