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一首托著下巴,一手點著滑鼠,半瞇的雙眼值勾勾地盯著螢幕,卻沒一會兒眼皮就掉了下來,他使勁撐開眼,沒多久視線又開始模糊。

        「嘿!」

        「哇!」背上被猛地一拍,Nick嚇一大跳差點沒撞上螢幕,「Hank!」然後他轉頭,看到自己的搭檔正拿著兩杯咖啡。

        「拿去,」Hank一臉幸災樂禍,卻把咖啡放到Nick手裡,「你怎麼了?昨天晚上『太過精彩』了嗎?」

        「什麼?」Nick抬了抬眼,啜飲了一口咖啡,苦澀的味道從舌尖竄上,他聽見發昏的腦袋「叮」地一聲重新啟動。

        「喔喔喔喔~」Hank坐了下來,卻是整個人靠著椅背沒半點正經,「不想承認?那代表你昨天過得不只『太精彩』,而是『不能再精彩』了?」

        Nick喝了一口咖啡,但笑不語。

        「快說,你昨天的伴怎麼樣?你是在酒店勾搭上她的嗎?金頭髮?紅頭髮?是上回偷遞給你紙條的那個嗎?」Hank一口咖啡一個問題,深色眼眸滿是興味。

        「這個嘛──」Nick把咖啡舉到嘴邊,灰藍眼眸閃過笑意。

 

        昨天晚上確實相當「精彩」。

        精彩到他現在沒幾秒鐘眼皮就忙著打架,好半天報告上一個字都沒生出來,他知道自己非常需要睡眠,昨晚那種激烈運動──不是那種激烈運動──大半夜在樹林裡穿梭追捕有夜視力的維森根本是挑戰極限,雖然最後那隻鳥類(應該是老鷹之類的)還是被他撲到地上銬了雙手拖回警局去,算是不小的成功,他到家的時候卻累到連鑰匙孔都對不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躺到床上去的。

        只知道早上喚醒他的是食物的香氣。

        而他一睜開眼,就對上一雙淡色瞳眸,那對薄唇盛滿溫柔的笑意。

        Nick只是躺著偏過頭,眨了眨眼露出笑容,等對方彎下身湊過來吻他。

        早安的吻總是特別甜。

 

        思及那段親密,Nick不自覺勾起了笑容。

        「哇喔~」Hank誇張地呼了一聲,眼裡滿是戲謔,「笑成那樣,我果然沒猜錯,哥兒們,你的夜晚到底有多精彩~」

        「你告訴我囉。」Nick咧嘴一笑,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到桌上,一個轉身坐正,雙手摸上鍵盤,儼然一副神清氣爽開始上工的樣子。

        Hank給了個不屑的眼神,把紙杯揉了扔進垃圾筒。

        「真的不說?」

        「嗯嗯──」Nick頭也不轉地點頭,「別讓我提醒你,Hank,你Skinner案子的報告──」

        「啊啊啊啊啊──」Hank手揮了揮,眉間多了好幾條皺紋,「別再說了,一想到我就頭痛──」

        「那就趕快寫──」

        「你真的很故意,不想說就……

 

        「嘿!」Wu輕快的聲音打斷兩人,他腳步輕巧地滑到桌邊。

 

