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ain Sean Renard關上房門,瞇起雙眼,揉了揉鼻樑,感覺疲憊襲來,連額角都泛疼。

        將鑰匙放在小櫃子上,再脫下風衣,隨意披在門邊的衣架,然後彎身把高檔皮鞋擺正,才踏上木質地板,緩緩往客廳走去。

        今天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換言之,就是被繁瑣手續與會議,加上永遠批不完的公文占據的一天。

        Renard深深嘆了口氣,雖然回到了家裡,疲憊感卻一點都沒有減輕,他環視了在黑暗中的客廳,只覺得陣陣冷意襲來,毫無屬於私人時間的溫暖和放鬆。

        他其實不太喜歡這個居所。

        位於高級地段,豪華公寓的頂層套房有著人人稱羨的廣大坪數和令人髮指的房價,但他卻對此沒什麼感覺,對他而言,這就只是個睡覺的地方,而為了躲避暗殺和種種皇室陰謀,他擁有好幾處類似的居住地,但也因此,每一個套房都有著極簡的裝潢,完全看不出主人喜好或個性的陳設──安全上的顧慮,因為倘若逃亡,他不能讓敵人據此推敲出他的去向。

        思及此,Renard又想嘆氣了,不過他制止了自己,盡量把心思移到寢室裡那張柔軟的黑色大床,那是整間屋子裡,唯一一件他親手挑的家具,黑色讓他感覺安全而有所掌握。

        走到客廳,移動的腳步沒發出一點聲音,Renard正想直接繞過沙發向廚房前進的時候,異樣的氣息讓他猛然停頓,灰色眼眸轉為凌厲。

        他緩緩移到沙發旁,提高全身的感知,因為很明顯地,客廳裡還有別人。

        這樣的緊繃卻在他站到沙發前就消失無蹤。

 

        因為Nick正在沙發上深深睡著。

 

        那精實的身板整個蜷縮起來,一雙手臂壓在頭下面,鼻間埋到肩頸,露出部分側臉,柔軟的黑色髮絲看上去比平常更為蓬鬆,纖長的睫毛微微翕動。

        Renard視線往下移動,看見Nick套了絨毛的睡袍,柔細的料子讓他看上去更為年輕,而Renard一瞬間卻只想知道睡袍的下面是不是空的。

        他搖了搖頭,對自己的想法沒來由地不齒。

        Nick。」他低聲說道,伸出手想將對方搖醒,畢竟即使是身強體健的格林,這樣睡下去也是會感冒的。

        Renard伸出的手卻在碰到Nick之前猛地停了下來

 

        一雙明亮的眼眸正緊盯著他。

        即使在黑暗中,那雙灰藍帶著綠色的眼眸依舊如此清澈,但其中的警覺性和侵略性卻毫無掩飾,讓人一瞬間背脊發寒。

        Renard直覺是深吸一口氣,卻強迫自己屏息。

 

        他現在面對的是一個狩獵者,一個格林。

        眼前的不是平時溫和有禮,偶爾才會發起狠勁的Nick,而是和他一樣,骨子裡刻著力量和侵略,危險而強大卻又美麗的獵食者。

 

        Renard沒有呼吸,也沒有移動,伸出的手就這麼擱淺在Nick上方不到幾公分。

        Nick僅是冷冷地注視著對方,灰藍眼眸裡滿是審慎的目光。

 

        不知過了多久,那深沉的凌厲才緩緩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點點的驚訝和欣喜,然後Renard看見黑暗中Nick坐起身子,端正的臉上綻放笑容。

 

        「你回來了。」聲音裡還帶點睡意。

       

        Renard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先是走到牆邊按下開關,懸吊燈與隔板燈瞬間照亮整個客廳,Nick瞇起了雙眼,不太能適應突然的光線。

        Renard走到Nick身邊坐下。

        「怎麼睡在這?」他沉聲問道,表情很平靜。

        「《殺手信徒》播完了。」Nick簡短地回答,注意到對方疲憊的神色,「你還好嗎?」

        「嗯。」Renard點點頭。

        Nick抬了抬眉,他才不相信對方的答案,光看那緊繃的眉間,他就知道Renard不怎麼放鬆,而那一瞬間他非常傷感,他很清楚,這間房子對Renard來說並沒有多少慰藉作用。

        而他們不能住在一起。

        Renard到過Nick家裡幾次,而Nick看得出來,他頗喜歡那些木頭擺設和不大的廚房,當然還有二樓的臥室(和他們在臥室裡進行的許多活動)

        但是無論他如何深愛那間屋子和屋子的主人,他也只能困在這間公寓,這個他毫無情感依附的空間。

        Nick眨了眨眼,深深凝視。

        「你會餓嗎?」然後他才問道。

        Renard搖了搖頭,「我先去洗個澡。」

        Okay,我給你泡個東西喝?」

        「不要咖啡。」

        「奶茶?」Nick站起身子。

        「紅茶就好。」Renard也站了起來,離開之前突然攬過Nick

        Nick還沒反應過來,Renard就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

        Sean?」

        「我去洗澡。」Renard輕聲說道,就往樓上走去。

 

