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5 Suits本子 Stupid Mistake和Perfect Victim預定調查中:請戳我

 

        Mike一把將書包丟到沙發上,用力扯下外套也扔了出去,再大步走到廚房裡,打開冰箱,抓出一瓶汽水就仰頭猛灌,冰涼的糖水帶著刺痛感,甦醒了有些發昏的腦袋,甚至感覺喉頭嗆咳起來,他才慢慢走回客廳。
        將沙發上的雜物堆置一旁,Mike身子一歪,重重地側躺在扶手上,太陽穴被撞得有些疼,他卻顧不了這麼多了,一雙清淺的眸子黯淡無光,顯露了主人此刻的心境。
        煩躁、徬徨、壓抑,或許混雜著不明的憤怒。
        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些看似沒來由的情緒指針對一個人──
        ──他自己。
        縱使他不明白原因。
        挪了挪肩膀,Mike讓調整身子讓自己整個側躺,再把腳也抬了上去,雙眸眨了又眨,用力咬了下唇,就這麼發愣了好一段時間,直到他感到脖頸都痠痛到抗議,不得不小小移動一下,腳附近傳來東西震動的聲音。
        Mike懶得起身,直接一腳勾過背包,沒想到卻整個弄翻到地上,裡頭的課本、雜物統統散落一地。他咂了咂嘴,心頭湧上一陣無力,伸長了左手,感覺身體的重心慢慢傾斜,他卻不想起來,只是繃緊了側邊的肌肉,使勁想搆著目標物。
        還差一點點──
        指尖幾乎碰到──
        還差──

        「哇啊!」Mike整個人翻過來,趴著摔到地板上,頭磕到桌腳,手臂一甩敲上桌緣,膝蓋和下腹也很狠撞上地板,骨頭突出處傳來鈍痛。
        他咒罵了一聲,用有些麻痺的手撐起身子,忍著痛胡亂摸索一陣,才找到想要的東西。
        眨了眨眼,他深吸一口氣,把手機拿到面前,卻又撇過臉,抬頭看了刺眼的燈管,感覺心口緊揪,深呼吸了幾次,用力的手指幾乎可以捏碎掌心裡的東西,然後他緩緩闔上雙眸。
        深吸一口氣再吐出。
        張開雙眼,一把將手機舉到眼前,飛快點開新傳來的簡訊。

        只是一封廣告信。

        「Shit!」Mike咒罵一聲,把手機丟了出去,也不管脆弱的機器會落到沙發還是地板。
        他覺得自己糟透了。
        身心都是。
        背倚著沙發,Mike彎起雙腳,手摀上剛剛闔上的雙眼,把臉埋到膝蓋上,整個人蜷縮起來,好似這樣就能抵擋些什麼。
        卻阻止不了自心頭竄上的寒意。
        還有泛起酸楚的眼角。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期待著什麼。
        不,或許是因為太明白了,明白到他想要否認,卻總是徒勞無功,只是讓自己更緊繃,也更疲倦。
        他閉緊了雙眼,擰緊的眉梢隱隱作痛,雙手緩緩滑下,恍若保護地擁抱臂膀,卻只是顯得更無助,彎起的柔軟腹部一陣絞痛,好似有股寒意從身體最深處向上攀爬,扎根在肺部,抽乾了最後一絲氧氣,即使用盡全力呼吸也只趕到喉頭被緊掐,陣陣暈眩。
        眨了眨眼卻看不清楚──
        只有腦海裡一閃而逝的念頭清晰可辨。

        Harvey。
        
        自從那次尷尬也痛心的道別,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說長不長,沒有長到足以讓人忘懷;說短不短,亦沒有短到令人重溫,只是徒留傷感,在此般空白的時刻,得以反覆咀嚼曾經的美好,卻發現那些過往的甜蜜早已索然無味,反倒是苦澀感逐漸擴散,連喉嚨都一陣乾渴。
        好似吃下切片的蘋果,初嚐之時牙齒感覺果肉的脆,舌尖嚐到汁液的甜,連雙眼都為了這般美味瞇了起來,然而,將磨碎的果肉吞下以後,留在口中的就只剩乾硬的果皮,無論如何咀嚼都無既往的芬芳,連吞嚥下去時,都讓喉嚨一陣刺痛。
        那些美麗的過程恍若虛假。

        Mike雙手揪得更緊,試圖在茶几與沙發之間的狹小位置尋求一絲安全感,好似踏出這一塊區域,他所能掌握的就更少了──即使原本就沒有多少東西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還清楚記得──攝像記憶是把雙面刃,在不願回憶、或不該回憶的時候,這樣的感受尤其深刻,彷彿利刃緩慢滑過血肉,拉出一條看不見的溝痕──他還清楚記得,Harvey淺淺的笑容,帶著戲謔的嗓音,修長的手指──
        沐浴在金黃夕陽下的身影──
        暖和而溫柔的擁抱──
        仿若帶著酒香的──
        那個吻。
        
        Mike嗚咽一聲,感覺胸口一陣翻攪。
        Harvey的一切,讓他驚訝的、緊張的、甜蜜的,甚至痛苦的,都像是刻在腦裡,每一個細節都銘在心口,只要心臟一跳動,就會傳至身體的每個角落,連指尖都泛疼。
        但是──即使如此,又怎麼樣呢?
        他還記得最後一次,那個心碎的最後一次,Harvey看著他的眼神。
        期盼的、悠遠的,卻也哀傷的。
        好似他們兩個之間並非一個手掌的距離,而是有深不見底的壕溝或谷淵,從下方捲起的風幾乎讓他們站不住腳,即使大聲嘶吼,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只有破碎的話語乘著風飄散。
        Mike知道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想法。
        在重重傷害對方──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將Harvey傷得至深,或許到了一個從未有人企及的程度──他沒有資格回想過往的美好,即使全世界都告訴他應該回頭,全身的細胞都叫囂著要他轉身,他也認為──或者知道──只有他沒有這項資格。
        而且這個資格,還是他親手拋卻的。
        
        如今再來猶豫,只會讓自己顯得可笑。

        他把自己縮得更小,希望自己就這樣消失,不必再思考、再痛苦、再害怕,或是帶給他人傷害了。

        
        「──Mike?」

 

 

創作者介紹

牛奶盒子

盒子裝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