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e靈巧地閃開走來的一群青少年,其中粉紅色龐克頭上面灑滿金粉,讓Mike皺起眉頭,他咬了咬下唇,像是要確認什麼,才一個轉身走進了敞開的鐵門。

        酒吧裡刺耳的音樂震耳欲聾,扭動的軀體散發著熱度,和帶著酒味的呼氣融在一起,還有腐朽木頭特有的濕氣,不算窄的空間頓時顯得擁擠,好似裡頭的狂歡激動隨著熱氣昇騰,隨時會撐破屋頂炸裂開來。

        Mike舔了舔唇,藍色的眼眸閃過緊張。

        他小心翼翼避開揮動的胳臂和蹬地高跟鞋,奮力往吧檯移動,途中一位熱褲的女性還瞪了他一眼,他也沒停下腳步,就迅速移動到吧檯邊,從人群擠出來之前,他很確定有人偷捏他屁股。

        皺了皺眉,Mike坐到了吧檯前的椅子上。

        他不確定這樣做究竟好是不好。

        下午醒來就發現床鋪的另一邊是空的,而且被子也很冰涼,完全感覺不到稍早激情的熱度,很明顯本來該躺在上方的人離開了好些時候,他一瞬間恐慌起來,掙扎坐起身子卻害得自己腰部一陣痠軟,只得又躺回去。

        Harvey從來都不會離開他的。

        不會這樣離開他。

        等呼吸稍為平順些,他才翻了個身,躺著慢慢將自己挪到床邊,感覺整個人幾乎散架,然後才溝過小桌上的手機。

        螢幕上顯示有封簡訊。

 

        去買個東西,請乖乖待在床上等我回來。──H

 

        Mike才要回信,另一封簡訊就跳了出來。

 

        別溜到奇怪的地方去,puppy,會有懲罰的。──H

 

        Mike倏地身體發燙,他非常清楚何謂「懲罰」,上一回他不知道幹了什麼蠢事(或者根本沒有,那只是Harvey的藉口),他就被壓在檔案室的架子上,背抵著一箱箱的資料,任由Harvey進出他的身體,做到他連哭都沒力氣,更慘的是他還不能叫出聲,因為Harvey沒有鎖門(事後他才知道Harvey根本是騙他的)

 

        一想到那段經過,Mike就臉頰一陣泛紅,決定還是在飯店裡逛逛就好,反正豪華飯店裡不乏娛樂設施,應該可以消磨一些時間,但心底的不甘就在這時候浮了上來。

        憑什麼Harvey可以把他丟著不管自己逍遙快活去,他就要像個迪士尼公主(才不是公主!)一樣等著混蛋(不是王子!)回來?

        Mike忿忿地想,翻身爬下床,還因為腰痛呻吟了幾聲,在心底暗罵對方不知節制,才走到衣櫃前拉出一件柔軟的連帽T-shirt,套到一半又改變心意,改抓出一件薄薄的黑色襯衫,收腰的設計看上去很合身。

        他在套上貼身牛仔褲的同時,滿意地對鏡子理得自己勾起笑容。

 

        那就是為什麼他現在會坐在吧檯邊,手裡握著一杯粉紅色漸層到藍色的什麼鬼東西,一手拖著下巴嘆氣。

        嘈雜的音樂、舞動的軀體,和擁擠的空間向來都不是他的喜好,連辦公室助理們的慶祝會也是能避則避。

        「唉……Mike嘆了口氣,漫不經心地攪拌他的飲料。

 

        「你搞屁啊!」

 

        突然的一聲大吼嚇了Mike一跳,他轉過頭,只看見在稍遠的那端,一位穿著黑色皮衣的男士把什麼摔到桌面上。

        那是把槍。

        Mike懷疑自己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他轉了回去,環視舞池和表演樂團,似乎沒有人注意吧檯邊的動靜,而剛好除了他和那名男子以外,此時也沒有其他人坐在附近。

 

