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敲門聲的時候,Harvey正在意識邊緣徘徊,而他一點都不想離開清晨溫暖的被窩──尤其懷裡還抱著人的時候。

 

        「唔……Mike被敲門聲吵醒,卻只咕噥了一聲,更往Harvey懷裡縮了進去。

        Harvey微微睜眼,見著那亂翹的髮旋,擰起的眉尖,還有微微煽動的睫毛,不禁勾起了嘴角。

        他總覺得Mike的長相很年輕,那種乾淨的臉蛋配上金髮,還有一雙總是轉來轉去的清澈藍眸,就硬是讓他又稚氣了幾分──尤其在清晨,這種半睡半醒的時分。

        「唔嗯……

        Harvey還在「欣賞」風景,懷裡的人就動了動,緩緩睜開了眼。

        藍色眼眸隨著主人的動作緩緩露了出來,在睫毛的陰影下閃爍不定,還有早晨的淚水滯留其中,霎時間朝陽的光芒都化作點點晶瑩。

        Harvey想,他永遠都看不膩這樣的景色。

        那是海洋的顏色、是天空的顏色,是露水的顏色,是雲翳散去,雨過天青,細細金線描繪著雲朵的顏色(silver lining)

        ……Harvey?」Mike眨了眨眼,抬頭就看到Harvey一臉笑意。

        「你醒了?」Harvey輕聲說道,低下頭吻了吻Mike的額頭、眼瞼和鼻樑。

        「這麼吵哪睡得著……Mike的臉都皺成一團,他睏得要命,直想拿東西往門上丟,卻只能低聲埋怨,「這麼早到底是誰……

        Harvey沒有回答,只是一手撫上對方光滑的背部,享受晨時偏高的體溫下柔軟的肌膚,Mike被摸得很是舒服,雙眼又緩緩闔上。

        「不想起來了?」Harvey一邊笑著,一邊吻著Mike的頭髮,他喜歡看Mike賴床的樣子,雖然這習慣在平常上班前有點麻煩,但假日總是增添他不少樂趣。

        「不要……我難得、放假……Mike打了個哈欠,話說得口齒不清,雙手到是攬上了Harvey頸子,「你要起床嗎?」

        「這個嘛……Harvey看見那雙眼眸裡促狹的光芒,不禁微微一笑,放在後腰的手緩緩下滑,然後一個用力把Mike拉近,低頭吻了下去。

        Mike渾身一震,雙手攬緊了對方,在Harvey的舌頭舔上的同時張開了嘴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到底是誰啦!」Mike糊成一團的腦袋被突然的聲響嚇到清醒,下意識推開了摟著他的人。

        Harvey倒沒什麼反應,只是一個淺笑,「……耳朵跑出來了。」

        「什麼?」Mike一把撐起身子坐直,雙手往頭上摸去,那兒除了翹咚咚的頭髮外什麼都沒有,「你騙我!我我我、我哪有那麼容易讓耳朵跑出來!」

        「喔,是嗎?」Harvey不置可否,只是一手撐著頭側躺,露出大片胸膛,滿意地看到Mike臉頰開始泛紅,「那個在我面前摔了一箱大麻,連尾巴都跑出來的傢伙是誰啊?」

        「你……Mike一時氣結,緊緊咬住下唇,眼睛卻還是往Harvey的胸口瞟啊瞟,好一回兒才用力推了Harvey一把,「去開門啦!」

        Harvey沒說什麼,聽乾脆地起身,然後光著身子走到衣櫃,拿出飯店附的浴袍套上。

        「我去開門,你乖乖等。」和緩的語氣帶著笑意。

        「你快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Mike哀號一聲,把頭埋進枕頭下面,雙手緊緊抓著枕頭咕噥,Harvey看到那孩子氣的動作直是想笑,卻只是把被子拉上Mike光滑的背部,就轉身走出臥室區,穿過起居室往門口走去。

 

