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你遇到了一個吸血怪?」

        「我遇到了一個什麼?」

        「一個吸血怪──」Monroe一手舉起來揮了又揮,好半天找不到要說的詞,而一旁的煎鍋突然發出奇怪的滋滋聲,「喔!我的煎餅!」他立刻轉過身,想鏟起鍋子裡的煎餅,無奈燒焦了的麵粉混合物緊緊黏住鍋底,一個用力鏟起,鍋面就留下黑乎乎的燒焦表皮。

        Monroe大大嘆了一口氣,把鍋子丟到流理檯裡。

        「喔──我本來要給Rosalee一個驚喜的,你知道的,她很喜歡──」Monroe一邊洗鍋子一邊說道,卻發現身側的Nick一點反應都沒有,「好──我知道你對我的煎餅沒興趣──」他翻了翻白眼,真心認為他的格林朋友在某些方面根本情感神經壞死,或總是假裝壞死。

        「對不起,」Nick聳了聳肩,雖然是道歉卻沒多正經,「我對那個吸血什麼的比較有興趣。」

        Monroe盯著Nick好一陣子,最後才放棄似地嘆了口氣。

        「一個吸血怪。」

        「吸血怪?」Nick皺起眉頭,一時間無法反應,如果真有維森是這個名字,那實在也太……隨興了點

        「對!一個吸血怪!」Monroe沒耐心地說道,拿鐵刷用力搓洗燒焦的鍋面,「你們稱呼他們為什麼來著?嗯……

然後他沉默了好一會兒,從這個角度Nick看不出來Monroe是在思考那個維森的名字,還是在考慮換個鐵刷子。

「我們稱呼他什……

「吸血鬼!」Monroe突然大叫一聲,還不小心讓鍋子滑了出去,「就是這個,」他猛地轉身,泡沫從刷子飛了出來,Nick慌忙閃避,「你們稱呼他們為吸血鬼(Vampire) !」

「所以他們在陽光下會發光?」剛走進來的Hank問道。

        「發光?什麼發光?」Monroe怪叫一聲,看著Hank的眼神像是他看見了聖誕老人變回聖誕雪怪,「沒有人會在陽光底下發光好嗎?」

        ……我姪女說她看的書這麼說。」Hank看了Nick一眼,語氣非常無辜,Nick則是毫不猶豫地給了自己的搭檔鄙視的一瞥。

        「哪本書?真是亂七八糟──」Monroe的煩躁隨著那刷鍋子的力道增長,最後他用力丟下鍋子,轉身面對他的好友。

        「誰知道,她就這麼說。」Hank聳了聳肩,這不能怪他嘛,他從沒想過吸血──管他吸血什麼是真實存在的啊。

        Monroe搖了搖頭,似乎還碎碎念了什麼「搞不懂怎麼回事」,才拉了把椅子坐到餐桌邊,也示意NickHank坐下,Nick聳了聳肩,轉身從冰箱裡抓出三瓶啤酒,動作流暢自然,Monroe本來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是安靜地拿過酒瓶。

        「吸血怪,就是你們說的吸血鬼,他們是支非常古老的種族。」

        「古老?」Nick喝了一口啤酒,抬抬眉毛,「比你們還古老嗎?」

        Monroe點點頭,也喝了一口啤酒,「他們很神祕,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來歷。」

        「你也不知道嗎?」Hank靠在椅背上問道,對於自己竟然可以如此輕鬆自在地進行一場超自然對話感到不可思議。

        「不知道,」Monroe聳聳肩,表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跟統治者一樣古老,而且很神祕。」

        「統治者?」Hank的語氣充滿疑惑。

        「就是Sean的家族,」Nick轉頭解釋,說到「家族」時還帶著明顯的厭惡,若不是Sean的政治考量,最好和那堆混帳老死不相往來,「他們七大家族,就是所謂的皇室,也被稱為統治者……我上回聽Bud說的。」