        Hank一張臉馬上垮了下來,「別再來個什麼豪華加料版了,敬謝不敏。」

        「喔喔,」Wu誇張地抬高眉毛,還裝模作樣大退了一步,「有人心情不好唷。」

        「因為有人昨晚過很爽,卻不跟他的好搭檔分享。」Hank掃了Nick一眼,語帶悲憤。

        「嫉妒是不好的行為,Griffin警探。」Nick回以燦爛的笑容。

        Hank「呿」了一聲,Nick則是挑釁地吐吐舌頭。

        「好了好了,男孩們別玩了,」Wu的語氣簡直像哄幼稚園小朋友,「有一位Specter先生找你們。」

        Specter先生?」Nick轉過頭,換上正經的表情,還不忘瞥了Hank一眼,發現對方跟他一樣疑惑。

        「會是那個Specter嗎?」Hank低聲問道,而Nick則微微搖了搖頭,用嘴型說了「我不知道」。

        「看到不就知道了嗎?」Wu翻了翻白眼,這兩個現在是怎樣,當他不存在嗎,「我請他在門口稍等。」

        「請他進來吧。」Nick說道。

        「這就去啦。」Wu揮了揮手轉身離去。

        「謝啦──」Hank話還沒說完,Wu就轉了回來。

        「嘿,Nick,等一下你們說完,記得要分享一下你『精彩的夜晚』喔!」

        「謝謝你,Wu!」Nick瞪了一眼,卻差點被其他兩人一個歡呼擊掌氣死。

        到底為什麼大家都對他的私生活這麼感興趣,啊?因為他是個格林嗎?真是怎麼回事!

        Nick忿忿地想。

 

        Harvey一踏進警局大門,就感到某種難以描述的異樣,他隨意張望一下,卻沒看到什麼特別值得留心的。

        幾個巡警與他擦肩而過,一邊聊天一邊互相打招呼,那種開朗的語調和動作沒有一點緊繃,好似今天,或每天都非常和平美好。

        Harvey抬了抬眼,他想他知道那種異樣感是怎麼回事了。

        這裡的氣氛實在太輕鬆了──以一個警局來說。

        仔細一看,除了幾位穿著制服的巡警以外,並沒有人身著西裝,幾乎都是套著防風外套牛仔褲,稍為正式一點的頂多是襯衫,而且也不是燙得漿平的白襯衫,而是休閒型的柔軟布料,每個人見面就互相露出笑容點頭致意,祝福對方一切都好,或者奚落吐槽自己的同僚。

        這和紐約警局隨時緊繃嚴肅的氣氛實是相差甚遠。

        Specter先生,」一位理了平頭,身材纖瘦,有著東方面孔的巡警走來,「我是Wu,這邊請。」

        Harvey沒有作聲,僅是點了點頭就邁開腳步。

 

        NickHank!」Wu走到兩人桌邊,Harvey就在他身側,「這位是Specter先生。」

        NickHank先是對看了一眼,其中有種默契,像是沉默地交換了什麼意見之後才看向WuHarvey

        「謝了,你先去忙吧。」Nick說道。

        「嗯嗯,」WuHarvey點點頭,也給Hank一個招呼後就轉身,「是說Nick,等一下你們說完話──」

        「你快去忙你的吧!」Nick臉上沒什麼表情,聲音卻是咬牙切齒。

        Wu聳了聳肩,悻悻然地轉身離去,還不忘跟Hank交換一個「等一下一起逼他」的手勢。

        Nick突然覺得頭非常疼。

        「警探先生?」Harvey沉穩的聲音,聽上去一點不耐都沒有,像是他完全不介意站在那兒等上了幾分鐘。

        「啊,不好意思,」Nick忙不迭回話,在心底責備自己的分神,「您好,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Harvey沒有回答Nick,只是向幫他拿過椅子的Hank道謝,卻沒有要坐下的意思。

        Nick打量了眼前的男人,對方穿著和前幾天款式相仿的毛衣和襯衫,燙平的褲子是深色的,還有乾乾淨淨的休閒鞋,雖然是輕鬆的打扮,但卻不經意地顯露些許潛藏的氣勢,在一片愉快的波特蘭警局裡顯得格外有存在感。

        Nick心底的疑惑又浮了上來──到底眼前的男人是普通人類,還是個維森呢?有著如此深藏不露,低調卻又無法忽視得力量的,會是怎麼樣的維森呢?