        Renard洗好之後直接走到廚房,看到Nick正出神盯著鍋子裡的水,好似思索著什麼,不一會兒,他又走到冰箱,一把拉開門,睡袍下擺因為動作而晃動,可以看見光裸的腳踝靈巧地旋轉站穩。

        「你好了?」Nick轉過頭,看見站在門口的Renard

        Renard微微勾起嘴角走了進來。

        「你在找什麼?」然後他問道。

        「沒什麼──」Nick擺了擺手,笑容很溫和,「你真的不餓嗎?今天中午我買了披薩還沒吃完,我可以熱一片──」

 

        Nick還沒說完,就感覺被一把扯過,後腰撞上料理台,Renard的雙唇壓了上來。

        Nick心底一驚,對方的吻帶著侵略性,他一時無法反應,只能在換氣間發出破碎的聲音,任由溫熱的舌頭探了進來。

        舌頭糾纏,牙齒咬著唇辦,Nick從一開始的恍神轉為主動,他懶上Renard的脖頸,讓那散發熱氣的身軀和自己緊緊相貼,感覺對方的心跳傳到胸口。

        猛地被扯過,Renard嚇了一跳,但馬上就勾起嘴角,舌尖舔過Nick柔軟的下唇,一手壓住對方後腦,修長手指插入蓬鬆的頭髮,把Nick拉得更進,另一手從領口探了進去,摸索單薄衣料下柔韌的身軀。

        Nick只覺得一陣戰慄,肩頸處燙熱,雙手卻不甘示弱地從Renard的頸子滑下到胸口,一路撫摸光裸的胸膛,滲出的薄汗與水氣有些黏膩卻只讓他更不想離開,反而緩緩下滑到對方腰際,在Renard的舌頭壓制他的舌頭的時候,用力一扯。

        睡袍的帶子落到地上,無聲無息。

        Renard勾起嘴角,舌尖舔過Nick的下唇,原本灰色的瞳眸閃過一絲金色,他感覺力量和欲望在體內膨脹,迫不及待要獲得自由,所以他一手抓住Nick的上臂,讓彼此鼻尖抵著鼻尖,呼吸吐息之間滿是對方的氣味和熱度。

        Nick緩慢地讓舌尖探出齒列,滿意地聽見Renard倏地收緊的呼吸,然後傾身,輕輕舔過那型狀優美的嘴唇。

        Nick……Renard的聲音有些沙啞。

        「嗯?」Nick輕輕應了聲,兩手在敞開的睡袍底下摸索。

        Renard剛洗好澡,經過一場黏膩激烈的親吻,裸露的胸口激烈起伏,燙熱的肌膚摸上去很舒服,Nick一雙眼眸閃著笑意,直勾勾地望著對方那不時變色的眼睛,然後雙手緩緩下滑,冷不防鑽進底褲。

        「呃!」Renard呼吸一窒。

        Nick感覺被緊抓的上臂傳來刺痛,他瞇起眼睛,盡全力強迫自己別把身上的人摔出去,他知道Renard絕對不會傷害他,即使他的控制力已經在邊緣,情慾讓他無法完全維持人型,連爪子都伸了出來。

        Sean……Nick笑著吻上對方。

        Renard則是一手扯開Nick了領口,布料撕裂的聲音在冰冷的空氣裡格外清晰,而Nick稍稍瞥了一眼自己被撕開的睡衣,灰藍眼眸又回到Renard臉上。

        Nick看見Renard那雙閃著金色的眼眸變得深沉,壓抑的欲望像是風暴,那雙眼眸掃視過他的頸子喉結鎖骨,稍稍暴露在空氣裡的胸口,又緩緩下移,Nick只感覺一陣戰慄恍若電流蔓延,全身的溫度都在攀升。

        所以他笑了笑,舌尖繼續舔著Renard的嘴唇。

        Captain……?」Nick確定低笑的聲音帶著喘息。

        Renard沒說話,只是一把攫獲住Nick的臀部,力道大到他的格林低吟一聲。

        做為報復,Nick放在Renard底褲裡面的手也狠狠揪緊。

        然後Nick感覺頸子上有尖銳的東西滑過,Renard已然側過臉,鼻尖和嘴唇親吻著Nick的肩膀和脖頸,冒出的利齒搔刮著白皙的皮膚,那種刺痛的快感讓格林繃緊了呼吸。

 

        「去臥室?」Nick在喘息間低聲說道。

        「沒有異議。」Renard的聲音裡帶點笑意。

       

        他們很確定今天的消夜是不會在廚房裡吃了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