        Harvey實在也不知道,到底大清早的會有誰上門,畢竟他和Mike都特意休了假出來旅遊,應該沒有多少人知道此時此刻他們會在哪裡才對。

        想到旅遊,Harvey就不禁微笑,其實來波特蘭是Mike的主意,正確來說,他給了Mike兩個方向:海洋或森林,對他而言,前者可以看到穿泳褲的Mike,後者可以看到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的Mike,兩者他都非常喜歡,不過他也不太驚訝Mike會選擇森林,畢竟Mike骨子裡就是有森林動物的天性,不過自從來到這兒之後,Mike總是心情興奮語調輕快,也達到了度假的目的。

        依據計畫,他們要先在城市晃幾圈,幾天之後再到租好的森林木屋去,Harvey衷心希望這突如其來的訪客不會破壞任何一項。

        於是他伸手開了門。

 

        「波特蘭警局,我是Burkhardt警探,這位是Griffin警探。」

 

         門外,一位有著灰藍眼眸的年輕男子說道。

 

 

~Suits & Grimm~

 

 

        在到達飯店前,Nick一直在思考這位Harvey Specter到底是位怎麼樣的人,從資料上只能得知他是位律師,還是相當成功的那一種,但比較令Nick好奇的其實是這位男人對於自己的助理有多少「認識」。

        雖然人類與維森的互相雇佣並不罕見(呃,看看他自己) ,但依照他昨日的感覺,那麼容易就讓耳朵冒出來的──什麼他還不知道名字的維森,要完全不被發現應該滿困難的,除非現在站在房門口的這位男人也是──

 

        「請問什麼事?」Harvey的語氣很是平淡,他不動聲色地打量眼前的兩位,而那位發話的年輕人有張善良和氣又端正的臉,一點都無法讓人與「警察」這職業聯想在一起。

        「我們想要找您的助理Ross先生。」Nick眨了眨眼回答到,他感覺這位律師並不是位簡單人物,排除他的職業,這位男人散發著沉穩而內斂的氣質,一雙棕色眼眸卻不時閃過狩獵者才有的光芒。

        Mike?」Harvey有些驚訝,臉上的表情卻絲毫未改,「我的助理?」

        Harvey一邊說道,一邊細細回想,他並不覺得Mike惹上了什麼足以驚動警察的麻煩,但這種事也難說,有時候光是在錯的時間出現在錯的地方都會是問題,不過他一點都不緊張──Harvey Specter怎麼會緊張?

        「是的,我們……Nick迅速回答到,他感覺到眼前的男人開始不悅,或許是因為他們打擾了一個美好的早晨,或是徹夜的約會,但他還是繼續說道,語調溫和而有禮,「我們需要問他一些事情……

        「你們找Mike的目的是?」Harvey出聲打斷對方,語氣輕描淡寫。

        Nick似乎被對方突然的回答驚了一下,他實在不認為這位男人會打斷別人,但那話語中潛藏的威脅性清晰可辨,像是一種力量的展現,卻又像是在保護著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有個案子……Hank見搭檔久久沒有動作,灰藍眼眸又緊緊盯著眼前的男人,就接了話,「我想Ross先生應該……

 

        「如果是那個可怕的警察,說我不在!!!!!」

 

        從臥室內爆出一聲大叫,驚慌失措加上怒意,一瞬間門口的三個人都僵直身子,Nick的目光越過Harvey肩頭,他發誓他看見了一扇房門「自動」關上。

        像是過了一世紀那麼久,Harvey才率先嘆了口氣,抬眼望向明顯還在震驚中的兩位警探。

        「請稍等一下。」然後他關上了門。

        門外的Nick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而Hank則還是看著關起的門,好半晌兩人都沒有出聲。

 

 

~Suits & Grimm~

 

 

        被留在臥室內的Mike一聽到Harvey和門外的人對話的聲音,就嚇得從床上坐起,卻弄得自己一陣腰痠背痛,捲起被單跌到床下,但他根本沒時間叫疼,心底的害怕像個槌子一樣直敲他腦門,他披著床單站起,在房內焦急地來回踱步。