        「別別別別生氣,」老闆慌張地說道,眼皮下垂的雙眸偷看了一下附近,確定沒有人注意,「我給你兩倍、兩倍。」

        「三倍!」皮衣男子壓低了聲音,一手撫上槍把。

        「二點五!不、不能再多了。」

        ……好吧,」男子咂了咂嘴,而店老闆則是鬆了一口氣,「二點五就二點五,我要現金。」

        老闆應了一聲,就在櫃台後邊慌亂地摸索,紙張和金屬的聲音在搖滾樂的掩蓋下不算明顯,而Mike趁皮衣男子專心看著對方動作時偷偷瞥了一眼,他總覺得有莫名的熟悉感。

        皮衣男子轉過了頭。

        「你看什麼?」他大吼了一聲,而在那一瞬間,他的頭髮變長直至臉頰,棕色毛髮爬滿整張臉,咧開的嘴巴露出一排利齒。

        一隻獅怪。

        獅怪崇尚暴力、喜歡鬥毆和肉身搏擊,對於血腥只有歡迎沒有懼怕,甚至會扯下獵物(通常是人類或弱小的維森)的頭直接塞進嘴裡。

        Mike心底一驚趕緊收回視線,那名獅怪又大吼了幾聲,但他顯然並非發現Mike偷瞄他,只是虛張聲勢預防可能的旁觀人士,然而這幾聲沒真的嚇到Mike,卻讓酒吧老闆差點沒把錢弄到地上去。

        「快一點!」獅怪又大吼了一聲。

        老闆忙不住點頭,顫抖地把錢遞了上去,獅怪一把搶過,大概輕點一下就塞到隨身的黑色旅行袋裡,隨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方型盒子,尺寸約是本大眾小說的大小,盒子表面鋪就黑色絨毛,上頭滿是灰白色的灰塵。

        獅怪微微打開盒子,而酒吧老闆那雙小眼睛頓時睜成兩倍大,他從裡面拿起了一個金幣,食指和拇指夾著在櫃台裡面檢視,而Mike稍稍移動了坐姿,想辦法往裡邊看去。

        那個金幣看上去並不特別,太過於黃橙橙的顏色讓其非常像是贗品,但當老闆將金幣放到火上烤一下,外面的漆馬上開始融化,露出裡面較深的色澤,還有一閃而逝的奇妙光芒。

        老闆點了點頭表示滿意,獅怪則是哼了一聲轉身就走,而就在老闆開始低聲咒罵還比出中指的時候,獅怪又走了回來,嚇得他差點沒跌到地上去。

        「別緊張,夥計,」獅怪咧開了笑容,而就算現在的人臉也沒比較讓人心安,「我需要三瓶啤酒。」

        老闆囁嚅了幾聲,就轉身從架子上拿下幾瓶,「九塊錢」,然後他咕噥著說,大概把前面的髒話都吞了回去。

        獅怪笑了一下,瞬間爆出低吼,利齒用力摩擦,金色眼瞳睜得老大,但那勾起的嘴角卻像是見著獵物般欣喜。

        那股奇怪的熟悉感又出現了,Mike皺了皺眉。

        「半價、半價,」老闆忙不迭說道,看到獅怪舔了一下嘴唇,結結巴巴地亂喊,「買買買一送二、算您三塊、三塊就好!」

        老闆嚇得連下垂的臉頰都似乎發抖,而Mike看見他身旁掉了一堆黃綠色羽毛,喔,看來是個鸚鵡怪。

        獅怪滿意地哼了幾聲將紙鈔隨意扔在桌上就抓過三瓶啤酒跨著大步往門外走去還躲在吧檯後的老闆低著頭不敢出聲還一會兒才抬眼看看確認獅怪已經走出門了才開始低聲咒罵

        Mike一手支撐下巴一手輕敲著面前的酒杯滿心疑惑

        Mike方才那個獅怪的臉和動作都讓他有股熟悉感但又不是那麼清楚他想他們應該沒有正面接觸過或許他有遠遠看過那個──

        「啊!」他猛然大叫一聲跳了起來,差點沒把低頭碎碎唸的老闆嚇死,但他無暇顧及就轉身跑了起來。

           「你還沒付錢──」身後老闆的聲音被音樂所掩蓋。

 

           Mike一把推開門夜晚的風迎面撲上讓他打了個哆嗦他卻只顧著四處張望心裡滿是焦急他終於明白那股熟悉感是怎麼回事了,他並沒有接觸過那個獅怪,但他的確「看」過他,那天在隔了一條街的位置,他正忙著拍照,對面的銀行發生了騷動,旋即跑出了三個人,其中一位微微轉頭,他就恰巧看到了。

           那個獅怪是搶案的犯人之一!

