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似乎一切都靜止了,那兩名獅怪的語調很空洞,張大的嘴好半天沒合攏上。

        Nick沒應聲,只是雙手還平舉著,眼眸瞬也不瞬盯著面前的獅怪,灰藍眼眸裡的警告意味濃厚,大有阻止再戰的意思。

        兩名獅怪卻僅是沉默半晌,原本慌張的樣子逐漸消退,轉而露出嘲諷的神色,一邊咧開嘴一邊側著移動,黃色的眼眸緊盯著Nick瞄準他們的十字弓。

        然後恍若一種信號,他們同時縱身一躍,一個網正與女獅怪纏鬥的Harvey撲去,一個抓起還倒在地上的Mike

        Nick一支飛箭射中往Harvey撲去的獅怪,而Harvey不知道做了些什麼,只見女獅怪迸出一聲慘叫,摀著脖子往旁邊跌去,Nick正要上前,卻看到Mike被抓到空中,獅怪尖銳的利齒突出嘴唇,上面還沾了血,一瞬間無人膽敢動作,而獅怪僅是咧嘴一笑就開始後退,還示意夥伴們跟著撤走,卻沒注意到Mike動了一下。

        「哇啊──!」伴隨一聲慘叫,獅怪瞬間僵直,Mike已經翻到他身上,張嘴就是狠狠咬下去。

        然後Mike又奮力一扯,鮮血迸出,獅怪當場被扯了一塊肉,雖然面積不是很大,卻也讓他立刻痛到將Mike甩出去。

        被甩出去的Mike嗚咽一聲,後腦撞上樹幹讓他眼前一黑,加上早先的暈眩沒有全部褪去,他只能稍稍撐起身子猛力咳嗽。

        被咬的獅怪大退一步,其餘兩支獅怪趕緊湊上前來,三個人緊緊靠在一起,經過一場戰鬥,他們衣服上到處都是破口,鬃毛沾滿血汙和灰塵,還有不少淌血的傷,完全沒有一開始意氣風發的姿態。

        Nick端著十字弓一步一步前進,RenardHank也靠了上來,不遠處的Harvey僅是審慎地盯著他們的動作,沒有要加入的意思,而那三名獅怪警戒的在Nick幾個人之間來回觀望,隨著Nick他們的包圍愈來愈近,緩緩地後退。

        然後突然同時轉身用力一躍。

        Nick一個箭步衝上前去,RenardHank也緊跟在後。

        一切卻已經來不及了。

        那三個身影就這麼墜下陡坡,近乎垂直的峭壁下是深不見底的山谷,東西撞擊枝幹的聲音此刻仿若巨響,但很快地,就看見三個小小的黑點落到凸出的一塊平台上,再往下一跳,就這麼消失了。

        Nick睜大了眼,他不敢相信有人寧可跳崖都要躲避追緝,或躲避他這個格林,而一旁的Hank也正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山谷,只有Renard表情相當平靜,但那英挺的眉毛卻緊緊揪在一起。

        Nick率先回過神,緩慢的退回原位,一陣暈眩卻猛然襲來,他只感到眼前一黑,就往後跌坐下去。

        Hank嚇了一大跳趕緊往自己的搭檔衝去,卻沒想到有人比他更快,他才剛踏出腳步,Renard就已經一手攬過Nick,把他整個圈在胸前,其中透露出焦急和一絲絲──或許不只一絲絲──佔有慾。

        Hank倏地感覺有些詭異。

        Renard無暇顧及一旁屬下的心思,他先是檢查了Nick的傷口,NickRenard將他放到地上的時候瑟縮了一下,方才戰鬥之中因為腎上腺素的關係他都沒感覺到痛,現在才確實感受到自己的傷口有多深,一陣又一陣的鈍痛或著奇怪的尖銳感,他只覺得自己近乎窒息。

        Renard皺起了眉間。

 