        怎麼辦怎麼辦那個格林竟然找門來了!他環顧四周,尋找可以當武器的東西,就發現自己他媽的連衣服都沒有(連內褲都不知道去哪兒了!) ,既然攻擊不行那逃跑總可以吧?Mike迅速地衝到窗邊,低頭一看那嚇死人的高度,這才想起他們住的豪華房間是在五十樓(他後悔當初堅持要有夜景的房間) ,他身手再好跳下去也一定粉身碎骨,更何況他的身手根本──套句Harvey的話:「慘不忍睹」。

        Mike焦急地在臥室內轉圈圈,考慮把門堵住的可能性,但身後只有張床,那種super king-sized他根本不可能移得動,桌子椅子又不夠大,他一個咬唇,目光飄向角落的衣櫃,堅實橡木看上去很是穩固,他跺了跺腳,眉頭緊揪在一起,逼迫開始發燙的腦袋計算「躲進衣櫃裡」和「把衣櫃推去堵門」哪邊的成功機率高些,就在他開始往衣櫃移動的時候,外頭傳來了清晰的聲音。

 

        「我們需要問他一些事情……

 

        Mike倏地僵直,天殺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什麼麻煩,或許在格林眼中維森個個都是麻煩,但現在他根本管不了這麼多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蜜月(是渡假!)變成「最後一趟旅行」,尤其現在他還聽見另一個人說話的聲音了拜託不會是兩個格林吧,他大步衝向臥室門口,使盡力氣大叫了一聲──

 

        ……說、我、不、在──!!!!!」很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喊了什麼東西,只是用力摔上門,然後飛奔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

 

        Harvey站在臥室門前,無聲地嘆了口氣,他能感覺到外頭那位黑髮灰藍眼睛的警探絕不只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但畢竟是位人類,再厲害也有所限度,他實在不懂Mike的恐懼從何而來。

        他輕輕轉動門把,然後緩緩走進房裡,柔軟的地毯吸收了腳步聲,而Harvey就安靜地走到床邊坐下,一手揭開的棉被,果不其然看到一雙抖動的耳朵。

        Mike?」

        ……Mike沒有應答,只是縮得更緊。

        Mike?」Harvey想伸手碰碰那對耳朵,卻感覺Mike渾身僵直。

        ……他們走了嗎?」悶悶的聲音。

        「他們想見你,Mike。」Harvey成功撫上那對耳朵,就順著耳根連頭髮都揉了揉,他知道Mike喜歡他這麼做。

        ……我不想見他們。」Mike的聲音很低,聽上去很緊張。

        「他們只是警察,Mike,」Harvey搔了搔那對柔軟的耳朵,Mike原型的耳朵比原本的更敏感,「而且他們看起來沒有惡意。」

        「你不懂!」Mike猛地坐起,任由被單滑落,一雙藍眼閃著慌張,「他他他他他是、他……

        「冷靜,Mike,冷靜。」Harvey一手撫上Mike背部,將那細瘦的身子圈到懷裡。

        這百試不厭的安撫此次卻沒發揮效果,Mike用力摔進Harvey懷裡,兩手抓的衣襟,看上去緊張得幾乎散架了。

        「我怎麼可能冷靜,Harvey!」Mike抬頭,藍眼睛直直凝視對方,「他是個、他是個格……

 

        Specter先生?」門外傳來叫喊。

        Harvey感到Mike倏地一僵,如果不是他及時抓住對方手臂,Mike就會鑽回被窩裡頭了。

        於是他嘆了口氣,雙手搭著Mike的肩膀,棕色眼眸深深凝視,然後以穩定卻溫和的語氣說道:「Mike,沒事,我不會讓他傷害你。」雖然他心底很懷疑一個人類警察可以造成多少傷害。