           Mike一個咬唇如果少喝兩口酒說不定就會早點回想起來,那樣他就可以立刻連絡警方──那個格林──但眼下的停車場裡連個人影都沒有,不遠處也只停了一台黃色小車,一對男女倚著車熱吻。

           他又四處張望了下,就沿著酒吧外牆走,來到停車場旁邊,正巧沒被使用的空地,少了路燈的照射,這裡明顯昏暗很多,Mike拉緊衣服後悔今天穿了這麼少就出門

        一雙藍色眼眸到處看了看卻沒看到什麼最後他癟了癟嘴有些洩氣不過也沒有辦法只能先回去再做打算畢竟他也不是專業的

        然後在他剛轉過身一個身影就撲到他身上Mike痛得當場大叫一聲頭撞上後方的水泥牆但還來不及自暈眩中恢復就看到眼前有一排利齒俯衝瞄準他的喉嚨

        「哇啊!」Mike頭腦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率先動作兩手一撐硬是把對方的頭扳了開然後背抵著牆壁借力使力撲到對方身上他感覺自己的獠牙也露了出來

        被撲倒的人只是有些驚訝,利爪抓上Mike的手臂,薄薄的布料當場被撕裂,鮮血流了出來,Mike疼得一驚就放開對方卻被瞬間摔到地上右半側身子撞到堅硬的地面一陣痛他連喘氣的空檔都沒有就手腳並用踉蹌站了起來拔腿開始狂奔

        突然間一團重物撲上他,將他整個壓倒在地,Mike心底一凜,他不用轉頭都感覺得到耳邊的熱氣和血腥味,而壓在他身上的軀體一點小心的意思都沒有,他懷疑自己的脊椎會被當場坐斷,才想發出聲音,後領子就被一把揪住,整個人被拎到腳尖離地。

        「唔!」然後又被丟到地上,掌心摩擦地面一陣火辣的痛。

        他眨了眨眼,慢慢坐起身,寒風讓他直發抖,但更冷的是從頸子滑落背脊的冷汗。

        「你誰?」一個低沉的聲音。

        Mike微微抬眼,就對上一雙巨大的黃色瞳孔,在濃稠的黑暗裡閃閃發亮,中央的黑色圓形正盯著他打量,而看到Mike嚇到張嘴卻發不出聲音的樣子,他只是咧嘴微笑。

        一排利齒在黑暗裡格外白淨,甚至有點反光。

        「怎麼了,Roddy?」一個女聲傳來。

        「一隻小動物~」獅怪的笑容更深了,一腳踢了踢Mike彎起的腳。

        Mike當場把腳縮到胸前,他聽到獅怪馬上發出幾聲低笑。

        從他身後出現了一男一女,都穿著黑色連帽,像是融入夜晚的影子,但那雙眼睛閃著相同的黃色光芒。

        Mike倒抽一口氣,藍色眼眸眨了又眨,他感覺得到自己正在發抖,他一點都不想表現害怕,但獅怪們散發出的威嚇感比冷風還刺骨,讓他連指尖都發涼。

        「我……」他才剛開口,為首的獅怪就彎身靠近,一雙眼眸閃著危險和一絲奇異的興奮。

        那種掠食者發現獵物的興奮。

        Mike倏地噤聲,感覺心臟猛地一跳,好像衝進了喉嚨裡,卻卡住了不得動彈。

        「嗯嗯,小朋友~你在這裡做麼~呢?」輕快的語調,猙獰的表情,獅怪猛地逼近。

        Mike往旁瞥了瞥,只看見其他兩隻獅怪也靠得更近了,三個人──三隻獅怪──把他圍在中間,雖然背後是通往寬闊的停車場,但Mike深知他不可能在三隻師怪的追趕下「完好無缺」地逃走,瞬間心底一陣恐慌,獅怪的身子把最後一點光線都遮了去,連一小塊天空都看不見。

        三隻獅怪看到Mike驚惶到連目光亂瞟都做不到,齊齊露出了誇張的笑容,白森森的在黑暗裡好似一排白光,舔過嘴唇的舌頭好似還沾著血。

        Mike吞了口口水,喉嚨一陣緊。

 

        ……他應該乖乖聽Harvey的話的。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