        不過疑惑歸疑惑Nick還是盡責地,以對一般民眾說話的語氣輕聲詢問。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

        Harvey看了Nick一眼,再看向Hank,逡巡的目光沒有維持太久,就回到Nick身上。

        然後他緩緩開口,像是經過不少思量。

 

        Mike不見了。」

 

        Nick倏地睜大雙眼,和Hank交換一個眼神。

        Specter先生,您說『不見了』是什麼意思?」Hank一邊問道,一邊起身走到Nick身邊。

        Harvey看兩位警探都直直望向他,就毫不猶豫地繼續說道:「昨天晚上我回去沒看到他,我本來猜他是暫時離開。」

        Harvey開始回想昨晚的狀況,他一踏進飯店房門,就喊了Mike的名字,卻沒有聽到任何回應,他猜想Mike可能睡著了,也可能窩在沙發上看書看得入迷了,所以他只是微微勾起嘴角,沒多做疑慮就往室內移動,卻沒在沙發上看到那纖瘦的身影,臥室裡也沒有,棉被維持被掀起的樣子,看起來Mike早就起來了,Harvey知道Mike總是忘記(也不喜歡)摺被子,所以也沒懷疑什麼,床上還散落了幾件衣服,他猜想Mike是暫時跑出去玩了,畢竟豪華飯店本來就有不少休閒設施,所以他並不擔心,這麼大的人了會自己照顧自己(這點Harvey稍稍懷疑了一下) ,所以他只是決定要在Mike回來之後好好「懲罰」他不告知的行為。

        「然後呢?」Nick問道,一手拿著筆在便條紙上做記錄。

        Harvey看了對方一眼,那雙灰藍色的眼眸竟然有些透明,他幾次想理解那純真的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殘忍,但是無論當時或現下,他都沒看見半點血腥的痕跡──跟傳說完全不同,真是難以相信。

        「我一直等到半夜,他都沒有回來,手機也不通。」Harvey的語調很平穩。

        「所謂不通是指沒有人接,還是──」Hank比了個手勢。

        「直接轉到語音信箱。」Harvey說道,

        「那代表他沒有開機……Nick皺起眉尖沉吟了一會兒,「Specter先生,請問您有通報失蹤嗎?」

        分明是個挺普通的問題,Harvey卻忽然露出很凝重的表情,而後輕輕嘆了口氣,看上去非常無奈。

        Specter先生──」Nick感覺有些不對勁,連忙出聲。

        「我這樣說好了。」Harvey再次,另Nick相當驚訝地,出聲打斷。

        Harvey緊是定定凝視眼前的兩位警探,尤其是坐著的Nick,他那雙棕色眼眸閃過一絲躊躇,但那點不確定很快就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冷靜的目光和語調。

        「我們都比表面更了解彼此。」然後他輕聲說道。

        Nick下意識地屏住呼吸,灰藍眼眸先是望著Harvey,才轉頭迎向Hank的目光,發現他搭檔臉上有著相同的驚訝與不解,還有存疑。

        會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這位Specter先生──

        「您說我們──」

        「沒錯,Burkhardt警探,」Harvey緩緩說道,目光完全未自Nick身上移開,「或者我應該稱呼您為『格林先生』。」

        Nick呼吸一窒,他聽到站在一旁的Hank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卻瞬將僵直了無法轉頭確認。

        「你……

        「是的,我知道你是什麼。」Harvey沒有特別壓低聲音,卻透露了一絲優越感,不是驕矜自負的那種,而是清楚己身能力比大多數人都強大的那種信心。

        Nick沉默了好半晌,眼前的男人表情依舊淡漠,眼神認真卻不至於凌厲,但那樣的沉靜只讓他的氣勢更加有壓迫性,像是潛伏在草叢裡準備一躍而出的豹子,或是翱翔天際睥睨獵物的蒼鷹。

        不過Nick也僅只於沉默而已,他已經過了因為無知而會對維森產生懼怕的時期,他知道反而幾乎所有維森都對他避無可避,所以他現下更多的心情是疑惑,眼前的男人別說害怕了,他連一絲驚惶都沒有,有的只是淡然和自信,甚至沒有一點訝異。

        「你說你知道『我』是個格林──」Nick瞇起眼,決定探探對方的底有多深,說不定他同Hank一樣是個知情人。

        「非常清楚。」Harvey點了點頭。

        Nick原先以為這段對話到此結束,沒想到下一秒他就聽見自己呼吸倏地拉緊。

 

        Harvey勾起淺笑,那雙優美的薄唇緩緩上揚。

        而在微微咧開的雙唇底下,Nick看見了,

        雪白而尖銳的獠牙。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