        「我我我我我……Mike的音調倏地拔高,卻被Harvey抬手制止。

        Mike,」Harvey一手揉著那亂翹的金棕頭髮,發現那對耳朵已經消失了,才緩緩說道:「你上過法庭,和無數個檢察官、法官、其他律師交手過,你都做得很好,現在……

        「你覺得我做得很好?」Mike眨了眨眼,語調滿是不可置信。

        Harvey看著Mike驚訝的樣子險些失笑,但是他沒有,他只是勾起嘴角,如同平時那種淺而自信的笑容。

        I'm proud of you.」自然而平穩的聲調。

        Mike倏地睜大了雙眸,好半晌無法出聲,最後僅是茫然地點了點頭。

        Harvey相信他。

        「唔……Mike咬了咬下唇,終究是沒出聲,卻從床上起身走向衣櫃,抓了件上衣。

        Harvey加深了笑容,也漫步到Mike身側,在對方太陽穴上落下一吻。

 

        Specter────」門外又傳來疑惑的聲音。

 

        「我看我們得快點了,」Harvey輕聲說道,帶著笑意的語調,「我怕那位警探等不及,會吵醒整棟飯店的人。」

        Mike發出了抱怨的低吼,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Suits & Grimm~

 

 

        Nick走進房間時,第一眼不是注意到那寬敞的起居室,或者那超大的液晶電視,而是站在房內的兩個人。

        先前穿著浴袍儀態休閒的男人換上了襯衫,領口卻是打開的,外面套上針織毛衣,長褲是淺色的,剪裁得當而修飾他身材,更顯出一種氣勢。

        Nick總覺得這個人有著某種熟悉的氣質,卻說不上來。

        雖然那些衣服看上去很普通,但一定價值不斐,說不定是他幾個月的薪水──他似乎對誰也這樣想過?

        眨了眨眼,Nick將目光轉向另一個人,相較之下,那人顯得清新而單純,先前他因為對方忙於逃跑而沒看仔細,現在才確實感受到,那柔軟的衣服和牛仔褲完全適合主人的氣質,輕鬆又簡單,帶有天真的意味,而那一雙藍眼睛更是乾淨,不像是一個律師應該有的樣子。

        似乎誰也如此描述過他,Nick心想,說他沒有警察的樣子。

 

        「請坐。」Harvey點了點頭,示意NickHank,自己也往沙發走去。

        Hank先道了謝,Nick則是點頭而已,兩人就走到長沙發坐了下來,而Nick注意到Harvey一移動腳步,那位年輕人就緊緊跟上,幾乎黏在一起,最後挨著Harvey坐到沙發上,與Nick他們呈現垂直的位置,半躲在Harvey身後。

        一陣詭異的沉默。

 

        「呃,Ross先生……Hank受不了了率先發話。

        「什麼?」Mike倏地回答,看上去很緊張。

        「我們有些問題……Hank顯然被Mike的反應嚇了一跳,說話有些遲疑。

        「有什麼問題你想知道什麼?」Mike一句話說得很快,幾乎所有字都黏在一起,而Hank則是一瞬間無法接話。

        Nick注意到Harvey輕輕碰了Mike的手。

        「前天,」Nick接了話,他覺得自己的聲音還算溫和,「您在這附近的One Pacific Coast銀行對面,那間Vinopolis Wine Shop的停車場,那時候剛好發生了一個搶案……

        「我什麼事都沒做!」Mike突然大叫一聲,雙手在身側握緊。

        一瞬間Nick看到了和那天同樣的,在臉頰邊的鬃毛冒了出來,同樣帶著金色,比頭髮略深,不過這次沒看到耳朵,他眨了眨眼,希望自己不要表情變化太大,不過從Hank盯著他的樣子看來,一點都不成功。

        HarveyMike變化之前就感覺到Mike的情緒反應,倏地被牽動,連帶警覺起來,雖然從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不過他的感知提高了一個層次,當場就發現有什麼不對勁,雙眸微歛就往Nick看去。

 

        格林。

 

        一瞬間他有些驚訝,畢竟格林並不常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接下來的情緒就接近憤怒,或是面對威嚇的警覺,還有隨之而來的保護欲,他不動聲色地將Mike拉近一些,凝視眼前的警探,失去笑容的嘴角帶著冷意。