        Mike緩緩睜開雙眼。

        後腦傳來的麻痺感讓他有些遲鈍,當下不曉得自己身處何處,視線很模糊,過了許久後才勉強聚焦,看見一雙棕色眼眸正憂心地望著自己。

        ……Harvey?」Mike的聲音帶著顫抖。

        Harvey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一手攬過那細瘦的身子扶Mike坐起來,Mike的動作很僵硬,扯到傷口時還低呼一聲,讓Harvey心底一驚,卻只是以平穩的語調輕聲詢問:「還好嗎?」

        「嗯。」Mike點點頭,有些艱難地坐好。

        Harvey一手搭在Mike肩上,一手捏著Mike的下巴,小心地將他的臉轉過去再轉過來,確認脖子和頰邊除了劃傷並無大礙,然後伸手探了探那薄薄的身板,確認骨頭沒有碎裂後,才放心地吐出一口氣,將Mike摟到懷裡。

        Mike被拉扯過的時候一個緊張,但旋即就整個人偎到Harvey身上,鼻尖抵著對方的肩膀,急促的呼吸像是汲取對方的味道,從被綁架到方才的混亂,他都沒有感受到害怕,卻在一切都靜止下來的此時,一陣恐慌從心底湧上。

        他緊緊抓住Harvey的衣服,反正Harvey從來都沒有因為他弄皺了哪件襯衫而生氣,然後他用力一咬下唇,把即將出口的嗚咽聲吞了回去,眨了眨眼讓眼裡的濕潤消散了些。

        然後他輕聲開口。

        ……我的打架進技巧有進步。」

        然後他感覺Harvey將他拉離開懷裡,一雙棕色眼眸深深凝視,裡頭有著心疼和責備,那種陰沉讓一瞬間Mike覺得有些恐怖。

        ……對不起。」所以他垂下頭,漂亮的眼睛卻是往上瞅著Harvey,他知道從Harvey角度看來那纖長的睫毛剛好遮住一點點瞳孔,卻會讓他的眼睛更加透亮,Donna說過的,「狗狗的哀求百試百靈啊──Harvey你沒救了」。

        Harvey翻了翻白眼,一瞬間氣憤都不知道跑去哪兒了,他一把將Mike拉近了些,決定處罰什麼的之後再說。

 

        Nick用力地喘息,感覺全身都在發燙,傷口處隱隱作疼。

        Renard一手扶著Nick的背,讓他靠在自己胸口,一手撫上Nick的臉頰,淺色雙眸凝視那雙開始失去焦距的眼睛。

        那雙灰藍的瞳眸失去了平常的冷靜,憤怒混雜防衛的視線望向遠方,好似正緊盯著看不見的敵人,柔韌的身子很緊繃,像是隨時準備好一躍而出,再投身一場戰鬥。

        NickNick!」Renard低聲呼喚,把Nick的臉扳向自己,深深凝視那雙眼眸,「是我,你聽得見嗎?」他有些緊張,畢竟受傷的格林會提高警戒心,自我防衛機轉隨時都運作著,一旦認知環境有危險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擊,他現在可不希望Nick跳起來對付他。

        Nick緊揪著Renard的手腕,力道之大,若非Renard是個維森一定會當場骨頭碎裂,他用力呼氣再吸氣,讓冰涼的空氣滲入胸肺好冷靜燃燒的戰意,幾次之後,他的視線才慢慢清明起來。

        然後他把頭靠到Renard肩上。

        「好多了嗎?」Renard鬆了一口氣,低聲問道。

        ……嗯。」Nick無力地點點頭,他感覺睡意襲來,鼻尖輕輕磨蹭Renard露出領口外的頸子。

        Renard低頭吻了吻那蓬鬆的頭髮。

 

        Hank本來想走過來看看Nick傷勢如何,卻看到那兩人狀甚親密,只好倏地止步,一轉頭又發現遠處的HarveyMike開始親吻,一瞬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站在原地。

 

        Nick眼角餘光看到Hank的動作,心底滿是歉意。

        但現下這個狀況,他才不想對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做什麼評論,至於怎麼跟自家搭檔解釋──這他才不想考慮呢,不想。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