        「那位水獺?」Hank偏頭回想。

        「冰獺。」Nick咧嘴而笑,他記起甫接觸這奇怪的名字時,他也總是念錯。

        Hank點了點頭表示理解,Monroe則等兩人岔題又回來後才繼續開口。

        「所以我能告訴你們的不多,」Monroe嘆了一口氣,像是對自己有些失望,「你知道,他們很低調,不太喜歡露面,我自己都沒看過──就像我也只看過你這個格林而已,這樣懂嗎?」然後他大大灌了一口啤酒。

        「我相信你不會想再遇見一個的。」Nick笑了開來,而Monroe急忙點頭稱是。

        「但那位Specter先生可一點都不低調啊。」Hank皺了皺眉,他一想到Harvey身上那些價值不斐的衣服,威嚇的態度,就背脊一陣發涼,他怎麼想都不覺得那樣是低調,光那條圍巾可能就他幾個月的薪水呢說什麼低調。

        Nick也瞥了Monroe一眼,顯然他也很疑惑。

        「我說的低調不是只衣服或生活品味,」Monroe立刻就猜到好友們在想些什麼,「是指他們不常『變身』,他們幾乎完全融入人類的生活,這也可能是他們的相關事蹟很少的原因。」

        Nick點了點頭,腦海中浮現Harvey的形象,他想起即使在打鬥中,Harvey還是維持人類的樣貌,連點牙齒都沒露出來,與某位王子的淡定完全有得拚。

        「他們還有什麼特點嗎?」Nick喝光最後一口,起身把罐子丟到回收筒。

        「呃……」狼人偏頭想了好一會兒,才用不甚確定的語氣說道:「野心勃勃充滿自信非常堅決清楚自己的目標,儀態優雅而有風度通常都非常高成就。」

        「怎麼有點熟悉?」Hank問道,這跟他在電影或書裡看到的形象也未免太符合。

        「書上都這樣寫啊,」Monroe迅速回答,然後發現他同時遭受兩個白眼,「嘿!我就說我沒多了解他們,這些敘述都是我聽來的──不是只有奇幻小說好嗎?」他揮了揮手表示自己也是絞盡腦汁才說了這麼多,「那些古堡裡的貴族之類的也不是空穴來風,他們通常都位高權重還非常富有。」

        「只是很神祕。」Nick接了話。

        「說不定只是害羞?」Hank講完自己就先笑了。

        Nick給了個「你開玩笑吧」的表情,他完全無法想像那位Specter先生害羞的樣子,天啊那張喜瑪拉雅山崩於前色不變的臉要有點紅都很困難吧,正巧與某位萬年冰山臉的王子一樣啊。

        「他們真的會吸血嗎?」Hank憋了許久,終於問出最深的疑惑。

        Monroe只是又聳了聳肩,「我不清楚,應該會吧,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傳說了。」

        「被吸的人真的會變成吸血鬼嗎?」Nick接著問道。

        「我不知道!」Monroe雙手向上一揮,他懷疑眼前兩人根本沒在聽他說話,「不過我猜應該不會,會的話他們早就統治全世界了,我聽說他們數量也不多,他們不太喜歡結婚什麼的──我聽說的啦。」看到兩人奇怪的表情,他趕忙補上一句。

        Nick點點頭,轉身把酒瓶投進回收筒裡。

        Hank突然鬆了一口氣。

        「怎麼了?」Monroe疑惑道,「拜託別告訴我有個吸血怪想咬你。」

        「除非我是個金髮美女,」Hank馬上回話,卻又偏頭想了一會兒,「這也難說,就算我是金髮,但不是美女也可能──」

        「你在說什麼?」Nick倏地有不好的預感。

        「如果他們不喜歡到處咬人,這樣的話我那天在Mike脖子上看到的就不會是咬──」

        Mike是誰?」Monroe一瞬間變得很靈敏。

        Nick只覺得他需要再來一瓶啤酒,烈酒更好。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