        對於突然改變的氣氛,Nick卻有些莫名其妙,雖然他早應該習慣維森見著他的反應,可是他不懂為何連不相關的Harvey都一臉戒備,所以他深吸一口氣,才再度緩緩開口。

        Ross先生,我們並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們想要問什麼,直接一些無妨。」

        回話的是Harvey,語調聽上去很平淡,卻有不容逾越的意思。

        Nick強迫自己冷靜一些,雖然他非常挫敗,不過這件事情對案子有關鍵性的影響,他不能搞砸,還是因為一點道理都沒有的原因。

        Ross先生,你可能目擊了搶案的經過。」Nick一口氣說完,灰藍眼眸緊緊凝視眼前的人。

        Mike看上去是驚訝極了,好吧,說實在的,他完全沒想到是這種發展。

        「我目擊……搶案的經過?」

        「嗯,」Nick點點頭,先是瞥了Harvey一眼,才繼續說道:「根據監視器,您剛好站在正對面,大概十來分鐘。」

        「而且您似乎正在拍照?」Hank接著說道。

        「喔……Mike眨了眨眼,整個人放鬆下來。

        Nick注意到對方的毛髮已經消失,完全就是人類的樣子了,而其一旁的Harvey也沒有方才那麼凌厲。

        「我的確是在拍照……Mike想了一下,那時候他忙著取景,並沒有直接看向銀行的位置,「我記得有一點吵……

        他想起當時,他拿著相機正要按快門,銀行口卻傳來一陣騷動,緊接著就是幾個人飛奔而出,跳上一台深色貨車,然後迅速消失在路的另一邊。

        「呃,」Nick頓了頓,好似在斟酌用字,「您有看到……他們的長相嗎,或是其他什麼有印象的地方?」

        「兩個男的,一個女的……Mike一邊回想,一邊看著Nick做筆記,「都滿高瘦的,但是沒看到臉……

        「好……Nick寫下重點,心裡卻想著這訊息實在沒太大幫助,不夠精確。

        「我拿錄影檔案給你們?」

        「您錄到了?」Hank說道,一陣驚訝。

        「嗯……Mike點了點頭,先是緊張地看了Harvey一眼,「我看到有人衝出來就覺得很奇怪,所以按了錄影,本來昨天你們來問我的時候,我就要說的,但是……」然後他將目光移向Nick,沉默。

        Nick很想站起來撞牆,但現在他只能苦笑。

        「對不起,我想我有點,呃,害怕……Mike繼續說道,聲音很低。       「別在意,」Nick揮了揮手,「可以請您把錄影檔案傳給我們嗎?」

        Mike應了一聲,就轉身進到臥室,拿了相機和電腦出來,幾分鐘後檔案就傳到了Nick的手機裡。

        「謝謝,」Nick說道,跟著Hank起身,「那感謝兩位撥出時間。」

        「不會。」Harvey回答,跟著走到門邊。

        就在Nick開門的時候,Mike說話了。

        「之前很抱歉……

        「什麼?」Nick愣了一下。

        「我有點反應過度。」Mike迅速說完,一雙藍眼不停瞟向別處。

        Nick只是微笑,「沒關係。很感謝你的幫忙,Ross先生。」

        Mike。」

        「那謝謝你的幫忙,Mike。」Nick眼底掠過驚訝,不過很快就換成更深的微笑。

 

        在門關上的時候,Nick懷疑他看到Harvey傾身,將Mike摟進懷裡,還低了頭的樣子。

 

        「所以,那個Specter也是個維森嗎?」走出飯店門口的時候,Hank轉頭問道。

        「我不知道,」Nick聳聳肩,「就算是,他也沒表現出來。」

        「喔,」Hank應了聲,喝了口手裡的咖啡,「……他們兩個一定不只是上司跟下屬。」

        ……什麼?」

        「你自己想想看嘛,」Hank抬了抬眼,「有哪個腦筋正常的員工,出公差還會跟老闆睡同一間房的,是吧?」

        ……嗯。」Nick微微點頭,避開了視線。

 

        關於上回他跟隊長出公差,明明訂了兩間房卻只用了一間這種事,他才不會說出來呢。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